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65章 來自黑暗的召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65章 來自黑暗的召喚字體大小: A+
     

    只是片刻過後,原本將他們團團包圍的狼羣已經只剩下了最後的四頭,面對着四雙血紅的狼眸,清舞微微蹙了蹙眉。

    這就是兇獸的本性,不斷在身邊倒下的同伴並沒有引發他們的恐懼,反而是將兇獸血脈深處的嗜殺本性完全地激發了出來;若要保全性命,便唯有趕盡殺絕。

    再度緊了緊手上的銀月,一個瞬步閃身到了一頭荒野奔狼的身側,一刀下去,連停頓也無便踏着凌厲的步伐朝着下一個目標衝擊過去;輕靈的身影恍如風中舞蹈的蝶,幾個飄逸瀟灑的騰挪閃躍,緊接着手起刀落,最後的一頭荒野奔狼也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可是清舞卻並沒有心思休息,方纔頭腦中一閃而過的莫名心緒令她產生了一種被什麼東西窺視着的詭異感覺,心下一沉,那烏黑明亮的美眸驟然間精芒四射,遙遙地望向了幽深望不見盡頭的密林深處。

    那裡,似乎有什麼未知的存在,在注視着這場戰鬥,更令她倍感憂慮的是……

    “臨天,你有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她轉過頭來,灼灼地凝望着男子略微流露出一絲疲累的眼眸。

    落臨天愣了一瞬,卻不明白她話中之意:“還好,只是有一點累;你發現了什麼?”

    清舞卻只是搖了搖頭,轉而又將目光投向了密林深處。

    難道是她多慮了麼?

    方纔她酣戰之際,伴隨着身邊徒然激射的陣陣血光,頭腦之中竟然募地閃現出了一抹殺戮的快意;那一瞬間,心底好像有個若有似無的聲音,在鼓勵着她殺得更快一些,更狠一些……

    雖然那種莫名的心緒只是一閃而逝,但是,清舞心中那隱隱的不安卻是越來越深。

    “我們還是加快腳步離開這裡吧,濃重的血腥味也許會引來其他的兇獸。”清舞微微閉了閉眼,斂下眼底的複雜;現在,還是專注於眼下的路途吧,或許待他們到達了密林深處,自然會找到答案。

    兩人兩獸繼續前行,四周的環境安靜得只能聽到各自的腳步聲,就連周圍的樹木的沙沙作響也難得入耳;那種被什麼東西窺視的不適感越來越強烈,還有一呼一吸之間,盡是陰冷潮溼的壓抑之感。

    “清舞,我們已經離狼羣足夠遠了,先休息一下吧。”落臨天看出了清舞有些不對勁的情緒,低聲建議道。

    她也覺得自己緊繃的神經需要適當的舒緩一下;方纔經歷了一場血光飛濺的激戰,還沒有完全平復心境便再度上路,現在他們應該不用擔心會有其他的猛獸循着血腥味追尋過來了,她也是時候調整一下了。

    靜靜地倚靠在一棵大樹之下,清舞閉上雙眸,準備入定休整一會;一旁的落臨天見此情形,趕忙站起身來,細細地探查起周圍的情況:現在的他無法與她並肩作戰,但至少也要守護在她的身邊。

    旁邊的阿力與肉球看到清舞的動作,也強打精神四處觀望起來;在方纔的戰鬥中,他們雖然並沒發揮很大的作用,但是心緒的衝擊卻是不小,兩獸此時的情緒還是略微有些頹廢。畢竟那種鮮血淋漓的場面是常年居住於樹林外圍的他們永遠也沒有見到過的,沒有失去戰鬥的意志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然而,不知不覺間,清舞竟然在如此危機四伏的環境之中陷入了淺眠;她的腦海之中,隱隱約約又出現了某個虛無縹緲的聲音:

    “殺吧,殺盡一切,毀滅一切……”

    是誰?到底是誰在作怪?

    “我是你的心,這是你內心深處的聲音……”

    不可能!我纔不信有這麼虛幻的存在!

    “所有的一切都是虛幻,唯有黑暗,纔是永恆;只有屠盡現存的一切,才能創造真正的真實……”

    一切都是虛幻?別開玩笑了!

