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55章 收了個呆子徒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55章 收了個呆子徒弟!字體大小: A+
     

    清舞緊緊盯着的那一塊黑不溜秋看起來毫不起眼的不規則礦石,名爲烏磷礦;說起這塊礦石,大概只能用雞肋這個詞語來形容。

    烏磷礦的作用說起來實在是有些令人汗顏,這種礦石是煉器師將煉器材料投入煉器爐進行熔鍊之前,放在煉器爐內部,用來減弱過猛的火勢用的。

    要知道,煉製不同的靈器所需要的火勢大小有很大差異,然而控制火候對於大多數煉器師來說卻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因此在需要比較溫和的火候之時,煉器師往往會將烏磷礦投入其中,緩和火勢。

    不過,清舞卻是深深地知曉,正是烏磷礦的這一屬性,才證明了它不凡的價值!尋常的火焰根本無法將它熔鍊,相反,火苗在燒上礦石之際,會被削弱不少;越是難以熔鍊的煉器材料,其真正的價值也就越大。

    只是這所謂的難以熔鍊,不過是對於那些普通煉器師來說的;她南宮清舞是誰?擁有無敵紫雲火的聖火煉器師啊!管你什麼烏磷礦鳥磷礦的,遇上了咱這霸氣十足的紫金火焰,還不得乖乖任由本小姐揉捏?

    她早在初學煉器之際,便在華希老師的教導之下學習了各類基礎煉器材料的各種不同屬性,此時對於這烏磷礦的那一種特殊屬性,自然是瞭如指掌。

    烏磷礦擁有着抵禦召喚力攻擊的奇特之效;召喚力本就是孕育於自然之力的,而同屬自然之力的火焰被烏磷礦阻隔在外,一定程度上也證明了這一點。而抵禦召喚力攻擊意味着什麼?意味着抵擋由召喚力凝聚成的實質性能量攻擊!這可是比抵擋普通的武器攻擊要牛叉了數倍不止!

    只不過,若想成功將烏磷礦熔鍊成液也絕非易事,這對於煉器師的火焰控制力是一個相當大的考驗。

    清舞此時完全進入了忘我的世界,就算只是普通至極的材料,她也絕對要發揮出最佳的實力;這也是她身爲一名煉器師的覺悟。

    一手輕擡,清舞隨意地將一旁的火種引入了煉器爐之中,簡單的一個動作卻透露出無限的嫺熟肆意。

    今日的比賽意在考驗一下在場衆位年輕的煉器師們的煉器功底如何,因而無論是煉器爐、火焰還是煉器材料都是由煉器師總公會統一提供的;這一點不禁令清舞大爲驚歎,這手筆不可謂不大啊,能夠輕輕鬆鬆地拿出供上百人使用的煉器用品,足可以窺見煉器師總公會的財大氣粗了。

    在場已經有些人迫不及待地開始選取材料準備煉器了,清舞當然也不能落在後面;將自己所需要的幾樣煉器材料挑選出來,她這就打算開工了。

    手法老練地將各種材料進行配比、熔鍊,動作之快簡直讓人驚歎萬分;一般的百姓們甚至只能看到一雙芊芊玉手在不斷地上下翻飛,那優雅迷人的動作彷彿她並不是在煉器,而是在演奏一曲天籟之音一般。

    在將其他所有材料準備完畢之後,清舞開始集中精力熔鍊烏磷礦。

    不得不說,她其實是鑽了此次比賽規則的一個空子,規則之中只說在凝練過程中不得使用自己的火焰提升靈器品質,卻並沒有說在熔鍊材料的過程中不可以用自己的火焰來提升熔鍊效果。

    清舞的神色變得凝重了幾分,掌心一翻,一縷紫金色的火焰便“噗”地自她手心之中冒了出來,與此同時,在場所有煉器師們的火種都不可抑制地猛然一顫;那種戰慄的感覺,就像是一個渺小的臣民在拜謁他的君王一般。

    段禾眉峰一動,眼底流露出幾分笑意,倒是並不在意清舞利用大賽規則中的漏洞來爲自己創造有利條件;不過嘴上卻是不饒人,衝着站在身旁的華希開玩笑道:“你這個徒弟簡直跟你一模一樣,鑽空子耍手段的本事可是不錯啊!”

    華希卻是呵呵一笑,反而用看怪物似的眼神瞅了一眼段禾:“你的徒弟也繼承了老師的本事啊!”

