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82章 卓希的秘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82章 卓希的秘密字體大小: A+
     

    清舞也懶得再跟他裝傻充愣了,揚了揚下巴,勾脣一笑:“青松族長是個聰明人,我最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了,所以自然要來拜訪一番嘍。”

    青松眸中精芒閃爍:“原來是同道中人;只是不知道南宮小姐這個聰明人爲何會孤身一人潛入狐族?”

    清舞卻是高深莫測地一笑:“坦誠是互相的,不如青松族長先爲我解答一下卓希族長爲何會被軟禁在此如何?”

    她忽然有種莫名的感覺,卓光一族之所以受制於傾凜,也許並不是由於實力的原因,畢竟卓光一族再如何不濟,也是血統高貴的天狐血脈,總不會有什麼滅族之危;這其中一定是另有隱情。

    青松的目光忽然變得有些深邃:“只要小鳥在籠中一日,外面的大鳥就不得不前來餵食,不是麼?”

    清舞眉毛一挑:他這是在說卓希還是在說自己?

    青松似乎看懂了清舞眼中的疑問,原本柔和的臉色忽然變得有些深沉,冷哼了一聲:“他還沒有那個本事!”

    看起來羸弱不堪的男子身上的氣勢忽然變得強悍起來,清舞終於知道,阿峰所說的確是真,這個青松實在是心機很深,她甚至覺得他的真正目的,極有可能是想要自行上位。

    不過若真是如此,那麼眼前這一位絕對是相當強力的盟友了;她倒是並不擔心什麼養虎爲患之類的,因爲若要制服猛虎,自己就需要比猛虎更加強大才行,這反而是激勵她不斷提升的絕佳動力,若是連猛虎都能心悅誠服,那下面那些小爬蟲還能掀出什麼風浪?

    “我想我們在某個目的上達成了一致,青松族長,你怎麼想?”

    “我想,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後來,無人知曉清舞與青松究竟談論了些什麼,只是他們在一同前去面見傾凜的路上,臉上都掛着神秘的淺笑,不知意味何在。

    傾凜看到清舞與青松一同前來,頗有些詫異,但卻未曾發問;不過清舞倒是敏銳地感覺到,這一次他看着自己的目光,似乎更加晦暗不明瞭,距離如此之遠她都能夠清楚地感覺到,他目光之中愈發深沉的征服欲。

    心中暗暗冷笑一聲:這就要忍不住了麼?她倒是想看看,這傢伙能耍出什麼花樣來!

    “小夜,這幾日有迅風等幾族的族長前來求見,無一不是前來感謝本尊派遣護衛軍幫助他們重建族地的;本尊深知這都是你的功勞,心中都有些慚愧了。”傾凜一邊說着,一邊從主位上徐徐走下,一直走到清舞的面前方纔停下,注視着清舞的眼眸之中滿是柔情。

    暈,這是什麼?溫柔陷阱還是美男計?可惜對本小姐沒用啊!

    清舞在心中暗暗地翻了個白眼,隨即滿不在乎道:“你不用慚愧,我又不是爲了你。”

    傾凜眼眸之中情意更甚:“本尊知道你是爲了狐族之興盛,也正因如此,本尊才覺得甚爲慚愧啊。”

    你慚愧就慚愧唄,離本小姐這麼近做什麼?

    清舞依舊冷着一張臉,語氣淡淡:“若是慚愧,那就答應我一件事情。”

    傾凜眸色一閃:“何事?只要本尊能夠辦到,定然答應。”

    一聽這話,清舞眼眸之中飛快地閃過了一抹欣喜,但立刻便恢復了神情淡淡的模樣:“我要帶走卓希。”

    什麼?

    傾凜的眉毛霎時緊蹙:她的目標竟然是卓希?可她明明是紫雲一族……莫非,那些長老們也要介入了?

    看到他如此警惕的反應,清舞暗暗地朝着青松遞去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神色;方纔青松將卓希的重要意義告知給她以後,她便想出了這麼一招,既能初步消除傾凜對自己真實目的的懷疑,又能夠使他不敢輕舉妄動。

    雖然不知道傾凜把自己猜測成了誰的手下,但是如此一來總比他胡亂猜疑來得好;自己故意做出一副高姿態的樣子,無非就是對他造成一種心理上的暗示:她所代表的勢力根本不懼他。

    傾凜沉吟片刻,忽然感覺到青松朝他投來的奇異神色,頓時眉毛一挑:“小夜,我想這件事還需要徵求卓希的想法,不如你先去他的住處和他商談一下?”

    清舞鎮定自若地點了點頭,神情依舊未變:“告退。”話音落下,直接轉身大步流星地離開了這裡。

    “青松,你發現了什麼?”清舞離開過後,傾凜的眉頭再度緊緊蹙起,沉聲問道;方纔青松對他使的眼色分明就是有所發現,所以他才隨口支開了清舞。

    青松臉色一肅,沉聲說道:“我來面見大人時,無意間撞破了那個小夜與卓希的會面,他們似乎早已相識;恐怕正是因爲被我撞破,那個小夜才直截了當地提出了此事,向您示威。”

    傾凜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如此看來,她很有可能是那幫老不死派出來的!怪不得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連本尊的帳都不買!哼!真是憋屈!”

