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59章 危機!墜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59章 危機!墜崖!字體大小: A+
     

    正當清舞忍不住內心狂涌而出的激動心情想要大聲呼喚之際,那個身影卻是募地一個轉身,轉瞬之間便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朝着遠處的某個方向翩躚而去……

    清舞毫不遲疑地踏步而出,一陣風一般地朝着那個身影消失的方向緊追過去;狂跳不止的心臟完全難以平復,她現在什麼都顧不得了,腦海之中被那個身影占去了全部的思緒……

    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是那與自己有八分相似的容貌,風韻依舊的姣好身姿,無不與自己記憶中的那抹身影重合起來:是她,是自己的母親!

    專注地看着煉器臺上大師風采的人們,只覺一陣詭異的疾風從自己身旁驟然刮過,完全不曾注意到那疾風之中包裹着的曼妙身影。

    只是,臺下一直注意着清舞的簫洛與落臨天卻是注意到了少女突如其來的舉動,霎時心下一緊,毫不遲疑地飛身追上。

    清舞運起流雲幻影,將自己的速度發揮到極致,但是卻始終無法追上前方那一抹飄忽的身影;狠狠地皺了皺眉,心意微動,背後一雙火鳳之翼驟然展開,原本已經迅疾如風的速度又加快了些許……

    “清舞!是陷阱!”眼看着清舞與那一抹身影的距離越來越近,就在此時,凌夕卻是募地急急呼喚起來。

    誰知,清舞速度絲毫不減,只是沉聲應道:“我知道;可是,但凡有一點點關於母親的線索,就算是陷阱我也要闖!凌夕,你先不要出來。”

    早在清舞發覺那抹身影的速度比自己更快之際,便猜測到了這是一個爲了引自己前去什麼地方的陷阱;可是,對方既然能夠想到用假扮自己母親的方式引自己上鉤,就一定知道些關於自己母親的事情!這個險,必須一冒!

    只是,她深深地知曉,前方那一抹比自己更快的身影,實力必定在聖級六階以上;如若不然,也絕不可能連自己都無法追趕上她的速度。無論如何,在對方底細未明之前,她一定不能暴露凌夕的存在!

    半空之中,兩道一前一後的流光急速劃過,那威勢之強,就算是聖級強者都要感到震驚不已!

    清舞的耳邊是呼呼作響的疾風,腳下大地的景色,也由繁華的城池變作了荒蕪的野地;漸漸地,清舞察覺到了前方身影驟然下降的趨勢,心下一頓,隨即愈發加快了追擊的速度。

    只不過,她在緊追不放的同時,也沒有忘了與凌夕傳音探查:“怎麼樣?”

    “那人下落的位置附近,還隱藏着一個聖級六階;但是,我總覺得下面那個位置附近,好像有些古怪。”凌夕凝重的聲音徐徐傳出。

    還有一個麼?看起來情況的確有些不妙啊。

    隨着前方那人的身影緩緩落地,清舞也緊跟着重新落回了大地之上;就在此時,前方的那個身段姣好的女子身影驟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清舞震撼無比的目光之中,那個身影就像是吃了大力丸跟增高丸一樣,募地拔高起來,原本瘦小的身形也變得十分魁梧,稱不上是彪形大漢,但也絕對是一個高大健碩的男子。

    清舞瞳孔一縮,雖然已經隱隱猜到了是這樣的結果,仍然禁不住內心深處的失落之感:到頭來,那也只是個幻想而已啊……

    不過,失落之後涌現而出的,便是強烈的怒意:用她日思夜想的母親的模樣來哄騙她,這個男人,絕不能輕饒了他!

    原本顯得十分寬大的衣袍在男子變換了身形之後倒是變得合體了,而這個健碩的身影,也終於在恢復了自己的身形之際,轉過身來。

    映入清舞眼簾的,是一張平淡無奇毫無特點的大衆面孔,大概扔在人羣中也無法辨別;但唯獨那雙精芒四射的眼眸,充滿了無限的審視與窺探。

    清舞心知,這張面孔大概也是假的了;真不知道這人到底有着怎樣的能力或是契約了怎樣的召喚獸,竟然連如此精妙的幻形之術都能夠做到。方纔她在人羣之中瞥見那一抹身影之際,真的將其當成了自己不知所蹤的母親!

    雙方一言不發地灼灼凝視着對方,似乎要透過對方的眼眸直直地射入心底;就在這一片寂靜的氛圍之中,那名高大男子募地動了!

