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4章 爲傾凜大人效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4章 爲傾凜大人效力!字體大小: A+
     

    沐浴在天藍色之光下的,是一位清雅脫俗的溫潤男子,如海一般的藍色長髮隨風飄舞,脣邊掛着一抹迷人淺笑,但卻又令人無端地生出一絲難以接近的疏離感,彷彿靠近了這個不染塵埃的男子,都是莫大的罪過。

    凌夕淡定自若地站在氣勢暴漲的對手面前,卻是面色如常一派優雅;他只是悠悠地輕擡手臂,在虛空之中劃出了一道奇異的弧線,便見周圍的空氣募地朝着對手匯聚而去,絲絲縷縷的蔚藍色熒光交織起來,眨眼之間便凝聚成了一方偌大的天藍色結界,將想要拉着衆人同歸於盡的男子完全地隔絕在了結界之中,連帶着周圍暴虐的氣息也盡數消失得乾乾淨淨。

    清舞看着凌夕輕輕鬆鬆地便制住瞭如此強敵,不由得又是一番感嘆:這就是實力的差距!在真正的實力面前,任對手如何不擇手段,都是無濟於事!

    被困結界中的男子此時已經徹底絕望,他方纔耗盡了所有的生命力強行提升實力,欲要跟這些叛徒們同歸於盡,誰料,竟然就這樣被對方輕而易舉地化解;仰望着那個實力恐怖到了極點的清雅男子,他的眼中,只剩下了無盡的絕望,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生命力逐漸消散,卻無能爲力……

    直到男子的生機盡散,凌夕才揮手撤掉了結界,只是對着清舞輕柔一笑,便化爲流光回到了她的召喚空間之中。

    已經被清舞打擊得麻木的衆人甚至對於清舞擁有四系召喚之力沒什麼太大的感覺了;畢竟一個人如果太過變態,那麼不論多麼逆天的事情發生在這個人身上,也不覺得有多麼難以接受了;因爲這個人就是個變態嘛!

    一旁的鳳軒和芳沁兒原本不想回到召喚空間之中,被清舞眯起眼睛一瞪,只得撇了撇嘴巴乖乖回去了。

    這次潛入狐族不比以往,清舞必須要保證萬無一失;因而也只能委屈她的夥伴們都待在召喚空間之內了。

    只不過她現在深切地覺得,自己的召喚空間實在是太小了;畢竟聖級強者大都希望能擁有一片屬於自己的地盤,如此一來,便要佔據相當多的空間。現在她所能做的,也只有抓緊時間提升實力了,伴隨着等階的提升,召喚空間也會隨之擴大的。

    解決了棘手的對手,清舞可沒忘記這傢伙的最初目的:“水沁,他已經拿到白靈珠了嗎?”

    水沁點頭應道:“拿到了,他現在是準備回族中覆命來着。”

    清舞想來也是如此,若非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刻,恐怕水沁他們也不會這樣不顧一切地與比自己強大許多的對手奮力一戰。

    微一挑眉,清舞衝着地上了無生氣的男子撇了撇嘴巴:不會又要讓她在屍體上找東西吧?

    阿峰身旁的兩男見狀,趕忙奔上起來,爭先恐後地站到了清舞面前:

    “老大!放着我來,交給阿飛好了!”

    “老大老大!我是阿華,我去給您找白靈珠!”

    一邊說着,這兩個傢伙就像是見到了黃金一般地朝着地上的男子猛撲上去,那熱情過分的架勢看得清舞一陣惡寒……

    阿峰和水沁都頗爲無奈地摸了摸冷汗:這兩個傢伙哪裡都好,就是有時候腦子會比較……呃,不靈光……

    阿華和阿飛在那可憐的傢伙身上一通亂摸,結果卻是毫無頭緒;清舞腦中忽然靈光一現,趕忙弱弱地開口道:“白靈珠有可能是在他的空間靈戒裡。”

    衆人默……

    “你們兩個誰把他的靈戒認主了吧,然後你們幾個再把裡面的東西分一分,正好免得浪費。”清舞又這樣補充道;雖然這戰利品理應是歸她所有,但是這麼個借花獻佛收買人心的大好機會她可不能錯過。

    果然,阿華和阿飛齊齊愣了一瞬,臉上隨即涌現出激動萬分的神色:要知道,這傢伙身爲傾凜最得力的手下,一定私藏了不少的好東西;可是現在尊主夫人連眼皮都沒有眨一下便要把這些戰利品都分給他們,真是太令人感動了!