    “呵呵,我瞭解你的內心,你的內心深埋着殺戮與黑暗,爲何不追隨真正的心?”

    真正的心?那是什麼……

    清舞的意識忽然陷入了一片混沌,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這番詭異的對話究竟是從何而來,又意指何處……

    “清舞!”

    “清舞,快醒醒!”

    不對,有古怪!

    大腦“嗡”地一聲鳴響,清舞渾身一震,募地張開了雙眸;眼眸之中一絲詭異的幽暗之色一閃而逝,霎時恢復了清明。

    眨了眨依舊璀璨如月的明眸,定定地凝望着眼前這張焦急萬分的男子面孔,心中涌起了莫名的溫暖。

    方纔,真的好險!

    剛剛若不是落臨天及時喚醒了自己,她恐怕就有陷入黑暗意識的危險!

    她現在已經完全可以肯定,這周圍的空氣之中一定混有什麼迷亂心智的詭異氣息,藉着逸散而出的血腥之氣發作,不斷地激發對象內心深處的嗜殺之意。現在想想,方纔後來出現的荒野奔狼羣實在有些古怪,即便是兇獸,毫無一絲理智而言的猛攻也顯得很不對勁;莫非,他們的嗜殺本性由於那種詭異氣息變得愈發強烈了?

    擡眸望着落臨天憂心不已的神情,她不由得心下一顫:“臨天,你方纔沒有產生什麼奇怪的感覺嗎?”

    落臨天皺着眉頭思索了一番,沉聲說道:“空氣中有種沉重壓抑的感覺,好像有些喘不過來氣一般,除此之外,倒並無其他的感覺。”話音落下,他復又雙目湛湛地望向了清舞:“剛纔我發覺你的氣息極其不穩定,似乎還有些氣勢外溢的跡象,究竟發生了什麼?”

    聽着落臨天的回答,清舞卻是陷入了沉思:看起來,那詭異的氣息只是對像她這樣經歷過衆多殺戮之人具有效果;那個詭異的聲音,似乎是要引誘她墮入黑暗,成爲只知道殺戮毫無人性的墮落傀儡。

    想到這裡,她內心深處的憤怒因子被盡數激發了出來:想讓姐變成你的殺戮機器?簡直做夢!

    清舞的神色終於恢復了往日的肆意,微微勾脣,對着落臨天綻放出一抹邪氣四溢的微笑:“沒什麼,有個活得不耐煩的傢伙妄圖控制我的心神,讓我變得跟那些荒野奔狼一樣嗜殺;呵呵,既然這傢伙這麼想找死,本小姐又怎能不幫他完成心願?”

    感受到那一抹邪笑之中醞釀着的激烈風暴,落臨天條件反射地哆嗦了一下:生氣的女人真的很可怕!

    “走,繼續向密林深處進發!”

    清舞一聲令下,兩人兩獸愈發加快了前行的腳步;不過接下來的路途中,除了那幽暗壓抑的感覺依舊存在,清舞倒是再也沒有產生那種莫名的思緒。

    走在越來越幽暗的密林之中,他們甚至已經無法分辨白天與黑夜;最糟糕的是,現在連他們的食物也所剩無幾了。靠着起初的三日摘到的那些果子充飢,堅持到現在,清舞覺得自己的小臉都快變成綠油油的脆果顏色了。她心中暗暗決定,以後一定要隨時備好足夠的乾糧!

    也不知道她的便宜老師發現她人間蒸發會不會急得發瘋?緊接着再發現和她一起失蹤的還有落臨天,這古怪老頭子大概又要跟段禾會長互掐個沒完了。還有當日跟在她身後卻被殺手纏住的簫洛,不知道他會不會滿世界地尋找自己的下落?

    當然,最重要的,是與她深深羈絆的他們;通過心緒的傳遞,身處她的召喚空間中的凌夕尚能知曉她的安全,可是,遠在千里之遙的傾煌,若是忽然發現無法與她傳音聯繫,會不會不顧一切地抓狂?

