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2章 莫非是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2章 莫非是她?字體大小: A+
     

    眼見着原本還氣勢洶洶的衆侍衛們眨眼間便摔了個七葷八素,偌大的比試場地一時間變得鴉雀無聲,人人都瞪圓了眼睛大腦空白地望着場中央那一抹絕世的身影,只覺得自己在白日做夢一般。

    不過就在這時,一聲激動狂喜的呼喊卻是讓衆人從夢中瞬間驚醒了過來。

    “師傅!”

    一個身着白衣的少年忽然自比試臺後方的選手區域一躍而起,衝着清舞飛也似的奔了過來;他的臉上掛滿了久別重逢的驚喜,一雙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更是閃爍着無比耀眼的光芒。

    只不過,他剛剛張開雙臂想要給清舞一個大大的擁抱,便被後者隨意的一揮手擋了下來,只好嘟着嘴巴一臉委屈地原地站定,不過,那一雙閃閃發亮的眼睛裡卻是透着無限的喜悅:“師傅,你回來啦!”

    清舞驚訝地望着又長高了些許的百里澈,心中暗贊:實力竟然又增長了不少,看來這段時間他一絲一毫也沒有懈怠呢。

    “乖徒弟,看起來最近有聽師傅的話啊!”看到百里澈單純美好的笑容,清舞的心情也好了不少,玩心大起地揉了揉他的腦袋。

    “師傅!”百里澈一邊慌慌張張地躲着她胡亂肆虐的小手,一邊委屈地叫着。

    這邊師徒倆正在其樂融融地享受着久別重逢的喜悅,另一邊,人羣又再一次陷入了更大的震驚之中。

    百里澈在前日開賽的比武賽事之中露過面,在場的人們自然都認得他;可是,現在他竟然跳出來管一個看起來不到二十歲的女子叫師傅?這也太離譜了一點吧?

    與在場觀衆們的困惑不同,三族的族長與長老們卻是齊齊直了眼:百里澈管那女子叫什麼?師傅?

    可是,他不是隻有一個師傅嗎?而且那個師傅,還是不被衆人相信的……

    百里澈在煉器師大比之際當場拜師的行爲自然是被衆人所知的,但是真正相信南宮清舞已經收了他做徒弟的,還真是沒幾個。沒辦法,這師徒倆簡直是太低調了,盛大的拜師禮之類的壓根就沒辦,所以衆人都覺得,百里澈這師究竟有沒有拜成還是個未知數。

    雖然百里澈一回到家族便將自己已經拜師的消息告知了族中之人,但是以他在族中的地位,還真沒幾個人把他說過的話當回事。只是由於他此次迴歸之後,忽然強硬了許多,愈發高超的煉器技藝也越來越令人難以忽視,所以漸漸地,百里澈纔在族中有了一席之地。

    可是,現在他管眼前的女子叫師傅,那豈不是意味着,她是……

    三大家族的長輩們頓時坐不住了,一個個齊齊地站起了身來,望着清舞的眼眸之中,盡是不敢置信。

    “打、打擾一下,這位大人,您莫非是……是……”

    百里家的家主百里奚顫顫巍巍地開口道,可話說了一半,卻是怎麼也無法說出那個名字;那個名字太過耀眼奪目,連看一眼都覺得是對這名字主人的褻瀆,更別提是現在,要親口叫出這個名字來了。

    就在清舞上次在落月國都城大發神威之後,她已經以聖級四階的實力超越了三大國所有世家長老的實力;而這也意味着,她的地位,絕對要凌駕於世家長老之上,就算是皇室,也不會願意去觸一個聖級四階強者的黴頭。

    清舞轉過身去,並未答話,只是頗具暗示性地挑了挑眉。

    這下子三大家族的家主們哪裡還待得住?一個個趕緊走上前來,再一次把清舞圍了個水泄不通。

    文池擬看着他們的怪異舉動,頓時大爲光火:這些老傢伙們是什麼意思?剛纔她來的時候他們連個反應都沒有,現在竟然全都圍着那個臭女人轉?她不就是那個乾癟少年的師傅嗎?有什麼了不起的!

    “你們這些傢伙都沒長眼睛嗎?沒看見本公主要抓這個臭女人嗎?竟敢無視本公主?!”

    文池擬話音剛落,衆人便齊齊朝她投去了鄙視的目光:真是個白癡,就算她不知道百里澈的師傅是南宮清舞,那總該會看現在這形勢吧?能讓三大家族的家主都離開主位親自寒暄的主,是她這種草包公主可比的嗎?

    看在這文池擬與自家兒子即將訂婚的份上,林家的家主林源只得上前幾步,悄聲向文池擬透露出清舞的身份。

    “什麼?南宮家的大小姐?地品煉器師?還是聖級高手?這綺羅大陸上怎麼可能會有這麼變態的人物?當本公主是白癡啊!”文池擬瞪着林源尖聲叫道。

    林源皺着眉頭一臉不耐:這個愚蠢至極的公主簡直是白活了!就算是整天都待在皇宮之中也不可能不知道如此勁爆的消息,真不知道她的腦袋裡究竟裝了些什麼!要不是爲了和皇室結上親,他纔不會放下老臉去請求皇上賜婚呢!

