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7章 一齊翻綠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7章 一齊翻綠眼字體大小: A+
     

    夜色深沉,四下裡一片寂寥,偌大的一片營地之中,只有中央的三頂營帳亮着微弱的熒光。

    黑暗的夜色之中,誰都沒有發覺,一道嬌小的黑色身影募地一閃而過,鬼魅一般地“飄”到了某個營帳之外。

    嬌小黑影忽然咧嘴一笑,露出分外亮眼的潔白貝齒,只是那笑容任誰見了,恐怕都會不寒而慄。

    哼!讓你們甩我白眼!本小姐可不是好欺負的!

    清舞感受到了阿峰所在的營帳,那麼這其它兩個,自然是另外兩族護衛長的營帳了。

    她悄悄地伸出一隻小手,心意一動,手心之上便漸漸浮現出了一小團若有似無的透明狀霧氣;緊接着手腕一甩,那團奇異的透明霧氣便好像長了眼睛一般,順着營帳門口的縫隙爭先恐後地鑽了進去。

    清舞腳下未停,立刻閃身到了另一個營帳之外,同樣如法炮製地將那透明狀霧氣散入了營帳之中,隨即又是邪惡一笑,便踏着飄逸的步子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第二日清晨。

    “啊啊啊!”

    “幻辛,一大清早你喊什麼呢!”

    “我、我的眼睛!”

    幻申睡眼惺忪地從自己的旁帳之中出來,便看到幻辛驚恐萬狀地指着水盆,一臉撞了鬼的樣子;他下意識地轉過頭來,剛想向同伴確認一下這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幻覺,誰料,兩人卻在雙雙對視一眼之後,齊齊發出了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嚎叫。

    “啊啊啊!你的眼睛!”

    這兩聲不約而同的淒厲慘叫簡直震徹整片營地,自然也驚醒了依舊睡得迷迷糊糊的另兩個營帳中的護衛長們。

    緊隨而起的,是更加驚駭莫名的男高音:“這是什麼?!”

    聽到響聲的幾位護衛長齊齊衝出了營帳,其中九尾一族與幻風一族的護衛長們卻在彼此對視一眼之後,異口同聲地驚叫道:“這是怎麼回事?!”

    阿峰驚悚異常地瞅着那四位護衛長冒着幽幽綠光的墨綠色眼睛,忍不住打了個寒戰:天啊,太可怕了!這就是得罪了主人的下場啊!

    原來,這四個可憐的傢伙原本魅惑迷人的紅眸竟然變成了詭異的墨綠色!

    “爲什麼會這樣?!你們兩個怎麼沒事?”

    “一定是有人暗算!簡直是膽大包天!”

    這四個白癡的傢伙一個勁地詛咒發誓,要惡整他們的人付出代價;可是盛怒中的他們卻完全忽視了一個問題:以他們聖級四階的實力,放眼整個狐族又有幾個人能夠令他們毫無所覺地被暗算至此?

    不過,他們大概怎麼也不會想到,此時此刻這個被他們百般詛咒的傢伙其實就在他們的身邊,正躲在一粒微小的塵埃之中饒有興味地欣賞着自己的傑作。

    “哈哈哈,主人我簡直太佩服你了,你怎麼會想到這麼古怪的方法來整治他們呢?”碧心在一旁笑得前仰後合。爲自家主人的彪悍而興奮不已。

    清舞故作淡定地撇了撇嘴:“我這叫對症下藥,他們昨天不是眼睛不舒服一個勁地翻白眼麼,這下子絕對不會了!”

    “噗……”碧心再度忍受不住地噴笑出聲:這下子他們想翻白眼也翻不出來了啊!頂多是翻翻綠眼!

    看着外面那四個傢伙急的抓耳撓腮的樣子,清舞冷笑一聲:這才只是個小小的教訓,來日方長,本小姐一定好好地讓你們喝上一壺!

    不過,說來也巧,就在這四個悲催的傢伙剛剛決定了在找到辦法治好眼睛之前絕不在族人前露面之時,傾凜的直屬手下之一竟然來到了營地,向他們發佈了一項新的任務。

    這下子兩族的護衛長可變得愁眉苦臉起來:總不能跟傾凜大人說他們得了綠眼病不能出門了吧?

    無奈之下,他們只得一人整了一套帶着兜帽的衣袍,一同扮成了神秘人的模樣;待護衛軍集結之際,一衆護衛軍們頂着兩名護衛長與四個詭異黑袍人,頓覺莫名其妙。

    當然,由於清舞的加入,似乎大家的困惑也並沒有持續太長時間,因爲只是片刻的光景,某女便成爲了一衆護衛軍目光的焦點。

    剛剛加入便要參與任務,清舞倒是對這第一次任務相當期待;只不過,並不是期待這任務的內容,而是期待此次任務,能否讓她達成自己的目的。

    此次的任務說來簡單:鎮壓某個欲要揭竿而起反對傾凜的族羣。

    清舞忽然想起了那個幻辛出發之前所說的一句話,忍不住冷冷地嗤笑一聲。就他那種認爲自己是天下老大的狂妄之態,遲早有一天會引發族人的衆怒。

    “小夜啊,一會戰鬥的時候你只管站在後面看着就好了,這些事情就全交給我們就可以了!”

