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章 悲催的風暴海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章 悲催的風暴海鯊字體大小: A+
     

    冷若寒眸如寒冰,冷酷的目光直直地瞪視着被他踢翻在地的六人,那六人頓時如墜冰窟,不住地打着哆嗦。

    大黃艱難地吞了口吐沫,連句狠話都沒敢撂,便和幾個小弟屁滾尿流地逃離了這裡;若只是一般的強者,他們大概也不會恐慌到如此地步,只是冷若寒的目光太過恐怖,那種連心臟都快被凍住的感覺,他們實在是不想再體會第二次。

    清舞將冷若寒那憤怒的眼神完全地看在了眼裡,聯想到方纔自己看到的種種,不由得心中暗忖:難道說,剛纔那一幕觸動了他自己的某些回憶?

    冷若寒的這番舉動把吳立跟虎子也嚇得不輕,他們哪裡感受過聖級強者的氣勢?嚇得兩腿發顫連站都快站不穩了。

    然而儘管如此,吳立還是勉強定了定神,對着冷若寒恭敬萬分地行了個禮:“多謝公子搭救!”

    冷若寒不發一言,只是有些怔愣地看着吳立與虎子兩人,似乎透過他們看到了深埋於心底的另一幕場景……

    虎子小心翼翼地邁上前去,仰起頭來直勾勾地盯着冷若寒:“大哥哥,我可以拜你爲師嗎?”

    虎子這話倒是令冷若寒收回了已經飄遠的思緒,蹙着眉頭看着眼前這個目光堅定的小男孩,卻是不知該如何回答。

    清舞見狀,趕忙踏前一步,揉了揉虎子的小腦袋有些歉意地道:“哥哥姐姐要去很遠的地方辦事情,等他回來了再教你,好嗎?”

    很遠的地方?虎子眨巴着眼睛納悶不已:這裡附近只有大海啊,他們要去什麼地方呢?

    吳立聽到清舞的話語,卻是募地露出了沉思之色,注視着清舞三人的目光,也帶上了一絲莫名的意味;他隱隱地感覺到,這三位年輕男女,絕非常人。

    果然,清舞接下來的問題便證實了他的猜測:“吳叔,您常年在海上打漁,可有遇到過不同尋常的漩渦?”

    一聽到這“漩渦”二字,吳立瞬間便想起了自己曾經歷的那次驚險遭遇;那一次,他差點就以爲自己再也無法見到他的兒子了。

    看到吳立臉色大變,清舞便知道這事有戲:“吳叔,您能把那個漩渦的大概位置跟我們說說嗎?”

    “你、你們要去那裡?”吳立語氣發顫地道。

    清舞淡定自若地微微一笑:“是啊;吳叔您只管告訴我們位置就好了,其他的不用擔心。”

    吳立卻是一直不曾發話,只是緊緊地咬着脣,好像在進行着巨大的心理鬥爭;良久,猛地擡起頭來:“我帶你們去!”

    這話說完,他又緊接着補充道:“你們未曾出過海,我也沒辦法指點你們如何去到那個地方,要找到那個漩渦,還得有人指引才行;幾位先是指點我兒成了召喚師,又讓我們父子倆免遭一頓毒打,於情於理,我都該報答幾位。”

    他說到這個地步,清舞也不好拒絕,而且聽他話中之意,單憑指點好像確實有點困難;與凌夕對視了一眼,見他似乎也是一樣的意見,便點頭應了下來:“那就多謝吳叔了。”

    就算是這一路上有什麼危險,他們也護得了吳叔,待他回程之時,大不了他們再暗中回送他一程就好了。

    不料,虎子竟也嚷嚷着要一起前去;吳立瞪着眼睛罵他:“臭小子!叫你留在這看家就給我老老實實待着!”

    清舞腦中忽地靈光一現:帶着虎子也未嘗不可,或許正好可以幫他契約個海族夥伴呢!

