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8章 如果我說不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8章 如果我說不呢?字體大小: A+
     

    又是那個秘寶?不過像這種寶物不是應該只有族長代代傳承之類的嗎?爲何海鯊族也會知曉?

    迎着凌夕與清舞疑問的目光,陵陽無可奈何地喟嘆一聲:“我想,也許是當時的族長無意識間向海鯊族的族長透露了此事吧;畢竟這秘寶之事唯有族長世代流傳,應該沒什麼外泄的機會。”

    “陵陽族長,鮫人族中繼承了上古神鮫血脈的,應該不止我一個吧,那麼神子,難道不是應該另有其人了嗎?”凌夕沉吟片刻,復又目光灼灼地發問道。

    聽到他這樣說,陵陽本就鬱悶的臉色變得更加沮喪了:“那一次隕落的,不只有神子大人,還有衆多繼承了部分神鮫血脈的神脈族人,從那以後,本就稀薄的神脈愈發凋零,每一代族人之中,傳承下神鮫血脈的寥寥無幾,也正因如此,鮫人一族的戰鬥力也愈發羸弱,只能不斷地遷族以保全族人的性命。”

    說到這裡,他的神色募地激動起來:“但是如今,神子大人歸來就不一樣了!有了您的帶領,我們鮫人一族,一定能夠重新強大起來!”

    凌夕看到他如此激動狂喜的神色,心中頗有些複雜:儘管他傳承了上古神鮫血脈,可是,他卻並沒有久居鮫人族的打算;大概在幫助鮫人一族回到舊日族地之後,他就會與清舞一同離開,只是如此一來……

    “是神子歸來了嗎?”

    正在此時,自溶洞之外募地出現了一股強悍的氣息,緊接着,一道蒼老而激動萬分的聲音便傳了進來。

    清舞與凌夕方纔都在沉思之中,一時間竟沒能及早發覺這突如其來的一抹聖級氣息,此時下意識地望向了來源之處,正看見三位白髮蒼蒼的老者疾步而來。

    陵陽見狀,趕緊迎上前去:“各位長老,這位就是我們的神子大人!”他這樣說着,恭恭敬敬地向那三位老者介紹到。

    這三位長老也繼承了些許神鮫血脈,因而早在方纔衝進來之時,便知曉了凌夕的身份;不過,他們剛想說些什麼,卻在瞥見了一旁的清舞之時,齊齊皺起了眉頭。

    “這裡怎麼還有外人?”他們發覺自己竟探查不到清舞的實力與種族,不由大驚。

    陵陽臉色微微一變,似乎在擔心些什麼,猶豫了一瞬,還是畢恭畢敬地回道:“這位南宮清舞姑娘是神子大人的契約者,也是神子大人已經認定的伴侶。”

    “你說什麼?這怎麼可以?”方纔發出疑問的那個長老頓時眼珠子瞪得老大,一臉的抗議。

    陵陽見勢不好,趕緊想把清舞的實力告知給他:“大長老……”

    不料,大長老愣是直接打斷了他即將出口的話,不過,這也直接導致了他接下來的悲劇:“我族神子怎麼能與人類契約,還定下終身之事?絕對不行!”

    他雙目圓瞪,大手一擡便指向了清舞:“你!和神子解除契約!”

    清舞早在看到陵陽迎上這三個長老時的表情之際,便猜到了些許,不過,這位老人家如此囂張倒是有點出乎意料了;能目中無人到這種地步,她真是要膜拜一番啊!

    清舞笑了,笑得春光明媚陽光燦爛;那絕美的笑容甚至令三位長老齊齊怔愣在地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差一點就要吞口水了。

    “如果我說不呢?”

    清舞的語氣淡淡,似乎只是在問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只是那眼底一瞬間閃現而出的冷厲之色,卻是令人難以忽視。

    “老夫奉勸你一句,莫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大長老怒不可遏地跨前一步,似乎想採取點什麼措施;他身旁的另一個長老趕在他前面上前兩步,對着凌夕微微地行了一禮:“神子,請容我說兩句。”

    “神子乃是我族地位超然之領袖,既然今已迴歸,自當帶領我族重新奪回族地,重建我族;所以,是萬不可與人類締結契約的。另外,神子的血統高貴,爲了能夠保證神鮫的純正血脈更好地流傳下去,還請您一定要選擇族中血統優秀的族女作爲伴侶,爲我族延續神子之血統。”

    二長老滔滔不絕地說着,一邊說還一邊斜斜地瞥向清舞,似乎想看看她的反應;只不過,就算他說爛了嘴巴,結果也不會如他們所願的。

    二長老每說一句,凌夕的眉頭便愈發緊蹙,到後來,已經有了些許怒意;待他終於暫時停下來鬆口氣的功夫,凌夕終於忍不住冷聲開口道:“長老不必再說了,我凌夕今生只認清舞一人,你們是否接受,與我無關。”

    大長老一聽這話簡直氣得抓狂:“神子!您可是鮫人一族的神子!您的一舉一動都與全族的命運緊密相連啊!怎麼能和……”他憤懣不已地瞥了清舞一眼,正看到她朝着他勾脣冷笑的模樣,不由破口大罵:“一定是你勾引了我族神子!說,你接近神子到底有什麼企圖!”

