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07章 暫別,出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07章 暫別,出發!字體大小: A+
     

    清舞的思緒漸漸地飄遠,兒時與父母其樂融融的場景在腦中不斷閃現;就算是經歷了衆多的磨礪成長,在無人知曉的這一刻,她依舊只是個渴望父母懷抱的女孩子。

    這時,凌夕溫潤好聽的語聲募地在她腦中響起,輕柔而又堅定:“清舞,我想回無垠之海一趟。”

    嗯?莫非受到房內氣氛感染的不止是她?凌夕也想家了?

    凌夕碧綠色的眼眸之中,流轉着複雜的光芒:尋找到自己的族人只是他想回去的其中一個原因,更多的,是希望通過族人的幫助,儘快地提升自己的實力。之前的四百年間,修煉對於他來說,只是度過漫長歲月的一種方式;可是如今,面對着連他都沒有把握戰勝的未知的敵人,他終於深深地體會到,自己迫切地需要更加強大的力量,去守護自己想要一輩子守護之人。

    清舞此時倒是沒發覺凌夕的這一層想法,只是想着自己之前的確說過要陪他回海族一趟的,最近這段時間倒也不錯:“好,等我跟清溪他們說一聲,看看他們的打算,我們準備一下這幾日就出發。”

    尋常人類無法在海中呼吸,唯有聖級以上的強者能夠在海中自由來去;且不說綺羅大陸的聖級強者何其寥寥,這其中有興趣往海族一探的,只怕更是少有。這也是至今無人能夠揭開無垠之海的神秘面紗的主要原因吧。

    想到這裡,清舞不由得對這即將開始的海族之旅充滿期待,情不自禁地幻想着“東海龍宮”一般的海底世界,頓時興奮得眉飛色舞。

    剛剛踏出秦芳所居住的小院,清舞卻是募地感受到一個熟悉而又久違的氣息;美眸一亮,迅速地向着那個方向望去,正迎上了一雙冷冽中泛着絲絲柔情的眸子。

    看着那張漸漸褪去了青澀的冷峻面容,清舞忽然覺得,他的身上,好像有什麼東西不一樣了;可是,卻又說不清楚,這究竟意味着什麼……

    冷若寒定定地站在那裡,烏黑深邃的眼眸直直地凝望着緩步而來的那一抹倩影,彷彿天地之間,再無他物;心跳募然加快了數倍,似乎此時此刻,他的心,只爲眼前的女子而跳動。

    爲吸收火曜石的能量抵擋寒毒,數個日夜中,他經歷着體內極寒與極熱雙重氣息的衝撞,那時,唯一支持着他的力量,是她的一顰一笑;再後來,爲了能夠成爲足以與她並肩的男子,他孤身深入天斷山脈,經歷重重磨礪,那時,他心心念念着的,依舊是她的絕世之姿……

    猛然想起自己聽說她要大婚之際心中狂涌而出的激烈情緒,他終於發覺,這份深埋心底的思戀到底意味着什麼;可是,儘管如此,現在依然不是時候……

    “若寒,歡迎回來!”清舞那清脆歡快的語聲彷彿一陣和煦的微風,一直吹入了他的內心深處;尤其是那一雙燦若星辰的眼眸,更是令他再也難以移開目光。

    冷若寒張了張嘴,卻發覺自己不知該說些什麼,只是微微地斂下了眼眸,睫毛輕顫:“嗯。”

    清舞忍不住“撲哧”一笑:沒想到這麼久沒見,他這彆扭的性格倒是一點沒變!

    眼前的她突然綻放出的絕美笑顏令冷若寒呆呆地愣住,此時,他才終於有了真實的感覺,原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兒,現在的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啊!

    只是,待她的笑容漸淡,神色卻是漸漸地認真起來:“若寒,有時候秘密,不用非要自己一個人扛下;你的世界,也不只是有你一個人。”

    她知道他不想讓別人看到他的脆弱,他就像是一匹孤狼,只想在無人知曉的角落舔舐自己的傷口;看到他如今的實力,她也隱隱猜到了他去做了些什麼,但也正因如此,她想要告訴他,他的世界,還可以更加遼闊。

    冷若寒看着清舞堅定而嚴肅的神色,若有所思;本來他想說,他的世界只要有她一個就已足夠,但是很顯然,清舞的意思並不是這樣。

    “清舞,現在我還要去完成一件只有我自己才能完成的事情,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把我的一切都告訴你們。”他募地擡起頭來,堅毅的眸光灼灼地望進了她的眼眸。

    “沒問題!反正過幾天我要去海族溜達一圈,回來之後等着你坦白事實哦!”清舞歡快地眨了眨眼。

    冷若寒卻是眼中一亮:“海族?我可以與你同行一段路途。”

    哦?去海族他竟然順路?