    “吳叔,帶着虎子吧。”清舞目光灼灼地凝視着吳立,脣邊勾起一抹淡然的笑意;這柔和中帶着自信的微笑似乎帶有一種莫名的魔力,令吳立不由自主地便點了點頭。

    當天晚上,吳立爲大家準備了足夠的乾糧,第二日一早,便準備正式啓程。

    不過,出發之際,也就是與冷若寒暫別之時;清舞倒是覺得,這一次的分別不會太久,而她也期待着,若寒真正地敞開心扉之刻。

    “若寒,我們走了!”清舞最後一個登上了漁船,對着他擺了擺手:“你也出發吧!”

    冷若寒蹙着眉搖頭:“我在這裡看着。”

    額,敢情他還準備目送來着?清舞見他一副打定主意不挪步的樣子,也只能隨他了:“那好吧,回頭見!”

    他們倒也十分幸運,正好趕上了順風,只是微微調整了一下方向,小小的漁船便一路高歌猛進地駛入了茫茫大海之中;不多時,冷若寒在岸上便已經看不清楚了。

    靜謐無人的海灘上,冷若寒定定地凝望着漁船消失的方向,微微出神……

    “在想什麼?”

    凌夕見清舞若有所思地將小腦袋靠進了自己的懷裡,不由心中一柔,一手摟緊了她纖細的腰肢,輕聲問道。

    “我在想,若寒是不是和我們一樣,也沒怎麼感受過父母的愛?”她再度回想起了冷若寒對待那幾個渣滓的態度,在聯想起以往的種種,想必父母親情,也是他心中的一抹傷痛吧。

    凌夕輕聲一嘆,眼眸之中也迅速地閃過一抹複雜之色:“應該是吧;若非如此,他的性格也不會如此淡漠。”

    一旁的吳立悄悄地瞥見清舞與凌夕親密的姿勢,頓時浮想聯翩:原來這兩位是這樣的關係啊;可是他似乎看到,那位很冷的公子看着小夜姑娘的眼神,分明也是這種情意;唉,這可真是苦了那位公子了啊……

    這時,清舞與凌夕兩人齊齊眼眸一眯,不約而同地將視線投向了看似相當遙遠的某個方向;他們對視一眼,同時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激動之色。

    那個方向,正源源不斷地傳來一股相當古怪的能量波動!很有可能就是他們要尋找的無垠之海入口!

    可是清舞仔細一想,又覺得有些不對勁:“凌夕,你上次感覺到的波動,也有這麼強烈嗎?”

    凌夕神色有些凝重地搖了搖頭:“上一次,我是在肉眼已經看到了那處漩渦之時,才感覺到了一絲微弱的能量波動。”

    這也正是她覺得不對勁的地方,照理說像這種入口的存在,應該是隱蔽爲上;他們現在距離那個漩渦應該還有相當遙遠的距離,這麼強悍的波動,實在是有些不同尋常。

    “咦?凌夕,那個是……”清舞忽然感受到了一道九階的氣息正在急速逼近,不禁有些納悶:難道是偷跑出來的海族嗎?

    隨着那股氣息距離他們的漁船越來越近,周圍的海面也開始波瀾起伏起來;漁船的晃動幅度越來越大,吳立與虎子幾乎已經站立不穩,只得盡全力維持着漁船的平衡,心中緊張不已。

    募地,海平面猛烈地動盪起來,一道氣勢磅礴的巨浪,毫無預兆地出現在衆人面前,宛如一隻惡虎張着血盆大口,朝着他們的漁船猛然襲來!

    “天哪!”

    吳立恐懼萬分地驚叫一聲,伸手便要護住虎子;可是有人卻比他更快一步。

    清舞一把拎起虎子的衣領,輕身一躍便騰空而起,凌夕也一手抓住了吳立,在千鈞一髮之際,將他帶離了即將被海浪吞沒的漁船。

    吳立只覺一股大力抓住了自己,再然後,他便驚悚萬分地發覺,自己竟是離地而起了!難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腳下,看到的,正是下方的巨浪將自己的漁船整個吞沒的場景。

    他下意識地望向了自己的周圍,這才發覺,原來是凌夕將自己拉了上來,他的身邊不遠處,正是帶着虎子的清舞;兩人如履平地一般地站在虛空之中,看起來極其悠閒……

    吳立拼命地瞪着眼睛看着眼前這一幕,生怕是自己出現了幻覺,可是無論他怎麼瞪眼,清舞與凌夕兩人御空而立的樣子依舊沒有任何改變,而他與虎子,也正被兩人拎在半空之中。

    “你、你們……是……”他想說出那兩個字,卻發覺自己的咽喉生生卡住:那兩個字實在是太過恐怖,他甚至沒有勇氣說出口,只得在心裡將那個詞吶喊了千萬遍:聖級!

