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53章 清舞,震撼登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53章 清舞,震撼登場!字體大小: A+
     

    原本清舞今天也沒打算再隱藏身份,所以走出酒樓之時也並沒有以幻形草變換容貌;也虧得酒樓之中已經沒什麼人了,不然人們一定會驚詫萬分:這位絕色女子是從天而降的麼?

    “街上的人怎麼這麼少?”清舞一邊與落臨天往煉器師大比的場地走着,一邊東張四望道。且不說街上少有行人,就連道路兩旁的店鋪也大都關着門:莫非全都去觀看煉器師大比了?這也太誇張了一點吧!

    落臨天之前已經參加過一次煉器師大比,自然知道這項盛會到底有多麼令人矚目:“那是自然,大家都想要佔領個絕佳的視角一睹煉器師們的風采呢。”

    相比之下,他們這兩位貨真價實的煉器師簡直是太淡定了,不緊不慢地走在大街之上,竟然還在有說有笑地攀談。

    說着說着,清舞忽然柳眉一挑,隨即迅速地以餘光瞟了一眼身後的某個方向,眼眸之中飛快地閃過一抹玩味。

    “臨天,這兩隻小尾巴還挺會躲的!”清舞突然假裝靠近了落臨天,用僅能兩人聽到的聲音悄聲說道。

    落臨天微微揚起一抹奇異的笑容,同樣低聲答道:“那麼,就看看他們究竟目的何在好了。”

    兩人話音落下,雙雙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足下輕點,瞬間在街市之上飛奔起來;後面的兩個跟蹤者見此情形,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也不再隱藏,急急地隨着兩人緊追而去。

    清舞與落臨天並沒有跑多遠,只是尋了個無人問津的荒廢院落,便停住了腳步;定定地站在原地,兩人無比愜意地等待着身後的兩個傢伙追上前來,這情形簡直是完全的逆轉。

    那兩名身披長袍的男子急追而來,見清舞與落臨天兩人已經發現了他們,也不再僞裝,雙雙將長袍一拉,便露出了裡面的黑色勁裝,完全是一副殺手打扮。

    而看到這兩名殺手的打扮,清舞不由得眉峰一挑,心中有了計較:看起來這兩個倒黴的傢伙也是落凌傲派來的了。她微微側頭看向落臨天,果然發現了他眼眸之中洶涌澎湃的怒意與隱隱的憂傷。

    她知道落臨天的傷感從何而來。

    她纔剛一現身,便被殺手盯上,很顯然,殺手一開始是在跟蹤着落臨天的。別看這兩名殺手毫不起眼,但也是聖級的強者,採取些手段不被落臨天發現也是很有可能的。

    自己成爲了親生父親監視的誘餌,這種滋味自然是非常難受了。

    不過她還是有些奇怪,落凌傲爲何要選在這個時機採取行動呢?難道是想要阻止她前去參加煉器師大比?

    仔細想想也說得通,若是在她還未出現在世人面前之際便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那麼他也就不必費盡心機想着要如何迫使自己與他聯姻了;從自家兒子的反應,他一定猜得出她南宮清舞並不是什麼好相與的角色,利用不成,當然就要想着在她未能成長起來之際予以絞殺了。

    只不過極富戲劇性的是,他大大低估了清舞的變態程度,本以爲萬無一失的刺殺,在清舞看來,簡直毫無威脅可言。

    “兩位,追了這麼久也累了吧?不如咱們聊幾句稍事休息?”清舞脣角微勾,煞有介事地“邀請”道。

    誰知,兩名殺手卻是完全不領情,二話不說便將手一揚,各自喚出了他們的召喚獸,看起來是準備開戰了。

    “嘖嘖,這麼迫不及待地想叫本小姐指點一下你們的功夫麼?放心吧,仁慈的我一定會盡最大努力幫助你們的!”清舞看起來依舊不慌不忙,但是話音剛落,臉上的表情便化作了一股凌厲的冰寒。

    絕美少女的話語還在耳邊輕輕迴響,身旁,卻只留下了若有似無的一道殘影;聽到清舞的那聲叮囑,落臨天不由自主地握緊了拳頭,眼中流轉着莫名的情緒:

    “臨天,他們是聖級,這裡暫時交給我吧!”

