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8章 悸動,心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8章 悸動,心結字體大小: A+
     

    空氣中的熱度漸漸升騰而起,這其中,還瀰漫着一種名爲旖旎的味道。

    一雙深邃的碧色眸子對上一雙迷離的澄澈黑眸,彼此之間的視線不斷膠着,又再度引發了更深一層的灼熱溫度。

    如此近距離地看着這個溫潤如海一般的男子還是第一次,她忽然發覺,自己的視線似乎被他深情的注視深深地吸引,幾乎難以將目光移開。眼睛一眨不眨地凝望着他俊逸的面容,完美柔和的五官,還有薄脣勾起的那一抹溫柔笑意,心中驟然升騰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悸動。

    每每與他那一汪深潭一般的眼眸對視,她便不由自主地心中微顫;他渾身上下散發出的清新柔和,令她迷醉不已。一開始,是碧玉天心鐲的聯繫讓他們密切相連,可是漸漸地,她發覺了這個男子清潤沉靜的外表之下,埋藏着多麼深切的堅毅與執着。

    四百年的孤獨守候,只爲一個承諾,究竟需要怎樣的心境,才能夠令眼前的男子堅守至此?一想到這些,她的心中便萌生出了一陣陣複雜莫名的情緒,連她自己也難以理清……

    凌夕又何嘗不是如此?

    四百年的獨自守望,也使得他原本就安靜柔和的性子變得愈發地清冷起來,漸漸地,他甚至覺得,這世上已經沒有什麼事情能夠觸動自己真正的情緒。

    可是,當他終於等到了她的出現,才深深地發覺,原來,還有人的眼眸,能夠散發出如此皓月一般的光輝。

    就在那一刻,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前主曾經對他說過的一句話:

    “夕,當你遇見的那一刻,就會明白……”

    而他也的確感受到了,那從未有過的感覺:不同於與前主相處時的溫馨默契,而是一種源自於靈魂深處的萌動,莫名地複雜,如此難以形容。

    不由自主地凝視着她精緻的眉眼,她小巧的鼻尖,漸漸地,他的目光轉移到了那兩片如櫻花瓣一般嬌嫩的脣瓣之上;心頭募地重重一跳,一種莫名的火熱涌上心頭。

    清舞迷離的眼眸一眨不眨,愣愣地注視着眼前那一張俊逸非凡的臉龐在自己的面前緩緩地放大,直到脣瓣上忽然覆上了兩片微涼水潤的存在……

    已經遠去的理智似乎有回籠的跡象,她的眼眸忽然聚焦,忽閃着大眼睛看向了近在咫尺的那張俊臉,卻發現,他微閉的眼眸上,長長的睫毛似在微微顫抖;緊接着,鼻翼間那獨屬於凌夕的清爽氣息忽然濃郁了起來,而他脣上的動作,也發生了令她臉紅心跳的變化……

    原本他只想淺嘗輒止的,可是剛一觸碰到那個香軟甜膩的所在,便失了控制,情不自禁地想要嚐到更多;感受着脣間的柔軟,感受着少女特有的美好芬芳,一時間,他竟是情難自抑……

    “砰、砰砰……”

    不知道是誰的心臟跳動得如此猛烈,因爲,似乎已經難以辨別。在這一方靜謐的空間,天地之間只剩下了深情擁吻的男女。

    不知是什麼時候,清舞柔弱無骨的小手已經攀上了他的脖頸,而他的大掌也輕撫上她俏麗的臉蛋;空氣中的熱度還在不斷地升騰,隱隱約約,一聲嬌柔婉轉的輕吟從少女的喉間溢了出來……

    這若有似無的一聲低吟卻是瞬間拉回了兩人早已遠去的理智,親密相觸的脣,終於戀戀不捨地分開。

    清舞的俏臉早已是嫣紅得快要滴下血來,泛着瑩瑩水光的眸子漸漸褪去了迷離之色,卻是愈發地嬌羞閃爍。凌夕有點不知所措地摸了摸脣,手忙腳亂地挪開了身子,躍身而起。

    他這是怎麼了?難道說,面對着心儀之人,一向清冷如斯的他,甚至完全無法抑制自己的情動之舉了嗎?

    不知道清舞會不會覺得他方纔的舉動太過突兀?凌夕有些忐忑地望向了依舊毫無動靜的少女,卻發現她正在艱難萬分地撐着身子想要站起身來。

    “清舞,你……”凌夕頓時有些慌了:莫非是剛纔自己情難自控……壓到了她的身上?

