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2章 海鯊來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2章 海鯊來襲!字體大小: A+
     

    “是了,你們有沒有問到他們隊伍的首領是誰?”海霜神色凝重地道。

    這次卻是清舞接過了話來,沉聲回答:“據說,領隊來襲的是海鯊一族聖級總衛隊的隊長。”

    清舞此話一出,海霜連疑惑清舞究竟是誰的功夫都沒有了,霎時瞪大了眼睛,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連那個總衛隊長都出動了?”

    清舞微微地點了點頭,看着海霜變得愈發凝重的臉色,不由得心下一頓:“敢問海霜族長,您可知這個總衛隊長的實力能有幾何?”

    海霜定定地凝視着清舞,柳眉緊緊蹙起:“此人實力究竟如何我也並不瞭解,只是聽說,之前在滅掉某個族羣之時,他非常輕鬆地殺死了那族中實力最高的聖級六階長老。”

    輕鬆幹掉一個聖級六階?那應該至少是七階的水平了……這海鯊一族未免也太強悍了吧,這隊長級別的就如此厲害,那他們的族長還有長老又達到了什麼實力啊!

    “海霜族長,不知族中可有能夠應敵之人?”

    聽到凌夕這淡然自若的語聲,海霜不由得面露驚訝,再聯想到自己看不透這兩人實力之事,不禁神色一變,愈發震驚地瞅了瞅清舞與凌夕兩個;不過她卻並沒有發問,而是有些憂慮地回答了凌夕的問題:“這個總衛隊長,大概唯有我還有族中兩位最強的長老能夠應對。只是現在,我實在是不想暴露那兩位的存在。”

    海霜此話也可以理解,畢竟長老級別的強者大都是族中最後的底牌所在,若是在現在就傾全族之力應對此次暗襲,那麼恐怕下一次迎接他們的,就是真正的滅族之危了。

    清舞忽然擡眸看向了凌夕,卻發現他也正在灼灼地凝望着自己;兩人不約而同地相視一笑,明白了彼此的心思。

    “海霜族長,這個總衛隊長就交給我們兩個來對付吧。”清舞擡眸一笑,目光之中盡是自信之色;有凌夕在,她完全不用擔心會落敗,這個總衛隊長就拿來給自己練練手好了。

    海霜抿了抿脣,終於忍不住內心的無限困惑,美眸輕顫:“請問兩位是?”

    最初聽到護衛的通報之時,海霜還下意識地以爲來者是巨鯨族的長老一類人物,因爲事關重大而過問此事;可是方纔剛一見到凌夕,她幾乎難以掩飾心中的無限震驚:因爲血脈相近的關係,她只是微一怔愣便認出了凌夕的身份,竟是來自那消失已久的鮫人一族!

    然而儘管凌夕的身份如此特殊,海霜卻是對站在他身旁的絕美女子更加好奇:以她的實力,竟然完全看不出這位女子的身份與等階!難道說,這個風姿綽約的女子,實力竟是比她還要高嗎?她,究竟是何身份?

    方纔海霜初見他們時的神色早已被他們盡收眼底,凌夕也猜到,海霜大約已經知曉了什麼;凌夕那雙深碧色的眼眸靜靜地望向了海霜,微微勾脣,輕聲說道:“海霜族長應該已經看出來了吧。”

    真的是麼?!

    凌夕那諱莫如深的清冷眼神令海霜心中大震,卻又不得不強壓震驚將這些事情暫且放到一邊;海鯊一族即將來襲,大戰在即,她還有更緊急的事情要佈置一番。

    “如此,就拜託二位了,海霜去安排族人應戰,暫且失陪!”海霜話音落下,立刻搖擺起優雅迷人的魚尾,迅速地往不遠處某個方向急掠遠去。

    清舞將目光轉向了小悅與小錦:“你們兩個就留在族地裡,不要出去!”