    想起那個許久未見的霸氣妖孽,心底竟然萌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思念;之前她臨行參加煉器師大比之時與他傳音,傾煌告訴自己他已經順利潛回了族中,正準備伺機進入聖地;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成功地進入聖地拿到封印着遠古殘魂之力的聖物?若是拿到了,他又準備怎麼辦?

    還有身處風臨的鳳軒,他應該也能察覺到自己無法與他傳音交談了;這小傢伙表面上看起來沒心沒肺,可是內心深處的單純美好卻只展現給她一個人。他一定也會焦急萬分吧?

    清舞想着想着,猛然發覺,自己在這綺羅大陸重獲新生不過是不到兩年的時間,竟然便有了如此之多的牽掛與思戀;心中情不自禁地涌起了陣陣溫馨甜蜜:他們,都是自己重要之人……

    還有眼前的他;若是事到如今清舞還不明白落臨天對自己的心思,那她也就枉費了他深淵相隨的真切心跡了。只不過,還有很多事情,她必須要讓他知道;也許在絕地之淵的這段時日,正是時候。

    微微抿了抿脣,清舞輕輕地喚住了走在前面的落臨天:“臨天,我有些事情想告訴你。”

    落臨天立刻停下了腳步,轉過頭來,正迎上清舞那踟躕之中帶着一抹鄭重的神色。看到這樣的她,落臨天不由得微微一震:難道,是自己一直很想知道但卻不敢開口的,關於她的那些事情?

    “清舞,你是不是想明白了一些事情?”他試探性地問道,那雙熠熠生輝的眼眸之中,泛着無限期待卻又帶着一絲忐忑不安。

    清舞微微地點了點頭,但就在臨開口之時,她又不知道究竟該怎麼跟他說了;總不能直接說“我是牛叉閃閃的全系召喚師,我和自己的兩個契約夥伴都有超出夥伴的親密關係”吧?

    “臨天,其實……”

    剛剛開口的話被硬生生地打斷,清舞與落臨天不約而同地猛然回頭,兩雙眸子一眨不眨地緊盯着密林深處最黑暗的那處所在!

    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

    兩人對望一眼,同時明白了對方眼中之意:

    那個未知的存在,氣息極強,絕不會低於聖級六階!

    清舞眼中的興味之色愈發濃厚:這絕地之淵果然是個“好”地方,不打便罷,這一打就是羣戰和越階作戰!

    “砰、砰、砰……”這是那未知存在朝着清舞他們這邊前進之時,發出的腳步聲;每一次砰然巨響,都伴隨着一次大地的巨震,爲這個未露面目的存在,平添幾分難以匹敵的恐怖之感。

    清舞情不自禁地握緊了粉拳,暗暗地吞了吞口水;她已經隱約望見了自密林深處漸漸現出身形來的詭異存在,似乎,還真的是個大塊頭!

    餘光瞥向了一旁早已經抖成篩糠的長臂靈猿與白靈風兔,她知道這兩個傢伙能夠跟着她走到這裡,已經是超越極限了。

    向落臨天使了個眼色,兩人同時將手一揮,把阿力和肉球收回了召喚空間;此時已經沒空去考慮他們被收入空間之後是不是就無法喚出了。

    再度擡眸之際,那個恐怖的存在終於漸漸在兩人面前露出了真面目:盤根錯節的健碩樹根,高聳入雲的偉岸樹幹,令人眼花繚亂的條條藤蔓,這些都不是最關鍵的;最最令人震驚的是,這偌大一株不知名的巨樹,竟然是徹頭徹尾的黑色!

    黑色的樹幹,黑色的樹根,就連繁茂蔥鬱的樹葉,也是漆黑一片!

    綺羅大陸,何時竟然出現了這樣一種驚悚至極的植族?

    那恐怖的黑色巨樹,籠罩在一層淡淡的黑霧之中;而伴隨着巨樹的靠近,那絲絲縷縷蘊含着黑暗之力的黑霧,正漸漸露出猙獰的本來面目,潮水一般朝着清舞這方奔涌而至!

    ------題外話------

    出現中BOSS一枚,是惡戰呢還是秒殺呢還是狠虐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