    “大人,依我看,您還是先答應她吧。”青松小心翼翼道。

    “那怎麼行!那個小傢伙可是身懷那種能力啊!”傾凜有些氣急敗壞起來。

    青松趕緊安慰道:“大人莫氣,以我們現在的實力還不能與長老們抗衡,不妨先順着她的意思,在表面上麻痹她,讓長老們以爲我們完全處在他們的掌控之中,然後再徐徐圖之,您看如何?”

    “也只能如此了;不過,記得密切注意那個小夜的行蹤,這事情就交給你了。”

    “青松明白。”

    清舞大大咧咧地走了出來這才猛然想起:她不知道卓希住在哪裡啊!

    無奈地嘆了口氣,看起來也只能自己去找了。不過幸好這偌大的一片地域之中聖級的氣息倒是寥寥無幾,清舞略略思索一番,便朝着某個方向疾行而去。

    遠遠地看到了一處幽僻簡樸的小屋,再瞅瞅小屋附近那一道若有似無的監視目光,清舞微微勾起脣角:應該就是這裡了。

    “卓希,你在嗎?我是剛纔和你見過面的小夜!”清舞清脆如黃鸝鳥一般的動聽語聲傳入了小屋之中,得到的迴應卻是一陣驚慌失措的大喊:“等、等一下!”

    額?這傢伙怎麼又嚇成這樣?

    這時,卓希正在手忙腳亂地穿着衣物,急得滿頭大汗;方纔被煤球欺負得慘兮兮的他覺得渾身上下不自在,回來便趕忙沐浴了起來,卻不料剛剛沐浴完畢還沒來得及穿上衣物,便聽到了屋外女子的呼喚聲,頓時嚇得心慌意亂。

    清舞等了許久也不見他出來,不禁暗自腹誹:他不會是準備把自己從頭到腳武裝起來再出門吧?

    不過這個想法剛剛冒出來,她便看到卓希慌慌張張地自小屋之中跑了出來,清秀的小臉因方纔的慌亂有些微紅,唯唯諾諾地說道:“對不起,我、我在裡面……呃……”好像是不好意思跟一個陌生的女孩子說自己在屋子裡做些什麼,卓希“刷”地一下漲紅了臉,低着頭像蚊子哼哼似的解釋了些什麼,清舞一個字也沒有聽到。

    不過,看到少年這白裡透粉的清秀臉蛋,還有那一頭溼漉漉的長髮,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到他剛纔到底在屋裡做些什麼了;清舞趕緊強行壓下了想要撲上前去捏捏他的小臉的衝動,輕咳一聲,趕緊柔聲答道:“沒事沒事,其實我來是有件事想問你來着。”

    卓希納悶地擡起頭來,眨巴着小鹿一般溼漉漉的眼睛,好奇地望着她。

    嗷!不行了!差點又被秒殺啊!爲什麼她的萌物抵抗力就是這麼低呢?

    清舞咧嘴一笑,用大灰狼勾引小紅帽一般的口吻說道:“想不想離開這裡跟我走?”

    她的話音剛落,卓希便是募地渾身一震,眼中浮現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與一閃而逝的狂喜光芒,但卻又迅速地消散不見;他緊緊地咬了咬脣,微微搖頭:“我、我不能離開這裡……”

    雖然不知道這個美麗的女孩子是從哪裡來的,可是他知道,那個人是絕對不可能放他離開的,所以她一定是想偷偷地帶自己逃跑。可是,就算要逃跑也是自己的事情,他絕不能連累他人,不能再給族裡添麻煩了……

    “你不需要去想能不能,只需要回答我,你想不想。”清舞忽然語氣嚴肅道:“只要你想,就能實現;但是,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你自己來邁出第一步。”

    只要他想,就能實現?這是真的嗎?卓希被面前少女這番堅定的話語深深地震撼,心中忽然涌起了巨大的勇氣,他重重地點了點頭:“想!我想出去!”

    “那就好。”絕美的少女忽然綻放出一抹燦爛迷人的笑,令卓希看得呆了:他還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看的女孩子……就在這時,清舞卻是忽然斂起了臉上的笑容,微微側過了頭,對着某個方向朗聲問道:“青松族長,您可是聽到了?”

    看到青松忽然從天而降,卓希的臉色頓時一片煞白: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是他們一起設的局嗎?這個女孩子是和他們一起的?

    青松有點尷尬地扯了扯嘴角:“自然是聽到了,既然如此,傾凜大人是不會違背卓希族長自己的意願的,他現在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卓希還慘白着一張臉定在原地,完全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他機械般地轉過頭去看了看清舞,卻發現後者正對着他俏皮地眨眼:難道說,是她解救了自己嗎?

