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64章 殺伐之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64章 殺伐之戰字體大小: A+
     

    烏黑凌厲的眸子定定地注視着對面的頭狼,雙眼一眯,清舞的身上驟然逸散出絲絲縷縷的冷冽殺意,靈巧的身影鬼魅一般飛射而出,霎時便失去了蹤影。

    另一方,那匹頭狼也發覺了清舞狠厲無比的森然目光,感受到一絲威脅的他,立時發出了一聲低沉的狼嚎;伴隨着頭狼這一聲令下,周圍的六匹荒野奔狼立刻瘋狂地飛奔而出,直取對面的落臨天與阿力、肉球。

    就在這時,某處的空氣流動徒然一滯,緊接着,一個似真似幻的身影便突兀地出現在了某一匹略微落後的奔狼身側,鋒銳的刀刃在空中劃過一抹刺目的光亮,刀光直指那匹奔狼的脖頸之處!

    那匹奔狼本能地感受到了致命的危機,可是那凌厲的刀影如同能夠預知一般,連他躲閃的方向竟然也能知曉;在那匹奔狼驚懼無比的目光注視下,寒光四射的刀刃毫無偏差地刺入了他的脖頸,霎時間,血光四濺……

    距離這匹奔狼最近的同伴頓時驚怒異常,飛濺而出的血液極大地刺激了荒野奔狼的嗜殺本性,他怒氣衝衝地嚎叫一聲,雙眸一瞪,衝着剛剛現出身形的清舞便直撲上去!

    清舞見狀,卻是毫無慌亂之色,反而露出了陰謀得逞般的邪惡笑意,緊了緊手上的銀月飛刀,全無躲閃之意,手腕一動,將銀月飛刀憑空一揮;只見,這一揮之下,刀刃之中募地飛出一道透明風刃,挾着陣陣風吼之聲朝着眼前張牙舞爪的奔狼直衝而去!

    此時此刻,那匹奔狼剛好身在半空,碩大的狼爪還不及狠狠揮下,便忽然軟綿無力地癱了下去,緊接着映入眼簾的,便是這匹奔狼的脖頸處驟然噴發而出的鮮血與失去了生機砰然倒地的身軀。

    一個照面,秒殺兩隻八階兇獸!

    那頭聖級二階的頭狼見此情形,立刻發出了一聲愈發高亢的狼嚎,剩下的四匹奔狼原本正在呲牙咧嘴地準備上前圍攻清舞,聽到首領的命令後,只得低低地嚎叫一聲,隨即將更加憤怒嗜血的神色轉向了他們原本的目標,瘋狂地攻了過去!

    清舞見狀倒是有些驚訝,看起來這頭狼還懂得減少無謂的犧牲呢;不過沒關係,她會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戰鬥的。

    緊了緊手上的銀月彎刀,足下踏出靈動的步伐,毫不遲疑地迎上對面直掠而來的奔狼頭領;從清舞立斬雙狼,到迎擊頭領,不過是電光火石之間!

    另一邊,落臨天迎上了其中兩頭奔狼的猛烈攻擊,而剩下的兩頭,則朝着阿力迎擊而上;激戰瞬起,各自的戰鬥圈子就此展開。

    空中揮舞的銀月彎刀變得愈發寒意凜冽,也不知是刀身飲血的原因,還是受到了主人殺意蓬勃的影響。清舞手上的動作越來越兇狠凌厲,雙眸之中的熠熠寒光,也愈發地冷光四溢。

    側身避過又一記狂暴的狼爪,清舞的脣邊,突兀地綻放出一抹詭異的微笑;藉着側身之際,腳下迅速後撤,手中的銀月彎刀在身前劃過一抹完美的弧度:風刃,瞬發而出!

    頭領奔狼發現清舞后撤,下意識地回身追擊而上,怎料,突如其來的一道詭異罡風就這樣毫無徵兆地猛然襲來,他甚至來不及躲避風刃的攻擊方向;但聞“嗷嗚”地一聲慘嚎,奔狼在最後一刻堪堪避過了要害,卻依舊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本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則,清舞立刻躍身而起,手腕一震,手上的銀月彎刀發出一聲興奮的嗡鳴,帶着勢不可擋的猛衝之勢,直取頭狼的要害之處!

    奔狼頭領見狀不好,只得狼狽不堪地就地一滾,竟然真的在千鈞一髮之際躲過了清舞志在必得的一擊;只不過,清舞的臉上,卻並無半分遺憾之色……

    “嗤”地一聲,是匕首刺入身軀的聲音;頭狼驚悚萬分地緊盯着刺入自己側頸處的烏黑短匕,直到生命消亡的那一刻,依舊不明白這短匕是從何而來。

    清舞隨手一揮,將黑翼收了回來;脣邊不由自主地蕩起一抹肆意的淺笑,對於自己的突襲效果,她實在滿意的很。

    回頭望去,這才發現落臨天的戰鬥也接近了尾聲:英朗威武的男子手握一把烈火凝聚而成的火焰長刀,有如實質的刀身之上,是絲絲縷縷迸射而出的火紅烈焰。兩匹奔狼根本不敢靠近他的火焰長刀,徹底地陷入被動,只餘招架之功。

    就在兩匹奔狼幾乎精疲力竭之際,落臨天忽然大手一揮,只見手上的火焰長刀驟然重新凝聚,再度化爲了一大團熾烈的金獅烈火;熊熊燃燒的火焰之中蘊含着無與倫比的力量,落臨天雙眸之中厲色一閃,猛地將手上的大團金獅烈火對着已然是強弩之末的兩頭奔狼狠狠地擲了過去!