    清舞朝着凌夕使了個眼色,隨即大咧咧地將虎子往他身邊一推;凌夕會意,心意一動,便將虎子與吳立整個罩在了一個偌大的透明結界之中。

    兩人還未從這巨大的驚嚇中回過神來,又愈發震驚地發現:他們竟然莫名其妙地進到了一個大罩子裡,而且,還是浮在半空的!

    虎子好奇地摸着周圍的結界,內心深處激動不已:這就是召喚師的力量嗎?好厲害!

    然而下一刻,他們父子倆便被眼前募然出現的龐然大物嚇得心臟狂跳!

    巨浪剛剛落下,一頭足有他們家院子那麼大的墨藍色大魚便自海中翻騰而起,那碩大渾圓的身軀簡直就像是一座黑壓壓的小山;還有那大魚口中尖銳鋒利的鋸齒,一看便令人毛骨悚然!

    凌夕望見那大傢伙的樣子,眸色一沉:“清舞,是風暴海鯊。”

    他的話音剛落,那風暴海鯊便一個猛子扎入了海中,緊接着,又募地翻騰而出,再次掀起恐怖的滔天巨浪!

    這一次的巨浪之中,還夾雜着狂暴的颶風,猛烈的風勢無情地狂涌而至,颳得衆人的臉上生疼;只是,卻也無法對他們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風暴海鯊見狀,似乎有些憤怒,再度將身子浮出了水面,怒氣衝衝地喊道:“人類!你們敢跑到海族的地盤?簡直是膽大包天!乖乖地成爲我的食物吧!”

    清舞實在是對他這莫名其妙的囂張深感無奈,區區一個九階的海鯊,難道看不出來他們是浮空的聖級強者?竟然還在這裡大放厥詞,也太白癡了一點吧!

    不屑地冷哼一聲,清舞微勾着脣角,邪笑着道:“我們的膽子確實不小,可是,你這個膽敢跟我們作對的傢伙,膽子可是比我們還要大上個千八百倍的啊!”

    “你說什麼?!”風暴海鯊愈發地暴怒起來,渾身一震,將碩大的鯊尾狠狠一擺;只聽“砰”地一聲,海面上募地噴起一道壯觀的水柱,那水柱如同活物一般,竟是旋轉着朝清舞奔襲而來!

    沖天而起的水柱氣勢逼人,周圍甚至形成了一股恐怖的颶風,迅速地向清舞逼近過來;吳立和虎子早已經看得目瞪口呆,他們還以爲,自己一輩子也見不到這種驚天動地的景象。

    “風暴海鯊?我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纔是真正的風暴!”

    清舞美眸一眯,定定地注視着巨大的水柱風暴撲面而來;緊接着單手前伸,微微凝神,冷冷地厲喝一聲:“天怒風暴!”

    話音剛落,她的身後便毫無預兆地徒然升起了一股強悍的龍捲風,狂風肆虐,帶起陣陣巨浪翻涌而起;這股蘊含着恐怖氣息的龍捲風以雷霆萬鈞之勢,衝着對面的水柱風暴便迎了上去!

    但聞一聲轟然巨響,看似威風凜凜的水柱風暴,瞬間便被清舞喚出的龍捲風撞了個七零八落!