    清舞此時自然不會追問了,只是愈發興奮地點了點頭:“那太好啦!”話音剛落,又是眼睛一轉,笑嘻嘻道:“好像你之前說的那句話是我聽過的最長的一句了哦!不錯不錯,繼續努力,爭取再創佳績哈!”

    這話說完,她還煞有介事地拍了拍冷若寒的肩膀,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樣;冷若寒無奈地抽了抽嘴角,一臉彆扭狀。

    清舞與冷若寒兩人一同去了清溪他們休息之處,卻發現他們也正集聚在一起,似乎在商量着什麼;見到清舞到來,紛紛迫不及待地迎上前來。

    “堂姐,你來得正好,我們正在商量接下來要去哪裡歷練呢。”清溪現在對於外出歷練可是期待無比,他剛剛晉入聖級不久,迫切地需要通過實戰來鞏固自己的實力。

    而其他幾人也差不多是這樣,秦夢霜與東辰月正準備全力衝擊八階壁障,而無雙和她的哥哥,還有黎風則都已經達到了九階巔峰的水平,只差一個契機晉升聖級,更加需要戰鬥中的領悟。對於莫無殤此人,清舞總覺得他也是個有故事的人,而且天賦竟是和他的妹妹一樣的恐怖,不能不讓人驚詫萬分。

    一向扮演着軍師角色的秦夢霜又一次提出了自己的建議:“我剛纔提議大家還是去天斷山脈,憑藉我們的實力,可以走得稍微深入一些,這樣也可以得到更多的磨鍊。”

    其他幾人也深表贊同,相對於其他的地帶,的確還是地域範圍最廣的天斷山脈是最合適的地點;不過他們還是想知道清舞的想法。

    清舞倒是沒想到,他們已經做好了打算;其實方纔她就在思索這個問題,除了清溪之外,其他人都未到聖級,無法隨她一同前往無垠之海,而且她此次前去,也不是以歷練提升爲主要目的。其實只要心中信任關懷着彼此,就算並不在一處,他們依舊是並肩作戰。

    “其實我就是來找你們問這件事情的;我過幾天準備去一趟無垠之海,也想知道你們有什麼打算。”

    清舞這句話倒是令他們驚了半晌,像秦夢霜和東辰月知道凌夕的存在還不是那麼驚訝,可無雙他們三個卻霎時愣愣地瞪大了眼睛,紛紛懷疑他們是不是出現了幻聽。

    沒辦法,這無垠之海實在是太過神秘了,就連聽到這個名字,都會令人有種敬而遠之的想法;可是清舞倒好,就這麼隨意地說出了自己的下一站目的地,簡直就像是在說“我去鄰居家串個門”一般,怎能不讓人感到驚悚?

    “咳咳,”清舞也不好解釋自己爲什麼要去無垠之海,只得迅速地轉移了話題:“我覺得天斷山脈的確是個不錯的歷練之地,不過你們還是要當心一些,那裡地勢險峻且不說,若是你們誤入深處,可能還會遇上上古兇獸之類的;不過就算遇見了也不用擔心,正好讓清溪練練手哈。”

    本來聽着她前面的一番話大家的表情還凝重無比,但等清舞說完了最後一句,他們卻是齊齊將同情的目光投向了霎時變成苦瓜臉的清溪,心中暗歎:有這麼個無良的堂姐,真是辛苦了啊!

    “那麼,若寒呢?”清溪望向了始終坐在一旁看着他們的冷若寒,頓時有點心裡發毛:爲什麼他總覺得他變得更冷了呢?但是這種冷好像跟之前還有點不太一樣……

    清溪本以爲會是自家堂姐來回答這個問題,出乎意料地,冷若寒竟然抿了抿脣,開口說道:“我先與清舞一路出發,然後去辦些事情,迴風臨與你們會合。”

    清溪、秦夢霜與東辰月這三個比較瞭解他的都齊刷刷地瞪圓了眼:他竟然解釋得這麼詳細!

