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69章 又見法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69章 又見法陣字體大小: A+
     

    耀目的火紅色沖天而起,映得周圍盡是一片紅芒,似乎天地間也只剩下了那一抹絢爛的赤色;然而,身處這浩瀚赤色最中央的絕色女子,卻是一臉青綠。

    清舞不停地抽搐着嘴角,望着這陰謀得逞之後在自己手心上滾得歡脫無比的黑煤球,簡直哭笑不得。

    哭的是,她竟然莫名其妙地中了這小傢伙的騙局!

    笑的是,這次送上門來的可是個超級寶貝啊!

    可是,這圓滾滾看不出模樣的一團小黑球,果真是出自傳說中的墨麒麟一族麼?太不像了吧!

    的確,方纔趁着清舞一不留神咬破她的手指與她訂立契約的,便是號稱遠古四大隱世種族之一、與鳳軒的血統同樣高貴的上古墨麒麟!

    清舞回想着自己在古籍之中讀到的關於上古墨麒麟的描述,想着那古籍中描述的威武霸氣高貴神聖的上古神獸,再看看眼前這隻連五官都找不見的詭異黑煤球,頓覺一道天雷狠狠劈下,將自己雷得外焦裡嫩。

    就算是幼嬰期的墨麒麟,這也太不像樣了一點吧!

    還有,爲什麼與自己契約之後,這個黑不溜秋的傢伙還是等級不明呢?是自己眼花了還是腦筋不會急轉彎了?

    清舞再次捏起了小小的墨麒麟,兩眼一眨不眨地瞪着他:“煤球,你跟我契約,到底有什麼目的?”清舞再次發揮了起名無能的本性,直接將威武霸氣的墨麒麟一枚命名爲“煤球”。

    煤球依舊拼命地撲騰着四條小腿,“哇哇”大叫了幾聲,忽然“嗖”地一下躥出了清舞的手心,輕盈無比地落在了地上,隨即頭也不回地朝着密林的盡頭跑去。

    “喂!煤球你幹嘛?”

    望着煤球瞬間遠去的小身子,清舞震驚無比地瞪大了眼睛:好快!

    柳眉一挑,與落臨天對視一眼,兩人立刻緊跟而上:不管怎麼樣,這墨麒麟已經與清舞契約,是不會加害於她的,所以他們只管追上去便是。

    跑着跑着,清舞與落臨天卻是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腳步;因爲,他們終於到達了所謂密林的盡頭。

    原來,這層層密林掩映之下的深處,竟是一面陡峭至極的山壁,山壁直入雲端,擡頭望去,根本望不到山壁的頂端;左右環顧,一眼望不到山壁兩側的盡頭,就好像屹立在他們面前的,是一面永遠無法跨越的鴻溝一般。

    清舞根本用不着飛上空中加以探查,便知道這裡根本是一條死路;因爲她能夠感覺到,自己依舊無法與契約夥伴傳音溝通,這就意味着,他們的上方依舊籠罩着那個詭異的結界。

    莫非,他們真的到了絕境之地?

    “煤球去哪兒了?”清舞這才記起,方纔引着他們到來此地的小小墨麒麟早已沒了蹤影;四處環顧了一圈,完全找不到這小傢伙的身影,無奈之下,清舞只得動用契約的力量感知他的方位。

    嗯?這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她感應的地方在大樹裡面?

    清舞循着契約的感應找了過去,走近一看,這才發覺,原來這小傢伙竟是住在一個樹洞之中。此時,煤球正拱着圓滾滾的身子在樹洞裡左嗅嗅右瞅瞅,好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似的。

    兩人好奇地趴在樹洞外面,靜靜地瞅着這小傢伙的動作;不一會,煤球好像終於找到了那樣東西,頓時興奮地衝了出來,募地跳出樹洞,對着清舞的懷抱便竄了上去。

    清舞滿頭黑線地接住了煤球,與此同時也不忘直接把他嘴裡叼的東西取了出來;既然是送上門來的寶貝,自然是要不客氣的笑納了。

    清舞頗爲滿意地觀賞着手中這一塊晶瑩剔透的月白色寶石,那一抹綺麗的月白在周圍幽深晦暗的環境之中顯得愈發聖潔美好,無形之中透露出一絲神聖不可侵犯的高潔之意。

    只是,她好像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寶石,甚至無法判斷這寶石究竟是個極其珍稀的靈器,還是天然形成的礦物;因爲,這抹瑩白給人的感覺實在是太過完美,令人難以相信這是大自然的產物,也完全不敢想象這有可能是一件精緻的煉器作品。

    落臨天接過清舞手中的月白寶石,細細地觀察了一番,也未能看出什麼端倪,只是發現了其中蘊含着的濃烈的陽剛之氣。

    “我想,也許這密林深處以前是這墨麒麟的地盤,後來也許是那黑暗巨樹強行霸佔了這裡,但卻礙於這枚陽剛之氣的寶石,無法與墨麒麟正面抗衡,因而便將墨麒麟趕到了樹洞之中;這小傢伙與你契約,有可能是因爲你幫助他解決了他的敵人。”落臨天振振有詞地說道。