    感受到身旁飛射而出的少女身上的氣勢升騰而起,再看看她那如同翩躚蝴蝶一般的玄妙身姿,落臨天心中思緒萬千。拼盡了全力在一年之間達到了九階巔峰,甚至隱隱觸摸到了那更高層次的聖級壁障,可是現在卻發現,自己與她的距離,依舊是那般遙遠。

    不過,他是不會就此頹廢的,恰恰相反,清舞的強悍愈發地激勵了他想要變強的信念;若是不盡快追上她的腳步,自己又怎能變得足夠優秀,優秀到足以陪伴在她的身邊?

    清舞並不準備喚出自己的任何一個夥伴,一來這兩個殺手只是聖級二階的水平,完全可以作爲她練習戰技的沙包;二來她雖然並不在乎暴露身份,但對於她擁有數名聖級夥伴之事,她現在還是想先保持個神秘再說。

    再度取出了黑翼短匕,清舞腳下一蹬,本就迅捷如風的速度復又加快幾分;兩名殺手這才發覺,他們竟完全無法感知到清舞的蹤跡,如此一來也就根本不可能指揮自己的召喚獸發動攻擊;兩人面色大駭,紛紛取出了自己的武器,硬着頭皮衝着形如鬼魅一般的清舞迎了上去。

    “錚”地一聲,武器碰撞發出清脆的錚鳴,然而那手握長刀的殺手卻是渾身冷汗:因爲他完全沒有看到與自己武器相碰的身影究竟從何而來!

    身側一陣強悍至極的罡風募地刮來,那名殺手憑藉着生與死之間磨鍊而出的直覺,下意識地往側面一閃,堪堪避過了清舞的致命一擊。好不容易鬆了口氣,身後又是一陣狂猛至極的颶風颳到,隨之而來的,還有一股異常恐怖的壓迫感!

    萬分危急之下,另一名殺手果斷欺身而上,運起全部的力量迎上清舞的一記橫踢;只聽“砰”地一聲,清舞的小腿狠狠地踢中了殺手阻擋而來的手臂,後者猛地一個踉蹌,差點被這驚人的力量踢翻在地。

    清舞未能達成目的,迅速地飛退幾步,眼中卻是漸漸地浮現出了一抹興味之色:這兩人的默契倒是還不錯,看起來他們與一般那種獨來獨往的殺手不同,是團結協作那一型的啊。

    來了興致的清舞攻擊霎時愈發地猛烈起來,眸光一閃,卻是暫時掠過了兩名殺手的身旁,轉而向半晌未能看清清舞行動蹤跡的兩頭悲催召喚獸猛攻上去。雖然他們只是九階的獸族,在面對聖級之間的戰鬥之時基本派不上多大的用場,但是蟻多還能咬死象呢,清舞可不想在專心與兩名聖級強者纏鬥之時,身後忽然冒出了一隻碩大的老虎爪子。

    看着威猛異常的清舞以一敵四的身影,落臨天簡直只剩下驚悚呆滯的表情了:原本以爲清舞怎麼也要喚出幾個拉風的夥伴,施放幾個炫目異常的華麗招數,將殺手打得落花流水;現在的局勢倒是和他想象的差不多,可是這打鬥的場面實在是太過兇殘了啊!

    只見清舞足下輕點,一個瀟灑至極的轉身跳躍,整個人便輕飄飄地落在了那頭九階斑紋兇虎的後背之上,完全無視了兇虎上躥下跳的狂躁舉動,她揮舞着白皙的小拳頭,對着兇虎的頭頂便是噼裡啪啦一頓胖揍;霎時間,方圓數裡都能聽到某隻悲催的兇虎淒厲無比的慘嗥聲。

    這邊三下五除二解決了一個,清舞又將已經毫無反抗能力的兇虎當成了遮蔽物,對着猛衝上來的殺手二人組便丟擲過去,好像她扔出去的並不是健碩的猛虎,而是一塊破布一般。

    趁着殺手不得已只得將兇虎收回召喚空間的空當,清舞又瞄準了另一隻有些不知所措的獅子;大概是看到了同伴如此狼狽的下場有些猶豫,獅子並沒有急於對清舞發動攻擊,而是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

    誰料,待清舞一記大力側踢近在咫尺之際,那看似兇狠猙獰的獅子竟是獸目一瞪,前腿一蹬,獅身一轉,猛地向着身側自己主人的方向狂奔而去!那架勢,簡直跟看到了洪水猛獸有一拼!

