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7章 拜見神子大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7章 拜見神子大人!字體大小: A+
     

    “族、族長,這是怎麼……”阿洋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瞪圓了眼睛:族長的蓄力一擊竟然會被打斷?!他下意識地望向了陵陽,卻在瞥見了他那滿臉驚駭的神色之際,硬生生地嚥下了後半句話。他從來都沒有見過族長露出如此表情,是因爲那道蔚藍色流光嗎?

    等等!那道流光!

    阿洋瞳孔驟縮,猛地想起了什麼,正欲開口問問阿海,話到嘴邊卻愣是無法開口;因爲,他突然感受到,源自血脈深處那一抹莫名的奇異感覺,令他忍不住定定地望向了遠處某個方向:那裡,正有一抹無比熟悉卻又相當陌生的氣息,在急速掠來。

    感受着自己血脈之中那一抹越來越強的躍動,凌夕不由得地緊了緊拳頭;然而,緊攥的拳卻是忽然被包裹進了一個不是很大但卻極其溫暖的所在。

    轉頭望去,身邊的她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輕柔地握上他緊緊攥起的手,輕緩而又溫柔地將他的五指掰開,進而,十指相扣。

    莫名地,他覺得內心深處的思緒平緩了不少,再度將目光轉向前方之時,眼中已經化爲了一片堅定。

    隨着凌夕的愈發靠近,包括阿海與阿洋在內的一衆鮫人也漸漸地生出幾分奇異的感覺,那是一種源自靈魂深處、源自血脈的崇敬,他們不由自主地低下了高昂的頭,碧色眼眸之中,竟然漸漸流露出敬畏之意。

    他們完全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做出這種反應,但是,這似乎是烙印在靈魂之中的本能,讓他們完全不受控制地去膜拜,去爲之折服。

    從凌夕打斷陵陽的攻擊,到來至衆鮫人的面前,僅僅不出片刻,卻彷彿過了許久;陵陽與衆鮫人們大概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所謂的闖入者,竟然會是……

    陵陽呆愣愣地望着眼前這位俊逸出塵、淡雅如水的溫潤男子,心潮翻涌幾欲激動得昏厥過去:這是上古神鮫的祖先們賜予他們的麼?經歷了數百年的奔波逃亡,現在,他們的祖先終於又重新庇佑他們了麼?

    他不會認錯的,那種源自血脈之中的感覺絕不會錯;還有其他的鮫人,他們也同樣感受到了,所以,他真的是……

    沉寂了許久,陵陽終於臉色一肅,對着凌夕恭敬地行了一禮,放聲高呼:“凌海鮫人一族第二十七任族長陵陽,拜見神子大人!”

    隨着他的一聲高喝,一衆鮫人們也齊齊向凌夕頂禮膜拜道:“拜見神子大人!”

    現在這架勢可是凌夕與清舞萬萬沒有想到的,之前聽海霜所言,雖然對於凌夕在鮫人族之中的地位也略有了些猜測,但是這“神子”的稱呼,再加上連鮫人族長都要恭敬有加的態度,實在是令他們措手不及。

    凌夕微微蹙了蹙眉,對於這種被衆族人膜拜的場景極其地不適應:“陵陽族長還有各位,請莫要如此,我尚且不知這神子是何意義……”

    陵陽也想知道這位神子的來歷究竟如何,趕緊對着凌夕畢恭畢敬道:“神子,先和我們回族中一敘吧。”

    凌夕並未答話,卻是將目光轉向了依舊被鮫人們包圍在中央的鳳軒與墨齊:“陵陽族長,這二位是我的朋友。”

    陵陽早在方纔凌夕擋住他的攻擊之時,便知道了他們是與凌夕同來的夥伴,只是剛剛光顧着激動凌夕的身份,倒是忘了這一茬了;趕緊招呼衆鮫人退到自己的身後,心中卻是對鳳軒和墨齊的身份納悶不已。

    鳳軒不滿地白了陵陽一眼,哼哼了一聲:“你這傢伙也太野蠻了吧?小凌子,不用理他!”

    陵陽也知道自己方纔有點太過魯莽了,只是一心想着擅闖族地的一定是對鮫人族有不良企圖的傢伙,大概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竟會是如此結果;趕緊對着鳳軒行了一禮,訕訕笑道:“這位朋友,實在是對不住,請您來我族裡,我一定好生招待賠禮!”

    既然是神子的朋友,那也決不能怠慢了;莫名其妙地招惹了這麼個不好伺候的小傢伙,真是自討苦吃啊。

    鳳軒不耐地撇了撇嘴:“你這裡這麼偏僻能有什麼好東西招待客人啊!”

