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6章 他是我男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6章 他是我男人字體大小: A+
     

    清舞愛不釋手地輕撫着手中煥然一新的黑翼,心意微動,烏黑色的匕身便“嗡”地錚鳴了一聲,竟是奇蹟般地變得柔韌非常!

    “可剛可柔!”清舞興奮不已,一雙美眸閃爍着欣喜若狂之色,迫不及待地將黑翼短匕祭出;她小手一揮,黑翼便“嗖”地飛竄出去,速度竟是比之前快了一倍不止!

    清舞隨意地揮着小手,黑翼短匕便在這一方小小的房間之中飛速地四處流竄,所過之處,只能看到一抹淡淡的黑色殘影。

    微微擡手,將黑翼收回了手中,清舞對自己的改造之作滿意非常。憑着現在的黑翼,她完全有把握在一個照面之間,秒殺像海鯊王那樣的強者;就算是八階以上的聖級高手,若是趁其不備,也有一擊必殺的可能!

    傾煌有些愣愣地看着清舞把玩着手中的短匕,忍不住驚歎道:“寶貝,你這豈不是成了天品煉器師了?”

    清舞卻是淡定地搖了搖頭:“現在還算不上,這黑翼之前雖然略有缺陷,但好歹也算是天階靈器,我這次只是憑藉着韌鋒石將其提升了一個品級,所以也算不得煉製出了天階靈器。”

    看到傾煌微微有些遺憾的神色,她老神在在地揚了揚眉:“不過應該也快了,我憑着現有的材料已經能很順利地煉製出地階中品靈器了,若是再給我幾樣韌鋒石這種級別的材料,估計煉製出天階靈器也並不是很困難。”

    傾煌頓時無奈地擦了擦冷汗:這種把韌鋒石當成破石頭一樣的口氣是怎麼回事?有這一樣已經夠逆天的了,還想再來幾樣?

    接下來的幾日,清舞倒是輕鬆了不少,有傾煌這個“點火小弟”在,熔鍊各種材料的過程都順利了許多,她也得以分出更多的精力專注於最關鍵的凝鍊成器階段。

    清舞滿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脣角高高地揚了起來。在傾煌的幫助下,她後面煉製出的兩件靈器,都達到了地階上品的水平,而且其中一件攻擊性靈器無論是自帶的攻擊技能還是煉製工藝都近趨完美,其實用性甚至超過了輔助性的天階下品靈器。

    “走,咱們去華都拍賣行瞅瞅,順便打聽打聽這次拍賣會有沒有什麼好東西。”守在房裡煉製了五六日的靈器,今日清舞與傾煌總算是能一同出門了。

    這文華國每年一度的拍賣盛會是由文華國最大的拍賣行,華都拍賣行來主辦的,不過據說這家拍賣行的幕後老闆是皇室成員,因此才能得到皇室的大力扶持。每年的這個時候,都城之中總是聚集了從全國各地紛涌而至的商人、武者與世家之人,本就繁華的文華國都城,此時簡直是人頭攢動。

    “對了,你就這麼出來,狐族中的事務沒關係吧?”清舞想起自己搶走了狐族衆多精英高手的“強盜”行爲,不禁有些不好意思,雖然在落月國大戰之後,她便讓除了阿華、阿飛以外的那些傾煌的親信們回到了狐族,但他們畢竟已經成了自己的契約夥伴了,某種程度上自己似乎是搶了某狐的不少手下啊。

    傾煌胸有成竹地勾了勾脣:“放心吧,我都交給青松了。”

    額?他這個甩手掌櫃做的倒是放心啊,莫非他忘了,這個青松還一直覬覦着他的狐尊之位呢!

    彷彿猜到了清舞的想法一般,傾煌邪魅一笑:“不用擔心,就算是青松當了狐尊,他不還是你的契約者麼?他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還不是一樣?”

    清舞暴汗:這都是什麼理論!

    傾煌不願意躲躲藏藏,又不讓清舞改換容貌,於是乎,風華絕代的一男一女走在街市上,簡直成了一道無法忽視的風景,受到了一路的強光目送。

    “累了吧?叫你這麼大大咧咧地出來!”

    在傾煌第N次將路邊男子朝清舞投來的驚豔目光瞪視回去之後,清舞終於忍不住了,沒好氣地抱怨道。

    誰知,傾煌卻眨了眨魅惑的桃花眼,忽然湊近了清舞的耳邊,曖昧地附在她的耳旁輕聲說道:“那你不累?”