    在清舞狂汗不止的目光中,那頭獅子朝着自家主人縱身一躍,化爲一道流光迅捷無比地沒入了主人的召喚空間之中;速度之快,簡直比方纔清舞那迅如閃電的速度還要快上數倍。

    額……清舞狂汗不止:這是又一次證明了她的兇殘程度堪比猛獸麼?哦不,已經連猛獸都被她嚇得屁滾尿流了!

    兩名殺手頓時面面相覷,雙雙猛一咬牙,抱着拼死一戰的心理,再度揮舞着手中兵器衝殺而上;清舞自然是樂意奉陪,方纔她只不過是熱了熱身而已,若是他們這就落荒而逃的話,自己反倒要大呼不過癮呢!

    三個看不清動作的身影瞬間交織到一處,完全看不到他們交戰的身影,目光所及,只有四處閃現的虛影與兵器碰撞產生的火花;周圍的空氣傳遞出一陣陣恐怖至極的能量波動,一圈圈逸散開來的衝擊波幾乎令落臨天氣血翻涌,不由自主地後退再後退。

    然而,就在此時,一陣古怪異常的奇特聲響令清舞與落臨天兩人不約而同地皺起了眉;伴隨着這極富規律的一陣奇異聲響,原本與清舞激烈交戰中的兩人渾身猛地一震,彷彿得到了什麼指示一般,急切萬分地賣了個破綻,飛速地往後飛退而去。

    清舞見狀,心知是他們的主子發出了撤退的指示,微一皺眉,並沒有繼續追擊的打算;畢竟現在,她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與此同時,煉器師大比的會場。

    華希一邊漫不經心地與身旁的煉器師們交談,一邊目露急切地望着會場的入口方向,心中有些納悶:他的乖徒兒不會是談情說愛談得忘了今天的大事吧?

    今天一大早,華希本想叫上清舞一同出發來着,誰料,落臨天卻是早早地來到了酒樓之中,說想要讓華希幫他個忙,帶上簫洛先行出發;華希自然明白這聰明的傢伙是想爲自己創造些與清舞單獨相處的寶貴時光,果斷是要全力支持了。

    不過他們倆的速度也太慢了一點吧,就算是情意濃濃地一路聊過來,這時候也應該到了;眼看着煉器師大比就要開始,一會可就是年輕一代煉器精英們的比試大賽了,清舞怎麼能不到場呢?

    “我說華老爺子,您說清清今早被您拜託了一件其他的事情,怎麼現在還沒有完成麼?大賽一會就要開始了啊!”簫洛看到華希焦急萬分的神色,忽然有點懷疑起來。

    華希只得暗暗叫苦:偏心的事情果然做不得啊,這不是遭報應了?

    正想着,那邊段禾也風風火火地急趕過來:“你家徒弟把我家徒弟拐到哪裡去了?怎麼到現在還沒見人影?”

    華希一聽這話可不樂意了:“什麼叫我家徒弟拐了你家徒弟?明明是……”

    “會長大人,你看這時間,是不是該開始了啊!”這時,一旁一個公會長老也急急跑來,迫不及待地問道;時間已經比預定的時候晚了一會了,再不開始,恐怕不太妥當啊!

    無奈之下,段禾只得憤憤地瞪了華希一眼,隨即拂袖而去,趕着宣佈今日煉器大賽的規則去了;他倒並不是擔心落臨天參加不了今日的大賽,今天這畢竟只是年輕一代煉器師的切磋交流大賽,對於煉器經驗已經頗爲豐富的落臨天來說並不是十分重要,他擔心的是,一向很有分寸的落臨天到現在還未現身,莫非是有什麼意外情況發生?

    片刻過後,準備參賽的各位年輕的煉器師們已經各就各位,只等段禾會長宣佈比賽開始了;也就在這這個關鍵時刻,段禾卻是募地眉心一跳,心中警兆大作,猛然朝着遠處的某個方向眺望過去:就在那裡,有一道強悍霸道令人驚歎萬分的聖級強者氣息,正在迅速逼近!

    衆人見狀也相當好奇,紛紛循着段禾的目光望了過去,這一看,霎時眼珠子下巴落了一地:

    正在飛速接近的少女眨眼之間便來到了衆人近前的半空之中,絕美的容顏,如皓月一般明亮閃耀的眸子,脣邊掛着一抹張揚霸氣的自信微笑,堪稱絕世之姿!

    ------題外話------

    最近白天晚上都在超負荷工作,秋秋眼皮正在打架,嗚嗚求安慰~(>_<)~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
    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