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9章 第七位護衛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9章 第七位護衛長字體大小: A+
     

    傾凜此話一出,在場的一衆屬下紛紛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視線在清舞與傾凜之間不斷地來回遊移,終於發現了傾凜眼眸之中那抹晦暗不明的慾望。

    阿峰不由自主地握緊了拳頭,幾乎就要忍耐不住心中的憤怒:這個無恥之徒!竟然肖想尊主夫人!

    雲烈與風剎都是緊緊地蹙起了眉,眼眸之中隱隱地劃過一抹厭惡之色:這就是現如今掌握着狐族大權的傢伙麼?

    而那名精壯男子則不屑地瞥了清舞一眼:不過是個聖級一階的小菜鳥,莫非她以後的地位還要凌駕於自己不成?

    在衆狐神色各異的注視下,清舞卻忽然笑了,那明媚迷人的笑意令傾凜的心臟募地一顫。

    阿峰頓時臉色大變:天啊!尊主夫人不會真的想用美人計吧?尊主大人會殺了他的,一定會殺了他的!

    清舞微微啓脣,傾凜下意識地便以爲她要說出答應的話,脣邊立刻盪漾出一抹得意的邪笑。

    “對不起,我並無此意!”

    什麼?!

    傾凜的笑容直接僵在了嘴邊,而在場的其他手下們也是驚詫不已:這又是怎麼個狀況?

    清舞看到傾凜抽搐的嘴角,不由得暗自冷笑:這個卑鄙無恥的傢伙膽子倒是挺會癡心妄想,不過沒關係,出來混,早晚都是要還的!

    不過,傾凜臉上的尷尬之色也只停留了一瞬,便復又換上了那副饒有興味的表情:“此話何解?莫非你覺得本尊不夠資格?”

    清舞微微地搖了搖頭,又是勾脣一笑:“我沒有做花瓶的打算。”

    “哼!你這臭丫頭簡直是膽大包天!”那名精壯男子聽到清舞如此直白的拒絕,頓時氣得跳腳:簡直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傾凜眸光一閃,卻是霎時間明白了清舞話中之意,一雙狐狸眼之中,頓時精芒四射:這個女子,他要定了!

    傾凜忽然重重地喊了一個“好”字,隨即揚了揚下巴對着一旁的雲烈說道:“將其他四位護衛長召集過來,我要宣佈一件事情。”

    雲烈儘管心中困惑,卻還是躬身點頭;正欲轉身之際,這纔想起了此來面見傾凜的正事:“這迅風獵狐一族的族長該如何處置?”

    誰料,雲烈話音剛落,還不待傾凜發話,清舞便不緊不慢地開口道:“不知道我有沒有處置戰利品的權利?”

    清舞這話一出,又將衆狐驚了個目瞪口呆,他們現在算是知道了,這小丫頭簡直是嚇死人不償命!

    少女眸中那卓然自信的神色似乎又一次令傾凜莫名其妙地動容了;他倒也相當好奇這小丫頭究竟想如何處置這個族長。倒並不是說他對清舞完全沒有懷疑,只是對自己實力的強大自信已經足以令他忽略這個算不得疑慮的疑慮。

    “好,本尊答應你。”

    風剎完全不敢置信,就這樣簡簡單單的兩句話,自己的命運便落在了方纔那個將自己一刀制服的少女身上;而她脣邊始終掛着的奇異微笑,也令他愈發地困惑:這個少女,究竟目的何在?

    不一時,方纔帶領着護衛軍們鎮壓了迅風獵狐一族的四位護衛長便來到了傾凜的面前,而傾凜也不廢話,待他們方一站定,便語氣嚴肅道:“從今日起,護衛軍新增加第七位護衛長,這第七位護衛長擁有指揮全體護衛軍的權力,有任何緊急事件也可以不通過本尊而直接命令全體護衛軍;從今天起,小夜就是護衛軍的第七位護衛長。”

    傾凜這番淡定而又充滿威嚴的話語簡直就像是一塊投入湖中的巨石,霎時間便引發了四個護衛長的激烈反應:“尊主,她只是個聖級一階的小丫頭,如何能夠勝任此職?”

    看到這四個傢伙神色之中對清舞毫不掩飾的鄙夷,傾凜忽然緊緊地蹙起了眉,厲聲喝道:“你們想質疑本尊的決定?”

