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94章 大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94章 大婚字體大小: A+
     

    龍頭,鹿角,麋身,牛尾,馬蹄,周身覆蓋着烏黑如墨的鱗片;在火紅色的進階法陣環繞下,一頭不斷逸散着遠古蒼涼之氣息的古老巨獸就這樣出現在了清舞的面前!

    雖然眼前的麒麟個頭遠遠算不得威武,甚至比清舞還要矮上一頭,但卻也難掩其身上無與倫比的強悍之氣!

    “咕咚”一聲,清舞艱難地嚥了咽口水:煤球這可算是徹底大翻身了,一想起前不久她還拎着那黑不溜秋的小東西呲牙咧嘴地威脅着要把人家烤了,她就覺得自己是在發瘋!

    威武霸氣的墨麒麟似乎對自己現在的模樣頗爲滿意,忍不住高高地揚起了頭,發出了一聲興奮高昂的咆哮;驚雷一般的吼聲簡直震得周圍的樹木都窸窸窣窣地哆嗦起來。

    過了許久,似乎終於是臭美得差不多了,墨麒麟這才猛地抖了抖身子,在一團烏黑熒光的包裹下,將威武的身軀漸漸縮小下去;熒光消散,再度出現在清舞面前的,赫然是一枚八九歲的可愛正太!

    只見這小正太大約有清舞一半身高,穿着一身墨色衣袍顯得格外神秘;白皙可愛的娃娃臉上,還帶着一絲嬰兒肥,簡直令清舞差點又要把持不住。

    “嘿嘿,我變成人啦!”墨麒麟正太興奮地查看着自己的人類身體,差點就要激動得手舞足蹈起來。

    “唉,果然是小孩子,不就是化爲了人形麼?說到底還是幼嬰期的奶娃娃一個!”鳳軒雙手抱胸,撇了撇嘴一副“我是成年人”的派頭。

    小正太一聽這話可不樂意了:“我纔不是呢!你看你看,人家的奶牙明明都換完了!”這話說完,還煞有介事地呲着牙對着鳳軒比劃起來。

    鳳軒一臉嫌棄地把頭扭到了一邊:“真幼稚!小孩子一邊玩去!”

    誰料,小正太卻是不依不饒地巴上了鳳軒:“我纔不是小孩子!我要跟你一起玩!”

    “跟我?”鳳軒頓時愣了:這小傢伙是傻子麼?看不出來他不待見他麼?

    “哼!誰讓你說我是小孩子的!我就要證明給你看!”小正太憤憤不平地握了握小拳頭,滿臉憤慨。

    一邊的清舞與卓希頓時被這兩個傢伙詭異的對話弄得囧囧有神:兩個未成年的小孩子在爭先恐後地發表着“自己不是小孩”的言論,真是好高深的話題啊……

    “那什麼……那誰……”面對着這麼萌噠噠的小正太,清舞實在是叫不出煤球這個名字了,只得結結巴巴地這般叫喚道。

    那小正太聽見自家主人弱弱的呼喚聲,猛地轉過了頭來,鼓着小臉撅起嘴巴:“人家明明是有名字的!人家叫墨齊!”

    “墨齊?這是你自己起的?”這小傢伙起名字的水平還不賴嘛。

    墨齊卻是再度嘟起了紅豔豔的小嘴:“不是的!是……咦?是誰給我起的名字?爲什麼我想不起來了?”他使勁地搖晃着腦袋,費力地思索着。

    清舞霎時心下一頓:難道說,在墨齊很小的時候,是和自己的族人在一起的?

    想起了處處透着詭異的絕地之淵,清舞再度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五日時光一晃而過。

    這一日,整個狐族忽然變得神秘無比,狐族的一衆族長齊聚在聖地之外;而周圍的樹木枝幹上,竟是掛滿了喜慶的紅綢,看起來一派喜氣洋洋。整個狐族都知道,今日是他們的尊主大喜之日,但是奇怪的是,這尊主夫人的來歷,卻沒幾個人知曉。

    大多數族長都對這個素未謀面的尊主夫人好奇得很,只因之前他們都或多或少地知道那日聖地之外發生的巨大變故,對於那個傳言中力助傾煌大人重奪尊位的神秘人類女子,他們都是相當的好奇;緊接着,又傳出了尊主大婚的消息,這令他們不得不把新娘的人選想到了這位強悍的人類女子身上。

    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女子,能夠憑藉一己之力分化掉傾凜的精銳勢力,還能夠贏得他們那位狂傲霸道的尊主大人的心?