    清舞只覺眼前一花,定睛一看,已經不見了對面男子的身影;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驟然傳來,她不由自主地瞳孔驟縮:好快的速度!

    這是第一次,她竟然完全無法看到一個人的身形變化!

    脣邊忽然揚起一抹肆意的冷笑:很好,先是用我的美人孃親來誘我入套,現在又一言不發地便要開戰,真是好得很啊!本小姐的戰意已經被全部點燃了!

    心意一動,散發着凜凜寒光的銀月彎刀便被她取了出來:今日,正好拿這個人來練練她的新武器!

    一手握刀的清舞周身的氣勢募然改變,烏黑晶亮的眼眸之中精光四溢,整個人猶如獵豹一般蓄勢待發,所有的感識霎時擴散而出,以不變,應萬變。

    忽地,她左後方的空氣之中傳來一陣古怪的異常波動,一道凌厲的罡風瞬間襲來!

    清舞眼眸一眯,腳下猛地踏出了詭異的步伐,整個人就這麼毫無徵兆地消失在了原地,獨留下一道淡淡的殘影;緊接着,那道流光一般的身影不退反進,沿着迎面而來的恐怖罡風,對着罡風最爲猛烈之處一刀劈上!

    只聽“錚”地一聲清脆聲響,刀劍碰撞之處激起了刺目的火花;兩方兵器一觸即分,清舞立刻向後飛退而去,眼中流轉而出的,是濃濃的震撼與心驚。

    倒退幾步之後,清舞才終於穩住了身形,頓時對眼前這個對手的實力又多了幾分認識:不止是速度、身法極其詭異,就連力量也相當強大!

    緩緩地將銀月舉到胸前,清舞的目光變得無比凝重。

    感受到高大男子漸漸升騰而起的磅礴氣勢,清舞心知,這人大概是要使出全力了;周圍的空氣之中,一圈圈的能量如波紋一般逸散而出,帶着令人難以匹敵的恐怖氣息。

    高大男子緩緩地舉起了自己劍,並沒有向清舞攻擊而來,而是將那把透着冰冷殺意的大劍,高舉過頭;緊接着,他的眼眸再度直直地射向了清舞,握着刀柄的手上募地一緊,將高舉過頭的大劍猛然揮下!

    “嗤”地一聲,一道散發着恐怖氣息的罡氣自劍身之中激射而出,迅疾無比地朝着清舞飛射過來!

    從那排山倒海的磅礴氣勢之中,清舞感覺到了一絲極爲陰冷的威壓之氣,右腳狠狠地一踏,往斜地裡猛地閃出一步,在千鈞一髮之際堪堪避過了那道恐怖的罡氣。

    然而就在此時,另外一道同樣犀利的罡氣瞬時間又到眼前,“刷”地一聲,竟是在她的左肩之處猛然劃過!

    肩上的微痛卻是更進一步地激發了澎湃的戰意,他快,她一定要比他更快!

    兩道犀利的罡氣過後,清舞凝眸一望,竟然再度失去了那男子的身影;憤憤地抿了抿脣:既然看不到,那就不看了!

    清舞毫不猶豫地閉上了雙眸,不再依賴於自己的視覺,而是以自己的感知去尋找,去判斷;就像是當初在樹人迷陣之中一樣,只不過當時那些攻擊力並不強悍的樹人,變成了殺氣重重凜冽至極的道道罡氣!

    將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對周圍的感知之上,清舞忽然覺得,此時此刻,她的氣息已經漸漸融入了空氣!

    好像並不是刻意的一般,清舞就那麼隨心所欲地往旁邊踏出一步,緊接着腳下一蹬,又是一個瞬步……清舞整個人化爲了虛無縹緲的影子,靈動詭異的步伐毫無規律可言,卻又是如此的玄之又玄。

    空氣中充斥着清舞騰挪跳躍的飄逸身姿,道道殘影帶起若有似無的風聲,但是卻又完全無法捕捉;恐怖的罡氣有數道之多,但是再也沒有任何一道能夠傷到她!

    高大男子心中的震驚已經無以復加:方纔引着她追擊而來的時候,他可是施展出了全部的力量才堪堪地飛在清舞之前;可是,自己最引以爲傲的劍中罡氣無法傷害到她不說,就在這戰鬥之中,他竟然感受到了此女不斷進步之中的速度與身法!