    “就是就是!你纔剛剛加入,一定有許多事情不太明白,今天就在後面觀戰就好!”

    清舞果真是魅力無法擋,這才和衆人攀談幾句,便已經贏得了一衆護衛軍的喜愛。他們原本都以爲這樣一個嬌小可人的丫頭一定是像小公主一般高傲的,卻不想,清舞的一舉一動無不流露出青春朝氣與活潑可愛。

    她就像是一個天生的發光體,就算是簡單的一顰一笑也牽動着周圍所有的目光;當然,這不僅僅是個別護衛軍的想法,就連其他兩族的護衛軍們,也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清舞,想要更多地瞭解這個璀璨耀眼的女子。

    不多時,護衛軍的隊伍便已經來到了這個族羣。望着族羣之中一片荒蕪破敗的景象,清舞禁不住感慨萬分:這些弱小的族羣其實最是無辜,對於他們來說是誰成爲狐族真正的統治者也許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的生活能夠得到最大的改善。

    和人類社會頗爲相似,狐族之中的各個族羣也有強大和弱小之分,弱小的族羣在面對強大族羣的資源掠奪之時,根本是無能爲力;而深知整個族羣這一深埋於血統之中的生存方式的,大概也都被這種無情的鎮壓逼上了絕路。

    清舞想到這裡,忽然微微勾了勾脣:今日這可是個好機會啊,有了她的添油加醋,一定要讓這些護衛軍們動搖自己的本心!

    其實他們倒也並不需要全員衝到這個族中去大搞鎮壓,畢竟擁有實力與血統的雙重壓迫,這個族羣就算是想要反抗恐怕也是有心無力;因而傾凜此舉,無非就是爲了向各個族羣展示自己的強悍勢力,展現他無所不能的超強勢力控制。

    隨着護衛長的一聲令下,護衛軍出動了一半的人馬前去族中進行鎮壓,將族羣之中煽動族人情緒的小狐狸們盡數拎了回來;當然,在抓捕族長之際,也遭遇了不小的困難。

    這一族之長再不濟,也是聖級三階的強者,再加上天賦技能幻影分身頗爲強悍,一時間竟然無人能夠捕捉到這名族長的真正蹤跡。

    最終,一衆護衛軍還是以人數優勢將這位族長逼至了無法逃脫的角落,才得以將他牢牢地鎮住。

    在這一過程中,清舞始終皺着眉頭,好像在思索什麼重大問題一般;她的表情自然是被身旁的護衛軍們看了個徹底,紛紛有些好奇地問道:“小夜,你這是怎麼了?”

    清舞微微地嘟起了嘴巴,歪着小臉摸着下巴,一臉困惑的問道:“爲什麼要鎮壓他們呢?鎮壓之後又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呢?”

    “他們想要背叛傾凜大人,自然是要鎮壓了!至於背叛傾凜大人的下場,當然是相當嚴重的!”一個護衛軍這樣說道。

    清舞的柳眉卻是越蹙越緊:“可是,我覺得他們的表情分明不是背叛,而是無奈和憂傷;若不是萬不得已,誰會希望孤注一擲,做這種破釜沉舟之事呢?”

    “就算他們是有什麼理由,也絕對不能背叛傾凜大人!”另一個九尾一族的護衛軍緊了緊拳頭,一臉堅定道。

    清舞心中暗罵:這些傢伙是被洗腦了麼?怎麼只知道愚忠呢?

    這時,阿峰的聲音突兀地傳入了清舞的腦海:“護衛軍之中的九尾一族大都是族長的得力手下,出於對族長的絕對忠誠,他們大都也會對傾凜無條件地服從,所以主人你想要真正地改變他們的想法,絕對是相當困難的。”

    阿峰這話簡直就像是一盆冷水澆了下來一般,清舞聽得一愣一愣:難道說她的雄心壯志剛剛開始就遇到了莫大的阻隔?

    誰料,就在此時,異變突生;那位被幾名護衛軍控制得牢牢的族長,忽然眸中紅光大盛,似乎是使出了什麼相當厲害的招式:只聽他憤怒地大喝一聲,施加在他身上的重重威壓便盡數消散而去,就連周圍的數名護衛軍,也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大力地推到了一邊。

    嗯?有意思!

    一股霸道凜冽的強悍衝擊波層層逸散開來,逼得衆人節節後退;就在這股衝擊波臨近清舞身邊之際,她臉上的神情卻是瞬間變得雀躍不已,腳下一蹬,竟是不退反進!

    踏着鬼魅般的飄逸步伐,清舞瞬步連閃,竟是完全無視這股詭異的衝擊波,整個人直接衝着那名族長飛掠而去;那名族長只覺眼前一花,下一刻,一把冰冷刺骨的彎刀已經逼上了自己的脖子!

    耳邊,一句只有兩人才能夠聽得到的話語悄然響起:“相信我,我保你平安!”

    ------題外話------

    嗚嗚嗚,秋秋病倒了…痛苦求安慰…



    上一頁 ←    → 下一頁

    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