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06章 落臨天的生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06章 落臨天的生父?!字體大小: A+
     

    聽到男子從容不迫的語聲,清舞的脣邊不由得揚起了一抹肆意的微笑:她也是這樣想的呢!

    心意一動,手上的銀月彎刀便覆上了一層淡淡的碧藍色光團,那一抹柔和的碧藍與無暇的銀白交相輝映,映得清舞整個人都帶上了幾分聖潔如仙的色彩。

    緊握銀月,清舞運起流雲幻影的身法戰技,將自身的速度提升到極致,一個輕盈無比的縱身便躍上了半空;黑衣人緊追而上,整個人猶如一道黑色閃電,對着清舞驟然襲上!

    感應到身後傳來的莫大危機,清舞一個急速的轉身,將銀月彎刀在身前募地一揮;只見飄渺似幻的碧藍色水霧自刀身上逸散而出,朝着黑衣人瀰漫而去。

    黑衣見狀,立刻止住攻勢掩住口鼻,生怕清舞這詭異的藍色水霧中會隱含着什麼不知名的劇毒;然而當藍色水霧漸漸散去過後,他的眼前卻是完全不見了清舞的蹤影。

    就在此時,清舞已身形一閃躍到了黑衣的身後,一雙美眸中精芒爆射,手上緊握泛着瑩瑩藍光的銀月彎刀,毫不遲疑地一刀劈下!

    黑衣感受到這近在咫尺的危險,連回頭都不及,只得下意識地往身側挪出一步;總算是堪堪避過了清舞的殺招,卻是不可避免地吸入了幾縷藍色水霧。

    黑衣大驚失色,然而還來不及探查一下身體的變化,清舞的又一記狠厲殺招已經再度襲來;無奈之下,他愈發加快了攻勢,希望能夠儘快制服清舞,以免另生枝節。

    可是沒想到,清舞竟是突然改變了策略,與黑衣玩起了遊擊;憑藉着出神入化的身法,堪堪躲避着黑衣的一次又一次致命殺招,與此同時,又屢次迫使他吸入了不少藍色水霧。

    漸漸地,黑衣終於發覺了這水霧的詭異之處,因爲他竟然發覺,自己的感官越來越遲鈍,攻擊速度也越來越慢;一開始他還在納悶自己的攻擊爲何沒有一次能夠擊中清舞,直到現在,他才發覺,不是清舞的速度太快,而是他的速度在不斷地減緩。

    黑衣人緊緊地抿了抿脣,忽然急速後撤,緊接着,腳下徒然升起了銀白色的召喚法陣,竟是終於亮出了殺手鐗!

    出現在半空之中的,赫然是一頭栩栩如生的機械獅!

    感受着這頭機械獅的強悍氣息,清舞柳眉一蹙:這可不太好對付啊,尋常的攻擊對機械獸作用不大,她的夥伴們之中又沒有力量型的可以與之抗衡,想來想去,似乎就只有……

    “哼,機械獅有什麼了不起的,本小姐還有機械虎呢;可是本小姐心地善良怕嚇到大家,也只能出此下策了。”清舞頗爲無奈地嘟嘟囔囔着,似乎是做出了一個無比艱難的決定。

    黑衣人面色陰沉地一揮手,那隻機械獅便瘋狂地朝清舞猛撲而來,那威風凜凜的模樣就如同一隻真正的雄獅一般,勢不可擋!

    然而,令黑衣人頗爲驚訝的是,清舞並沒有喚來夥伴支援的意思,反而是施施然地擡起了一隻小手,那動作優雅至極。

    眼看着機械獅已經揚起了堅實無比的獅爪,距離清舞僅有幾步之遙,卻也就在此時,她的脣邊,那抹招牌式的奇異微笑再度浮現。

    只聽“嗤”地一聲,她的手心之上募地多出了一團耀眼炫目的紫金色火焰,神秘的紫金色火焰一出,周圍的氣溫便猛地升高了些許。

    清舞微一擡手,紫雲火便化爲一道絢麗的紫金流光飛射而出,目標直指機械獅那碩大的獅頭!

    但聞一聲砰然巨響,緊接着映入眼簾的,便是令黑衣人滿臉煞白的一幕:他最後的底牌,實力堪比聖級四階的機械獅,在這一團恐怖的火焰灼燒下,直接寸寸成灰!

    然而此時,他的心中卻已經顧不得惋惜了,因爲,他竟然募地感覺到了一陣頭腦昏沉,差點從空中跌落!

