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60章 絕地之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60章 絕地之淵!字體大小: A+
     

    “不!”

    落臨天覺得自己的心臟被人生生剜去一塊,那痛徹心肺的悲傷鋪天蓋地而來;他痛苦地嘶吼一聲,拼命地朝着那深淵奔跑過去,甚至帶着一絲……決意的追隨……

    “臨天,不要衝動!那裡是……”因爲本命契約的關係,馱着落臨天追來此地的金曜也感受到了他錐心刺骨的心痛,可是更令他心驚的,是這個地方,竟然是傳說中那個極其恐怖的所在——絕地之淵!

    他立刻衝上前去準備拉住自己那理智全失的主人,誰料,連話都未曾說完,整個人便被一股詭異至極的力量硬生生逼回了召喚空間,再也無法與落臨天傳音!

    簫洛還被那名殺手纏得緊緊的,可是就在清舞墜落深淵那一霎那,他瞬間停滯的招式與睚眥欲裂的不敢置信,出賣了他內心深處狂涌而出的痛心。

    “啊啊啊!可惡!”從來都是一派優雅貴氣的樹皇,竟然第一次無法抑制自己的情緒,眼前一幕帶來的巨大沖擊令他徹底地發飆了!

    落臨天不顧一切地衝到崖邊,腳下竟是頓也未頓,直直地縱身躍下,隨着那個墜落而下的身影一同消失在了深不見底的深淵之下!

    先前與清舞戰鬥的高大男子完全沒有預料到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一時間竟忘了阻攔落臨天,眼見着他的身影同樣消失在一片混沌的黑暗之中,只得無奈地輕嘆一聲。

    轉頭望去,看到自己的同伴已經在簫洛的猛烈攻勢下漸漸不支,果斷地再度祭出了方纔那樣古怪物事,硬是將簫洛逼得倒飛而去;待簫洛好不容易從漫天的飛沙走石中站定身子,眼前早已不見了那兩人的身影。

    “清舞!”簫洛甚至忘記了自己還會御空飛行,踉踉蹌蹌地朝着崖邊飛奔過去,毫不猶豫地縱身向下躍去;然而就在此時,一股極其蠻橫的反震之力自崖邊猛然傳出,簫洛猝不及防之下,竟是被這股恐怖的力量震飛出去十多米之遠!

    “怎麼會……”簫洛就像是被這突然的一擊卸去了所有的力量一般,呆呆地坐在原地,兩眼無神地望着那一片混沌無光的黑暗……

    “該死的!”清舞完全不及反應,便被那古怪物事之中暴起的颶風掀飛了出去,失了平衡的她,瞬間朝着下方無底的黑暗深淵墜落下去;清舞大驚失色,趕忙咬緊牙關,頂着巨大的衝擊力迅速地穩住身形,總算是重新恢復了平衡;但是無法阻止下落之勢,她只得輕飄飄地朝着深淵的淵底飄落下去。

    只不過,與方纔在地面上看到的漆黑一片不同,清舞下方的淵底,儼然是一個別樣的世界。她正下方的土地,是一片不甚遼闊的荒野,荒野的盡頭,還有一片綠意盎然的茂密森林。

    既來之則安之,也許這地方還另藏玄機呢;清舞這樣想着,輕盈無比地落到地面,重新感受到了腳踏大地的踏實感覺。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剛剛落地,便聽到了自頭頂上方遙遙傳來的一聲驚懼嘶吼:

    “清舞!”

    這個熟悉的聲音,語氣中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驚恐與痛楚,令她不由得渾身一震:落臨天,他也跟過來了?

    可是,這個想法剛剛出現在腦海中,她又再度感覺到,那人熟悉的氣息竟然募地朝着自己飛速接近!就像是一塊衝破一切的隕石,重重地朝着她所在的淵底墜落下來!

    他瘋了?!

    不僅跟到了深淵旁,還跟着她跳下來?他不要命了麼?

    清舞早在方纔發現自己無法呼喚凌夕之時便已經察覺,這個地方有一種特殊的禁制,能夠隔絕召喚師與契約夥伴之間的傳音或者召喚!

    落臨天未達聖級,又不能召喚金曜,他現在這種行爲跟自殺有什麼區別!

    下墜的速度何其之快?不過轉瞬之間,清舞便感覺到了落臨天的氣息,正在急速接近!

