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6章 海鯊族的潰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6章 海鯊族的潰敗字體大小: A+
     

    “戰!”

    雷霆般的吼聲響徹戰場,四族聯軍禁不住熱血沸騰,齊聲應和:“戰!”

    伴隨着這震天動地的齊聲呼喝,四族聯軍齊齊抖擻精神,毫不遲疑地朝着對面的敵人衝了過去!

    海烈又驚又怒,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此戰竟是被四族部隊搶佔了先機!

    陰沉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決絕的殺意,事到如今,就算他們有區區兩條神龍相助又如何?大勢已定,誰也不能阻擋海鯊族稱霸的道路!

    “殺!”

    海烈怒喝一聲,緊接着,手上募地多出了一把鋒銳無比的長刀,朝着對面的四族大軍便直撲過去;與此同時,上萬鯊兵們齊齊張開了血盆大口,惡狠狠地發起最強烈的攻勢!

    就在這時,一道迅捷無比的流光募地自海鯊族的聖級部隊之中飛射而出,對着清舞直掠而去,那恐怖至極的氣息,令人不寒而慄!

    海伍的眼中浮現出一抹志在必得之色:只要是殺了這個人類統領,這場大戰就可以就此告終了!

    聖級九階的速度非比尋常,聖級高階之上,每提升一階,實力便是天地之差,因而面對海伍突如其來的襲擊,清舞簡直連施放防禦屏障的時間都沒有!

    “天啊!”

    還在清舞身後的衆聖級高手只覺眼前一花,海伍已經近在眼前,他們只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叫,只覺得自己擡一擡手都變得如此費力。

    可是緊接着,他們便更加驚悚地發現,海伍竟然突兀地停在了距離清舞不過咫尺的幾步之外,他的臉上,驟然浮現出強烈的震驚之色!

    衆人定睛一看,這才發覺,原來海伍的身前,不知何時竟出現了一枚晶瑩剔透的蔚藍色水球,自那枚水球之中,正不斷地逸散出令人心驚的強悍力量,硬是令海伍再也無法前進半步!

    海伍死死地盯住了清舞身旁淡然而立的清雅男子,眼中盡是不可置信:“你也是聖級九階?”

    凌夕並沒有回答他的問話,深碧色的眼眸之中閃現出一抹少有的冷厲,右手輕擡,控制着那枚蔚藍水球向着海伍驟然襲去,冷聲說道:“想傷害她,就要用千百倍的代價來還!”

    凌夕的周身突然逸散出前所未有的強悍氣息,那威勢之強,簡直令四族的所有族長與長老心驚膽戰;他們一個個驚惶不已地望着氣勢大變的凌夕,心下巨震:沒想到平日裡溫文爾雅一團和氣的男子,竟也有如此強勢的一面!

    下方剛剛開始交戰的雙方兵衆也看到了這突然的一幕,霎時心境大變:四族的兵衆們眼見海鯊族最強大的長老被凌夕輕而易舉地擋下,禁不住興奮地歡呼吶喊;而衆多鯊兵們見此情形,頓時心涼了半截,原本自信滿滿的神情已經不復存在,心中隱隱地擔憂起來。

    海伍的臉色變得陰沉無比,卻也知道,接下來恐怕有一場惡戰要打了;目光陰厲地緊盯着凌夕,沉聲說道:“我們去上面的海域對戰!”

    凌夕淡淡地點了點頭:“正有此意!”

    如此級別的戰鬥能量衝擊相當強悍,稍有波及便會令下方的兵衆損失慘重,甚至連聖級陣營的戰鬥都會受到影響;因而,最好的辦法就是兩人決戰,將對方打敗之後,便可以擊潰對方的聖級陣營!

    凌夕對着清舞輕柔一笑,便與海伍齊齊向高處飛射而去,一直到了極其遙遠之處,才毫無顧忌地戰到了一起。

    現在,僅剩下雙方的聖級強者們,在虎視眈眈;清舞望着對面臉色並不太好的海烈,邪邪一笑,隨即高聲喝道:“各位,今日我們就讓這些侵略者,付出最慘痛的代價!”

    四族的衆聖級高手們心裡早已經憋了一股氣,此時此刻,常年被海鯊族進犯欺壓的怒氣盡數傾瀉而出,在四族族長的帶領下,紛紛戰意勃發,惡狠狠地朝對面的聖級敵人猛衝過去!