    男子終於失去了耐心,暗暗地朝着某個隱蔽的角落比出一個隱晦的手勢,隨即狠狠地咬了咬牙,愈發加快了攻擊的速度;接着清舞閉着雙眸的絕好機會,高大男子偷偷地朝着不遠處某個地方瞥了一眼,有意無意地將清舞朝那個方向引了過去……

    “清舞,那人引着你過去的方向有古怪!”凌夕在心中急急地呼喚着她,怎奈清舞此時已經進入了一種近似於明悟的狀態,全部心神都關注着躲避罡氣,竟然連凌夕的傳音都沒有迴應!

    “清舞,不要再前進了!”任憑凌夕在清舞的召喚空間之中如何呼喚,清舞卻依舊像是沒聽到一般,全心全意地閃避着高大男子的攻擊;凌夕本就凝重無比的神色愈發地焦慮:這不對勁!契約夥伴之間的傳音是由心而發,不管清舞現在在做什麼,都能夠感應的到,一定有古怪!

    情急之下,凌夕再也顧不得會將自己的存在暴露在男子的面前,腳下踏步飛起,便要衝出召喚空間;可是……

    怎麼會?!凌夕這次是真的慌了:他竟然無法走出召喚空間!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一道仿若虛幻一般的存在不知什麼時候竟然出現在了清舞的後方!殺氣四溢的匕首,朝着清舞背後空門猛然揮下!

    不好!剛剛側過身去再度避過一道罡氣,清舞渾身上下忽然汗毛倒豎,致命的危機從背後傳來!

    “凌夕!”反應已是不及,清舞下意識地在心中大聲呼喚;然而,卻沒有得到絲毫的迴應!

    怎麼辦?!

    就在那把冰冷刺骨的匕首距離清舞的後心之處僅有一寸之遙的時候,一道突如其來的碧綠色流光瞬息而至!“鐺”地一聲,將這危險至極的殺招堪堪攔下!

    趁着這個時機,清舞果斷地縱身一躍,向着自己的右前方跳出一步,順勢脫離了身後第二人的殺招範圍;驚魂未定地朝後望去,正發現了與第二個殺手纏鬥在一處的那個修長身影,不是簫洛又是誰?

    只見他一邊揮舞着藤蔓編織而成的碩大長刀,一邊抽空對着清舞露出迷人一笑:“清清,我來的還算及時吧?”

    這傢伙!激戰的時候還不忘朝她拋媚眼!

    清舞無語地撇了撇嘴,立刻轉過身來,繼續與高大男子方纔的戰鬥;男子顯然沒有預料到清舞竟然還有幫手,眉頭狠狠地皺起,兩眼一眯,直直地看向清舞,好像做出了什麼重大決定一般。

    兩個身影同時踏步而出,再度纏鬥在了一處!

    清舞在交戰之際,還不忘繼續呼喚凌夕,可是令她焦心無比的是,無論如何,她都無法得到凌夕的迴應;通過契約之力,她能夠感受到凌夕同樣焦急的心情,但是兩人卻始終無法對話: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戰着戰着,清舞也終於發現了高大男子詭異的舉動;隨着打鬥的持續,高大男子不斷地將清舞朝着某個方向逼引過去:那裡,難道還隱藏着對付她的殺招?

    光是閃避男子的罡氣攻擊便已經耗費了清舞所有的力氣,在這個聖級六階以上的強者面前,她完全陷入了被動;抽空瞥了一眼男子逼着她不斷靠近的方向,瞳孔驟然緊縮:深淵!

    眼看着自己的目的即將達成,男子的脣邊勾勒出得逞的笑意;他的攻擊驟然變得瘋狂起來,像是狂風驟雨,幾乎令她難以躲閃!

    與簫洛打鬥的那人似乎也感應到了什麼,手中的攻擊愈發地不要命起來;簫洛也發現了清舞處境的艱難,卻是苦於對手不要命的打法,竟令他無法抽身。

    忽然,高大男子爆發出一陣“桀桀”的狂笑,心意一動,手上募地多出了一樣奇怪的物事;還不等清舞看到那樣東西的樣子,便覺得自那樣東西之中驟然傳來一股龐大得難以抵擋的恐怖推力,硬生生地將清舞朝着那深淵的方向推了過去!

    落臨天好不容易追趕而至,卻萬萬沒有想到,映入眼簾的,竟是這樣一幕令他心痛欲裂的場景:只見清舞被一陣恐怖至極的颶風捲入其中,整個人毫無反抗之力地朝着什麼地方掉落下去,像一片無助飄零的落葉,墜落……

    “清舞!”

    ------題外話------

    突變的情節來也!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
    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