    “啊啊啊!豁出去了!”

    清舞氣急敗壞地大吼一聲,精芒四射的眼眸瞬間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凌厲之勢,腳下狠狠地一蹬,直直地飛掠而起!

    在縱身跳下的那一刻,落臨天忘記了一切,他腦海之中全部都是那個在空中無力地墜落而下的身影;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跳下深淵,此時此刻,他的全部理智都已經分崩離析……

    可是,耳邊獵獵作響的的狂風終於喚回了他的神智,感受到自己正不受控制地向下墜落,不知爲何,他竟然沒有絲毫的恐懼,只是在想:太好了,他一定還能再見到她……

    這個想法剛剛冒出,落臨天便瞬間瞪圓了眼睛;因爲,他竟然隱約看到了一抹熟悉至極的嬌小身影,正在朝着他直直地迎上前來!

    他所有的思緒霎時被這抹絕世的身影占得滿滿當當,就連自己正處在恐怖的自由落體之中都快忘記了……

    可是下一刻,當那個身影越離越近,他卻又驚訝無比地發現,迎面而來的絕美少女美眸怒瞪,她的手上,竟然還握着那把寒光凜冽的銀月彎刀!

    這是怎麼回事?清舞掉落淵底之後失憶了麼?把他當成了敵人?

    在落臨天驚悚不已的目光中,清舞緊握銀月彎刀,以迅如疾風的速度在身前揮舞出了數道有如實質的罡風,數道罡風彙集在一處,竟是瞬間凝聚成了一道恐怖的龍捲風,朝着落臨天席捲而去!

    氣勢逼人的龍捲風盤旋而上,頃刻間便將急速下落中的落臨天包裹其中,強悍的衝擊力恰到好處地扼制了落臨天過快的下落之勢;這恐怖的龍捲風,此時此刻倒是變成了託着落臨天下落的旋風,大幅度地消解了落臨天急速下落的力量,帶着他緩緩地飄落下去。

    清舞在龍捲風募然而起的時候,便被這股颶風的反作用力震得反向下落去,不過她及時地止住了下墜之勢,先於落臨天一步飄落在地;看到自己這一招取得了預想中的效果,清舞暗暗地鬆了口氣;這本是倩舞神風中的一個殺招,可是凝聚而出的龍捲風威力有限,若是在地面上施展大概接不住他,所以她只得升入半空,在沒有着力點的情況下施展這一招,幸好龍捲風的威力依舊足以托住落臨天。

    緩緩落地的落臨天這才知道,原來清舞方纔的舉動竟是要爲自己卸去急速下墜之勢;此時再度踏上堅實的土地,他才徒然發覺自己的舉動有多麼不理智,竟是反而需要清舞來搭救自己。

    只不過,他並不後悔,隨她跳入深淵……

    眼眸一眨不眨地凝望着眼前安然無恙的絕世女子,卻發現,她那雙明如皓月的眸子中,正燃燒着熊熊怒火,那目光簡直能把自己燒出個洞來:

    “落臨天!你不要命了!”

    清舞怒氣衝衝地踏前一步,看到他那不慍不火的表情更是惱火,忍不住小手一撈,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領:“你知不知道,這是深不見底的深淵!你不能御空還硬往下跳?想自殺也別挑這麼個鬼地方啊!你到底是瘋了還是傻了,還是又瘋又傻?”

    清舞一口氣吼出了一大堆的埋怨,好不容易停下來喘了口氣,忽然間,只覺自己的手臂被某男猛地往前一拉,緊接着,眼前便出現了某男厚重堅實的胸膛,腰間也被一雙溫熱而微微顫抖的大手猛地箍緊,整個人就這樣被落臨天突兀地摟進了他的懷中!

