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8章 我要見傾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8章 我要見傾凜!字體大小: A+
     

    周圍忽然變得一片靜謐,不管是正在打鬥中的一衆護衛軍與那名族長的手下,還是看到場面將要失控而幾欲出手的幾位護衛長,此時都齊齊地定在了原地,一臉呆滯地望着眼前這驚世駭俗的一幕。

    那名族長更是驚駭莫名,手上依舊保持着施展天賦技能的詭異動作,雙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少女那璀璨的明眸,心中巨震:這少女究竟是什麼意思?她難道不是護衛軍的一員嗎?爲何說要自己相信她?她到底有什麼目的?

    清舞看出了這名族長的疑惑,隱晦地朝他眨了眨眼睛,又悄聲補充道:“我的目的和你一樣!”

    什麼?!

    風剎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可是,望着眼前這神情堅定的絕美少女,卻不由自主地相信了她的話,下意識地便收斂了身上的氣勢。

    清舞朝他揚了揚眉,便轉過了身來,這才發覺,在場的衆狐仍然齊齊保持着石化狀態;畢竟在他們眼中,可是一個聖級一階的小菜鳥瞬間制服了一個聖級三階的高手,這簡直是螞蟻撼大象啊!

    清舞微微皺了皺眉:糟糕,好像忘記應該保持低調了;以她現在的“實力”,怎麼也應該與這威武的族長大戰三百回合再堪堪險勝纔對啊!一不留神就本色出演了,真是麻煩!

    眼珠一轉,她卻是忽然又有了另一個想法:自己的確是想以深入護衛軍之中的方式,潛移默化地改變他們,不過,這並不意味着她需要保持低調啊!這些護衛軍們大都敬佩強者,也許像這種強勢的方式說不定更加有效!

    她覺得自己似乎是走入了一個誤區,覺得若要從內部改變一些想法,就必須要將自己融入其中;不過,有些時候,真正需要的其實是讓他人融入她的氣氛,發自內心地感受到她的氣場,從而讓他們自發地成爲自己的夥伴。

    這樣想着,清舞忽然高高地揚起了脣角,露出了她一貫的招牌式肆意微笑,神色之間也完全不復之前隨着阿峰走進護衛軍營地之時的小心翼翼,而是一派卓然自信。

    “小夜,你……”倒是雲烈率先反應了過來,趕忙上前兩步,將被清舞制住了要害的族長風剎牢牢地控制住,隨即一臉震驚地望向了清舞。

    誰料,她卻並沒有退回隊伍中的打算,而是揚了揚下巴直直地凝視着雲烈那雙困惑的雙眸:“我想面見傾凜大人。”

    此話一出,不僅一衆護衛軍與護衛長們驚掉了眼珠,就連阿峰也差點跌個趔殂:主人這是要幹什麼?不會是想去色誘傾凜吧?他要不要幫助傾煌大人阻止一下?

    面前少女的氣勢忽然變了,變得霸氣果決、強勢傲然;雲烈定定地注視着那雙皓月明眸,不知不覺間,似乎產生了一種莫名的衝動:相信她,相信她的一切。

    雲烈點了點頭,應聲答道:“好,我帶你去見傾凜大人。”

    一聽這話,另兩族的護衛長可不樂意了:“雲烈!你這是什麼意思?就算這小丫頭是深藏不露,那也不能隨隨便便就讓她面見傾凜大人啊!”

    “就是!這小丫頭隱藏了自己的實力,說不定是想要對傾凜大人不利!”

    清舞不屑地白了他們一眼,冷哼一聲:“不錯,我的確是隱藏了自己的實力,不過就算我實力再強,也比不過你們四位護衛長大人聯手吧?若是我真的對傾凜大人有不忠之心,也會被你們直接抹殺吧?”

    “哼!誰知道你這小丫頭會有什麼不爲人知的秘密!”

    雲烈卻是忽然皺起了眉,打斷了他們的爭論:“若她對傾凜大人真有不忠之意,那麼面見傾凜大人,無異於自投羅網;我帶她去,若出現任何問題,我來負責。”

    雲烈已經這樣說了,其他四位護衛長也不好反駁;更何況,清舞本來就直屬於雲烈管轄,就算她真的是反叛一族,屆時倒黴的也是雲烈。這樣想着,他們倒是不再阻止,而是直接忽略了清舞、雲烈與被制住的風剎三個,忙着收拾眼前尚未徹底解決的爛攤子去了。

    “阿峰,我們一起看着這迅風獵狐的族長,帶着他一同面見傾凜大人。”雲烈這樣說着,這就準備直接去往傾凜的住處所在了。

    阿峰此時可是對清舞的計劃頗爲好奇,這送上門來的圍觀的機會又怎能錯過?自然是繼續扮演着稱職護衛長的角色,與雲烈兩個一左一右地看守着風剎。

    清舞對於他們所要去的地方可是相當的好奇,暗暗地對着阿峰傳音道:“我們現在要去的地方是狐族狐尊居住之地嗎?”