    段禾方纔一時間看着清舞的動作看得入神,竟然沒有關注自家徒弟的進展,此時一看,頓時抹了抹額頭上的冷汗:落臨天竟然比清舞還要快上一步,同樣以自己的聖級火焰熔鍊起了烏磷礦,此時已經差不多完成了。

    看起來這兩人又在無形之中開始了比拼呢;段禾與華希這樣想着,雙雙對視一眼,兩位老者的犀利目光霎時火花四射:

    我的乖徒兒是最厲害的!

    我的徒弟纔是最強悍的!

    兩道激烈碰撞的火花在半空之中交織,看得周圍觀望的幾位煉器師公會長老一臉的汗顏:自家會長又在和老對頭互掐了啊!

    不過此時清舞已經完全無暇他顧,她一手舉着那一塊烏磷礦,將另一手上的紫金色火焰徐徐地靠近了她的目標;就在紫雲火與烏磷礦接觸的那一瞬間,但聞“噗嗤”一聲……

    我勒個去的!

    清舞簡直想破口大罵!

    這這這……這是什麼狀況?

    清舞望着瞬間熔鍊成液的烏磷礦,哦不,現在應該叫烏磷礦液,霎時風中凌亂了;怎麼會這麼快!

    她本來已經聚精會神準備好好地把這塊烏磷礦熔鍊成液,可誰知,她手上的紫雲火剛一觸碰到那塊黑不溜秋的礦石,便瞬間將它化成了一灘純的不能再純的液體!

    她的紫雲火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

    清舞苦思冥想了一番,發現自從晉升聖級之後,倒是確實感受到了紫雲火愈發精純與強悍的力量,只不過由於之前她所熔鍊的材料本身就沒什麼難度,所以紫雲火究竟厲害到何種程度她倒是沒有注意到;今天算是見識到了,真可謂無堅不摧啊!

    由於烏磷礦瞬間成液,清舞在煉器的進度上頓時比其他煉器師加快了不少;接下來就是最關鍵的凝練成器步驟了。

    清舞淡定地將所有材料全部投入了煉器爐內,之後便開始以精神力引動煉器爐中的材料,令其匯聚、凝結,漸漸凝練成自己想象中的靈器模樣。

    時間一點點地流逝,漸漸地,已經有煉器師完成了自己的煉器作品。一般來說,品級越低的靈器,其煉製所需時間就越短,所以一開始完成作品的煉器師們並不足以引發在場觀衆們的轟動。

    最後依舊未完成作品的,有五位煉器師。其中三個是清舞、落臨天與百里澈,而另兩位則分別來自於綺羅大陸赫赫有名的兩大煉器世家;文華國的北烈世家與落月國的皇甫世家。

    其實這兩人的實力也算不錯,若非落臨天擁有聖級火焰隱隱壓下了兩人一籌,他們也可以算作是當今年輕一代的煉器天才了。

    不過現在他們可就有些悲劇了,先是出了一個落臨天不說,現在又橫空出世了一個更加牛叉閃閃的人物!

    雖然她現在也與他們同樣是玄品煉器師,但是據說,這個南宮清舞接觸煉器才僅僅不到兩年的時間啊!這是何等的天賦與實力?

    於是乎,這兩個傳承世家煉器學的年輕精英註定要在清舞的莫大光環下被掩蓋所有的光芒了,這也算是他們生不逢時的悲哀吧。

    不多時,這兩位世家精英也完成了他們的煉器作品,皆是黃階上品;用如此普通的材料,一般的煉器師只能煉製出最低級的黃階下品靈器,就算是煉器水平再高,也需要上佳的煉器材料作爲支撐。

    又過了一會,百里澈也完成了自己的作品,同樣是黃階上品靈器,他卻是煉製出了價值更高的攻擊型靈器,所以一定程度上,還略勝了那兩人一籌。

    又經過了不長時間,清舞脣邊忽然綻放出了一抹自信的微笑,小手在煉器爐上輕輕一撫,就像是運籌帷幄的淡然高人;她用餘光瞥了一眼離她不遠處的落臨天,卻正巧迎上了他那雙帶着同樣笑意的眼眸。

    兩人不約而同地揚了揚眉,隨後又齊刷刷地一同望向了自己的煉器爐之中,那裡,自己的煉器作品正在漸漸顯出最後的面目。

    兩人同時完成!