    “這……”陵陽冷汗直冒,對自己當時的衝動之舉後悔不迭。

    清舞終於看不下去了;這小傢伙,就知道搗亂:“鳳軒,別胡鬧了,快回來。”

    鳳軒再度衝着陵陽拋了個白眼,這才與墨齊雙雙化爲流光,沒入了清舞的召喚空間之中;不過,這一幕場景又把陵陽驚出了一身冷汗。

    在隨着鮫人們回到族地的路上,清舞總能時不時地感受到陵陽朝她瞥來的探究目光;無所謂地勾脣一笑,看吧看吧,以後還有更讓你吃驚的呢。

    對於清舞的身份,陵陽可謂是猜測重重:單只是她與凌夕一直十指相扣的手,便足以令人浮想聯翩了,再加上兩隻聖級的召喚獸……咦?不對啊,剛纔他們探知到的明明有很多聖級高手的氣息,剩下的都去了哪裡?他們都是與神子大人一同前來的?

    “那個,神子大人……”

    凌夕還是不太習慣於這種高高在上的稱呼,朗聲回道:“陵陽族長,還是直接叫我凌夕吧。”

    陵陽本想表示反對,可是看到凌夕那堅定的神色,只得小心翼翼地說道:“凌夕……大人……敢問與您同來的,是否還有其他的聖級朋友?”

    凌夕挑了挑眉,將目光投向了身旁的清舞,清舞想着這事恐怕他早晚也會知道,便沒有隱瞞:“他們都是我的夥伴,方纔都已經回來了。”

    陵陽哪裡聽不懂清舞話中之意?霎時將一雙眼睛瞪得銅鈴一般,嘴巴也張得差一點下巴脫臼:一個人擁有這麼多聖級召喚獸?眼前這位長相絕美的女子,實力也太彪悍了一點吧!

    行了不多時,前方一片頗具規模的溶洞便逐漸地映入了眼簾:這裡的溶洞與海妖族的族地略有差異,也許是由於生長在偏僻的海域,這片溶洞的周圍看起來相當荒蕪。

    一衆鮫人紛紛往自己的居所迴轉而去,相信不用多久,鮫人一族的神子迴歸族地的消息就會傳遍整個鮫人族。

    陵陽帶着清舞與凌夕來到了一處寬敞的溶洞之中,三人一同尋了石椅坐下。

    他直勾勾地盯着凌夕與清舞十指相扣的手,先是猶豫了片刻,終於還是壯着膽子問道:“凌夕大人,您身邊的這位是……”

    凌夕大方地迎着他問詢的目光,語氣輕緩卻又充滿了堅定:“她是我的契約者,也是我今生認定之伴侶。”

    什麼?!凌夕的前半句話比他的後半句更加令陵陽震驚不已:他們鮫人族的神子,竟然與人類締結了契約?

    如果他們只是一般的契約夥伴關係,那麼陵陽是無論如何也要讓他們解除契約的,只是現在,他們的關係竟然已經親密至此,那麼恐怕也只能如此了。

    陵陽眸中的掙扎之色被清舞盡收眼底,對於他並沒有提出什麼反對或者質疑之意,清舞還是比較滿意的。而在不久之後,陵陽也無比慶幸自己沒有質疑神子大人的決定,如若不然,只怕是要付出相當慘痛的代價了。

    陵陽頓了一頓,隨即對着清舞微微頷首,以示恭敬:“既然如此,那麼我就可以放心地將族中之事,告與你們了。”

    凌夕微微點頭,隨即將自己出生時的情況盡數告知了陵陽;陵陽一聽到他的敘述,神情愈發篤定起來,心中已經知曉,凌夕就是四百多年前鮫人族舉族遷徙之際,不慎流落在外的神子。

    “我們鮫人一族,是傳承了上古神鮫之血脈的兩族之一,只是隨着時間的推移,族中傳承了純正的神鮫血脈的鮫人越來越少,這一脈,也因是鮫人族中攻擊力最強的一脈,而被尊爲神脈。而神脈的領袖,也被尊爲鮫人一族超越族長的存在,神子。”

    聽到這裡,凌夕不禁有些奇怪:“你怎麼知道我就是神子?”

    陵陽激動不已地望着凌夕:“這是血脈的力量,就在感受到您的到來的那一刻,血脈就已經將您的身份告訴了我們。”

    凌夕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講下去。

    “四百多年前,當時的神子大人帶領全族往遠海遷徙,可是怎料,半途竟遇上了前來追襲的海鯊一族,神子大人與海鯊大戰一場,卻沒想到,海鯊一族還埋伏了另一支隊伍,將神子大人包圍了起來,最終神子大人力戰不敵……”

    “當時神子與神女兩位大人已經孕育出了下一任神子,可是,卻在那一場大戰之中失去了所有的蹤跡;當時族人們還以爲新的神子大人已遭海鯊一族毒手,如今看來,實在是神鮫先祖有靈啊!”

    清舞無奈地翻了個白眼:什麼先祖顯靈,明明就是凌夕命不該絕嘛!

    凌夕此時卻是又想到了另一個在意之處:“當時海鯊一族就想要滅絕鮫人一族嗎?可我還聽說,那時鮫人一族曾以進獻臣服的方式,依附於海鯊一族,這又是怎麼回事?”

    陵陽搖了搖頭,重重地嘆了口氣:“正是因爲我們族的步步退讓,海鯊一族才得寸進尺,他們不想滅我族羣,而是想奪走我族世代傳承之秘寶!”

    ------題外話------

    又開啓講故事模式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