    一番商量之下,阿華認主了那枚玄階中品的靈戒,果然發現了放在其中的那枚白靈珠;他一股腦地將靈戒中的東西倒了出來,衆人頓時被眼前琳琅滿目的各式寶貝弄得眼花繚亂。

    這傢伙也太富了吧!光是晶卡就有五張之多,再加上各種璀璨奪目的寶石,簡直晃花了人眼!

    清舞忽然覺得,自己真的應該幹回老本行纔是;反正某些人活在這世上也是浪費糧食,倒不如讓她搜刮一下充分地利用這些資源。

    不過他們四個一致商量之後,決定將這些東西暫時保管起來,留待以後傾煌重整狐族之後,作爲狐族的發展積蓄之用;這倒是讓清舞對這幾人的信任又平添了幾分。

    水沁走上前來,對着清舞恭恭敬敬道:“主人,要不要我把我們的人都召集起來,與您見個面?”現在水沁已經徹底信服了清舞作爲她的主人,且不說傾煌這段時間對清舞的愛戀思念她都看在眼裡,就憑着她聽說了白靈珠之事以後馬不停蹄地趕來相助,還準備爲了傾煌大人深入險境,都值得她發自內心地認她爲主。

    出乎意料地,清舞卻是搖了搖頭,神秘兮兮地勾脣一笑:“我更想自己去認識他們。”她不希望傾煌的手下是因爲她與傾煌的關係而聽命於她,她所希望的,是這些夥伴們的發自內心的真正認可;所以,這些夥伴還是由她來親自收服吧。

    “水沁,你說能夠將我僞裝成狐族,是怎麼個僞裝的法子?”

    水沁會意,趕忙從靈戒之中取出了幾枚晶瑩剔透的瑩白色果子,遞到了清舞手中:“這是獨產於我九尾天狐一族的瑩果,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效用,卻能夠使服用者身上帶有狐族的氣息;不過因爲果子極難成熟,因而現在幾乎已經絕種。我在自己的房中養了幾株,前不久剛好結出了這些果子;這瑩果的效用能夠維持五天,五天之後便需要再服下一枚。現在主人你正好得到了白靈珠,可以掩蓋身上屬於傾煌大人的尊主之氣,再加上這瑩果的作用,正好可以僞裝成紫雲天狐一族。”

    清舞數了數手上的瑩果,共有八枚;也就是說,她有四十天的時間守護傾煌的安全和幫助他分化傾凜勢力;這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就看她要如何採取行動了。

    “先跟我介紹一下傾凜的勢力如何吧。”清舞將幾人帶入碧玉天心鐲之中,便迫不及待地開口道。

    伴隨着水沁與阿峰的輪流解釋,清舞漸漸明白了狐族的現狀。一開始傾凜便與九尾天狐一族的族長,也就是水沁的哥哥達成了同盟,因而現在最支持他的,也是九尾天狐一族。不過由於水沁的暗中動作,如今她的許多族人倒已經不那麼忠於傾凜,而是保持着觀望的態度,並不想參與這狐尊的人選之爭。

    另外一個比較傾向於傾凜的,是幻風靈狐一族,這一族的族長是在傾凜奪取了狐族控制權之後,首先宣佈效忠的,目前尚不知原因何在。其他血統較高的族羣之中,還有一個是由於自身勢力微弱,所以依附於傾凜謀求發展;另外的兩個族羣,對於傾凜此舉始終心懷不忿,但卻迫於九尾天狐與幻風靈狐兩族的龐大勢力,不得不暫時屈服;若是他們得知傾煌已經潛入狐族,絕對會幫助傾煌重奪狐族尊主之位。

    最關鍵的,是紫雲天狐一族的態度;而這也正是最令清舞納悶的一點。因爲紫雲天狐一族的長老們以大長老爲首,竟然齊齊保持着觀望的態度,不予承認卻也並不反對,任由傾凜不斷地壯大自己的勢力;她不由得想到,莫非這羣長老們是在等待?等着傾煌強勢迴歸,或者等着狐族勢力被傾凜盡數掌握?