    “九越族長,青松族長,你們兩位見過那個人類女子吧,可否給我們講講這位新夫人啊?”一位族長忽然想到了當日好像這兩位族長也在,不由得好奇地問道。

    九越聽到這位族長的問話,表情霎時變得有些尷尬,蹙了蹙眉沒有說話。

    青松卻是淡淡一笑,眼眸之中浮現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她是一個很特別的女子,絕對配得上尊主。”

    青松的話令其他的族長們驚歎不已,心中不由對於這位奇女子愈發地好奇了。要知道,青松在衆位族長眼中一向是心高氣傲,連傾煌大人的面子也照拂不誤,可是現在,他竟然對一個人類女子發表瞭如此之高的評價?

    與族長們期待萬分的心情不同,此時此刻,傾煌的衆手下們簡直急得抓耳撓腮。

    “尊主,夫人她什麼時候過來啊?”阿華終於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盯着座位上氣定神閒的某狐。

    傾煌倒是不慌不忙,桃花眼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微微勾起了脣,完美的臉龐上盡是邪魅與自信:“急什麼,她很快就會過來的。”

    雖然通過契約感應到清舞現在的位置距離他還有一段距離,不過,也就是眨眼間的事情罷了;他知道,既然應了他,那麼,她就一定會出現……

    若是傾煌知道了清舞此時正在做些什麼,恐怕會感動得立刻撲上來將她吻個天昏地暗;因爲,她現在正在準備一樣相當神秘的東西,想要給他個驚喜……

    “呼!終於完成了!”

    清舞抹了抹額上的汗水,滿意地看着自己手上之物,情不自禁地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會喜歡的吧?真想趕快看看那妖孽的反應啊……

    一直陪伴在她身旁的卓希望着清舞少有的嬌羞笑容,心中再次涌起了那種莫名的感覺;悄悄地捂着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臟,大眼睛忽閃忽閃地偷望着她。

    “寶貝,時間差不多了,要不要我過去接你?”某狐終於還是沉不住氣了,邪魅的語聲突兀地傳入了清舞的腦海。

    “咳咳,不用不用,我現在就去找你!”清舞急急應了一聲,暗暗鬆了口氣;真是好險,若是方纔自己在做的事情被他感應到了,那她可就功虧一簣了。

    卓希身形一晃,回到了清舞的召喚空間之中;而清舞則瞬間躍身而起,感應着傾煌的位置飛掠而去,不知不覺間,心情竟然莫名地激動起來,想要快些見到他,看看他身着大紅喜服的樣子……

    族長們已經等待了許久,正當他們議論紛紛以爲出了什麼狀況之時,虛空之中募地多出了兩道強悍威嚴的氣息,正在急速接近。

    他們下意識地朝着兩道氣息的來處仰望過去,這一看之下,霎時心中大震。

    半空之中相攜而來的一男一女,堪稱絕世之姿!

    兩人均身着紅色喜服,男的邪魅,女的嬌美,那一派閒適之態仿若閒庭信步,而實際上,卻是瞬息之間便到近前。

    一衆族長們緊緊地盯着與他們的尊主牽手而來的絕美女子,目光之中滿是驚豔:一身優雅別緻的紅色長裙將她姣好的身材勾勒得淋漓盡致,火紅的顏色,映得女子白皙的臉蛋透出了一絲絲嫵媚的暈紅,然而即便如此,卻也無人能夠忽略,自女子身上隱隱逸散而出的強悍氣息;她,與身邊的男子一樣,也是一位天生的王者!

