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章 莫名的憂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章 莫名的憂慮字體大小: A+
     

    滿腦子只想着搭條“魚”船的清舞遠遠地望見那白花花的一團,霎時興奮地手舞足蹈起來,甚至連那大傢伙究竟是什麼種族都忘了看;瞧着身旁某女脫線的樣子,凌夕禁不住微微勾脣,那雙迷人的眸子裡盡是溺死人的柔情。

    “咦?凌夕,那條白鯊長得好胖哦!”早已被自我催眠的清舞看到那越遊越近的“白鯊”身材如此偉岸,納悶不已。

    “那是一頭巨鯨。”凌夕溫柔的語聲中,還帶着一絲明顯的笑意。

    “額?唉,都怪這深海里面光線太暗了,人家都看不清楚了的說。”清舞尷尬地假咳了一聲,故作淡定道。

    不過,也難怪清舞沒有看出來,那頭巨鯨的體格實在算不得巨大,與之前他們遇到的白鯊相差無幾,看樣子,應該是一頭尚在成長的小鯨。

    就在清舞好奇地觀察着那頭小鯨的同時,小鯨也發現了他們兩個的存在,不過令他們驚詫不已的是,那小鯨見了他們之後,似乎頗爲驚喜,立刻飛也似的朝着他們遊了過來。

    方纔離得遠倒還不覺得,此時那小鯨遊得近了,清舞發覺這傳說中的巨鯨還真的是名不虛傳;與這頭小巨鯨相比,清舞覺得自己真的只能算是螞蟻了。

    那頭小鯨興高采烈地游到清舞與凌夕的近前,瞪着一雙碩大無比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兩人看了半晌,一直到清舞差點以爲自己要被他“熱情”的眼神融化了,小巨鯨這才興奮地開口道:“太好了!果然和我爹爹長得一樣!”

    蝦米?他在說什麼?

    清舞覺得自己的大腦有點不夠用了:現在這是什麼狀況?認親?

    不過幸好這話剛說完,小巨鯨奶聲奶氣的童音便再度冒了出來:“真是的,人家只不過是想出來玩玩,可是沒想到這裡這麼大,周圍還有好多長得稀奇古怪的魚魚,害得人家都不敢向他們問路;遊了這麼久終於看到兩個和爹爹一樣的啦!”

    清舞微一挑眉,總算是明白了小巨鯨的意思,頓時心下一驚:這麼說,這小巨鯨的父親是頭聖級的巨鯨?

    小鯨自言自語了半天,終於眨巴眨巴碩大的眼睛,期待而激動地道:“你們長得好漂亮!可以送我回家嗎?”

    看着他閃亮閃亮的大眼睛,清舞頓時有些無語:喂喂,雖然咱們的確是帥哥靚女沒錯,不過你這前半句話完全就是象徵性的吧?

    清舞原本興奮不已的心情霎時涼了半截:本來是想騙個單純無知的小傢伙當一下免費勞動力的,這下可好,他們兩個反而是被別人給拜託了,這叫什麼事啊!

    不過,凌夕卻是對此頗有興趣,眸光一閃,柔聲問道:“小傢伙,你要回巨鯨族嗎?”

    望見凌夕溫柔可親的樣子,小巨鯨的一雙大眼頓時變成了星星眼:“是呀是呀!大哥哥你願意送我回家嗎?”

    凌夕微微一笑,點了點頭:“我們可以送你回家,不過路途太遠,你要讓我們坐在你的背上。”

    小巨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覆,霎時歡呼雀躍起來,忙不迭地答應了凌夕的要求:“沒問題!”

    於是乎,清舞與凌夕就這樣多了一項護送的使命。

    “凌夕,你知道巨鯨族在哪裡嗎?”清舞忽然想起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他們真的知道該怎麼送這傢伙回家嗎?明明連這小傢伙自己都不認識家了有木有!

    凌夕倒是淡定得很:“沒關係,當時青靈大致講了一下海族各個大族的位置,我想我應該找得到大概的方位。”

    清舞頓時大汗:這個回答好模糊啊……

    “我想,這隻小巨鯨在巨鯨族的地位應該不一般,我們不妨藉此機會,前去巨鯨族一探,或許能夠探聽到一些事情。”凌夕輕緩的語聲在清舞的腦海中響起,清舞下意識地望向了一旁表面上不動聲色的凌夕,忽然覺得他的心思也真是不少呢。

    “小錦,你是自己偷跑出來的嗎?”清舞安安穩穩地坐在小巨鯨光滑的背上,看着他那遊得歡脫不已的樣子,不由得如此聯想到。

    小錦就是現在馱着清舞與凌夕的小巨鯨的名字;被人說中了真相,他有點底氣不足地說道:“不是的!我只是出來玩的時候迷路了而已!”

    這話說完,他又有點委屈地嘟嘟囔囔起來:“真是的,爲什麼不讓人家出族嘛,人家只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而已,族規怎麼會有這麼不合理的一條嘛!”