    小悅與小錦知道事情輕重,鄭重地點了點頭。

    “凌夕,我們先去外面看看。”

    清舞與凌夕向入口處的護衛海妖們說明了當下的情況,隨即悄無聲息地出了海妖族;方纔過來的時候速度過快,甚至沒能仔細地觀察一下這裡。

    這海妖族的地盤似乎是由幾座溶洞連成一片堆積而成,也正因爲是溶洞,因而可算是易守難攻的天然屏障。

    望着這海妖一族看起來牢不可破的地盤,清舞心中忽然萌生出無限的困惑:同樣是解盟的雙方之一,爲何海鯊族要選擇突襲相比之下更加強大的海妖族呢?雖然她還沒有見過鱷魚族的族地究竟是何模樣,但是也不太可能會比海妖族更加固若金湯了;更何況,海妖族的戰鬥力應該也比鱷魚族要勝上一籌,海鯊族沒有理由非要去啃一塊硬骨頭吧?

    而且說到底,海妖族與鱷魚族究竟又是爲何事產生了間隙,乃至於發展到瞭解除盟約的地步?面對着強大的敵人,有什麼樣的分歧是不能暫且擱置的?

    “清舞,你覺得,我們真能找到鮫人族地嗎?”沒頭沒腦的,凌夕悠遠而清冷的語聲忽然徐徐響起,語氣中,猶帶着一絲隱隱的不安。

    清舞看着他眼眸中一閃而過的猶疑,不由心中微顫:凌夕自回到無垠之海,很少談及自己對於迴歸族羣的念想;不過她卻能夠深切地感受到,每當她向海族們詢問鮫人族地的下落之時,凌夕往日裡淡然的心緒,都會不自覺地輕顫。

    儘管她的心中也充滿了未知的憂慮,但是她也知道,此時此刻,凌夕更需要她的鼓勵。踏前幾步,小手募地握上他有些微涼的大掌,勾脣一笑:“放心吧,我想你的族人們必定不會永遠地銷聲匿跡,他們一定在某個我們看不到的角落,靜靜地注視着無垠之海的一切;也許我們所要做的,就是讓他們看到我們的存在。”

    既然遷族是無奈之舉,想必鮫人一族一定也世世代代期盼着能夠回到先祖的族地;更何況,凌夕先前展露的那個以水爲媒的監視技能倒是給她提了個醒,說不準,他們正透過某個誰也無法看破的視線,將這一切盡收眼底。若真是如此,那麼事情就好辦得多了。

    清舞嬌小的手掌中,似乎隱藏着一股神奇的力量,凌夕只覺得自己的心境就這麼莫名地恢復了平靜,心底那份突如其來的不安,也在漸漸地消散。

    募地,凌夕與清舞交握的那隻大掌微微緊了一緊,微冷的目光幽幽地望向了遠處的某個方向,薄脣微啓:“來了。”

    話音落下,他略一停頓,隨即微微蹙起了眉頭:“一個聖級七階巔峰,一個聖級六階巔峰,兩個聖級四階,八九階之衆約有上百。”

    清舞不由得驚詫萬分:這陣仗,大概足以滅掉一個勢力一般的族羣了!

    現在看起來,海鯊族主力部隊的實力應該遠不止於此,想來他們應當也是剛剛聽說海妖族與鱷魚族之事,這就意味着,像這種規模的攻擊部隊,是他們隨時都可以召集得了的。

    清舞與凌夕對視一眼,隨即迅速地轉身,回往海妖族中;他們對於海妖族的聖級陣營並不瞭解,希望海霜能有應對之法吧。

    海鯊族的突襲部隊看似距離甚遠,但真正到達,也不過是須臾之間;只不過看他們這架勢,似乎並不是抱着偷襲的打算啊。

    氣勢洶洶的海鯊們挾着滔天的威勢急衝而來,領頭的四名聖級強者,更是肆無忌憚地釋放着自己強悍而恐怖的氣息,似乎是在示威一般。

    原本古井無波的海域因這些不速之客的到來掀起了強烈的激盪之勢,一陣陣夾帶着聖級威壓的能量衝擊波一圈圈地逸散而出,不斷地朝着海妖一族的地盤延伸過來,氣勢之強,簡直令附近海域的海水都微微震顫起來。