    看到這兩人眼神間的交流,在場人們不由自主地便以爲他們是在暗暗較勁,趕忙迫不及待地望向了這兩人的煉器作品;這一看之下,不禁倒吸一口冷氣:

    同樣的玄階下品!

    雖說這等品級的靈器並不足以令人驚歎,但是不要忘了,他們所用的可是最最普通的煉器材料;能夠令這些材料發揮出瞭如此巨大的作用,本身已經是一個奇蹟了。

    他們再仔細看看兩人的煉器作品,發現又同是防禦型靈器,看起來他們都是以烏磷礦作爲主要材料來煉製的。

    只不過,段禾與華希再度定睛一看之後,臉上的表情便各有不同了;段禾一臉的遺憾,而華希則笑得滿臉褶子。

    “唉,可惜了,臨天這個作品缺了一樣材料,所以留下了不小的瑕疵啊。”段禾搖頭嘆道,對於自己的徒弟又一次輸給了清舞感到有些挫敗。

    “嘿嘿,那也沒辦法,遇上我的乖徒兒,就算是有那樣材料也照樣得輸。”華希說得沒心沒肺。

    這時候,清舞與落臨天已經不急不緩地走下了比賽場地,相視一笑。

    清舞現在忽然明白了華希老師爲何一定堅持要她參加這一場大賽了;原本她以爲如此簡單的煉器過程已經完全不能表現她的水平了,可是經過方纔的煉器過程,清舞終於明白了自家老師的苦心。

    華希老師是在暗暗地提醒着她,一切都要從最本源之處尋起。就算是最簡單的煉器材料,經過自己的精心煉製,也能夠煉製出品級不差的作品,而正是這種煉器過程,纔是最考驗煉器師水平與經驗的。

    誰知,清舞剛剛走下臺來,便差一點再次遭受了某隻瘦小少年的“撲倒”襲擊;百里澈興奮不已地跑上前來,高聲喊道:“師傅師傅,我通沒通過考驗啊?”

    清舞狂暈:你都喊師傅了,還問我有沒有通過考驗?我可以說沒有麼?

    不過清舞的心裡倒是挺中意這個便宜徒弟的,怎麼說也算是自己的第一個大弟子,學習的又是……咳咳,她壓箱底的裝逼神功,怎麼說也得好好培養培養不是。

    清舞摸了摸下巴,高深莫測般地點了點頭:“算你通過吧,今天開始你可要仔細跟着本小姐學習哦!”

    百里澈那雙精光閃閃的大眼睛霎時瞪得碩大,無數的小星星簡直快要把清舞的眼睛閃暈了:“拜見師傅!”他恭恭敬敬地行了一個大禮,隨後迫不及待地撲上前來:“師傅,什麼時候教我啊!”

    看着這個圍在自己身邊直打轉的少年,清舞頓時有種不太好的預感:這小傢伙不會是準備一直粘在本小姐的身邊吧;眼珠一轉,有了計較。

    她語重心長地對着百里澈說道:“我現在就告訴你第一堂課,那就是任何事情都要淡然處之,要想嚇得別人屁滾尿流,自己得先要心理素質過硬才行。”

    百里澈好像聽得雲裡霧裡,但是師傅的話一定要牢記在心;他重重地點了點頭,趕緊思索起來:自己究竟要怎麼淡然呢?

    在百里澈冥思苦想之際,清舞又與落臨天攀談幾句,約定好明日依舊一同行動,看看會不會有新的殺手現身;既然至今仍然未能明白落凌傲究竟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那麼就不妨將計就計,給他創造點蠢蠢欲動的機會。

    “百里澈,跟我回一趟酒樓如何?我有點事情想要問你。”清舞不知想到了什麼,臉上露出深思的表情。

    “嗯。”身旁傳來百里澈簡短的一聲迴應,然後便失了聲響。

    清舞有些納悶地轉過頭去,霎時滿頭黑線:這傢伙正面無表情地呆呆站在原地,活像是傻愣傻愣的木乃伊一般。

    咳咳……他理解的淡然就是面癱?

    看着身旁的瘦小少年半天眼睛也不眨一下,忠實地扮演着合格的殭屍,清舞忽然想要仰天大吼一聲:本小姐絕壁是看走眼了有木有!這明明是個呆子啊!

    ------題外話------

    嚴重卡文中…容某秋很不厚道滴來了一章平淡章吧嗚嗚嗚~(>_<)~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