    清舞靜靜地聽着小錦絮絮叨叨的抱怨,一雙美眸飄忽不定地望着周圍經過的各色魚兒,心緒卻已經漸漸地飛遠。

    不知怎麼,她突然想起了在水澤之地之時,去往閃電靈雀一族的經歷;當時若不是自己僥倖完成了考驗,恐怕就要面臨着被迫與小閃分離的境況。她不由得想到,若是找到了鮫人一族的族地後,也遭遇類似的情況,那該怎麼辦?

    且不說她不知道這鮫人一族會不會有什麼稀奇古怪的考驗,更重要的是,她忽然很怕,凌夕在找到了自己的族羣之後,會不會因爲這樣或那樣的原因,而與自己分離……

    不知道自己爲何會想到這些,只是沒來由的,心中升起一種莫名的恐慌;她下意識地瞥向了一旁淡然而坐的清雅男子,內心深處徒然忐忑起來。

    “清舞,你怎麼了?”凌夕感受到清舞思緒的變化,好看的眉微微蹙起,碧綠的眸子裡浮現出擔憂之色。

    “沒什麼……”她覺得自己突然變得好奇怪,明明知道這些擔心都是多餘的,可卻控制不住地去想;什麼時候,她竟也變得這般多愁善感了?

    微微地側過頭去,想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統統甩出腦外,卻不料……

    “凌夕……”一隻溫熱的大掌忽然輕柔地撫上了她的小手,令清舞不由得怔愣了一瞬;微微地一擡眸,正撞入了眼前男子那雙飽含着關切與擔憂的眼眸。

    “我只是在想,等你找到了自己的族羣,回到了自己本應歸屬之地,見到了與自己血脈相通的鮫人……”說着說着,她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心裡忽然有種酸酸的感覺。

    “我不會離開你。”

    不等清舞說完,眼前男子堅定而鄭重的話語便迴盪在了她的耳邊。

    “早在我出生之時與族羣分離之際,便註定了我的族羣不會是我的歸屬之地。那裡的確是孕育我的地方,可是,卻無法掌握我的命運。那裡既沒有我的過去,也不會有我的未來。”凌夕這樣說着,澄澈而堅毅的眼眸直直地射入清舞的眸子。

    聽到他這番話,清舞竟又無名由地有些傷感:明明是自己出生之地,卻根本沒有承載自己一絲一毫的記憶;明明應該是與親人、與同伴相偎相伴,卻完全沒有體會到一點一滴的族人之情。看似淡然如水的他,只是將這所有的種種都深埋心底了吧。

    募地,她猛然擡起了頭,美眸之間盡是一片堅定:“你的未來,有我一起。”

    聞言,凌夕那雙深碧色的迷人眼眸中忽然綻放出熠熠生輝的色彩,脣邊不由揚起一抹動情的淺笑:“嗯,我知道。”

    話音落下,他緊握着清舞小手的那隻大掌忽地微微擡起,輕輕地撫上了她絕美的臉頰;清舞俏臉微紅,情不自禁地靠近了眼前越來越近的俊逸面龐……

    緩緩遊動的小巨鯨背上,兩個親密的人兒漸漸靠近着彼此,享受着發自內心的那一份情動;兩脣相觸,那是一種前所未有的心意交融,溫柔繾綣之中,流轉着說不盡的深切情意……

    這輕柔而綿長的一吻不知持續了多久,直到清舞覺得有些微微氣喘,凌夕這才輕輕地離開,有力的手臂卻是不由分說地將小臉通紅的某女摟進了懷中。

    清舞靜靜地趴在他堅實的胸膛中,感受着鼻間傳來的清爽味道,禁不住有些迷醉。

    他們的身旁,是來來往往的魚兒,他們好奇地看着巨鯨背上親暱相偎的一男一女,看着看着,竟然也羞答答地遊走了。

    在這茫茫無際的無垠之海中,幾乎不辨日夜,周圍永遠是一片蔚藍;清舞與凌夕時不時地躍下小錦的背,向過路的魚兒詢問巨鯨族的位置,一路上,倒也是其樂融融。

    “凌夕,你說爲何這一路上我們都沒有再遇到海鯊一族呢?他們不是在大肆擴張嗎?”清舞忽然有些納悶:按照她的估計,他們大概行進了也有三五日之久了,可是竟然一頭海鯊都沒有遇到,這也太奇怪了一點吧?

    凌夕也覺有些古怪:“也許是海鯊一族的勢力還未能觸及到這裡吧;畢竟無垠之海地域相當遼闊。”

    這時,小錦卻是猛地晃了晃碩大的身子,一副受了驚嚇的模樣,顫顫巍巍地說道:“糟了!我好像被發現啦!”

    嗯?怎麼回事?這附近有巨鯨出沒嗎?她怎麼沒有感應到?

    “天啊天啊!竟然是她來找我了!這可怎麼辦!”小錦又是驚慌失措的一聲大喊。

    ------題外話------

    嗚嗚嗚,某秋手腕扭傷了,最近幾天只能單手碼字了,撞牆哭…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