    傾煌目不轉睛地望着身旁與他十指緊扣的女子,一雙紅眸之中,是毫不掩飾的柔情與喜意:此生,能夠遇見她,是他最大的幸運;今日,他們終於可以成爲名正言順的終生伴侶,此生相伴,直到永遠……

    “傾煌,這喜服也太合身了一點吧?你怎麼知道我的尺寸?”清舞暗暗傳音,語氣中,有她自己都沒能察覺的興奮。

    傾煌邪邪一笑,忽然由十指相扣轉爲緊緊地摟上她的纖腰:“我可是仔細丈量過的,當然合身。”

    清舞本就紅豔豔的小臉霎時變得通紅一片:“你這妖孽!”

    飛至近前,兩人徐徐地降落在地,在早已等候兩旁的手下們的簇擁之下,朝着聖地的洞口走了過去;傾煌之所以選擇這裡,也是爲了向上古狐尊先祖表達他的敬意。

    周圍的族長們聚上前來,齊齊躬身一禮:“恭祝尊主大婚之喜!”

    傾煌脣角微勾,微微地點了點頭;在他們的注視之下,拉着清舞的小手,緩緩地行至了聖地的洞口之外。

    清舞好奇地四處張望着,有些納悶地戳了戳身邊站的筆直的某狐:“誰來主持我們的大婚啊?”

    傾煌卻是有點無奈地瞥了眼身邊好奇寶寶一般的某女,話語中自有一股令人仰視的狂傲霸氣:“你覺得誰有資格主持我們的婚禮?”

    額,這問題倒是難住她了,若是上任尊主或者是她的爺爺在場,或許還可以有這個資格,可是現在這情況,還真沒人有這個資格。

    傾煌環視了一圈,隨即淡淡開口:“今日召集你們,只是想讓各位爲本尊做個見證;今日,本尊便要與身邊的這位女子,結成終身之伴侶。”

    他微微頓了頓,隨即拉了拉清舞的小手,與她相對而立;兩人深深地凝望着對方的眼眸,在此時此刻,彼此的眼中,只有對方。

    “我,傾煌,今日在狐族聖地立下誓言,與南宮清舞結爲終身之伴侶,生死不離,死生不棄。”

    男子莊嚴而鄭重的話語久久地迴盪在清舞的耳邊,令她的一顆芳心狂跳不已;不知爲何,喉間竟微微有些哽咽,她清了清嗓子,緊跟着他徐徐開口;聲音有些不自覺的顫抖,語氣卻是同樣的堅定真切。

    “我,南宮清舞,今日在狐族聖地立下誓言,與傾煌結爲終身之伴侶,不離不棄,生死相依。”

    她其實不喜歡將生死之事掛在嘴邊,但是今日,卻情不自禁地立下了生死之誓言;也許對於本命契約夥伴的他們,這個誓言並沒有什麼真正的效用,但是,今日的誓言,代表的卻是與本命之契完全不同的意義。

    從今日開始,他們就是真正的伴侶,不論是身是心,都將融爲一體。

    “哇!”

    清舞還沉浸在這溫馨幸福的氛圍中難以自拔,腳下卻募地傳來了失重的感覺;下意識地抓住了離自己最近的依靠物,這才發現,自己竟是被他橫抱了起來。

    周圍的族長們也被兩人之間簡單而深情的誓言所感,正在百感交集之中,下一刻卻是眼前一花,眨眼便失去了兩位主角的身影;望着自家老大火急火燎地抱着新娘子騰空而起瞬間消失,傾煌的一干手下們頓時竊笑起來:老大可真是急啊!

    “傾煌,我們是要去你的住處麼?”清舞在某狐的懷裡眨了眨眼,好像並沒有預知到即將到來的危險。

    傾煌邪魅的笑意簡直收都收不住:“是啊,娘子也急着過去?”

    清舞眼珠一轉,嘿嘿笑道:“對啊對啊,快點,我都等不及了!”憋着個大驚喜等了這許久,她可難受的很;而且經歷了方纔彼此的誓言,她更加迫不及待地想讓他看到自己的心意。

    傾煌卻是會錯了意,還以爲她對某件事情已經望穿秋水了,頓時一股邪火便“噌”地冒了出來,腳下的速度徒然快了一倍不止:“謹遵娘子之令!”

    ------題外話------

    大婚了嗷嗷,大婚之後是什麼捏?哦吼吼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