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5章 狐族聖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5章 狐族聖地字體大小: A+
     

    “天啊!人呢?”

    “這小丫頭原來深藏不露啊!”

    一衆護衛軍把眼睛揉了又揉,卻只在空氣之中看到一絲若有似無的殘影;下一刻,那道飄逸靈動的身影便突兀地出現在了彪壯男子的身後,泛着絲絲寒氣的銀月彎刀對着對手的背後空門直直刺去!

    彪壯男子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一時大意竟然差點在這個小丫頭身上栽了跟頭,猛地往旁邊踏出一步,總算是堪堪避過了清舞迅捷的一刀,可是身側的衣物依舊不可避免地被劃出了一道長長的刀痕!

    突如其來的變故不僅僅震撼了場地之中的護衛軍們,也同樣令六位護衛長瞬間變了臉色;尤其是一開始對清舞甚爲不屑的除紫雲一族之外的四位護衛長,此時齊齊難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不過,由於清舞的刻意隱瞞,此時在這幾位護衛長的眼中,她的身法雖快,卻也並沒有達到難以捕捉的地步;不過,令他們驚異不定的並不僅僅是她迅捷的身法,還有那沉穩果決的招式,很顯然,這個新來的小丫頭並非只是一個徒有其表的花瓶。

    場上的對戰仍在繼續,只不過與衆人一開始想象中的走向大不相同:只見那嬌小靈動的少女不斷地騰挪跳躍,猶如靈蛇一般輕巧地躲避着對手的攻擊,時不時地擡手一刀便令對方冷汗直冒;再反觀她的對手,簡直就像是一隻笨笨的大熊一般,碩大的拳頭根本就連清舞的衣角都碰不到,反而是被她持續不斷的“騷擾”弄得手忙腳亂。

    眼看着勝利的天平一點點地朝着清舞靠近,那彪壯男子所在的九尾一族的護衛長終於看不下去了,急急地高喝一聲:“比武停止!”

    他這話音剛落,雙方便齊齊迫不及待地後退兩步,雙雙如釋重負般地鬆了口氣。

    清舞這一舉動可不是假裝的,要知道,要一個勁地壓制着自己的實力不顯山不露水,也是一件技術活啊,她都累出汗了有木有!

    清舞收回了銀月彎刀,又擦了擦額間的細汗,隨後一臉期待地望着臺上的六位護衛長;誰料,另兩族的護衛長卻是一言不發,只是神色各異地盯着清舞看了又看,倒是阿峰斜斜地瞥了一眼身旁威嚴男子的神態,隨即故作鎮定地開口道:“你,跟我們過來。”

    隨着兩名紫雲一族的護衛長帶着清舞離開,比武場中的氣氛立刻變得熱鬧起來;就清舞方纔的表現來看,只要忠誠度足夠,加入護衛軍是沒什麼問題的。即將迎來一位粉嫩嫩的可愛小新人,一衆護衛軍們都是興奮異常。

    兩名護衛長將清舞領到了不遠處的一方營帳之中,方一站定,那名威嚴男子便轉過身來,目光灼灼地凝視着清舞,似要看透她的內心一般:“你到底爲什麼要加入護衛軍?”

    話音剛落,清舞便感覺到了自男子身上洶涌澎湃而出的磅礴氣勢,一股沉重的壓迫感直逼清舞而來。

    清舞心中暗笑一聲:是試探?抑或是下馬威?

    不動聲色地化去了那股強悍的威壓,表面上卻趕忙擺出了一副不堪重負的樣子;白皙的額頭上滲出絲絲汗珠,瘦弱的拳頭緊握,幾乎青筋暴露,原本迷人的櫻脣也開始微微泛白,但是,她始終高昂着頭,直直地迎着他審視的目光。

    雲烈對於阿峰領來的這個小丫頭實在是好奇得很:原本他以爲眼前的少女就是個中看不中用的花瓶,但是,她在比武場上的表現卻徹底顛覆了他對她的這種認知;刻意的試探不僅沒能令他了解到這個少女真正的底細,反而是更深一步地增添了這少女的神秘感。看着她咬緊牙關小臉慘白的模樣,一看便知是經受不住這莫大的威壓,然而就在這種狀況下,她依然不發一言也毫不退縮,反而是用那雙璀璨的明眸無聲地訴說着自己的決意。

    微微地挑了挑眉,雲烈暗暗地收回了威壓,隨即眸光凜冽地直視着她,示意清舞回答他方纔的問題。

    清舞的臉色終於漸漸緩和了下來,抿了抿尚有些發白的脣,朗聲說道:“我想守護我們的家園!”