    想到這裡,他又想起了還在癡戀着太子殿下的小女兒,頓時心中一嘆:可惜自家女兒入不了太子殿下的法眼啊,如若不然,自己哪裡需要看這個白癡公主的臉色?

    文池擬尖叫了半晌,卻發現周圍的人們竟然都用一種看白癡的目光望着她,頓時心下一顫:不可能,這個在大街上隨便亂逛的女人怎麼可能……

    她不敢置信地轉過頭去,正迎上了清舞望向她的戲謔目光,那一片冰寒的眸子,霎時將她凍了個透心涼。

    她就算真的是白癡,也該懂得地品煉器師與聖級強者在這個世界意味着什麼,單憑這其中任何一個身份,她的父皇都得要以貴賓之禮相待,更何況是集二者於一身的這樣一個人!

    綺羅大陸的規則就是如此,她的公主身份在真正的實力面前,完全是毫無價值;父皇一直都在極力拉攏聖級強者,若是被他知道,自己得罪了這樣一位人物,只怕是受寵如她,也免不了要受到一番責罰。

    “我……你……”

    文池擬簡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此時的她真就像是個什麼也不懂的白癡一般,傻愣愣地站在比試臺之上。

    清舞無奈地聳了聳肩,微嘆一聲:“我說公主大人啊,你的歡迎儀式我已經明白無誤地收到了,你現在這樣子,莫非是還在等着本小姐感謝你不成?”

    文池擬頓時嚇得臉色煞白,趕緊把頭搖得撥浪鼓一般:“不不不……”

    她一邊驚慌失措地擺手,一邊急急忙忙地轉身往比試臺下跑去;經過這麼一番鬧劇,她在這裡簡直是無地自容。

    不過,清舞可沒打算就這麼讓她穩穩當當地逃跑;柳眉微微一挑,隨即右手不着痕跡地屈指一甩……

    “哎呀!”

    文池擬還沒能跑下臺階,忽然覺得腳邊似乎有什麼東西猛地攔了她一下,整個人頓時失了平衡,“砰”地一聲摔倒在地,結結實實地摔了個狗啃泥!

    清舞趕緊大驚失色地喊道:“哎呦公主大人!這麼急着用餐啊!別急啊!”

    文池擬頓時憤懣地滿臉漲紅,但卻完全不敢反駁,只得飛快地爬起身來,連散亂的頭髮的顧不得,便狼狽不堪地逃離而去……

    清舞眸中冷色一閃:她可不是什麼善良的主,既然惹惱了她,那就得付出應得的代價!這只是個小小的懲戒,希望這白癡的公主能早點大腦開竅!

    “各位家主,我是來觀看煉器比賽的,希望沒有打擾到他們。”清舞這樣說着,將目光投向了被三位家主擠到一邊暗暗嘟嘴的百里澈。

    “不會……”百里奚剛想說完全沒有關係,可是看到清舞對待百里澈非同一般的態度,頓時又將這話嚥了下去,趕緊引着清舞坐到了主位之上,隨即宣佈比賽開始。

    第一場比試是林家與皇甫家的較量,兩個家族子弟均煉製出了玄階下品靈器,最終因林家的子弟煉製的是攻擊型靈器而獲得了比試的勝利。

    這第二場比試可算是相當引人注目,一位是林家身份顯赫的大少爺林覺司,另一位則是一直以來不受重視卻在半年前突然爆發了驚人煉器實力的百里澈。這林覺司雖說是個紈絝子弟,但是煉器方面的天賦卻是林家幾十年來最爲高超的;而百里澈雖然一直不被人看好,可最近一段時間的爆發再加上清舞弟子的身份,也令衆人對他的呼聲瞬間暴漲了起來。

    兩人一齊站到了煉器臺之上,目光漸漸沉靜下來;百里澈遙遙地對着清舞綻放出一抹胸有成竹的笑意,似乎對這場筆試的結果毫不擔心。

    隨着裁判的一聲令下,兩人齊齊開始了他們的煉製;場地之中霎時一片寂靜,人人都目不轉睛地盯着上方一抹小小的煉器臺,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生怕因爲自己的原因打擾了煉器師的煉器。就算是再興奮,保持場地的絕對安靜,也是他們必須盡到的義務。

    清舞目光灼灼地望着百里澈的煉器,看到他選取的幾種凝練材料,忽地眉峰一動,心下一震:他竟然選用了這些材料……莫非,他這是要挑戰一下新的高度?

    ------題外話------

    萌萌噠滴小百里也要爆發一小下鳥\(≧▽≦)/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