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5章 終獲火烈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5章 終獲火烈草字體大小: A+
     

    北烈府邸的上方,凌空而立的,是一名風華無雙的絕美女子。女子的美是一種令人驚歎的美,她整個人宛如不可戰勝的女戰神一般,英姿非凡。

    此時此刻,女子眸如寒冰,整個人都流露出令人難以直視的冷傲之氣;她面色陰沉地掃視了一圈下方剛剛疾奔而出的北烈彥與一衆長老,隨即輕緩地降落在地。

    清舞面無表情地踏前幾步,望向了被聞聲而出的衆人簇擁在中央的北烈彥,微微挑了挑眉:“你就是北烈家家主?”

    北烈彥被她冰冷無情的目光盯得渾身一顫,卻又對自己發自內心深處的畏懼感到相當地不滿,皺着眉頭往前走了幾步:“不錯,在下北烈彥,敢問這位閣下是……”

    清舞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櫻脣微啓,吐出了令他們瞠目結舌的一個名字:“南宮清舞!”

    什麼?她就是南宮清舞?

    北烈彥與三位長老頓時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南宮清舞怎麼會自己找上門來?更關鍵的是,南宮清舞的實力,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強悍了?而且,她又爲什麼會這般怒氣衝衝地硬闖北烈家?

    一連串的疑問令北烈彥有些喘不過氣來,可是現在也得暫時壓下了心底莫大的疑問,朗聲說道:“原來是南宮小姐,在下聞名已久;不知南宮小姐今日前來是爲了……”

    自從聽說了若寒之事,清舞便對他們這種冠冕堂皇的態度甚爲不滿,現在自然也沒什麼心情和他們廢話。

    “我想問家主要一樣東西:火烈草!”她單刀直入地應聲說道。

    火烈草?她要火烈草做什麼?不對,她是怎麼知道北烈家生長着火烈草的?

    北烈彥心中的疑問越來越多,眉頭也愈發緊蹙:“南宮小姐,這火烈草是北烈家獨有之物,你是如何得知?”

    清舞隱忍的怒氣已經瀕臨爆發,沒好氣地冷哼一聲,沉聲答道:“既然是北烈家獨有,自然是通過北烈家之人那裡得知;我倒想問問北烈家主,是不是忘記了些什麼?”

    他那困惑不已的表情不像是裝出來的,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已經忘記了冷若寒被自己的族人暗中下毒之事;她還真就不信,如此大事,他一個家主竟不知情?還是說,這個北烈彥根本就是在裝傻?

    可是,從他眼中的神色來看,這個北烈彥似乎並沒有撒謊啊;清舞眸光一閃,不動聲色地將目光瞥向了北烈彥身後的一衆長老的身上,果然,就在她審視的目光掃過二長老之際,那個老傢伙的眼中,明顯地閃過一抹驚詫與猶疑……

    那個二長老絕對知道些什麼!

    清舞微微眯眼,犀利的眸光直攝北烈二長老那遊移不定的眼眸,後者禁不住心頭一顫,急忙別開了自己的目光。

    北烈彥自然聽出清舞這話裡有話,可也正因如此,他的心中卻是困惑更甚:北烈家的人怎麼可能結識了南宮清舞而不向他這個家主回報?再說了,北烈家的幾個孩子除了他的大兒子北辰仕和三兒子北辰慶遊歷在外,其他的根本就沒有出過落月國;而他的那兩個兒子,應該也不大可能會和南宮清舞結識吧。

    “南宮小姐,老夫愚鈍,實在不知你此話何意!”北烈彥怎麼也是一家之主,這麼莫名其妙地被人質問自然有些不滿;語氣之中已經漸漸有些強硬。

    清舞實在是沒空跟他閒聊,冷哼一聲:“北烈家主不知也罷,我現在急需火烈草,還請家主行個方便!”

    她這毫不客氣的語氣霎時惹怒了在場的衆人,大長老登時大怒:“南宮清舞!你當北烈家是什麼地方!強闖府邸不說,還這般蠻橫無禮,簡直是放肆!”

    北烈彥也語氣強硬道:“火烈草是我族至寶,豈是你說要就要的!”

    清舞忽然變了臉色,脣邊揚起了一抹莫名的邪笑,一雙明眸之中精芒四射,目光灼灼地望向了一旁並未言語的二長老:“火烈草的效用你們比誰都清楚,我現在需要此草去解寒心毒,至於本小姐要救的這人是誰,也許這位長老會知曉一二。”

    順着她寒氣逼人的目光,北烈彥與剩下的兩位長老看向了二長老的方向,二長老見狀,立刻火冒三丈地怒吼起來:“你這個小丫頭胡說八道些什麼!我怎麼知道你要救的是什麼人!”

    “哦?原來這位長老不知道我在說什麼?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六年前,你有沒有做過什麼喪盡天良之事!”

    清舞直勾勾地盯着二長老,一雙美眸之中彷彿帶上了一絲奇異的色彩,她凌厲的語聲在他的耳邊不斷迴盪,持續地敲打着他震顫的心臟;二長老猛地瞳孔驟縮,急聲喝道:“說!你和那個野種是什麼關係!”