    清舞的夥伴們也不甘示弱地朝着敵人包抄過去;他們可是在召喚空間中憋了許久,今日這個活動筋骨的大好機會怎能錯過?

    芳沁兒迅速地施展出羣體輔助技能,白玉般的小手輕輕一揮,一大片瑩潤迷人的淡綠色光點便飄散開來,一個個迫不及待地鑽入了己方聖級高手的體內;衆人只覺周身一暖,力量與速度驟然提升了許多,心中愈發熱血沸騰。

    龍琳與龍琴衝在隊伍的最前方,直接各自對上了一名聖級八階的對手,神龍一族的血統威壓毫無保留地釋放出來,她們的對手連一絲反抗的心思都來不及提起,便在一個照面之間被直接秒殺!

    “什麼?!”

    海烈眼睜睜地目睹了這慘烈的一幕,頓時睚眥欲裂;再看看下方萬餘兵衆的戰鬥,更是差點氣爆了血管:憑藉着清舞之前爲四族佈置的迎敵佈陣,四族的隊伍有條不紊地發動着猛烈的攻勢,而衆鯊兵們則被四族天衣無縫的陣型弄得手忙腳亂,不一會,鯊兵部隊便被四族聯軍衝撞得支離破碎!

    正當他因眼前這與想象中完全不同的一幕而陷入了無比的驚怒之時,身後卻是驟然傳來一陣極度危險的感覺!

    海烈驚駭之下,完全顧不得轉身,只得憑着感覺往身側迅速閃出一步,與此同時,一道烏黑流光正從他的左臂處猛然劃過,鮮血頓時潺潺涌出。

    他吃痛地捂住手臂,心有餘悸地回過身去,只覺眼前一道刺目的銀白瞬間逼近,趕緊飛退數步;看到手握銀月彎刀的清舞正目光冷凝地注視着他,不由得怒火中燒。

    “啊啊啊!我要殺了你!”

    海烈心中所有的憤恨都迸發了出來,拎起手上的長刀便朝着清舞狠狠地揮了過去;那扭曲不已的臉色,正如他內心深處的怨氣,正在漸漸地將他的理智吞噬殆盡。

    清舞興奮地勾脣一笑,緊了緊手中銀月,整個人瞬間化爲一道流光,迎着長刀便直衝而上;一連串的兵器錚鳴之聲,昭示着這場首領之間的對戰是多麼激烈。

    清舞毫無保留地施展着倩舞神風的一招一式,隨着兵器的激烈碰撞,她一次次地被震盪的海水所阻;漸漸地,她似乎想到了些什麼:自己一直都在關注着如何克服海水的阻力,可是有時候,這周圍的海水也能夠變成自己的助力!

    她盡全力感受着海水的流動,跟隨着海水激盪的節奏,慢慢的,她覺得自己似乎變作了一條游魚,正不斷地與周圍融爲一體;藉着海水的助推力,她腳下的速度愈發迅捷起來,再配合着海水的流動出招,竟然平添了幾分以柔克剛之感!

    打着打着,海烈發覺清舞的動作越來越行雲流水,無論是招式的接續還是身法速度都在不斷地進步;他這才猛然驚覺:自己竟然被她當成了墊腳石!

    這一發現簡直就是對他莫大的侮辱,海烈再也抑制不住滔天的怒意,手上長刀募地一閃,猛地在身前劃出一道恐怖的罡風,硬是將清舞逼退數步。

    他狠狠地一咬牙,將手中長刀高高舉起,周身的氣勢徒然一變,似乎有什麼恐怖的能量,在漸漸地逸散而出;清舞臉色一沉,趕緊擺出防禦的姿勢迅速後撤,隨時準備張開防禦屏障。

    然而就在此時,自他們頭頂上方不遠處墜落而下的一個身影,打斷了這一切;那一抹失去了生機的身影與萬餘兵衆相比是如此渺小,但是此時卻又是如此刺眼,乃至於望見這一抹身影的所有目光,都陷入了短暫的怔愣。

    “不可能!”

    海烈一聲驚駭莫名的狂吼喚回了衆人的思緒,與此同時卻也引發了更大的震盪。

    “海伍長老……死了……”

    “怎麼會這樣……我們要輸了麼……”

    海鯊一族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只因那一抹隕落的身影,正是他們族中最強大的聖級九階強者!