    雲烈忽然覺得,自己越來越看不透眼前這個絕美的少女。這樣一句話若是由一個普通的護衛軍說出口來,他一定會覺得這個人只是在說空話;但是現在由眼前的少女脫口而出,卻顯得無比的嚴肅認真。

    他再也沒有向清舞提出其他的疑問,只是眼眸之中,迅速地閃過了一抹奇異的光亮:“我是雲烈,歡迎你加入護衛軍。”

    話音落下,他對着身旁的阿峰點了點頭,隨即再度深深地看了清舞一眼,便大步流星地踏出了營帳;不過也正因如此,雲烈正好漏掉了某女脣邊忽然盪漾而出的一抹邪肆微笑。

    “主人,你也太會演戲了吧?簡直比真的還真啊!”雲烈前腳剛踏出營帳,阿峰便激動萬分地與她傳音道。

    清舞騷包無比地甩了甩秀麗的長髮,滿不在乎地擺了擺手:“這算什麼!演戲而已,小意思嘛!”唉,這就是所謂的天賦啊!看起來她前世就選錯了行,其實應該去演藝圈發展來着,說不定還能拿個小金人什麼的呢!

    “行了尊敬的護衛長大人,快給我講講這護衛軍到底是做些什麼的吧,既然都已經加入了,那可要好好地盡職盡責才行啊!”清舞現在可是摩拳擦掌,就等着在護衛軍之中大顯身手了。

    阿峰也正準備詳細地向清舞說明一番:“其實護衛軍平時的管理並不嚴格,只有每隔一日的集中比武算是例行的操練,平日裡若是沒有任務,都是自由活動的。一旦有任務需要執行,營地之中便會有專人發出獨特的召集律,只有護衛軍能夠聽懂這種音律,屆時他們便會直接趕往相應的地點。”

    清舞霎時一驚:原來還有暗號?她可聽不懂他們的獨特暗號啊!

    “主人放心,有任務之時我會傳音告訴您的。”阿峰自然知道清舞的顧慮,趕緊保證道。

    “你們一般都執行些什麼樣的任務?”清舞忽然覺得,這些任務應該會是一個分化傾凜勢力的突破口。

    果然,阿峰緊緊地蹙起了眉,面露不悅道:“大都是鎮壓心懷不滿的族人,或者是幫助他開拓周邊的地盤等等;當然,每日還會有人輪流看守在聖地門口,不允許任何人靠近。”

    聽到這裡,清舞不由得嘿嘿一笑:傾凜此舉倒是陰差陽錯地保護了傾煌,如此一來,她倒不用擔心傾煌在裡面會受到打擾了。

    “那麼我們先去看看……”

    清舞的聲音忽然戛然而止,瞳孔驟縮,柳眉緊蹙;阿峰對她突然變化的表情倍感詫異,心中隱隱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帶我去聖地!”

    清舞忽然急聲開口道,語氣之中竟是滿滿的擔憂焦慮;阿峰頓時心下一沉:莫不是傾煌大人在聖地中出了什麼事?

    事不宜遲,阿峰也顧不得在意其他人發現他沒有回到比武場會產生怎樣的懷疑了,趕忙帶着清舞自營帳之中一閃而出,順着某條偏僻小徑偷偷離開了營地。也虧得現在是比武操練之時,營地之中全無一人,倒也不用擔心會被人發現。

    兩人一路沿着幽僻小徑疾速奔行,一路上雖然也遇到了不少各族的小狐狸,但是他們迅如疾風的動作反而是令這些族民們誤認爲是護衛軍有急事處理,紛紛驚恐萬分地四散逃開。不一會,兩人便到達了傳說中的狐族聖地附近。

    清舞只是淡淡地掃了一眼把守在聖地洞口的兩個傢伙,便毫不在意地收回了目光:只是聖級三階的話,她還是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其中的。

    “阿峰,你留在這裡把風,一有情況就傳音告訴我。”

    阿峰剛剛點頭稱是,便覺身側一陣疾風颳過,下一刻,他的身邊已經完全失去了清舞的蹤影!