    “清舞,你還活着,毫髮無傷,真好……”男子低沉之中有些沙啞的聲音悄悄地傳入她的耳邊,無比慶幸而又帶着驚魂未定的驚喜;男子小心翼翼地將她摟在懷中,好像她是這世上最最珍貴的珍寶。

    清舞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微微一顫:他,一心想的,都是她麼……

    她情不自禁地伸出雙臂,環在他的腰間,帶着一絲安撫意味地回抱着他;一股淡淡的溫馨,流轉在空氣之中。

    落臨天怕自己摟得太緊,微微地鬆開了她,可是卻再也不肯將自己的目光移開半寸;脣邊勾勒出一抹俊朗笑意,經歷方纔的生死一幕,他,終於徹徹底底地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我確實是瘋了傻了。”他忽然低聲呢喃,柔情似水的話語卻是令某女小臉瞬間爆紅:“這一年間,看不到你的苦楚,令我陷入瘋狂;有時候幻想着見到你,又變成了做着白日夢的癡傻小子。可是,就在剛纔你落入深淵的那一剎那,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我一定要,伴着你……”

    男子因爲方纔在崖邊的痛楚嘶吼,此時聲音尚有些沙啞,可是那低沉而輕緩的語聲,依舊一字不差地落入了清舞的耳中;絕美的女子,臉上不可抑制地升起朵朵紅雲,嬌美得猶如初春綻放之桃花,透着迷人的暈霞……

    清舞覺得自己沒有掉到深淵下面摔死,卻是要被這灼人的熱度給燒死了;憋着一張嫣紅嫣紅的小臉,她費盡了吃奶的勁才擠出一句話:“你怎麼跟來的?”

    沒辦法,在這個至關重要的時刻,她只能再度使出無敵乾坤大挪移——轉移話題法了;因爲現在,她好像還沒有弄清自己對他的心意……況且,得讓他知道自己與傾煌、凌夕之事,屆時,不知道他的選擇又會如何……

    落臨天自然看出了她的心思,眼眸之中隱隱地閃過一抹落寞,不過也只是一閃而逝;他順着她的話頭接了下去:“金曜帶着我遠遠追過來,本來他的速度是追不上你的,不過後來他感應到了戰鬥的能量衝擊,才帶着我趕了過去。”

    “你剛纔是不是也無法召喚金曜出來幫忙了?”清舞聽着落臨天的話,忽然想到了這裡的古怪之處。

    “你也是這樣麼?方纔我剛一靠近這個深淵,金曜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強行抑制,被迫回到了召喚空間,現在,我完全無法與他傳音;只不過,在他回到召喚空間之前,好像說了這裡叫絕地之淵……”落臨天若有所思,這個地名他好像在什麼書上看到過,似乎是說……

    絕地之淵?!

    聽到這個名字,清舞卻是瞬間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她當時在風雲學院的藏書館博覽羣書之時,便在一本古籍上看到,綺羅大陸之上有幾處不爲人知的凶地,其中之一,便被稱作絕地之淵。之所以叫這個名字,便是因爲這裡好像有一種古怪的禁制,召喚師在這裡完全無法與自己的契約夥伴交流;傳說中,曾經有幾個聖級強者想要到淵底一探究竟,可是,卻就此消失在了這片大陸,杳無蹤跡。

    久而久之,這個深淵變成了一處連聖級強者都不敢探索的凶地,人們只是給這裡起了這麼個恐怖的名字,卻再也沒人敢來到這個詭異的地方。隨着時間的流逝,絕地之淵的具體方位逐漸地不爲人知,沒有人知曉這處凶地的所在。

    沒想到,清舞與落臨天竟然莫名其妙地來到了這個詭異的凶地,而更加詭異的是,這處凶地……看起來也並不是那麼兇嘛!

    此時此刻,清舞卻又想到了另一件事情:這處凶地的位置,就連最古老的古籍都已經失傳了,可是那個高大男子,顯然是刻意引她來此。仔細想來,他的招式雖然凌厲強悍,但是一招一式之中,並沒有那種殺手的絕殺之意;也就是說,他的目的並不是殺了清舞,而是引她掉入深淵。可是,他是如何知曉這絕地之淵的位置的?又爲什麼要千方百計地引她墜落下來?

    她仰頭望去,深淵之上,是望不見天的無邊黑暗,就好像他們的頭頂上空,根本沒有天空的存在。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直接飛上去恐怕是行不通了;以前藝高人膽大的聖級強者一定不少,如果能夠直接飛出深淵,這個地方哪裡還會被叫做埋葬聖級強者的凶地?

    想到這裡,清舞饒有興趣地砸了咂嘴,美眸盈盈,環顧着這個所謂凶地,脣邊漸漸浮現出那一抹招牌式的肆意微笑:只進不出的絕地?本小姐纔不信這個邪!

    ------題外話------

    進入隱藏情節吼吼,清舞又會有哪些奇遇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