    “愣着幹什麼,走啊!”

    清舞看着卓希一臉不在狀態的樣子,禁不住撲哧一笑:“難道你還不想走?”

    卓希雖然依舊不知道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但是既然連那個青松都發話了,他也顧不得許多了,趕忙緊跟着清舞縱身躍起,飛也似的疾行遠去。

    飛離了傾凜的地盤,兩人便尋了一處僻靜地方降落下來,只不過,清舞在降落之際,忽然不動聲色地朝着身後不遠處的某個位置瞟了一眼,隨即莫名地勾了勾脣:後面果然有小尾巴呢,只不過對她來說,這小尾巴簡直就是免費的傳聲筒啊!

    卓希眼巴巴地瞅着一臉高深莫測的清舞,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但好像又不知從何說起,只能眨着一雙清澈的眼眸好奇地看着她。

    清舞清了清嗓子,隨即緩聲開口:“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小夜,是護衛軍的護衛長之一,方纔就是我向傾凜提出要帶你離開的。”

    聽了清舞的前半句話,卓希霎時心下一驚,可是聽完了後半句,頓時又變得納悶不已:她既然是那個人的手下,又爲什麼要帶自己離開?而且,她提出的這個要求那人竟然會答應,這可能嗎?

    她當然知道卓希的疑惑,將聲音放低了些許,神秘兮兮道:“我雖然是護衛長之一,但是,我並不爲傾凜效力;他大概也猜出了一些,所以現在還不敢輕舉妄動。”

    卓希眨眼再眨眼:能夠鎮住那人的勢力,究竟是什麼樣的勢力?

    現在有個順風耳在不遠處,她說到這裡也就差不多了;清舞摸了摸下巴,繼續引誘小綿羊:“要不要跟着我到狐族各地遊覽遊覽?”

    這個提議對於卓希來說簡直就是自己最最渴望的幻想,他再也顧不得清舞是不是會有什麼其他的企圖,現在他一心想的,都是要走出那個牢籠,去看看外面美麗的一切。自出生開始,他就被迫在族裡的聖地之中度過了毫無樂趣可言的幼嬰期,甚至到了成長期化形,繼承了族長之位,也從未離開過族地一步;直到兩年前的某一天,他被擄到了那個簡陋的小屋之中,從此再也不能踏出去半步。

    和清舞第一次見面之時,正是他不知道第多少次的逃跑,沒想到卻是莫名其妙地被一個黑不溜秋的東西給……本來還因爲失去了一次絕好的機會而失落萬分,卻不想,一個從未想到過的驚喜就這樣從天而降!

    他毫不遲疑地使勁點頭,就算這意味着又要被另一個勢力掌控在手中,他也想要一時的自由!

    看到清秀的少年眼眸中忽然放射出無限的渴望,那對大千世界的美好向往令清舞心中一顫,不由自主地便有些心疼起來。

    當清舞帶着卓希再度出現在護衛軍中之時,頓時引發了一片驚歎的狂潮:他們自然並不知道卓希的身份,但任誰看到了這麼一個纖細得惹人愛憐的美少年,大概都會心下一軟吧。

    不過,這其中還是要數雲烈和阿峰的反應最大;他們曾在傾凜那裡見過卓希,當然也知道他就是傳說中的卓光一族的族長,但是,他怎麼會跟着清舞一同出現?

    衆多好奇的打量目光看得卓希有些慌亂無措,下意識地拽住了清舞的衣袖往她身後縮去,一雙迷人的眼眸也驚惶地四處遊移着,漸漸地還有些泛出水光的趨勢,完全是一副受驚了的小兔子模樣。

    清舞知道他一定是不太習慣有這麼多陌生人的場面,趕忙拉着卓希跑去一邊,饒有興致地教他挖起了狐狸窩;卓希緊張的情緒隨着突然發現的這項有趣的事業漸漸消散,開始興奮異常地忙碌起來。

    “主人,你是怎麼說服傾凜讓他放了卓希族長的?”阿峰詫異之中帶着絲絲激動的聲音忽然在清舞腦中響起。

    “過程比較離奇,結果就是你看到的這樣嘍!”清舞淡定地回了一句。

    誰料,阿峰卻是更加激動地傳音過來:“您可知道傾凜爲何如此重視他,甚至於要把他軟禁起來?”

    阿峰這激動過頭的聲音好像有些不對勁啊,清舞愈發好奇:“難道不是想要用他要挾卓光一族麼?”

    這話說完,清舞自己也覺得有些納悶:要挾卓光天狐一族做什麼呢?總要有些目的吧!

    “是也不是;主人您可知道,卓光天狐一族有一項秘技,能增幅一倍的實力!”

    ------題外話------

    嗷嗷,纖弱少年易推倒,有木有妹紙喜歡這種嬌羞型的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
    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