    阿峰自然知道她的意思:“不是,傾凜奪取了狐族的控制權之後,也一直是在自己原本的住所之中;就算他奪取了傾煌大人的位子,但卻並沒有得到聖地之中上古狐尊大人的認可,所以不能算作是真正意義上的狐尊。他現在自稱爲狐尊,也只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清舞就像個好奇寶寶一般,爲了瞭解更多的狐族事宜而不斷地向阿峰傳音詢問着;這可是苦了阿峰,表面上依舊要裝作一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內心深處卻要持續地面對她各式各樣的提問,表情上還不能出現一絲一毫的破綻。答着答着,他簡直覺得自己快要精神分裂了。

    他們一行沿着一條並不算寬闊的幽僻小徑前行,行了約有小半日的時辰,最終在一處造型詭異的山洞之外停住了腳步。

    就在此時,忽然有一個精壯的修長男子從天而降,突兀地出現在了山洞洞口;他先是隨意地瞄了雲烈與阿峰一眼,隨即立刻將警惕與困惑的目光投向了清舞與風剎兩個,不滿地朝着雲烈高聲說道:“雲烈護衛長,難道你忘記了傾凜大人的吩咐?竟然帶生面孔過來,這是怎麼回事?”

    雲烈趕忙踏前一步,鄭重地解釋道:“是關於方纔傾凜大人要我們鎮壓迅風獵狐一族的叛亂之事,他們兩個是重要參與者,希望能面見傾凜大人。”

    那個精壯男子皺着眉頭一臉不滿:“就算是如此,你也需要先行通報,怎麼能直接將人帶到這裡?”

    不過,還不等雲烈回答,清舞他們便聽到山洞之中忽然傳來了一個邪魅陰柔的男聲:“算了阿任,此事由我親自處理吧。”

    聽到這個聲音的吩咐,精壯男子趕忙對着山洞之中徐徐走出的人影微微躬身,以示尊敬;而清舞也立刻瞪圓了眼睛,一雙美眸一眨不眨地緊緊盯着山洞之內,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傾煌這位鼎鼎有名的弟弟究竟是何模樣。

    山洞中的身影越走越近,終於漸漸地露出了輪廓:這是一個長相略顯陰柔的美男子,狹長的細眉之下,一雙勾魂奪魄的魅惑眼眸精芒四射;他身着一身紫色華貴衣袍,不緊不慢地邁步而出。

    不用說,這一定就是那位野心勃勃的傾凜大人了;他的眉宇間與傾煌有七分相似,但是清舞卻在見到他的第一眼,便對這傢伙毫無好感。不僅僅是因爲他是背叛傾煌的奸邪之徒,更是因爲他眼眸之中流露出的絲絲陰厲之氣。這樣一個渾身上下滿是陰氣的傢伙,怎麼可能成爲統領一族的尊主呢?

    在清舞觀察着傾凜的同時,他也注意到了前方這個面容絕美的迷人少女。他見過的狐族女子何止一二,在天斷山脈之中看到的其他獸族女子之中,也不乏美貌驚人的;可是卻沒有一個,能夠比得上眼前的這一位。

    她的美,絕非是一般女子的甜美嬌柔,也並不是猛獸之女的**狂野;她的身上,散發着一種令人難以忽略的強悍氣場,那並不是源於自身的實力,卻似乎是與生俱來的高傲,令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去仰望。

    他發現清舞面對着他的打量毫無懼色,反而是直直地迎着他的目光,眉宇之間一派霸氣凜然;傾凜的心中驟然涌起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衝動,內心深處有一股熱切的念頭在不斷升騰而起:這纔是配得上他的女人!他要讓她成爲自己的尊後!

    傾凜也不知道自己爲何會產生一見鍾情這種他以前最爲不屑的想法,但是現在,他滿腦子叫囂着的,的確就是想要讓這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子成爲自己的所有物!

    傾凜走出山洞,對着雲烈微微揚眉,示意他可以向他回報了;只不過,傾凜那雙媚眼的餘光,卻是饒有興致地瞄着靜靜站立一旁的清舞。

    雲烈躬身一禮,隨即將鎮壓迅風獵狐一族的經過向傾凜複述了一番,自然也沒有忘記將清舞如何一刀制服風剎的經過講了出來。緊接着,便擡眸望向了傾凜,等待着他的迴應;可是這時,他看到的,卻是傾凜那直勾勾地凝視着清舞的晦暗目光,那目光之中,是毫不掩飾的征服欲。

    “小夜是麼?本尊很欣賞你,想把你留在本尊身邊,你意下如何?”

    ------題外話------

    某秋昏昏沉沉中,要是寫的語無倫次求諒解啊嗚嗚…



    上一頁 ←    → 下一頁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
    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你是我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