    “你幹嘛!”他口中的熱氣呼在她的耳邊,清舞精緻的耳垂霎時染上了紅暈之色,趕緊像只受驚的小兔子一般跳到了一邊。

    沒成想,傾煌不僅沒有變老實,反而變本加厲地湊了過來,大掌不由分說地繞過她纖細的腰肢,將她牢牢地箍進了懷裡。

    清舞大羞,掙扎着就想逃出他的懷抱:這麼多人看着呢,這姿勢也太曖昧了一點吧!

    不料,傾煌卻將她摟得更緊,再度湊近了她的小巧耳垂,輕啓薄脣:“這樣更方便。”

    嗯?什麼意思?

    清舞無奈之下只得小鳥依人般地靠在他的懷抱裡;不過走了一小段路,她便明白傾煌所說的“更方便”是什麼意思了,因爲這樣一來,路邊再也沒有人敢用那種驚豔的目光看着兩人了,只是一眼,他們便深深地感覺到了這一對愛侶之間那濃得化不開的情意。

    不多時,兩人便來到了位於中央城區最繁華街市上的華都拍賣行,不過,與清舞想象中有所不同,這裡似乎並不是十分熱鬧;在拍賣會即將開始的這個時候,難道這裡不應該是門庭若市麼?

    走至近前,清舞終於明白過來:原來這個時候的華都拍賣行,不是什麼人都能進的;門口正站着一位氣度不凡的中年男子,將某兩個身着華服的公子哥引入了門中,看樣子,身份是這裡的通行證啊。

    不過,這裡又沒有身份證之類的東東,一會他們倆走過去,她要怎麼證明她就是南宮清舞?一般人應該不能相信吧?

    想到這裡,清舞頓時陷入了深深的憂桑:人太出名了也不是好事,有時候表露了身份還怕別人不信,這叫什麼事啊。

    懷着這種忐忑的心理,清舞與傾煌相攜着走到了拍賣行的門口,沒想到還不等她開口,那位中年男子便瞪大了眼睛一臉驚詫地盯着清舞,隨即小心翼翼地悄聲問道:“南宮大小姐?”

    清舞驚奇地眨了眨眼:難道她的知名度已經這麼高了?光靠刷臉就可以了?

    看到清舞的反應中年男子便知道自己絕對沒有看錯,愈發恭謹地朝着清舞與傾煌行了一禮,隨即親自領着兩人進入了拍賣行。

    “在下申甫,之前在三大家族的排位賽之際曾有幸遠遠地見到過南宮小姐的英姿,所以才認出了您來;不知您今日前來,是爲了……”

    申甫的眼中閃現出期待的光芒,他自然知道清舞的身份,若是她能拿出自己煉製的靈器來此拍賣的話,那真是他們的榮幸了。

    清舞神秘兮兮地點了點頭:“嗯,是有幾件靈器想在這裡拍賣。”

    天啊!不僅有,還有好幾件!

    申甫趕忙引着兩人朝三樓走去,熱情地介紹到:“我們華都拍賣行共有三層,一層和二層是連通的拍賣會場,三層是存放拍賣品的地方,還有我要帶二位前去的鑑寶室。”

    正說話間,他們已經來到了位於三層的鑑寶室,偌大的單間之內,正坐着一位鬚髮皆白的長者,房門一開,他立刻將目光投向了清舞與傾煌兩人,蒼老的眼眸之中,精光四射。

    “南宮小姐,請您將您要拍賣的靈器交給我們的鑑定師吧。”

    長者一聽申甫對清舞的稱呼,霎時震驚無比地瞪起了眼睛,顯然也是熟知了這位大陸上絕世無雙的南宮小姐。

    清舞揮了揮手,四件地階靈器便出現在了衆人面前的桌上,她微微一笑:“麻煩老先生鑑定一下了。”

    四件靈器剛剛取出,長者便“騰”地站起身來,顫巍巍地指着眼前的靈器道:“兩件地階中品,兩件地階上品!”

    高階的靈器他不是沒有見過,可是揮手間就拿出了四件的,他還是第一次遇到;他翻來覆去地鑑定着這四件靈器的品質,感受着其精良的煉製工藝,心中的震撼也越來越大。

    沉思片刻,他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氣,緩聲說道:“這兩件地階中品靈器底價一張足額晶卡,這件輔助性地階上品靈器,底價兩張足額晶卡,最後一件底價四張足額晶卡。”

    這回輪到清舞被嚇得瞠目結舌了:這還只是底價,竟然就有這麼多?像這種拍賣會價格一定會翻上幾番,那到時候真要賣到天價了!