    莫名的驚駭與恐慌自他的心底源源不斷地涌出,而緊接着,虛空之中徒然亮起的一團碧藍色耀目之光,卻是令他瞬間大腦空白;眼前所見,只有那一抹令天地黯然失色的碧藍,還有那一抹光輝之下,風華萬千的絕世女子……

    “凌耀之輝!”

    伴隨着清舞的一聲厲喝,高舉於手上的那團碧藍色之光霎時化作了奪目的流星,帶着衝破一切的強悍氣息直直地射向了黑衣人的方向;下方的戰鬥已近尾聲,將最後一絲希望寄於黑衣的落凌傲,眼睜睜地看着他最後的倚仗,被空中那一抹無與倫比的耀目之光輝,吞噬得一乾二淨……

    周圍,盡是一片靜謐。

    人人都仰頭望向了半空之中那一抹風華無雙的身影,似乎她的存在,就是破除一切的耀月!

    只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清舞此時之所以沒有落回地面,是在悄悄地回覆着自己的召喚力。幾乎是連續施放了兩個攻擊力超強的天賦技能,清舞現在就連站在半空之中的力氣,都是芳沁兒暗中支持給她的。

    也就在此時,一聲心急如焚的吼聲忽地在她的腦中響起,差點嚇得她一個踉蹌摔落下去:“清舞!發生了什麼?你的召喚力爲何幾近枯竭了?!”

    聽着傾煌心驚膽顫的顫抖語聲,清舞募地心中一暖,覺得力氣霎時回來了幾分,連語氣中都透着絲絲歡快:“沒什麼,不過是某些人想提前找死,滿足他們一下罷了。”

    “什麼?!你不是說不會這麼快與那個人正面開戰的嗎?”傾煌頓時自責不已:他真的應該不管三七二十一追着清舞過去的!

    清舞有點尷尬地迴應道:“這不是計劃沒有變化快嘛。”

    之前清舞的計劃,的確是不想這麼早與落凌傲最後開戰,只是爲了以防萬一,所以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清舞料想到落凌傲應該有些手段,卻是沒料到他竟然能找來高手佈下結界,迫使清舞不得不暴露了自己的目的。她想着與其救了人之後倉皇而逃,倒不如趁此機會一鼓作氣地了結此事,還好,落凌傲這些底牌雖然確實厲害,但仍然在自己的能量範圍之內。

    “我現在就過去!”傾煌一刻也不想再耽誤了,他現在就想見到她!

    清舞卻是忽然認真地道:“我這邊事情已經解決了,也不急於一時,你還是解決好你的再過來吧。”

    傾煌霎時語塞:她怎麼知道他這邊出了些事情?

    “就算你知道我不會與落凌傲開戰,以你的小心眼程度,也一定會在大婚的時候過來湊熱鬧的;既然你沒有過來,那就一定是族中有事絆住了!”清舞說得頭頭是道。

    傾煌頓時眉毛一跳,嘴角忍不住抽搐了起來:他真有那麼小心眼麼?

    不過倒還真被她說對了,傾煌現在確實有些抽不開身;只是這個中原因,並不是出於狐族……

    傾煌正在猶豫到底要不要現在就把那件事情告訴她,清舞卻是忽地眉頭一蹙:“傾煌,等會再說!”

    她聽到下面的落凌傲,竟然在瘋狂地大笑!

    清舞飛也似地急速掠下,心中卻隱隱有些不祥的預感;果然,落凌傲忽然殺氣四溢地望向了清舞,面容扭曲地大吼道:“南宮清舞!你給我等着!”

    緊接着,他的雙手飛快地在身前比劃出了一個晦澀不明的圖紋,衆人只覺一道白光閃過,下一刻,眼前已經不見了落凌傲的身影!

    清舞眼睜睜地看着落凌傲那瘋狂的面容在自己面前消失,心中大駭:這又是什麼能力?

    “清舞,他的背後一定還有一個主事之人,實力至少與我相當。”這時,凌夕頗爲凝重的語聲徐徐傳出,霎時令清舞心中巨震:與凌夕實力相當甚至是比他還要強大的敵人!這樣的一個人,究竟在謀劃些什麼?