    而最忠心於傾凜的,無疑是他的精銳護衛軍了;這隊護衛軍有上百之衆,都是自紫雲、九尾與幻風三族之中篩選出來的精英,實力全部都在聖級以上,其中實力最強的五人是傾凜最核心的手下,方纔被他們殺死的這個就是其中之一。

    而傾煌這邊,目前主要是秘密召集了以前對他最爲忠心而且未能被傾凜加害的手下,這些族人一部分是在爲了保存力量等待傾煌歸來而尋找隱秘之處閉關修煉,另一部分則假裝效忠傾凜,爲日後傾煌重新掌控狐族而暗中潛伏。當然還有一部分的情況類似於阿峰,當時迫於某些威脅爲傾凜效力,心中其實無比期待傾煌的歸來。

    如此算來,傾煌這邊值得信任的族人大約是傾凜的半數,屆時正式開戰之際,大致就是雙方護衛軍的戰鬥,與支持雙方的族羣之間的勢力抗衡。

    那麼,清舞所要做的也就是兩方面的事情,一是想辦法令傾凜的護衛軍失去對他的忠心,二是爭取到那兩個敢怒不敢言的族羣的全力支持。有了水沁的暗中動作,相信屆時真正開戰之際,九尾天狐一族必定是自顧不暇,另一個幻風靈狐一族大概有些難辦,她準備在這段時間暗中觀察一下再作打算。

    思索片刻,清舞已經有了初步的計劃:“阿峰,你不是護衛軍之中的六名護衛長之一麼?有沒有權力讓我加入護衛軍?”

    護衛軍的三大族羣之中各有兩名護衛長,上次阿啓被幹掉之後,阿峰正好頂替了他的位子,成爲了護衛長之一;而阿華與阿飛,也是護衛軍中的一員。

    阿峰沉吟片刻,點頭應道:“加入護衛軍需要同族兩名護衛長的同意;原本另一個護衛長就是我正在爭取的對象,想來有我旁敲側擊,讓他同意主人你的加入,應該沒什麼困難。不過若要加入護衛軍,還需要進行武技的比試,屆時主人您可要注意壓制自己的氣息。”

    清舞邪邪一笑:這倒不是什麼問題,想來她一個聖級四階強者,想要只靠武技通過測試簡直太簡單了;而且自己的等階又無法被人探知,僞裝成初入聖級氣息不穩的小菜鳥絕對是相當可信。

    “行了,你們先回去各自準備吧!記住,一會在族裡見到我,一定要裝作不認識哦!”站在離族羣不遠的隱蔽角落,清舞對着這幾個忐忑不已的夥伴們煞有介事地吩咐道。

    待他們走後許久,清舞這纔不緊不慢地吞下了一枚瑩果;片刻過後,她只覺得自己的身上好像多了一種若有似無的奇異幽香,好像往日裡趴在某妖孽的懷裡時,就是與這種氣息差不多的感覺。

    嘿嘿,本小姐終於化身狐狸精一枚啦!

    步入狐族核心領域的清舞一臉興奮地東張西望,活脫脫就是一個對周圍一切都充滿好奇的活潑少女,簡直是把剛剛化爲人形的小狐狸的那股子興奮勁展現得淋漓盡致。

    循着阿峰告訴她的方向,清舞相當順利地找到了那一方異常顯眼的護衛軍營地所在;這一片地域位於整個狐族的中央地帶,而且地勢頗高,可以居高臨下地望見周圍的情況,若是發現什麼異動,自然也能夠第一時間採取行動。

    感受着營地之中的上百道聖級氣息,清舞不由得唏噓不已:怪不得天斷山脈的深處根本無人敢入,但只一個狐族便有一支聖級軍團,更別提戰鬥力更加強悍的猛獸一族了;相比之下,算上隱居山野的聖級,還不知道人類的聖級強者有沒有上百之數呢。

    清舞緊張兮兮地走到營地的門前,裝作一副被裡面的龐大氣勢壓抑得想當難受的樣子,咬了咬微微泛白的嘴脣,衝着把守營地大門的兩個狐族男子小心翼翼地開口道:“兩位大哥,請問這裡是不是傾凜大人的護衛軍營地?”

    這兩人早在清舞朝着這邊走來之時便注意到了她,只當是剛剛化形的小狐狸迷了路,卻是萬萬沒想到,這小傢伙竟是衝着護衛軍營地來的;其中一個不屑地皺了皺眉,一臉不耐地說道:“小丫頭,這裡可不是隨便進的地方!”

    清舞卻是搖了搖頭,一臉堅定道:“我要加入護衛軍!請讓我見見護衛長大人!”

    兩人聽到清舞這驚世駭俗的宣言,紛紛瞪大了眼睛:本來女性族人加入護衛軍的就是少之又少,而就她化形的年紀來看,必定也是血統相當純正,照理說好不容易化了形應當好好享受一下愜意生活纔是,可她竟然跑來要加入護衛軍,簡直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正當兩個守衛爲難不已之際,阿峰“正巧”路過營地門口,發現了僵持不下的詭異氣氛,立刻大步流星地走了過來,朗聲問道:“怎麼回事?”

