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0章 破封!出絕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70章 破封!出絕地!字體大小: A+
     

    原本她只顧着對着那個詭異的法陣發愁,經過落臨天的提醒,這才猛然驚覺了這兩個凹陷之處可能爲他們帶來的莫大轉機;雖然不知道煤球是從什麼地方找來的這枚月白色寶石,但卻是誤打誤撞地解決了他們的一大燃眉之急。

    不過,這另一處的凹陷圖案,卻是令清舞大爲驚詫;因爲這形狀,怎麼看怎麼像她曾經在黑市淘到的某顆詭異的石頭!

    清舞心意微動,自空間靈戒之中取出了當初在落月都城的黑市中淘來的那顆神秘的黑色石頭,若有所思。

    她還記得,當時傾煌告訴她這裡面蘊含着獸族內晶的巨大能量,那能量之大甚至連當時的傾煌都感覺到了絲絲震撼。如今再度感知這顆詭異石頭的能量,清舞大概能夠感應得出,這裡面的內晶應該是在聖級三四階的等級。

    在清舞拿出了這枚黑色石頭之後,落臨天也認出了她手中之物的由來,禁不住回想起了當時在落月都城之時的場景;似乎就是在那段時光,他的心漸漸遺落在了這個絕世女子的身上呢。

    這麼仔細一看,這詭異石頭的形狀似乎還真的和石牀上另一個凹陷圖案相差無幾;難道說,這就是所謂冥冥之中的安排?

    清舞小心翼翼地將手上的黑色石頭安放在凹陷位置處,但聞“啪嗒”一聲,這枚黑色的石頭同樣完美地契合在了凹陷之處!

    也就在這一瞬間,令清舞與落臨天兩人瞠目結舌的事情發生了!

    面前的石牀伴隨着兩枚凹陷圖案的補齊,忽然猛烈地震動起來,就好像是觸發了什麼機關一般隆隆作響;月白色寶石與詭異的黑色石頭分別綻放出一白一黑的刺目光芒,白與黑交相輝映,幾乎映得天地黯然失色。

    “這石牀抖得這麼厲害,一會可別震裂了啊!”清舞撇了撇嘴,一臉驚悚地說道。

    好巧不巧的是,她這話音剛落,便聽到“咔嚓”一聲相當不妙的聲響;緊接着,在清舞幾欲吐血的目光注視下,那劇烈顫抖的石牀竟然真的裂成了幾半!

    要不要這麼配合本小姐啊喂!

    只不過,還有令他們更加想不到的事情接踵而至:那一方石牀整個破裂之後,竟然露出了深埋在石牀之下的神秘礦石!

    不過此時,清舞已經沒心思去關注這神秘礦石究竟又是什麼稀世珍寶了,因爲,她終於重新感受到了夥伴們熟悉的聲音!

    “主人!終於能重新聽到主人的聲音啦!”

    “小舞子你這壞傢伙跑去哪裡瘋玩了?怎麼都不跟本大爺通報的說!”

    “主人果然是最厲害的!”

    ……

    鋪天蓋地的傳音聲簡直令清舞頭昏腦漲,然而儘管如此,她的脣邊還是揚起了一抹欣喜的微笑,心中一股暖流不由自主地升騰而出。

    緊接着,天藍色的瑰麗法陣在清舞腳下突兀地亮起,久違的溫潤男子就這樣出現在了清舞的面前,用他那雙深碧色的迷人雙眸定定地注視着許久未見的她。

    看起來,這石牀之中不僅僅藏着珍寶,更是解除絕地之淵詭異法陣的陣眼所在!

    凌夕雖然無法與清舞傳音,但卻一直通過清舞不斷變化的情緒判斷着她當下的處境;現在終於見到了心心念唸的人兒安然無恙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凌夕忽然有種莫名的感覺:在無法感受到清舞的真切氣息的這段時間,他竟然覺得,比起自己之前獨自度過的四百年時光還要漫長。無法握上她柔嫩纖細的小手,無法望進她那雙熠熠生輝的眼眸,對他來說,簡直再難熬不過了。

    毫不遲疑地踏前一步,凌夕伸出一隻手來輕柔地握上她的柔荑,另一隻大掌則充滿思戀地撫上了她的臉頰、她的眉眼……

    許久沒有感受到凌夕的溫柔深情,此時的清舞也不由得有些思戀;一時間,四目相對,空氣之中,有一種名爲旖旎的味道在逐漸蔓延……

    兩人的這番互動被落臨天看在眼中,內心深處頓時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莫名的複雜。

    他以爲自己會非常生氣,氣她同時與自己的兩個契約夥伴存在着別樣的親密關係;他以爲他會傷痛莫名,因爲自己在她的心目中,尚且無法擁有這樣一個特別的位置。

    可是奇怪的是,現在的他,竟然在心中抽痛的同時,感覺到了一絲莫名的輕鬆:是因爲感覺到了一絲未知的希望嗎?亦或者,是因爲她的身邊有這麼多優秀的男子,能夠把她傾心守護?

