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87章 王者歸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87章 王者歸來!字體大小: A+
     

    這數道迅如疾風的強悍氣息瞬息之間便來到了對峙雙方的中央地帶,爲首的那一抹修長消瘦的身影,正是始終未曾露面的青松。

    他的臉上始終掛着一縷若有似無的奇異微笑,並不急着表明態度,而是就這樣老神在在地站在了敵對雙方的中間地帶,似乎只是來湊熱鬧的一般。

    傾凜見此情形,頓時皺起了眉頭:“青松,你在做什麼?還不趕緊幫本尊剿除叛族者?”

    誰料,青松竟是高深莫測地笑了笑,微微啓脣:“傾凜大人,您這話似乎有失偏頗,在這裡的每一個族人,誰能被稱作是叛族之徒呢?”

    看着青松那古怪的微笑,傾凜心中頓時“咯噔”一聲:這傢伙還給自己留了一手!亦或者說,他從一開始就沒打算全心效忠!

    傾凜心中的不安愈發強烈,臉色陰沉地指着清舞道:“她是人類!偷偷潛入我狐族,實乃居心叵測,不得不除!”

    青松遙遙地瞥了一眼悠然自得的清舞,眼眸之中飛快地閃過一抹古怪的神色,隨即再度搖了搖頭:“傾凜大人,您這話就不對了,南宮清舞既與我狐族族人訂立了本命契約,便相當於我狐族之人,傾凜大人怎能肆意謀害?”

    傾凜聽到青松這番義正詞嚴的宣言,臉色頓時變得相當難看:“你這是什麼意思?!”話音剛落,忽然又想起了什麼,一雙陰厲無比的狐狸眼之中閃爍着古怪的光芒:“你怎麼知道她是南宮清舞?”

    這時,一直未曾插話的清舞卻忽然冒出了一句:“因爲我與青松族長神交已久啊!”話音剛落,清舞甜甜地勾脣一笑,對着青松點了點頭:“多謝青松族長上次爲我在傾凜大人的面前美言了哦!”

    她這話一出,傾凜與青松的一衆手下齊齊變了臉色:原來他們是一夥的!

    青松有些無奈地搖頭撫額,脣邊勾勒出一抹莫名的笑意:她還真是聰明!這麼一發話,就算他如何反駁自己與她不是一路,恐怕也沒幾個人會相信了;不過這些倒是無所謂,因爲……

    “啊啊啊!”

    這時,冰吾一聲悽慘的痛呼聲將衆狐的吸引力再度拉回了場中如火如荼的激戰中;衆狐這一看之下,不由得齊齊地爲冰吾現在的悲慘模樣默哀起來:一身黑袍被鳳軒的火焰燒得破破爛爛,原本英俊的面孔也不知爲何變得灰頭土臉,現在的冰吾完全失去了一開始時那副面無表情的冷淡樣,而是徹底陷入了抓狂狀態。

    “可惡!有種你跟我單挑!”

    冰吾瘋狂地指着仍在一旁悠閒觀戰的清舞,破口大罵起來。

    清舞卻是納悶地眨了眨眼睛,一臉無辜:“我本來就沒種啊!你見過哪個女人是有種的?”

    “可惡的女人!我要殺了你!”

    冰吾終於被清舞的獸海戰術逼成了重度精神分裂患者,連一衆對手的防禦都顧不得了,不顧一切地朝着清舞的方向了衝了上來!

    “嘖嘖,看在你如此杯具的份上,本小姐就大發慈悲滿足你最後的心願好了!”

    清舞頗有些無奈地輕嘆一聲,隨即暗暗傳音,讓自己的夥伴們先退到一邊;小手在虛空之中輕輕一甩,便見那白皙柔嫩的右手之中,突兀地多出了一把泛着凜凜寒光的銀白色彎刀。

    緊握銀月,清舞櫻脣微勾,足下輕點,迎着對方那勢如破竹的刀勢便衝了上去。一雙美眸之中,盡是志在必得的傲然。

    冰吾見清舞竟然當真迎擊而上,頓時仰天一聲怒吼,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呼嘯的風聲如一隻咆哮的猛獸,手中緊握的巨劍好像霎時化爲了兇狠的猛虎,正對着清舞迎面劈下!

    清舞不慌不忙地側過身去,輕而易舉地躲過了他的恐怖一擊,腳下瞬步連閃,就在冰吾的眼皮子底下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人呢?”

    突然失去了目標的冰吾變得越來越暴躁,整個人像一陣狂風一般到處肆虐,卻始終無法找到清舞的蹤跡。

    忙活了半天依舊毫無所獲的冰吾忽然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慌:難道說,他就只能這樣被一個人類少女耍的團團轉,毫無反抗之力?