    這越來越離譜的對話簡直令清舞哭笑不得:怎麼,她這就成了勾人的狐狸精了?

    清舞美眸一閃,脣邊的笑意越來越大:“說起來,我確實有企圖呢。”

    大長老頓時有些傻眼:原本以爲清舞會暴怒不已地反駁,然後他就可以借題發揮了;不料,清舞竟然不按他的套路出牌,忽然來了這麼一句。

    清舞狀似無意地理了理額前的碎髮,低低笑了一聲,“我的企圖嘛,”說到這裡,她的語氣驟變,厲聲一喝:“就是好好地整治一下你們這些老頑固!”

    話音剛落,衆人只覺眼前一陣耀眼奪目的光芒驟然升騰而起,緊接着,便是令人眼花繚亂的光彩與彪悍強勢的氣息接二連三地冒了出來。

    清舞本就打算給他們個下馬威,自然沒有留手,直接將自己聖級以上的夥伴們盡數喚了出來;他們在召喚空間中可是把這些長老們的話聽了個清清楚楚,此時一個個都摩拳擦掌,惡狠狠地瞪向了那三個長老。

    “這、怎麼……你……”

    三個長老簡直被眼前這驚世駭俗的一幕嚇得幾乎暈厥倒地,他們不斷地揉着眼睛,想看看眼前這一幕究竟是真是假,可遺憾的是,眼前的場景沒有絲毫的改變,他們依舊是在場一衆聖級高手們怒目而視的對象。

    “你這壞蛋竟然敢說小舞子的壞話!本大爺饒不了你!”鳳軒早就在召喚空間裡憋不住了,足下一點衝上前去,白皙的拳頭緊緊攥起,任誰也無法忽略那其中蘊含着的震天動地的恐怖力量。

    “哼!”大長老不屑地冷哼了一聲,完全沒有把尚在成長期的鳳軒當回事,身子一挺,猛地放出了自己屬於高階聖級的威壓,緊接着飛身上前,直接對着鳳軒揮出一掌。

    鳳軒冷笑一聲,完全無視了他那所謂的高階威壓,金眸之中厲色一閃,拳影如風,對着迎面而來的大長老便轟了上去!

    “啊!”

    但聞一聲震耳欲聾的響聲,那大長老霎時化爲了一顆流星,直接廢除了溶洞消失得無影無蹤……

    剩下的兩個長老大驚失色,本想衝上前來的姿勢硬是停在了半路,頗爲可笑地傻站在了原地。

    這邊鳳軒氣勢洶洶地接着開打,另一邊卻有兩人,思緒萬千。

    不知爲何,站在這裡,清舞的心情越來越不爽起來:凌夕自出生起,便沒有在無垠之海生活過一天,他沒有享受到任何族中的友情、親情,可是現在,當他憑着對故鄉的渴望,歷盡波折終於尋到了族地之時,卻被告知,他的回來正是時候,現在正是時候,爲族人奮戰甚至拼命?

    她知道這是源自血脈、源自靈魂的責任,可是,心裡卻極其不是滋味。

    這時,凌夕卻是募地擡起了頭,也不去管被鳳軒追着到處逃命的剩下兩個長老,面無表情地朝着陵陽瞥去一眼:“陵陽族長,容我出去走走。”

    話音落下,也不等陵陽反應,大掌緊緊地拽着清舞的小手便帶着她一同離開了這裡;獨留下一臉驚恐的陵陽,不斷地祈禱着神子大人千萬不要就此離開。

    兩人一言不發地出了鮫人族,在這片荒蕪的海域之中漫無目的地遊走起來。感受到身邊的他散發出的落寞氣息,清舞心中的擔憂更甚;她不願看到他這般迷惘的樣子,不想看到他蹙起眉頭……

    “清舞,”半晌,凌夕幽幽的語聲終於響起:“我是不是不該回來?如果不回來,也許還能抱着一個虛無縹緲的幻想生活,可是現在……”

    他的父母,在與海鯊族的大戰之中隕落,整個族羣,也沒落至此;他的到來,竟然成爲了全族唯一的希望,他立刻就成了被安排的棋子,這是多麼可悲的事實!

    “幻想終究是幻想,現實也許並不是自己想要的,但是,卻能夠改變。”

    清舞輕聲說道,目光漸漸地飄向了不知名的遠方,她想起了前世的自己,那個被所謂的父母當作利用的籌碼,就此義無反顧獨闖世界的她。

    “凌夕,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

    ------題外話------

    要講女主前世故事了有木有



    上一頁 ←    → 下一頁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
    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