    一張足額晶卡等同於一萬水晶幣,要知道,地階中品靈器的普通市價大概也就在兩千水晶幣左右,這不過是換了個地方賣,價格竟是高出了這許多!

    那位長者細心地解釋道:“南宮小姐,這一年一度的拍賣盛會本就是爲吸引各大勢力前來,因而底價自然也要遠高於普通市價,更何況,這地階靈器可是您親自煉製的,就憑您的身份,那這靈器也要遠超它本身的價值啊!”

    清舞有點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原來她自己也成了活招牌了啊!

    申甫畢恭畢敬地對清舞說道:“恭喜南宮小姐,您此次拍賣物品的價值已經超越了其他所有的拍賣品了,爲表示我們的敬意,拍賣會之時我們將爲您開放位於二層最佳位置的特殊貴賓包廂。”

    清舞倒是並不在意什麼特殊貴賓包廂,不過既然有這麼好的位置,那麼自然是不去白不去了。

    在申甫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了二層之中面積最大的一間房中,望着房內精美奢華的佈置,清舞連聲驚歎:“果然氣派!”

    申甫再度微笑着問道:“不知南宮小姐是否什麼需要?”

    清舞心中一動:“不知道這次拍賣會上的寶物可否向在下透露一二?”

    申甫微微一笑,朗聲說道:“這個若是普通的貴賓自然是不能透露的,但是南宮小姐當然另當別論了,不過在鄙人看來,這些寶物的價值都是遠遠比不了您的煉器作品的;這樣吧,二位不妨先參觀一下拍賣會場,稍後我便將本次拍賣會的拍賣品清單送與您鑑看。”

    “嗯,那就麻煩了。”清舞點了點頭,便與傾煌一同離開了包廂,準備在這裡隨便走走。

    這華都拍賣行不愧是文華國規模最大的拍賣行,這一二層連通的拍賣會場看起來金碧輝煌,氣派無比。一層正對門口的,便是一方華美的拍賣展臺,展臺的下方,便是一排排散座;而二層便是一個個獨立的貴賓包廂,看樣子是留給各個勢力的專屬房間。

    清舞與傾煌隨意轉了一圈,正在一樓的展臺附近看得起勁,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聲驚喜的呼喚:“南宮小姐!”

    嗯?這裡也能遇見熟人?

    清舞納悶地轉過了頭去,卻在瞧見了那人之時瞬間沉下了臉來:怎麼是他?

    來人正是那日百里澈受傷時看了半天戲還要裝好人的那位,文華國的太子殿下文池淵。

    此時,他正一臉喜色地望着清舞,好像看到了她是一件多麼令人高興的事情一般,一旁的傾煌看到文池淵注視着清舞的那種莫名眼神,一股怒火“蹭”地一聲冒了出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

    文池淵自然也看到了清舞身邊的傾煌,不過傾煌此時周身的氣勢都收斂了起來,所以看起來只是有一抹淡淡的上位者之氣勢,並沒有令人望而生畏的感覺。也正因如此,他並沒有把傾煌放在心上,而只是把他當成了一個世家嫡系子弟之類的人物。

    “南宮小姐,莫非你是來此拍賣寶物的?不知你拍賣了什麼樣的珍寶,可否告知在下?”文池淵笑意盈盈,一臉期待地望着她。

    清舞不耐地皺了皺眉:這人怎麼回事,看不出來她不待見他嗎?

    “太子殿下,想知道我拍賣的東西就等拍賣會那天過來就可以了。”她硬邦邦地回了一句,隨即轉身就走。

    “南宮小姐……”文池淵正想緊追過去,卻又被另一個人攔住了去路;原來不知何時,那位時時刻刻緊跟着太子腳步的林覺晴也來到了這裡,此時正一臉委屈地擋在文池淵的面前,嘟着嘴巴抱怨道:“太子哥哥,你怎麼扔下我一個人走了啊?”

    文池淵厭惡地瞥了林覺晴一眼,態度霎時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你跟來做什麼?”

    “我……”林覺晴可憐兮兮地抿了抿嘴巴,忽然之間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竟然一把拉住了文池淵的衣袖:“太子哥哥,我對你的情意你都知道,爲什麼你就不能多看我一眼?”

    文池淵緊緊地蹙起了眉,一下子甩開了被她拉住的衣袖,冷哼一聲:“這普天之下對本太子有情意的多了去了,難道就因爲你是林家之女,我就要如何如何?”