    聽完落臨天這番猜測的話語,煤球忽然“嗷嗷”地大叫幾聲,隨後竟是忽地從清舞的掌心之中一躍而起,興奮不已地蹦向了落臨天的懷抱,用實際行動表達了他的讚許之意。

    瞅着瞬間“叛變”的小傢伙,清舞弱弱地抹了一把冷汗,暗暗地對着落臨天豎起了大拇指:強啊!連這麼複雜的事情都能猜得八九不離十。

    只是,望着眼前這已成絕路的陡峭山壁,兩人頓時心生忐忑:現在對他們來說,根本就是又回到了原點一般,依舊沒有找到真正的出路;所謂絕地之淵,真的是一處絕境麼?

    清舞有些不甘心地緊了緊拳頭:她相信,天無絕人之路!就算是找不到出路,她也要自己打出一條出路來!

    再度將煤球拎到了自己的眼前,試探性地問道:“煤球,你有沒有見到過什麼奇怪的山洞或者古怪的大石頭之類的?”在清舞看來,這兩種地方是最有可能藏着什麼不爲人知的秘密的。

    煤球這回倒是終於學得乖了,知道無論自己怎麼掙扎,也逃不出這魔女的五指山,於是乎,便老老實實地耷拉着小細腿,似乎在回想着什麼。

    許久過後,煤球終於想到了什麼,又是一通興奮異常的“哇哇”大叫,四條小腿撲騰一通,“刷”地一聲竄了出去,衝着清舞他們來時的方向便狂奔而去。

    清舞對於煤球這百分之二百的亢奮狀態深感敬佩,舉步追上的同時,也對這小傢伙的能力與等階愈發地好奇起來:要知道,雖然她並沒有全力加速,但是也使出了七八分力氣,可是這圓滾滾的小傢伙卻是始終保持着飛一般的勻速向前衝去,絲毫不知疲倦,簡直就是個狂暴分子。

    就這樣,經過了連續大半日的狂奔,就連清舞與落臨天兩人都感覺到了絲絲疲憊之意,煤球卻依舊精神百倍;只不過,這次疾行在樹林之中,兩人清楚地感覺到了絲絲清爽舒適之意,頓時不約而同地微微一笑:這纔是真正的樹林啊,生機盎然,芬芳清朗;處處都透露出一份清新美好,再也沒有了進入時的那種沉重壓抑。

    也不知奔行了多遠,眼看着前方的煤球忽然在什麼地方停了下來,兩人心中不由自主地涌起了一抹期盼之意。且不論這絕地之淵絕對不是他們的久留之地,就算是歷練之處,這裡也算不得是什麼理想的地方;更何況,無法尋到出路的壓抑感始終在心中揮之不去,對於那神秘的幕後之人,清舞始終心懷不安。

    兩人漸漸放慢腳步,細細地打量着募然呈現在眼前的這一方小小的石牀;看起來煤球對於這裡倒是出奇的熟悉,就連這麼一小塊毫不起眼的石牀都記的清清楚楚。

    不過,清舞看見這石牀,心中便不由自主地萌生出了一絲忐忑:可別又是什麼複雜的符文法陣啊!

    一邊在心中默默祈禱,一邊緩緩地走近那一方石牀,她那凝重無比的神色甚至讓落臨天以爲她是要去膜拜什麼遠古之神一般。

    待清舞終於看清了那一方石牀上面篆刻的古老印記,一顆心霎時涼了半截:果然是法陣!

    這個法陣看起來雖然比不上當初在凌夕的結界之中那個石牀上的法陣複雜,但是那古老而神秘的圖紋與已經風化了許多的印記,無不昭示着這個法陣的繁複晦澀。

    落臨天也走至近前,目光灼灼地凝視着這複雜無比的法陣;忽然,大掌指向了法陣中央靠左以及其對角的某個位置:“清舞,你看這裡和這裡,好像是鑲嵌什麼東西的位置吧?你覺得那顆月白色寶石有沒有可能可以契合上去?”

    被他這麼一說,清舞這才發現,法陣中央靠左的位置的確有個小小的凹陷,似乎真的是鑲嵌什麼東西的地方,而且看這形狀,好像真的有點像是那枚月白色寶石!她將月白寶石小心翼翼地放了上去,竟然出奇地吻合,分毫不差地契合在了凹陷之處!

    “可是這個對角的位置也有一處凹陷,難道說,我們還需要在這裡找到另一枚寶石?”落臨天眉頭緊蹙:這偌大的一片樹林,他們要找到一枚寶石簡直是大海撈針啊。

    不過,清舞卻是完全沒注意到落臨天的話語,只是緊緊地盯着那另一處凹陷,心中巨震:這個形狀,好熟悉……

    ------題外話------

    競猜又來也!這次是勁爆性的哦!在不久之後的情節中,將會有一場婚禮!猜猜婚禮的主角是誰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