    “方纔被我們放走那三頭海鯊也在隊伍之中。”凌夕靜靜地感受了一番,隨即輕聲開口道。

    看樣子,應該是那位隊長知道他們的行蹤已經被海妖族知曉,所以乾脆光明正大地直接來襲了。

    “算他們聰明,若是正面對戰,興許還能留下幾個活口回去報信。”

    海霜不知何時也來到了清舞與凌夕的身旁,眸如寒冰,不屑地冷哼道。

    話音落下,她忽地輕啓櫻脣,口中吐出了奇特而神秘的低吟,那不知名的旋律之中,充斥着肅殺之意。

    伴隨着海霜這獨特的號令之聲,自周圍的一大片溶洞之中,募地出現了一道又一道寒氣四溢的冰冷氣息,霎時間便衝出了海妖族的族地,在他們的族地之外站定了身姿。

    同樣是上百道八至九階的強悍氣息,可是那一股股充斥着極寒之氣的威勢,竟是比海鯊一族的鯊兵陣營還要強上幾分!

    緊接着,自某一處溶洞之中,兩道頗爲相似的聖級四階氣息募然升騰而起,“嗖”地迅捷一躍,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應戰隊伍的最前列;海霜鳳眸一眯,也迅速地躍身而出,周身那屬於聖級七階強者的威壓毫無保留地放出,竟是以一人之力,接下了對方全部的聖級威壓!

    獨自立在隊伍最前方的冰寒女子,渾身上下充滿了肅殺之意;尤其是那一雙幽藍色的迷人雙眸,此時殺氣四溢地盯着自己面前突然來襲的敵人,若是眼神能夠殺人,恐怕此時此刻,對面的隊伍已經全滅了。

    海鯊一族的隊伍此時已經無限接近海妖族的族地,只見對方領隊的那名中年男子微一擡手,這支聲勢浩大的隊伍便停了下來,不遠不近地與海妖族對峙起來。

    海鯊族之中領頭的那名聖級七階男子踏前幾步,目光一冷,一道極爲囂張的聲音便遙遙地傳了過來。

    “你們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海妖!竟然妄圖與我們海之霸主對抗,簡直找死!今天,我就要讓你們這些頑固份子,受到應有的制裁!”

    聽到他這般狂妄自大的話語,海霜重重地冷哼一聲,一雙美眸微微眯起,高聲喝道:“你們海鯊族一個個都是這般白癡?妄圖稱霸無垠之海,真是白日做夢!想制裁我們?你們有這個資格嗎?倒是我海妖一族,今日必要讓你們有來無回!”

    “有來無回!”

    “有來無回!”

    海霜身後,上百道同樣熱血沸騰的聲音應聲大喝,霎時間,海妖族氣勢大漲。

    “海霜!你族已是強弩之末,還敢大放厥詞?看我白絡現在就結果了你!”那名聖級七階的男子咬牙切齒道,話音剛落,整個人霎時化爲了一道白色流光,衝着海霜飛射而去;看樣子,是打算用擒賊先擒王這一招了!

    聖級七階的速度果然非比尋常,只是眨眼之間,就來到了海霜的面前!

    不過奇怪的是,海霜竟然完全沒有躲閃的意思,美眸之中冷意更甚,只是脣邊莫名地揚起了一抹古怪的笑意。

    這奇異的笑容令白絡心下一驚,緊接着,剛剛擡起的手就那麼突兀地停在了那裡,整個人似乎被施了定身術一般,就這麼詭異地停在了原地;他的眼中,忽然出現了驚駭之色,募地擡起頭來,目光直直地射向後方海妖族的入口之處。

    與此同時,兩道逸散着強大威壓的恐怖氣息,以雷霆萬鈞之勢,驟然飛掠而至;白絡的面前,赫然出現了一個絕美動人的女子,與一個清冷俊逸的男子。

    清舞朝着對面瞪直了眼睛的白絡眨了眨眼,勾脣一笑:“真是不好意思,你的對手是我們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