    漸漸頹廢的冰吾精神微微恍惚了那麼一瞬,也就在這千鈞一髮的一瞬,空氣中募地冒出了一陣詭異的波動;極其細微,同時又迅如閃電。

    這一瞬,殺意突起。

    就在這一瞬,冰吾突然察覺到了他這輩子最清晰也是最後的感受:那是刺入骨髓的寒冷,是無處躲藏的絕望,是難以呼吸的壓迫。

    完全來不及躲避,甚至連轉過頭去的動作好像都被放慢了數倍;一道銀白色的瑰麗光芒劃破長空,卻讓他最後的世界,只餘一片鮮紅……

    全場鴉雀無聲,唯一能夠聽到的,是鮮血自後頸之中潺潺流出的“咕咚”聲響;男子失去了生機的身軀無力地墜落下去,連帶着傾凜最後一絲翻盤的希望,也消失殆盡。

    傾凜眼睜睜地看着眼前這一切,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的語言是如此地無力;他只知道,現在自己的手下實力遠不及對方,而僅有的這些下屬們,也是戰意低落;難道說,他已經走投無路了?

    不!或許還有那個辦法……

    原本已經有些頹廢的傾凜也不知道是忽然想到了什麼,猛地緊了緊拳頭,神色晦暗不明地盯住了清舞:“你能代表他麼?”

    這是什麼意思?

    清舞有些猶豫地皺了皺眉:如果可能的話,她真的很想把這個可恥的傢伙留給傾煌。可是,就算是他們在聖地外面鬧出了這般恐怖的動靜,也不見聖地之內有絲毫的反應,足可見,傾煌的修煉一定是到了最最關鍵的時候,半分耽誤不得。

    “我不代表他,但是你若要戰,我定當奉陪!”清舞同樣攥緊了白皙的粉拳,鄭重其事地回答道。

    現在這情況,看來也只能是她先把這傢伙胖揍一頓再說了,等傾煌出來,大概只剩下最後的爛攤子了。

    “哼!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傾凜大吼一聲,隨即立刻騰身而起,直視着清舞的眼眸之中,充滿了狠厲與決絕,看樣子是打算做出個了斷了。

    唉!傾煌啊,你要是再不出來,可就別怪我把你家弟弟揍得連你都不認識了哈!

    “哈哈哈!我怎麼捨得怪你呢?”

    她的想法剛剛冒出,一個熟悉無比的魅惑男聲便突兀地傳入了清舞的腦海!

    清舞腳下一個踉蹌,差點直接栽倒在地:她不是在做夢吧?

    彷彿是爲了證明清舞不是在做夢一般,就在這時,自聖地之中猛地傳出了一股驚世駭俗的恐怖威壓!

    絕對壓倒性的力量,帶着無與倫比的霸道卓絕;那是獨屬於王者的威壓,在狐族之中絕無僅有!

    一縷縷王者之威如水波一般逸散開來,所過之處,無不令在場所有的狐衆們不由自主地低下頭來;水沁等狐的激動之情溢於言表,感受着這熟悉無比卻又略微有些陌生的王者威壓,他們的心情也跟着波濤起伏。而傾凜身後的狐衆們可就不一樣了,這種源自於血脈深處的王者之威令他們心驚膽戰,這種高山一般難以逾越的感覺以前從未有過,可是就在今日,他們卻深深地體會到了絕對難以抵擋的無力感。

    不過,心情不同於這些狐衆的,還有一個神秘的傢伙:青松。自從他感受到了傾煌那勢不可擋的絕對威壓,臉上的表情便愈發地晦暗不明:似乎有些如釋重負,但是隱隱地,好像還帶上了幾分自嘲。

    清舞和傾凜早已經停下了各自的動作,齊齊目不轉睛地望向了聖地的洞口處,當然,他們兩個的面部表情簡直是天差地別。

    清舞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臟,感受着即將洶涌而出的莫名情感,她覺得自己現在能安安穩穩地站在原地都是一種奇蹟。

    是他的氣息!王者,終於重新歸來!

    與清舞的狂喜形成鮮明對比的,自然是面如金紙的傾凜;他的目光中,不是滔天的憤怒也不是狠厲的陰險,而是陷入迷惘的呆滯: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他還是回來了嗎?這一次,他準備奪走自己苦心經營的一切嗎?

    在一片寂靜之中,聖地之內,似乎有個身影漸漸地清晰起來。

    那是怎樣一個霸氣凜然的男子?眉宇間充斥着與生俱來的王者威嚴,那難以用語形容的五官簡直就是上天最完美的傑作;睥睨天下的男子,脣邊掛一抹魅惑衆生的絕美微笑,一雙邪肆迷人的桃花眼,此時正一眨不眨地凝視着某個風華絕代的絕世女子。

    女子眉眼彎彎,一顰一笑之間,似有千言萬語,但最終卻只是化爲了一抹絕美的淺笑,還有那皓月明眸之中,流露出的無盡思念。

    天空之上,耀日高懸,映照在男子的臉上,愈發奪目耀眼。

    男子薄脣微啓,一字一頓地緩緩開口。

    “本尊,回來了!”

    ------題外話------

    傾煌老大總算回來啦\(≧▽≦)/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