    阿峰震撼萬分地瞪大了眼睛,緊緊地盯着聖地入口,想要看看清舞究竟是如何潛入聖地的;誰料,任憑他把眼睛瞪得又圓又亮,也沒能發現清舞的半分蛛絲馬跡。

    “天啊!主人到底是怎麼進去的?”阿峰對自家主人的敬佩簡直越來越深,在他的心中,清舞儼然已經成爲了無所不能的女神。

    再說清舞,她只是將流雲幻影的戰技發揮到了極致,整個人完全化爲了一道虛無飄渺的影子,在兩名守衛的身前一閃而過,便輕輕鬆鬆地進入了聖地之中;這兩個大腦遲鈍的傢伙只是覺得身旁忽然莫名其妙地颳起一陣冷風,卻完全沒有見到清舞的一絲身影。

    清舞剛一踏入聖地,便感受到了撲面而來的磅礴氣勢,這股氣勢並無攻擊之意,反而是充滿了試探;若是平日清舞大概還會考慮到各種因素而收斂自己的氣息,可是現在,她完全沒了這層考慮,直接不管不顧地朝着那心靈深處感知到的位置疾行而去,眸中的緊張之色愈發強烈。

    大概是從傾煌進入修煉狀態開始,清舞便無法感應他當前的狀態;然而就在方纔,她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傾煌氣息的紊亂和其中隱藏的一絲絲暴虐氣息。

    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擔憂,清舞就這樣不顧一切地衝進了聖地;在一片黑暗之中,傾煌的所在就像是一盞明燈,指引着她衝上前去。

    越來越近了……

    感受到傾煌的氣息就在前方,清舞將本來便已經接近極限的速度再度提升了一二;忽地,她感覺到眼前一亮,無邊的黑暗瞬間變成了一片赤紅。

    不過,此時的清舞已經無暇他顧,因爲在她的眼中,已經只剩下了那個靜靜盤坐在一方石牀之上的那個熟悉身影。不知究竟爲何,他的眉毛皺得死緊,額上不斷地冒出細密的汗珠,順着完美的臉頰流淌而下;往日裡妖媚惑人的桃花眼此時緊緊地閉着,微長的睫毛也在輕輕顫動;總是勾勒出邪魅笑意的性感薄脣此時也緊緊地抿在了一起,略微泛白的顏色令人心疼不已。

    看到這樣的傾煌,清舞心急如焚,趕忙奔上前去想要看看他現在究竟情況如何;卻不料,還不等她靠近傾煌,便覺周圍一股強悍到了極點的恐怖威壓對着她狠狠地涌了過來,竟是硬生生地止住了她前進的腳步。

    緊接着,虛空之中竟是募地冒出了一道蒼老而飄渺的聲音:“何人擅闖聖地?”

    清舞心中暗忖:大概這就是傾煌跟她說過的上古狐尊殘魂了吧?

    心中這樣想着,嘴上卻是毫不示弱:“你又是誰?!”

    那個聲音一聽清舞竟然如此傲氣,頓時大怒:“哼!本尊乃是上古狐尊之靈!你到底是何人?擅入聖地居心何在?!”

    既然確定了這個聲音的真相,清舞也懶得跟他廢話了,直接取出了一直戴在身上的白靈珠放到一邊,隨即催動自己身上的氣勢磅礴而起;霸氣凜然的王者威壓毫無保留地逸散開來,隱隱浮現而出的,是來自於紫雲天狐一族至高無上的尊主之威。

    “這、這是……”上古殘魂感受到了清舞氣勢之中蘊含着的那股無比熟悉的氣息,一時間竟然不知該作何反應。

    趁着這個時機,清舞趕緊三步並作兩步奔到了傾煌的身邊,顧不得去思量是不是會影響到他的修煉,迫不及待地伸出小手,輕輕地撫平他緊蹙的眉,掃過他微顫的睫毛,甚至不由自主地描繪着他性感薄脣的完美形狀。

    “傾煌,我來了;不管你現在是在經歷着什麼,記得,我一直都在!”

    女子飽含深情而又堅毅沉着的話語透過兩人靈魂深處的羈絆,深深地印入了男子的心底。奇蹟一般地,男子原本痛苦焦灼的神情竟然漸漸地緩和下來,蒼白的臉色逐漸恢復了正常,眉宇之間也歸於平靜;更加令人驚奇的是,男子魅惑迷人的薄脣之上,竟然流露出了一絲若有似無的淺笑,那笑容之中,似乎講述着無限的思戀。

    看到傾煌的氣息逐漸平穩,清舞總算是鬆了口氣:看起來他方纔的確是遇到了瓶頸或是修煉的障礙,幸好自己及時安撫了他的情緒,要不然一不留神就會陷入思緒紊亂的狀態。

    就在這時,那道蒼老的聲音忽然連聲嘆道:“預言成真了啊!想不到老夫在意識消散之前,真的能夠見到碧玉天心鐲之主!”

    ------題外話------

    咳咳,老人家要揭秘了,會說些啥捏?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