    那麼,他一定也可以……

    雖然他現在遠沒有她的本命契約夥伴或是眼前這個俊逸男子這般實力強悍,但是,他也有着他的方式:不是默默守護,而是與她並肩成長;不是爲她遮風擋雨,而是相伴相隨,直到生命的盡頭……

    你儂我儂的片刻,清舞忽然囧囧有神地想起了他們現在所處的環境,不由得小臉微紅,有些尷尬地看向了落臨天;卻不料,正對上了他滿含堅定而又深情更切的眼眸。

    莫非,他的意思是……

    落臨天的眼神已經告訴了她自己的答案,而清舞內心深處,其實也早已猜測到他的決定。

    他們心有靈犀地什麼話也沒有說出口,彼此之間,忽然有一絲莫名的羈絆,在漸漸地流轉,萌生。

    “清舞,既然結界已破,你還是儘快回到南宮家爲好;若這真的是一個環環相扣的陰謀,恐怕南宮家現在正面臨着什麼莫大的抉擇與危機。”凌夕語氣凝重道。

    清舞也正是此意,他們在這絕地之淵之中甚至不辨日夜,完全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些什麼;想來爺爺得知了她莫名失蹤的消息,當然也是焦急萬分,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回南宮家看看情況,再行定奪。

    直到現在,清舞與落臨天兩人才重新將注意力放回到方纔石牀埋藏的神秘礦石之上,當他們發覺,這神秘的礦石完全不知來歷也不知效用之時,頓時大感挫敗。

    不過轉念一想,這絕地之淵中的旅途,的確是處處透着不同尋常的意味;就算是到了即將離開的現在,她還是感受到了一股隱隱的不安,總是覺得自己的一舉一動,好像都處在什麼未知存在的窺探之中。

    沒辦法,此時也只得將心中的不安暫時擱置了。

    清舞與落臨天兩人一同將石牀中的神秘礦石收了起來,準備出去之後再詢問一下各自的老師,希望能夠有所收穫。

    “對了,凌夕,你看看這個煤球現在是什麼等階?”清舞一把抓起了還在地上歡脫地四處滾動的煤球,將他拎到了凌夕的面前。

    凌夕看到這不辨五官的黑煤球,先是少有的露出了驚詫不已的神色,隨即若有所思道:“從表面等階上來說,他現在只有五階水平,還處於幼嬰期狀態;可是他的實際能力,卻遠不止於此。像這種上古隱世種族,其能力是無法以具體等階來衡量的。就像是鳳軒,他的等階只有聖級二階,但是實戰能力絕對不輸於聖級五階強者。”

    聽到凌夕如此解釋,清舞倒是有些明瞭了;不過這煤球現在還是幼嬰期就能有這般能力,若是長大了,那得是多麼的牛叉閃閃啊!

    再度疾行了一段路途,清舞與落臨天終於重新回到了當時墜落淵底之處。清舞情不自禁地望向了一旁始終未曾言語的落臨天,心中有些莫名的複雜;她已經清楚地接收到了他的情意與決定,可是她似乎還未能理清自己對他的感覺……

    “清舞,現在,什麼都不需要說,等你想清楚之後,我很想得到你的答案。”落臨天忽然目光湛湛地注視着她有些迷惘的眼眸,朗聲說道。

    望着硬朗男子那堅毅的眸光,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似乎……

    “清舞!你怎麼樣!”

    就在此時,一個心急如焚的男子吼聲忽然由遠及近,伴隨着這聲焦急的呼喚,一道身影募地自清舞兩人上方的淵頂猛然落下,直到將近清舞的身邊,才一個急剎車頓住了身形。

    清舞瞪大了眼睛盯着來人看了半晌,忽然呆呆地問道:“你是誰?”

    消瘦男子忍不住一個趔趄差點栽倒在地,急聲大喊:“我是簫洛!”

    蝦米?眼前這個狼狽不堪髮絲凌亂瘦削不已的男子,就是那個優雅高貴卻又滿肚子算計的樹皇大人?

    他這是怎麼了?爲什麼變成了這麼一副邋遢的模樣?

    落臨天卻是瞬間明白了什麼,眸中閃過幾絲複雜之色:“你一直在外面找辦法破開結界吧。”

    簫洛一臉挫敗地點了點頭,定定地望向了滿臉詫異的清舞,毫不掩飾眸中的關切之意:“你還好吧?有沒有受傷?”

    清舞心中某個柔軟的角落募地一顫:這個傢伙,是因爲她消瘦至此?難道說,她不知不覺又散發了一些不知名的荷爾蒙,引發了某些新的化學法應?

    弱弱地瞅了瞅身邊兩雙深情凝望的眼眸,清舞不由心中大呼:她的桃花要不要這麼旺盛啊!

    ------題外話------

    咳咳,某秋今天翻大綱發現,其實不久之後的情節有兩場婚禮吼吼,一場是真的,另一場是假的,咩哈哈,所以捏,今天繼續昨天的競猜,兩場都猜中的話獎勵豐厚呦!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