    四個護衛長一聽傾凜此話,只得小心翼翼地躬了躬身,不再開口;只是眉目之間,盡是迷惑不滿。

    шωш¸ Tтká n¸ ¢ ○

    傾凜緊緊地盯着自四個護衛長到來之後便不發一言的清舞,眼中飛速地閃過一抹晦暗的光芒,卻是並未再對她說些什麼。

    清舞倒是沒想到自己的目的這麼順利地便達成了,不過轉念一想,又對這傾凜更添了一分認識:看起來這傢伙也不只是個狂妄又陰狠的小人,手段還是有那麼點的。不過,他大概永遠也不會知道,自己從一開始就犯了一個最大的錯誤,乃至於將自己親手送上了萬劫不復的道路。

    六位護衛長再加上清舞這個第七人,連同迅風獵狐的族長一同往營地之中走去;一路上靜默無言,各有各的思量。

    不一時,他們回到了護衛軍營帳,此時護衛軍們剛剛完成了今日的操練,還沒有各自散去;看到一衆護衛長面色各異地走至比武場中,再加上清舞竟然是走在了最前方之列,頓時有些怔愣。

    “從今日開始,小夜將成爲護衛軍的第七位護衛長,在緊急任務中擁有優先指揮權。”雲烈簡單直白的一句話直接令在場的護衛軍們石化在地。

    清舞淡然自若地踏前一步,臉上再也不復之前與護衛軍們相處之時的清純天真,反而是處處流露出一股令人難以忽視的強悍氣場。

    “各位,我先爲自己之前隱瞞了自己的實戰實力向大家道個歉,而眼前的事實我並不想多說什麼,至於未來,我更希望用行動不是語言來表達。”

    清舞話音落下,環顧了一番場中靜謐一片的詭異場景,也不多說,轉過頭去便離開了比武場;連六位護衛長都被她晾在了原地,真是夠有範的了。

    她倒不是想耍酷或者發表什麼就職感言,而是現在她十萬火急地趕着去找個僻靜地方服下第二枚瑩果;方纔在走回比武場之際,清舞便感覺到自己的氣息隱隱有些不穩,若是再停留片刻,恐怕就有當場暴露的危險。

    尋了個偏僻角落吃下瑩果之後,清舞終於恢復了淡定,這纔想起來還有個反叛的族長等待她的處置呢。

    清舞的打算是,從這些小族入手,令他們匯聚成一股強大的力量,從而成爲傾煌最忠誠的支持者。雖然這些小族的勢力並不強悍,但是總歸也是各有各的天賦絕技,若是好好地加以利用,並不遜色於九尾與幻風一族。

    風剎此時實在是困惑的很,完全不知道整個事情爲何會變成了這樣;和清舞一同走在回到族中的路上,他暗自納悶:自己這是到傾凜的面前露了個臉然後又被送回來了麼?

    他有些小心翼翼地望着走在身旁的少女,心中忐忑不已:不知道爲什麼,這個少女的等階明明只有慘兮兮的聖級一階,卻擁有連自己也無法抵禦的迅捷身法與令人驚歎的強悍氣場;從她化形的年齡來看,簡直就是個天賦卓絕的天才,可是這樣的一名女子,難道不應該是在某個世外桃源享受安逸的生活嗎?爲何竟會出現在了護衛軍之中,還這樣離奇地成爲了第七名護衛長?

    清舞早就看出了風剎滿心的困惑,不過現在這地方顯然並不適於向他說明;眼看着滿目瘡痍的迅風獵狐一族即將到達,清舞卻是猛地沉聲開口:“這就是你想要的結果嗎?”

    風剎同樣看到了荒蕪一片的族地,眼中不由自主地浮現出濃濃的憤怒與深切的憂慮:“不是!”

    但凡還有一絲一毫的辦法,他絕不會選擇這種飛蛾撲火般的方式;只不過,內心深處還存有一絲僥倖的他,滿心希望在聽到他們族羣的消息之後,會有同樣懷有這種想法的族羣一同相應。萬萬想不到的是,這傾凜手下的護衛軍竟然反應如此迅速,在他還未整合完畢之際,便已經得到了消息;一想到自己孤注一擲的行動未能開始便宣告失敗,他的心中便涌現出無盡的憤怒,然而,卻又不得不就此低頭,聽從命運的安排。

    清舞看到他挫敗的神色,不甚滿意地撇了撇嘴:“這就是你身爲一族之長的覺悟?唉,難怪你的族羣會變成這副鬼樣子了。”

    “不許你輕視我族!”風剎就像是被戳中了痛處一般,憤憤不平地反駁道。

    “光有滿腔熱血是成不了事的,你想反對他,那就要有足以與之抗衡的實力;否則,就算是犧牲了族中的一切,也是白費力氣。不過你應該是明白這一點的,所以我現在只問一句,你到底有幾分決心?”清舞目光灼灼地注視着風剎,一雙美眸之中,閃爍着莫名的光芒。

    少女這番簡單卻又透徹的話語卻是令風剎驚出了一身冷汗,看着她審視的嚴肅目光,那絲絲縷縷逸散而出的凜然霸氣,他竟然莫名其妙地產生了一種錯覺,好像眼前發問的,並不是嬌小的少女,而是那個他心中無時無刻不在感念着的傾煌尊主大人!

    情不自禁地,他竟然問出了聲來:“你,究竟是誰?”

    ------題外話------

    睡了大半天,恢復不少,爭取明天恢復血槽!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
    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