    緊接着,他們又看到了另一抹身影飄然落下,那是一抹遺世獨立的身影,那是一抹清逸絕倫的身影,踏着水波翩然而來的男子,就如不染塵埃的謫仙,讓人覺得盯着他多看一會,都是一種褻瀆。

    凌夕似乎對此毫無所覺,只是神情淡淡地掃過下方的戰場,清冷的目光在終於望見那一抹絕世無雙的身影之時,募地變得柔情萬千;他緩緩地飄落下來,在清舞的身邊站定。

    清舞雙眸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回到自己的身邊,情不自禁地揚眉一笑:她就知道,這所謂的聖級九階強者,絕對不是凌夕的對手。

    與清舞的好心情截然相反,此時海烈的情緒簡直暴虐到了極點:望着下方已經被屠戮了一半之多的聖級陣營與上萬海鯊兵,他只覺一陣陣心血翻涌;而今,海伍的死終於令他的理智宣告破滅,此時此刻,他的心中只剩下了一個想法。

    “你們該死!”

    他瘋狂地大喊一聲,湛藍色的眼眸中浮現出無與倫比的狠戾之色,雙眼惡狠狠地盯着清舞與凌夕兩人,那目光簡直恨不得將他們千刀萬剮。

    都是因爲他們!他們的突然出現,打亂了自己所有的計劃,讓海鯊族的稱霸大業就此破滅!他要把他們碎屍萬段!

    海烈的渾身上下不斷逸散出恐怖的暴戾之氣,一圈圈強悍的衝擊波不斷地逸散開來,連海鯊族一方的兵衆都受到了波及;這恐怖的力量掀起了海水的猛烈震盪,似乎一場驚天動地的地震,正在蓄勢而出。

    清舞瞳孔驟縮,立刻下令己方部隊放棄各自眼前的戰鬥迅速後撤;聖級八階的強者發起飆來絕對不是好相與的,看樣子,這海烈是打算玉石俱焚了!

    海烈收起了手上的武器,緊接着將手一晃,手中募地多出了一樣造型奇特的黑色寶石;他將黑色寶石緊緊地握在手心之上,目光灼灼,神色之間盡是一派瘋狂暴虐。

    “族長!”

    “族長您怎麼了?”

    沒有受什麼傷的海鯊族聖級高手僅剩下十數人,此時他們都目露驚駭之色,想要上前看看族長的情況,卻又因他周身不斷逸散出的恐怖能量而望而卻步;他們雖然想贏得勝利,但是現在,族長的情況顯然更加重要。

    可是現在,海烈已經完全聽不進周圍的喊聲了,他只是滿臉殺氣地注視着清舞,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殺了她!

    強烈的殺意與恐怖的能量終於激發了黑色寶石的力量,剎那之間,數道黑光自海烈手上的寶石之上放射而出,隨之涌出的,還有一股股令人心悸的暗黑力量!

    黑色的光芒籠罩在海烈的身上,他的氣勢,竟然莫名地升騰起來!

    不好!他在強行提升自己的力量!

    清舞站在己方隊伍的最前面,凌夕與龍琳、龍琴與她並排而立;他們齊齊對視一眼,眼中不約而同地流露出了忌憚之色。

    清舞柳眉緊蹙:當前有把握幹掉海烈的方法,就只有她與凌夕聯手再施展一次迷瀾之淵,可是迷瀾之淵的威力範圍太廣,這個距離,就算他們再怎麼精密控制,也一定會傷及無辜;究竟,該如何是好?

    忽地,龍琳美眸一亮:“用我的龍吟箭!”

    話音剛落,她便化爲一道流光沒入了清舞的召喚空間之中,而幾乎在同時,清舞的腦中募地閃現出了龍吟箭的施展方法。

    微微地閉了閉眼,再度睜眼之時,眸中已是一片冰寒;心意一動,一把銀光閃爍的弓弦便握在了手中,她一手握弓,另一手輕輕地撫過弓弦,只見一道流光溢彩的金色箭矢便絲絲縷縷地凝聚而成,在一片蔚藍的映照下,映射着神聖而耀眼的炫目光華。

    隨着能量的不斷匯聚,金色的箭矢越來越亮,鋒銳無比的箭尖直指海烈的心口;聖潔無比的金色映在清舞絕美的面容之上,在這一瞬間,她彷彿變成了衝破一切黑暗的耀月!

    能量的匯聚越來越多,漸漸地,竟然隱隱蓋過了對面那恐怖的黑色能量;清舞美眸之中殺氣四溢,弓弦微微一拉,凝聚了她全身力量的金色能量箭,就在這一刻,向着海烈的心口之處,暴射而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