    清舞簡直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可惜實在是沒有能容納得了她的大號地縫;只能慘兮兮地小聲嘟囔着:“沒力氣,站不起來……”

    該死的,不就是親了個嘴麼,想她堂堂彪悍無比的全系召喚師一枚,怎麼親一親也會撲街呢?

    凌夕看到她又是氣惱又是羞怯的表情,忍不住高高揚起了脣,脣邊盪漾起春暖花開般的柔和笑意;像方纔一樣,他伸出了手來,這次卻是不等着某女發力,直接輕輕一拉將她帶入了自己的懷裡……

    清舞倒也不客氣,心想着親也親了,抱一會好像也不算什麼了;安安穩穩地在他懷中恢復了片刻,這才輕輕地鬆開了他的懷抱。

    “凌夕,你……”她深深地凝望着他的碧色眼眸,好像是想要說些什麼,話到嘴邊,卻因他深情的注視而失去了所有的語言。

    緊接着,他輕柔卻堅定的一句話,令她的心中,涌起了前所未有的波濤:

    “四百年,等到你,很值得。”

    這幾日,清舞陷入了一種名爲少女愁緒的情緒之中。

    她絕非對凌夕毫無感覺,相反,當他們經歷了那柔情一吻過後,清舞清楚地知曉,自己對凌夕,也是有着男女之情的。那種發自內心深處的情感悸動,是無論如何也掩飾不了的,她知道,那絕對是心動的感覺;因爲,在傾煌親吻她之時,她也有着同樣的感覺。

    這也就是她糾結萬分之事了:她怎麼會同時喜歡兩個男子?

    也不對,糾結的關鍵好像不在這裡,而是在於,她究竟要怎麼辦?

    她不知道這一切爲何會發生,她只知道現在,這兩個男子都在她的心中佔據着獨特的位置,要讓她放棄其中任何一人,都絕對無法實現。

    一個是霸氣狂傲,唯獨對她柔情萬千甚至與她生命相系的妖孽男子;

    一個是清冷淡雅,目光卻只停留在她的身上甚至傾心守護的溫潤男子。

    她可以自私地同時擁有他們的愛嗎?

    “喂,小舞子?”這天,清舞在獨自煉器之時又不知不覺地陷入了凌亂的思緒,就連鳳軒什麼時候冒了出來都毫無察覺,乃至於差點發生了一件重大的悲劇事件……

    “哇!你幹什麼靠這麼近!”眼前募然放大的一張俊秀小臉驚得清舞一蹦三尺遠。

    “唉,竟然沒咬到,好可惜啊!”鳳軒遺憾地撅起了嘴巴,可憐巴巴地戳着手指。

    哈?千萬不要告訴她,這小傢伙還在想着什麼咬嘴巴的事情!

    “小舞子,你讓我也咬一咬吧!”鳳軒眨巴着晶亮的大眼睛,眼眸之中盡是興奮的小星星在一閃一閃,晃得清舞一陣眼暈。

    “咳咳,嘴巴是不能隨便咬的!小孩子不要亂說話!”清舞嫌棄地擺了擺手,面上似乎一本正經,那微微泛紅的耳根卻出賣了她此時嬌羞無比的心情。

    “啊,是嗎?可是那天小凌子也咬了你的嘴巴呢!而且而且……”鳳軒說着說着,清秀白皙的小臉忽然“刷”地泛起了詭異的紅暈,支支吾吾地說不下去了;真是的,爲什麼他看到他們在咬嘴巴的時候,總是會變得奇奇怪怪的?

    啊咧?那天鳳軒也在?怎麼可能?

    “哼!你們咬得那麼開心怎麼可能注意到本大爺嘛!再說了,看別人咬嘴巴會長針眼,所以本大爺剛一進到召喚空間發現不對勁就跑出去了,纔不要長針眼呢!”鳳軒有點氣哼哼地說道,依舊因爲方纔沒能偷襲成功而耿耿於懷。

    “長針眼?誰告訴你的?”鳳軒怎麼會知道這麼“深奧”的詞語?看他那樣子,應該還不知道“咬嘴巴”到底意味着什麼,那麼這個長針眼理論又是聽誰說的?

    鳳軒找了個椅子舒服地坐下,憤憤不平道:“就是齊辛老頭子啊!可是他不肯告訴我到底爲什麼你們要咬嘴巴,只是說等有個女孩子想咬我的嘴巴或者我想咬別的女孩子的嘴巴的時候就明白了。”他悶悶地說着,語氣中盡是被矇在鼓裡的憋屈。

    “哦,他說的很對啊……”清舞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齊辛解釋得太精闢了!