    兩名守衛趕緊向阿峰行了一禮,恭敬地答道:“護衛長大人,這個小丫頭說她想加入護衛軍,您看這……”

    阿峰有些詫異地瞥了一眼神色堅定的清舞,微微蹙起了眉:“小丫頭,你可知護衛軍是做什麼的?”

    清舞被阿峰這頗具氣勢的一瞥嚇得渾身一顫,但卻絲毫沒有露出半分退卻之色:“我當然知道!我要保衛我們的家園,爲傾凜大人效力!”說到傾凜的名字之時,清舞絕美俏麗的小臉忽然浮現出了一絲粉紅色的紅暈,眼神也變得嬌羞不已。

    看到清舞如此神色,兩名守衛頓時恍然大悟:原來又是一個被傾凜大人迷得神魂顛倒的小女子啊!

    阿峰的嘴角卻是極其古怪地抽了抽,趕緊假咳一聲,冷冷地開口道:“光有忠誠和熱情可是遠遠不夠的!小丫頭,我就給你一次機會,跟我進來!”

    清舞聽到阿峰答應了帶她進去,頓時興奮得小臉漲紅,把頭點的小雞啄米一般,趕緊屁顛屁顛地跟着阿峰走了進去,還不忘回頭對着兩名守衛甜甜一笑:“謝謝兩位大哥!”

    兩個守衛頓時被清舞這嬌俏可人的一笑迷得暈頭轉向,兩眼發直……

    走在營地之中,清舞一邊繼續扮演着純潔少女,一邊暗暗與阿峰傳音道:“表演得不錯嘛!”

    阿峰表面上是面無表情,實則內心深處早已經是哭笑不得了:“主人,您演得才叫一個逼真呢!連我都要認爲您是真的對那個傾凜有意思了!”

    “嘿嘿,連你都這麼說那我可就放心了!如此一來,我的忠誠度就沒問題了吧?”清舞心中暗笑。

    阿峰苦笑着應道:“當然是沒問題了,不過若是傾煌大人知道了這件事會不會相當生氣啊?”

    被阿峰這麼一說,清舞腦中忽然想起了某妖孽對於不許她“沾花惹草”的嚴厲警告和那叫人臉紅心跳的所謂“懲罰”,臉上不由得紅一陣白一陣:這要是被他知道了,恐怕懲罰會相當嚴重啊……

    “主人,一會正好是護衛軍例行集中比試的時候,若是我現在帶您過去,正好直接參加加入護衛軍的測試,您覺得如何?”

    “那最好了,我們現在就過去!”

    她之前聽阿峰說過,護衛軍每隔一日就要進行一次集中式的比武,作爲一種特殊的操練方式互相切磋,提升他們的實戰技能;這倒是個絕好的時機,正好在護衛軍的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順便看看這些傢伙們的實戰能力能有幾何。

    不過,還不等她和阿峰走到比武場,倒是先遇見了幻風靈狐一族的兩名護衛長,這兩名男子的身材看起來相當瘦弱,簡直跟竹竿差不多。

    清舞忽然有種莫名的預感:“阿峰,難道幻風靈狐化人之後都是這種弱不禁風的模樣嗎?”

    阿峰頓時滿頭黑線:您哪裡看出人家弱不禁風了?那可是聖級四階的強者啊喂!

    好不容易控制住了面無表情的狀態,阿峰暗暗地向她解釋道:“幻風靈狐一族追求極致的速度,因而其**本身大都十分脆弱,不過對戰之時想要近他們的身也是難如登天。”

    清舞饒有興味地勾了勾脣:有點意思,她還真想見識見識他們的速度到底快到了什麼地步!

    “這兩名護衛長都不太好說話,那個稍高一點的名叫幻辛,稍矮一點的名叫幻申。”

    阿峰話音剛落,清舞便差點噴笑出聲:換心?換腎?我看把你們這副風一吹就能倒在地上的身子骨換一換纔是真的!

    那兩人走至近前,看到阿峰身後滿臉興奮卻又小心翼翼的清舞,臉上頓時露出了不屑之色:又是一個過來找虐的花癡!

    清舞自然沒有漏掉那兩人眼中的鄙視之意,心中暗忖:看起來像她這種對傾凜心懷“愛慕”的花癡倒是不少嘛,這兩個傢伙好像都已經見怪不怪了。

    兩根竹竿只是象徵性地朝着阿峰點了點頭,便率先向着比武場的方向走了過去,完全把清舞忽略了個徹底;後者倒是毫不在意對方這完全無視的舉動,反而是勾脣一笑:一會有你們看到本小姐發威的時候!

