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9章 啥時候要小魚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9章 啥時候要小魚仔?字體大小: A+
     

    “京羅族長,您可知鮫人一族的下落?”雖然心中也大概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清舞還是抱着一絲希望向他詢問道。

    京羅的眼中驚訝更甚,再度將探尋的目光投向了清舞與凌夕,藍色的眼眸之中,似乎多出了一絲莫名的意味;這抹複雜之意落在了凌夕的眼中,不由得心下一震。

    雖然只是一瞬間的遲疑,但京羅欲言又止的神色還是沒有逃過清舞與凌夕的眼睛;他們不動聲色地注視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根據我的傳承記憶,鮫人一族自從在數百年前被迫遷族之後,便再無蹤跡可尋;據傳當時海鯊一族還曾大張旗鼓地找尋過一陣,但也毫無所獲。”

    京羅的回答完全在他們的意料之中,但是,他們兩個都看了出來,京羅一定還知道些什麼。

    爲了避免京羅抓住時機詢問他們倆的來歷,清舞趕緊岔開了話題:“那麼京羅族長,您可知這海鯊一族究竟有何倚仗?爲何能夠以一族之力佈下了稱霸無垠之海的龐大計劃呢?”

    這回京羅似乎並無隱瞞之意,臉色霎時凝重起來:“一般來說,血脈愈是延續傳承,族中的血脈力量便愈是不純;然而,海鯊一族代代傳承着一樣秘寶,這樣寶物能夠令他們的血脈始終保持純正,因而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們的力量不僅沒有因爲血脈的延續而削弱,反而是因同樣純正血脈之間的延續,而愈發強大。”

    原來如此,此消彼長之下,也難怪海鯊一族的勢力越來越強了。

    看到清舞與凌夕若有所思的表情,京羅不由得動了心思:對於眼前這兩位神秘來客,他竟是完全看不透他們的實力與種族,這可是自己從未經歷過的;如此高手,是否應想辦法留住他們呢?

    京羅藍眸一閃,隨即朗聲開口道:“兩位送我小兒歸族之恩在下感激萬分,不如就在我族中多住上一段時間,讓我一盡地主之誼可好?”

    清舞怎會不知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只是可惜,就目前看來,他們還不想和這位看似豪爽實則精打細算的巨鯨族長交上朋友。既然從他這裡已經得不到更多的消息,他們也該踏上前往海妖族的旅途了。

    凌夕踏前一步,不卑不亢地對着京羅微一點頭:“京羅族長,我們另有要事,就不叨擾了,待事情辦完若族長不棄,我們再來拜訪。”

    話說到這裡,京羅也不好再說挽留的話,只是頗有些遺憾地蹙了蹙眉,試探性地問道:“若兩位不介意,可否告知此去的目的地?”即便是現在無法拉攏,先探探他們與哪一族有關係也好。

    凌夕依舊神情淡淡,清舞卻是心中冷笑:想試探他們?那也得讓她探探底才行!

    Wωω● тt kán● c○

    脣邊勾起一抹高深莫測的微笑,清舞微微揚眉:“有些私事,要去海妖族一趟。”

    她這話完全沒錯,但是在京羅聽來卻是另一番意味:難道說,他們與海妖族長有私交?

    京羅瞳孔微縮,自以爲若無其事地按下了心中的震驚,轉而露出了一個親切的淡笑:“原來兩位是要去海妖族啊,海妖族與我族早已結盟,如此說來兩位與我族也算是有緣了。”

    雙方又客套了一番,清舞與凌夕便準備告辭啓程了;畢竟和這麼個笑面虎周旋,實在是太累了。

    不過他們卻是沒有想到,在臨行前竟然會多了個同伴。

    “父親!”

    就在清舞與凌夕剛剛轉身準備離開之際,小悅卻是飛也似地衝了進來,似乎焦慮不已:“剛剛得到消息,海妖族與鱷魚族之間似乎發生了什麼隔閡,兩族似乎有解除盟約的可能!”

    “什麼?!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京羅頓時緊緊地皺起了眉頭:這絕對是最不利的消息啊!若是海妖族與鱷魚族因爲什麼事情而解除了盟約,那麼他們這個三族聯盟也就宣告瓦解了!這對他們來說,可是個相當不利的消息!

    小悅的語氣愈發焦急:“具體情況我們也不清楚,這是從海妖族傳來的消息,應該不假;父親,我們該怎麼辦?”

    京羅頓了一頓,猛地擡起頭來:“悅兒,此事需你親自前往海妖族一探!如果此事屬實,一定要想辦法令他們兩族重歸於好;如若不然,這同盟一破,我們族就要岌岌可危了!”

    小悅鄭重地點了點碩大的腦袋:“我明白了,父親您放心吧!”

    緊接着,京羅將頭轉向了清舞與凌夕,神色變得鄭重起來:“兩位,在下有一個不情之請……”

    還不待他說完,清舞便微微一笑,接過了話茬:“京羅族長放心,這一路我們會與小悅同行的。”

    京羅感激地一笑,心中卻是有點遺憾:他本來是想說等到了海妖族,若是可能的話讓他們一同勸說海妖族長的,不過清舞卻是會錯了意,令他下句話也不好開口了。

    不過,清舞真的是會錯了意麼?