    緊接着,清舞將目光投向了霎時驚慌失措的風暴海鯊,微一擡手,掌心之上便“嗤”地冒出了一團流光溢彩的紫金色火焰,小小的火焰歡快地在她的手掌上跳躍,一股淡淡的王者威壓也隨之逸散而出。

    清舞屈指一彈,紫雲火便“刷”地飛出,衝着那風暴海鯊直掠而去,瞬間便落到了他光滑鮮亮的鯊皮上;下一刻,那看起來光鮮亮麗的鯊皮,頓時焦黑一片!

    “嗷嗷,好疼啊!”風暴海鯊連反應都不及,便被清舞的火焰燒了個正着,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

    他瘋狂地在海中搖晃着身子,也不知是想把紫雲火撲滅還是如何;可是掙扎了半天,才發覺根本就是徒勞無功,身上的紫雲火反倒是愈發猛烈起來,那強悍的氣息終於令風暴海鯊感覺到了深切的後悔,碩大的眼中頓時充滿了恐懼與絕望。

    “尊敬的大人!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嗚嗚嗚……”他搖頭擺尾地求起了饒,可憐巴巴地望着清舞。

    清舞眼眸一轉,忽地摸了摸下巴道:“既然知道錯了,就該付出點代價纔是;你可願與我的朋友契約?”

    風暴海鯊聽她這樣說,心中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保命要緊,趕緊點了點碩大的腦袋:“我願意!”

    清舞心意一動,便收回了風暴海鯊身上的紫雲火,火焰雖已經熄滅,可是他身上還是被燒得黑了一大片,看起來十分嚇人。

    清舞轉過頭去望向了還不瞭解眼前狀況的虎子,微微一笑:“虎子,你把這傢伙契約了吧!”

    什麼?虎子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聽,傻傻地瞪着清舞沒有絲毫反應,直到身後的吳立猛地大力一拍他的肩膀:“傻小子!快謝謝小夜姑娘!”

    虎子看看清舞對着自己微微點頭,又看了看已經變得乖巧無比的風暴海鯊,禁不住“咕咚”一聲吞了口吐沫:這都是真的嗎?

    清舞隨手拎起了風暴海鯊,將他拎到虎子的面前:“咬破手指,將鮮血滴到他的額上,注意力集中於契約,就可以了。”

    虎子依舊有些回不過神來,只是機械般地照着清舞所說,將鮮血滴在了風暴海鯊的頭上;募地,天藍色的契約法陣冉冉升起,虎子的實力也在瞬間飆升到了三階低品。

    終於感受到自己周身嶄新的力量,還有靈魂深處與風暴海鯊無比清晰的一抹聯繫,虎子的眼眶禁不住溼潤了;他緩緩地擡起頭來,對着清舞鄭重地行了一禮:“謝謝小夜姐姐!”

    清舞溫柔地揉了揉虎子的腦袋:“不客氣,這就當是你帶我們去你家做客的報酬好啦!”

    “對了,”清舞又將凌厲的目光望向了風暴海鯊,後者忍不住狠狠一顫:“你這傢伙把人家的漁船給弄壞了,所以以後打漁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了!好好幹不許偷懶!”

    風暴海鯊苦着一張臉唯唯諾諾地應了下來,心中叫苦不迭:他怎麼就碰上了這麼個瘟神呢?

    凌夕心意微動,便讓吳立與虎子緩緩落在了風暴海鯊的背上,隨即柔聲說道:“我們已經感知到了那處漩渦的所在,就在這裡與兩位告別吧。”

    吳立此時已經猜到,清舞兩人在這片大陸上定然也是數一數二的厲害人物;心中升起了莫大的崇敬之意,趕緊拉着虎子向兩人行了個大禮:“兩位是我們父子倆的大恩人,此恩永生不忘!”

    虎子也一臉崇拜地望向了清舞與凌夕:“哥哥姐姐,我一定會努力的,以後我也要成爲像你們一樣厲害的召喚師!”

    清舞與凌夕朝着父子倆微一點頭,隨即立刻足下輕點,向着漩渦的方向飛掠而去;他們不約而同地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因爲就在方纔,他們同時感受到,那裡的波動再度猛烈了幾許!

    ------題外話------

    馬上就進入海族啦,嗷嗷好激動\(≧▽≦)/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