    阿峰與清舞到達比武場之際,護衛軍的大多數人都已經來到了這裡,正三三兩兩地談論着什麼;清舞大致掃視了整個比武場一番,暗暗地估量了一下這些護衛軍的整體實力,發現他們大多數的實力在聖級二階左右,氣息較爲強悍達到聖級三階的約有十幾之數。

    再回過頭來暗暗打量了一下衆位護衛長,發現以阿峰聖級三階的實力,在這六人中倒是最差的,其他五人都在聖級四階的水平;那兩名九尾天狐一族的護衛長實力最強,就連眉目之間,都盡是一派趾高氣揚。另一名紫雲天狐一族的護衛長看起來甚是威嚴,而他的實力也還不錯,僅次於那兩個鼻孔朝天的傢伙。

    幾人看到阿峰竟然帶着個長相絕美又靈動俏麗的可愛少女,不禁微一愣神,一時間竟然不知該作何反應;直到阿峰面無表情地指着清舞向衆人介紹到:“這個是剛纔在門口遇見的,要加入護衛軍。”

    清舞趕緊小心翼翼地踏前一步,對着衆護衛長微微一禮:“我叫小夜,我想加入護衛軍!”

    看到嬌美少女有些忐忑卻又語氣堅定的模樣,衆人的神色變得高深莫測起來;以往並不是沒有這種因爲愛慕傾凜大人而自告奮勇想要加入護衛軍的女子,但是卻並無一個像今天這個少女這般美麗而又神情堅毅。

    不過,不論衆人對她看法如何,例行的測試自然還是要進行的,現在正好是比武的時刻,也好讓這個小丫頭好好地認識一下自己的水平。

    就在衆位護衛長各有所思之際,比武場中的一衆護衛軍也發現了阿峰身後嬌俏可人的少女:

    “你看!這次來的這個好漂亮啊!”

    “嘖嘖,又是一個被傾凜大人的英明神武迷住的小丫頭!”

    “唉,看看她那脆弱的小身板,估計又是跟以前那些一樣的下場啊!”

    而伴隨着六位護衛長在比武場上方的主位之處一字站開,下面的議論聲也漸漸地消散開來;下面的一干護衛軍們紛紛饒有興味地盯着清舞的方向,迫不及待地想看看這次的小菜鳥到底運氣如何。不過,爲何說是運氣呢?

    清舞身上的氣息屬於紫雲天狐一族,而她最終能否加入,主要也是取決於兩位紫雲天狐一族的護衛長。

    站在阿峰身旁的那名威嚴男子淡淡地瞥了清舞一眼,倒是完全沒有因爲她是女子而產生絲毫的輕視,只是面色嚴肅地向她宣佈了測試的規則:“在比武場中任意挑選一人作爲你的對手,半個時辰之內不落敗,武技就算通過。”

    清舞眸中異色一閃:原來竟然是這種比試的方法,若真是小菜鳥來參加這種比試的話,運氣絕對要佔據很大的因素啊!

    她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在得到護衛長的點頭示意之後,便毫無懼色地走下了比武場;面對着眼前強悍的衆人,細細地環視了一圈之後,忽然眼眸一動,小手輕擡,指向了其中一人:“我想和這位大哥對戰!”

    沒成想,她剛剛做出了選擇,便發覺護衛軍之中的氣氛驟然變得古怪起來;人人看着清舞的目光都帶上了幾分憐憫與同情,甚至有些不忍心看到她被虐打的同族一個勁地衝着她使眼色,想讓這個眼神不夠用的小菜鳥換個人選。誰知,這小丫頭恍若未聞,只是定定地看着自己選中的那個彪悍的傢伙:“現在可以開始嗎?”

    被清舞選中的彪壯男子冷哼一聲,一臉不屑地站了出來,隨意地擺了擺手,示意她隨時可以開始;看這樣子,似乎是連武器都不準備使用了。

    清舞倒是異常正式地對着她的對手行了一禮,隨即一手輕撫上自己的空間靈戒,心意一動,便將一把寒意凜冽的銀白色彎刀握在了手中。

    就在彎刀入手的這一刻,清舞渾身上下的氣勢驟然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化;衆人只覺兩眼一花,原本俏生生地站在場地之中的少女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題外話------

    進入還賬模式鳥,某秋一有時間就會惡補前段時間落下的字數滴,一定盡力嗷嗷!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