    如此看來,這落凌傲應該與黑衣人一樣,都是爲那個幕後之人效力的;還有水澤之地異變的主使、絕地之淵還有迷淵森林之外的殺手,大概都是如此。若那人實力真如凌夕所說,那麼能夠令一國之君爲他效勞倒也並不是什麼難事。現在她能夠肯定的是,這樣強大之人,不論是在謀劃些什麼,都必將震動整個大陸!

    這時,宮外的兩支隊伍因爲擔憂宮中的情況,也紛紛改變了策略直接衝向皇宮,此時終於趕到;落臨天見到母親安然無恙,頓時大大地鬆了口氣;轉過頭去,望見清舞還微微有些蒼白的臉色,心知她一定是經歷了一場惡戰,頓時心中一疼。

    “天兒!霏兒!”秦芳忽然欲語還休地喚了臨天與霏霏一聲,美眸中淚光盈盈。

    臨天與霏霏有些納悶於母親的語氣,但還是走到了她的身邊,一左一右地扶住了情緒相當激動的秦芳。

    秦芳目光灼灼地望着自己的一雙兒女,緩聲開口,語氣中是前所未有地認真:“我有話要跟你們說。”話音落下,她又朝着清舞微微點了點頭:“南宮小姐若是願意,也可以來聽一聽。”

    清舞柳眉一挑,頓時來了興趣:有秘密!

    於是,清溪他們幾個暫且在冷芳殿中稍事休息,而清舞的一衆夥伴們也紛紛化爲流光回到了她的召喚空間中,這一戰,力氣着實消耗得不少。

    秦芳引着幾人到她的臥房中,臨天、霏霏與清舞方纔落座,便被秦芳脫口而出的一句話驚得幾乎摔下了椅子:“天兒,霏兒,落凌傲不是你們的生父!”

    什、什麼?!

    落臨天與落霏霏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耳朵:雖然這個消息對他們來說應該算是好消息,可是、未免也太過驚悚了吧!

    清舞倒是忽地眼眸一亮,想起了落凌傲與落臨天長相上的差別,霎時間便接受了這個愉快的事實;只是,她依舊免不了好奇,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他們兩兄妹的生父,又是何人?

    這個壓了秦芳二十年的秘密,今日總算是可以毫無顧忌地說出,她心中的巨石,總算是落了下來;她深深地凝望着自己的一雙優秀兒女,似乎透着他們的身影,望向了另一抹修長的身影。

    “當年,我與當時的太子,也就是落凌傲的大哥落凌華相戀,凌華生性正直,卻不懂得宮中的爾虞我詐之事,以至於被自己的親弟弟篡奪了權力,都毫不自知。直到後來,他的身體不知爲何一日不如一日,最後……竟是……英年早逝。”

    “老皇帝陛下經受不住中年喪子的悲痛,不久之後也隨之離世。也就在這個時候,早已將凌華的勢力盡數掌握的落凌傲終於露出了他的本來面目,以強勢的手段奪取了皇位,甚至……欲要我嫁他爲妃。我知道,他只是嫉恨於我與凌華的感情,想要以此方式來報復;那時,我本欲懸樑自盡,不料未能成功,而且還因此得知自己已經身懷有孕。”

    聽到這裡,他們哪裡還會不明白真相究竟如何?原來,當時的太子落凌華纔是臨天與霏霏的生父!

    而且,照秦芳的說法,恐怕落凌華真正的死因,也與落凌傲有關吧;一個英武健碩的青年男子,怎麼可能會突然變得虛弱不堪,最後莫名離世?

    落臨天放在桌上的大掌緊了又緊,幾乎青筋暴露:他無時無刻不在幻想着,那個人不是自己的父親;然而今日真真正正地聽到了這一事實,心中卻是莫名地五味雜陳。

    秦芳看到臨天痛苦不已的神情,心中自責萬分:“天兒,你心中一定怪孃親沒有早些說清楚吧,害得你們認賊作父這麼多年……”

    “不!”落臨天卻是忽地擡起頭來,眼眸之中,驟然迸射出了前所未有的激動之色:“母親,您爲了我們能夠安然無恙地成長起來,忍辱負重了這麼久……”

    霏霏再也掩飾不住心潮翻涌,猛地撲進了秦芳的懷中:“孃親!”

    清舞默默地退出了房間,將母子之間終於敞開心扉的時刻留給他們;看到他們,內心深處禁不住有些動容:她的父母,現在又在何方呢?

    ------題外話------

    持續頭腦昏沉中…斷斷續續寫了大半天才有這麼點字,某秋盡力了嗚嗚,暈暈滴滾去睡了~(_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