    原本的兩人行變成了兩人一魚的組合,其中那一個還是巨鯨族的公主、前往海妖族的使者,情況頓時有些微妙起來;不過幸好小悅不像她的父親,個性相當瀟灑,他們同行倒也不覺得尷尬。

    清舞無比愜意地半躺在身後某男溫熱的胸膛之中,簡直就像是出來旅遊的一般;這段時間以來兩人的交心,已經令他們彼此之間的默契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境界。如今,一個眼神,一抹微笑,他們便清楚地知道彼此的心意;清舞也愈發地習慣於與他的親密互動,每每置身於他的懷抱,自己的內心深處便油然而生一種被溫暖重重包圍的感覺,渾身上下都透着幾分清爽舒適。

    “嘻嘻,你們是不是那種那種關係啊?”兩人正安安穩穩地坐在小悅的背上,她飽含揶揄的語聲忽然就這麼傳了過來。

    “咳咳,那種是哪種啊?”清舞又開始裝傻充愣。

    小悅愈發邪惡的語聲繼續源源不斷地傳來:“哎呀表害羞啦,我懂得!”

    “你懂了還問?”清舞聽着她這調侃的語氣,霎時對這位雙重性格的大姐大有了新的認識,只得無奈應對。

    小悅依舊不依不饒:“嘿嘿,我這不是關心一下嘛;喂喂,你們發展到啥程度了?親親還是那啥啥?準備啥時候要個小魚仔?”

    天啊!這位巨鯨族的公主也太八卦了吧?連……小魚仔都說出口了……

    清舞小臉爆紅,卻是忍不住順着小悅的想法聯想到了一個無比關鍵性的問題:如果……只是如果!他們真的有了baby神馬的,那到底是人類還是小鮫人啊?

    天啊,如果能夠選擇的話她一定要選小鮫人!想想一隻超萌的小美人魚在自己的腳邊晃來晃去,那一定可愛到爆!

    哦不對不對,神啊她都在想些什麼啊!

    清舞的小臉已經又粉嫩嫩的水蜜桃變成了紅豔豔的紅蘋果,現在竟然還有滴出血來的趨勢……

    “又想到哪裡去了?”耳邊募地傳來一聲輕柔而溫潤的問詢,身旁的男子口中呼出的熱氣徐徐噴灑在清舞小巧精緻的耳垂,將那裡也染上了一抹嬌豔的紅霞。

    “沒、沒什麼……”清舞趕緊心虛地答了一句,趕緊施展起自己的轉移話題**:“小悅,你爲什麼對你的弟弟那麼兇啊?難道就是因爲他總想偷跑出去?”

    一說起自己這個調皮的弟弟,小悅頓時來了脾氣:“哼!這還不夠嚴重麼?一天到晚就想着出去,也不好好想想,沒那個實力敢出去四處晃悠麼?還真想給海鯊當晚餐啊?!”

    小悅滔滔不絕地說着,簡直將小錦從小到大的“惡行”都說了個遍,只不過這些在清舞看來,完全就是一個小孩子活潑奔放的正常表現……

    只是,從小悅的話語之中,清舞聽到的,還有她對自己弟弟濃的化不開的關懷與照料;哪一次玩得過於興奮忘了吃東西,哪一次又因爲想偷跑出去而受了傷,她全都記得清清楚楚。

    清舞不由得想到,其實,小悅只是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夠永遠陪伴在自己身邊吧。她的這種愛,無聲無息卻又如此令人難以忘懷,表面上看來是如此彪悍的她,實際上卻是把濃厚的親情深埋在了心底。

    “我告訴你們啊,這臭小子簡直無法無天……咦?”說着說着,小悅忽然停了下來,好似發現了什麼一般。

    緊接着,清舞只覺大腦“嗡”地一聲,似一顆炸雷在自己的耳邊炸響。

    “那個臭小子怎麼會跟來?!”

    小悅的吼聲剛落,清舞與凌夕也感應到了不遠處一抹熟悉的氣息;只不過那抹氣息似乎並沒有上前的打算,只是遠遠地吊在他們的身後,倒是十分隱蔽。

    只不過,小悅並沒有讓他就這麼吊在後面的意思,一聲狂暴的怒吼幾乎引發了海底地震:“小、錦!給老孃滾過來!”

    這震天動地的吼聲過後,很久很久,那抹氣息所在之處毫無聲息。

    直到小悅差點忍不住要再度爆發,這才猛地看到,自那個方向,竟是骨碌骨碌地滾過來一個白白胖胖的身影;那個碩大的身影不斷地重複着前滾翻的動作,看起來滑稽不已。

    清舞頓時大汗:不愧是被女王姐姐折磨的慘孩子,還真的滾過來了啊……

    ------題外話------

    某女腦補小baby,哇咔咔\(≧▽≦)/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