    大團的火焰在空中劃出一道奇異的弧線,精準無比地先後擊中了兩頭奔狼的頭部!

    這兩頭奔狼的死法甚至比他們的頭領還要乾脆,連慘嚎都來不及發出,便被頭上的熾烈火焰燒去了所有的意識。

    落臨天微微有些氣喘;方纔他先是努力消耗兩頭奔狼的大部分體力,又在暗中積蓄力量發出最後一擊,首次施放如此大量的本命之火,竟然有些吃不消的感覺。

    微微定了定神,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向了剛剛幫助靈猿阿力解決掉最後一頭笨狼的清舞,內心深處的複雜思緒狂涌而出:與她現在的實力相比,自己還是差了很多;聖級,他一定要儘快達到!

    清舞抖了抖銀月彎刀上的狼血,正欲將其收起,卻是突兀地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眉心越蹙越緊,臉色漸漸地陰沉下來:

    “又來了!這次,是一大羣!”

    她凝重的語音方纔落下,落臨天便感受到了樹林的更深處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詭異聲響;由於那腳步極輕,方纔他又有些鬆懈,竟然沒能在第一時間發現再次出現的敵情。

    兩人的神經瞬間緊繃起來,不多時,一大片幽幽的綠光便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伴隨着一頭頭碩大的奔狼現出身形,清舞與落臨天霎時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整羣的荒野奔狼四面八方包圍而來,不一會便將兩人兩手包圍了個嚴嚴實實,密密麻麻竟有二三十之多!

    這些奔狼的等階都在六到八階不等,他們在瞥見了那頭死不瞑目的奔狼頭領之後,頓時瞪大了兇狠的眼眸,那透着絲絲血光的眸子之中,透着毫不掩飾的狂暴殺意!

    清舞無奈地撇了撇嘴:看起來,只有屠掉這整個狼羣了;雖然她並不想當這種嗜殺的惡人,但是此時此刻擺在眼前的只有殺與被殺。

    一衆奔狼齊齊地嚎叫一聲,隨即對着眼前的人類猛衝而來!

    “殺!”

    清舞厲喝一聲,周身的氣勢徒然一變;靈活的身影募然消失,但見空氣中道道若有似無的殘影一閃而過,下一刻映入眼簾的,便是迸射而出的血光!

    即便時光如何流逝,前世身爲殺手的她,依舊深埋着殺伐之氣;如今面對着這數量驚人的恐怖狼羣,瞬間便激發了她內心深處所有的凜冽殺意。她並不會隨意地殺戮,但是,這並不代表她畏懼殺戮;相反,這場突如其來的戰鬥,恰恰能夠讓她發泄一下壓抑許久的殺手本性。她南宮清舞,果然還是黑夜中的王者,絕不會負了夜月之名!

    落臨天眸光一緊,再度凝聚出火焰長刀,修長的身影一閃,直直地衝入了恐怖的狼羣;此時此刻,他已經顧不得什麼招式戰術,一揮一砍無不正對要害而去,連自身的防禦都顧不得了。

    不多時,拼着受了些許輕傷砍殺了四五頭奔狼,卻是忽然感覺到周圍壓力驟然減輕;困惑地擡起頭來,原本疑慮的目光卻在望見了狼羣中間那一抹絕美的身影之際,變得呆滯無比:

    不知何時,地上已經躺了近二十具荒野奔狼的屍體,而在這些屍體的另一端,那一抹絕世的身影正踏着詭異的步伐躍然風中;每一刀下去,便有一頭荒野奔狼募然倒地,甚至連慘嚎也無,便生機盡失。那風中舞動的身影,就像是黑夜之中最耀眼的明月,緊握着照耀黑暗之光;可是,偏偏又像是地獄之中走出的修羅,緊握着勾魂奪命的黑暗之鐮……

    明明是完全相反的兩種感覺,不知爲何,竟然會出現在同一個人的身上;更加令人驚詫萬分的是,這兩種天差地別的氛圍,竟能被那同一抹身影展現得淋漓盡致!

    陰暗的環境之中,那一抹身影卻是如此地耀眼奪目,吸引着他的全部目光,也令他的心,深深地淪陷……

    “發什麼呆呢!小心被狼吃了!”

    絕美的少女在戰鬥間隙還不忘朝他瞥來關切的一眼,那肆意迷人的笑意與手上銀月的血色,竟然毫無衝突之感;落臨天這才拉回了自己的思緒,手上的動作愈發凌厲,那顆狂跳不止的心,卻是愈發熾熱……

    ------題外話------

    好睏困…有種站着也能睡着的趕腳…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
    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