    野種?他竟敢這麼說若寒?!

    清舞再也抑制不住心中徒然而起的滔天怒意,眸中厲色一閃,身形一晃,整個人便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二長老只覺一道勢不可擋的罡風破空而至,眼睜睜地看着清舞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一記大力的迴旋踢猛然殺到!

    但聞一聲砰然巨響,二長老被清舞踢了個正着,整個人瞬間倒飛而出,直到撞到了正廳門側的門柱,才狼狽地摔在了地上。

    聽着二長老痛苦的哀嚎聲,北烈彥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剛纔發生了什麼?爲什麼他完全沒有看出南宮清舞是如何動作的?

    轉頭望向大長老與三長老,發現他們臉上猶帶着與自己相同的震驚,北烈彥這纔不得不相信了眼前的事實:南宮清舞的實力,已經超過了他們在場的每一個人!

    “再敢說出那兩個字,下場可沒這麼簡單!”清舞殺氣四溢的話語,令人毫不懷疑下一次惹怒了她將會得到如何難以承受的下場。

    “南、南宮大人,火烈草生長在我們府邸後面的後山禁地之中……”三長老似乎是被清舞這彪悍的一腳給嚇到了,顫顫巍巍地說道。

    清舞冷冷地瞥了瞥一臉驚異的北烈彥,不再言語,足下輕點躍空而起,朝着後山的方向直掠而去。

    待清舞的身影消失在府邸的後方,大長老忽然蹙着眉頭對三長老說道:“你這樣做有可能會弄巧成拙。”

    三長老不屑地白了他一眼:“那你還有其他的辦法嗎?現在我們只能指望禁地裡的那個怪物能把那個南宮清舞打敗了!”

    大長老搖了搖頭,臉上盡是擔憂之色:“我擔心的是,禁地裡的那傢伙不僅打敗不了南宮清舞,反而會被她所制。火烈草府中還存有一株,依我看,方纔還不如先打發了她再說!”

    在兩個長老爭論不休之際,北烈彥卻是將懷疑的目光投向了剛剛從地上爬了起來的二長老,眼中漸漸地浮現出一抹晦暗不明的審視之意:“二長老,你是不是該解釋一下,剛纔的事情?”

    此時,後山禁地。

    清舞剛一靠近這裡,便發覺了一股不同尋常的灼熱氣息撲面而來,不由得眉峰一挑;微一凝神,便感受到了禁地之中某個氣息強悍的存在。

    “好一個北烈家,想來一招借刀殺人?”清舞冷笑一聲,毫不在意地踏入了近在眼前的黑色洞穴。

    面對着眼前的一片黑暗,清舞隨意地將手一晃,“噗”地一聲,手心中已經憑空冒出了一小縷紫金色的綺麗火焰;大概能奢侈到用高貴至極的紫雲火來照明的,也只有清舞一個了。

    隨着她的深入,洞穴之內的溫度也越來越高,只不過像這樣的溫度,已經無法奈何的了她了。

    清舞心中焦急,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腳步;不多時,眼前徒然一亮,一頭渾身上下都在冒火的烈火狂獅就這樣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這頭狂暴的獅子正睜着一雙兇狠無比的獅眸,惡狠狠地瞪着闖入他的領地的不速之客!

    他驚訝地發現清舞竟然沒有受到他的烈火灼燒,頓時感覺到自己的威嚴受到了極大的挑釁,憤怒地低吼一聲,獅口一張,一大團灼熱的赤色火焰便對着清舞撲面而來!

    眼看着清舞即將被這一團恐怖的火焰吞噬,可她的臉上,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恐慌;微微地勾了勾脣,她輕輕擡手,掌心之中那一縷紫雲火在身前劃出一道華美的流線,一道由紫金色火焰凝聚而成的火刃瞬息之間激射而出!

    “刺啦”一陣火焰灼燒的聲響,伴隨而來的,是瞬間被一擊爲二的赤色火焰,還有繼續朝着烈火狂獅飛射而去的紫金火刃;烈火狂獅見此情形大驚失色,碩大的獅眸之中流露出發自心底的恐懼之情,連反擊都顧不得,趕緊顫巍巍地匍匐在地。

    “這位大人,火琦服輸了!”烈火狂獅低垂着腦袋,口中吐出認輸的話來。

    清舞本來也不想爲難這個傢伙,便右手一招,收回了紫雲火。

    “火琦是嗎?這裡有火烈草嗎?”清舞急聲問道。

    烈火狂獅依舊低垂着頭頗爲恭敬,一雙充滿了敬畏的獅眸小心翼翼地看向了自己身側的某個角落:“火烈草就生長在那裡。”

    清舞美眸一亮,趕緊一個閃身衝向了烈火狂獅所指的那個方向;那裡,生長着一株通體赤紅的奇異小草,那殷紅如血的葉片,是如此奪人心魄!

    ------題外話------

    電腦明天才能修好拿回家,到時候今天這章會再修改,倫家錯了嚶嚶嚶~(_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