    林家之女?聽到這幾個字,已經轉身走開了幾步的清舞忍不住回頭看了林覺晴一眼,沒想到這隨意的一瞥,竟然給自己惹來了禍事。

    林覺晴聽到文池淵這再明確不過的拒絕之意,一顆芳心頓時碎了一地,湊巧又看到了清舞瞥來的淡淡一眼,立刻火冒三丈:“你看什麼看!我告訴你,惹了我林家,這筆賬遲早要千百倍地還回來!”

    清舞美眸一眯,登時怒從中來:“好啊!不過,我跟林家的賬還差得遠呢,你要不要先幫忙還一下?”

    看到她凌厲的眼眸冷冷地瞪視着自己,林覺晴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日在酒樓上所看到的清舞的殘酷一面,忍不住渾身一抖,下意識地往文池淵的身後縮了縮,嘴上卻是不甘示弱:“你、你敢動我,林家絕對不會放過你!”

    “唉,看來你們林家人最大的本事就是仗勢欺人啊,這個本事是不錯,但是有的時候,你們這勢也不是誰都稀罕的!”清舞怒喝一聲,冰寒的眼眸直直地攝入林覺晴的心底。

    林覺晴想起父親與長老們所商量的事情,眼中的慌亂之色霎時褪去,重重地哼了一聲:“哼!林家的勢力,絕不是你能抵擋得了的!”

    清舞實在是不想搭理這個跳樑小醜,無奈地搖了搖頭便準備繼續去別處參觀一下;可是沒想到,這麻煩竟然還自動粘了過來。

    “南宮小姐,不知道您是否已經在會場定下了包廂?若是不嫌棄的話,屆時在下在二層正中的包廂中恭候您的到來。”文池淵溫和一笑,望着清舞的眸光之中,透着幾分別樣的思緒。

    不等清舞開口拒絕,傾煌終於忍不住發話了,不過,他完全無視了某個自命不凡的傢伙,反而朝着清舞揚起了一抹迷人的笑意:“寶貝,咱們還是去自己的包廂吧,其他的包廂裡免不得有些惱人的蒼蠅。”

    清舞忍不住扯了扯嘴角:這妖孽,又莫名其妙地吃起醋來了!

    脣邊揚起一抹與他相似的邪魅笑意,她毫不遲疑地點了點頭:“說的也是,這裡真是太聒噪了。”

    沒想到,文池淵竟然沒有生氣,反而是和善地笑了一下,朝着傾煌瞥去一個頗爲友好的目光:“方纔在下忘了問了,不知這位公子是……”

    傾煌冷冷地看向了文池淵,那雙犀利的眼眸之中,募地閃現出居高臨下的王者威嚴,在狐族至高無上的尊主面前,區區一個太子又算得了什麼?

    文池淵渾身一震,心中忽然涌起一種無力感:莫非,是他看走了眼?可是這三大國的皇室、世家嫡系他都見過,沒有這麼一號人物啊!

    “南宮小姐……”沒有得到傾煌的迴應,文池淵又將目光轉向了清舞:若真是什麼大人物,也不會不願意說出自己的身份吧?

    清舞微微勾了勾脣,輕輕地吐出幾個字來:“他是我男人。”

    她說什麼?!

    這簡單的五個字就如一顆隕石撞上了地面一般,“砰”地一聲擊碎了文池淵滿滿的自信:她的意思是說,他們兩個,是那種關係?

    清舞說完這話,便拉着瞬間被狂喜衝昏了頭的某狐走掉了,獨留下一臉落寞的文池淵,還有惡毒地盯着清舞背影的林覺晴,直挺挺地站在了大廳之中。

    他們正準備回到那間包廂中等着申甫,剛巧他也往他們兩人這邊走了過來。

    “南宮小姐,這裡就是本次拍賣會所要拍賣的物品清單了,不過我們截止到拍賣會開始的前一日,還會接收其他賣家送來的拍賣品,所以也不排除另有稀世寶物出現的可能啊。”

    清舞瞭然地點了點頭,伸手接過了清單仔細地看了起來。不過,真不愧是一年一度的拍賣盛會,每一件拍賣品都是在市面之上可遇而不可求的寶物;她先是看中了幾樣珍稀的煉器材料,隨後,又將目光落在了一段奇怪的拍賣品描述之上。

    蘊含着植系生機氣息的能量石,具體名稱、用途不詳……

    不知爲何,看到這裡,她有一種莫名的衝動,這能量石,她必須要拿到手中!

    ------題外話------

    妹紙們猜到這石頭的真面目了沒\(≧▽≦)/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