    清舞卻又一次差點被他們這種反應逗笑,趕緊遞了一個“繼續努力”的眼神扔向若寒;後者的嘴角再度詭異地抽了抽。

    “對了,怎麼沒見百里澈?”清舞方纔就發覺百里澈並不在這裡,不禁有些納悶:她這個呆子徒弟實力雖然還有待提高,可倒是挺喜歡湊熱鬧的,怎麼這當口倒不見他的身影了?

    清溪搖頭回道:“我們也不知道他這時候在哪裡,剛纔忽然一隻飛雁來給他傳了封信,他看了之後似乎不太高興,說想一個人走走。”

    飛雁傳信?應該是從家族裡傳來的消息吧;想起百里澈曾說過自己在族中的地位,清舞不由得有些擔憂起來:“我去看看吧!”

    走着走着,清舞便在一處不起眼的小涼亭之中發現了百里澈的身影,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感受到清舞的氣息,他趕緊擡起了頭來,一臉委屈地道:“師傅!他們竟然要我回去!說不讓我一個庶子在外面拋頭露面!”

    什麼?清舞一把抓過了還捏在百里澈手上的信件,只匆匆看了幾行,已經是義憤填膺:“他們把你當成什麼了?庶子就是見不得光的嗎?哼!我這就去把百里家那些冥頑不化的傢伙們揪出來,好好跟他們探討探討人生哲理!”

    不料,百里澈卻是趕緊站了起來,扯着她的衣袖叫道:“師傅,我這樣說你可別生氣,雖然你是我師傅,但是以後等我成爲了頂天立地的男兒,我不希望大家都說我是你的徒弟百里澈……”

    他這話一出,清舞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不希望自己的名字前面多一個前綴,他想要自己去創造一片天地!

    情不自禁地揉了揉他的小腦袋,明媚一笑:“我明白!”隨即又想起了什麼,拍手叫道:“你叫了我這麼久的師傅,我還沒傳授點東西給你呢,這怎麼可以?這幾天我就教你點好東西吧!保準你回去之後再也不敢有人小瞧你!”

    百里澈聽到清舞這話,總算是露出了開心的笑顏,猛地狂點着頭:“太好啦!”

    不多時,落臨天也找了過來,與清舞一同走在冷芳殿之外,心中忽然涌起了莫名的思緒:“清舞。”

    “嗯?”沒心沒肺的某女還在想着該怎麼教百里澈整治那些小瞧他的白癡們,竟是沒發覺落臨天眼中募然閃過的一抹複雜。

    “我不會說感謝你,你知道我的心意。”

    男子低沉好聽的嗓音徐徐傳出,募地驚醒了某女遊離的思緒;是的,她知道,可是現在,她依舊有些迷惘。

    “我在這裡等你,但若是等不及了,我也會不顧一切地去找到你。”他又這樣補充道;如此矛盾的話語,卻是充滿了內心深處最真切的思緒。

    “好。”清舞發覺,現在的她,只能如此迴應;雖然內心深處不斷地回想起絕地之淵中的情形,但是她依舊想要確認一番,那究竟是感動,還是……

    “是了,落月國不可一日無君,你準備怎麼辦?”據她所知,落凌傲這傢伙倒是悲催得很,除了臨天與霏霏之外,還有一子一女,但是那二皇子,卻是在一次野外歷練之中,意外身亡了。誰能想到,本來可以算作是皇位唯一繼承人的三皇子殿下,竟然並不是落凌傲的親生兒子,而且還謀反於他?

    落臨天倒是絲毫沒有發愁的樣子,脣角微勾,頗有些無奈地笑了笑:“這爛攤子就交給我的小叔叔了;當年他假裝得了重病,才避開了落凌傲的殺戮之意,我也是前段時間才知曉,這麼多年來他所謂的重病在身,不過是明哲保身的計策而已。”

    嘖嘖,幸好還有個瞞過了落凌傲的兄弟在,要不然,臨天只怕是要被趕鴨子上架了;她可是知道,臨天一向遊歷在外,已經自由慣了,哪裡肯接受這一國之君的位子啊!

    幾日後,落月國都城驛站。

    清溪他們已經在前一日踏上了歷練之旅,清舞與冷若寒也終於準備出發,先與百里澈一同,搭乘獅鷹前往距離無垠之海最近的文華國都城驛站,再尋路前往無垠之海。

    現在的清舞還不知道,在這次未知的旅途中,某個驚動整個大陸的秘密,終於浮出了水面。

    ------題外話------

    親愛滴們,第二捲到這裡就結束啦!第三卷將圍繞着某個大秘密展開,即將開始的海族之旅也是精彩紛呈,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
    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