    “可是可是……”鳳軒忽然又眨巴着星星眼湊了上來:“他們都喜歡咬你的嘴巴,你的嘴巴味道一定不一樣,我也想咬!”

    蝦米?敢情這小傢伙把她的嘴巴當成香腸了,想啃就啃啊!

    咳咳,看起來情感教育必須要從娃娃抓起啊,不然真的要教壞小孩子了有木有……

    可是究竟該怎麼跟他解釋呢?說什麼一男一女表達什麼感情之類的他也不明白啊!再說了,就算她解釋得清“咬嘴巴”是什麼意思,那她又怎麼跟他解釋自己和傾煌、凌夕三個人的事情?

    看到清舞急得抓耳撓腮,鳳軒卻是覺得莫名其妙,有什麼事情是需要糾結成這副樣子的嗎?

    “小舞子,你發什麼瘋啊!”鳳軒越看她那副風中凌亂的樣子越覺得好笑。

    “別說話!讓我想想該怎麼辦啊!”清舞因鳳軒的問題再度陷入了之前的紛亂思緒之中,情急之下將一頭長髮都抓得亂糟糟一團,幾乎就要變成雞窩頭了。

    鳳軒莫名其妙地眨眨眼:“真不明白你在糾結些什麼,心裡怎樣想的就怎樣做嘍!管那麼多理由做什麼!”

    鳳軒大咧咧的一句話卻是猶如清音入耳,令清舞猛地驚醒過來:是啊,明明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她非要去想那些有的沒的做什麼!

    仔細想想,自己與傾煌的事情凌夕是知曉的,而她和凌夕的感覺傾煌似乎也早已有所察覺;既然自己無法做出任何的取捨,那麼何不追隨自己的心,任由心中的悸動來率性而爲?

    她自認從來都不會受到任何束縛,可是這一次,怎麼就偏偏受到了自己思想的束縛呢?

    “真是笨到家了!”清舞撥浪鼓一般地晃着腦袋,爲自己這幾日無謂的糾結而憤惱不已。

    一旁的鳳軒頓時騷包無比地甩了甩頭髮:那可不,跟本大爺比起來可是差遠了!

    可是,當他整理完頭型回過頭來之時,卻完全不見了清舞的蹤影,不由得又氣又惱:這個壞丫頭,又隨便開溜了!

    此時,清舞已經身形一閃來到了自己的召喚空間之中,迫不及待地循着凌夕的氣息找去。這幾日,她一直在風中凌亂狀態,也有意無意地躲避着他,也不知道這個敏感的男子會不會想到些什麼。

    循着氣息尋去,轉過一小片樹林,募地,一個獨自站立在小溪旁邊,凝望着溪水流淌的白衣男子身影吸引了她的全部目光:那一抹遺世獨立的清冷身影,彷彿隔絕了外界的一切,就連絲絲塵埃,都難以靠近那抹清逸的身影。

    看着這樣一幕,清舞心中沒來由地升起一絲疼惜:這漫長無期的歲月,只怕他都是如此度過的吧;這樣靜靜地經歷了幾百年的世間冷暖,他的心,一定充滿了滄桑與寂寞。

    情不自禁地朝着那一抹白色身影走近過去,連清舞自己也不知道,她的眼眸之中浮現出了怎樣的莫名思緒。

    凌夕側了側耳,感受到了清舞的靠近,但卻不知爲何,並沒有轉過身來。

    離着那抹清逸的身影越來越近,忽然,清舞猛地跑了幾步,衝上前去,就這樣張開雙臂一把抱住了眼前淡然而立的身影;凌夕感受到她突然的靠近,不由得心下一震。

    “怎麼了?”他溫柔好聽的聲音低低傳來。

    清舞將小腦袋貼在了他的後背上,聲音悶悶地答道:“不知道,就是剛纔過來找你的時候,看到你的背影,覺得那麼不真實,好像隨時會消失似的。”

    凌夕有些詫異於她這奇異的想法,微微地擡起手來,握住了她環在自己身前的雙手;隨即緩緩地從她的擁抱之中脫了出來,轉過了身子。

    “我會永遠守護你。”又是那情深意切的溫柔語聲,令她再一次沉迷。

    清舞什麼都沒有說,但是凌夕從她的眼中,看出了她的答案;看起來,她已經想明白了呢。

    膠着的視線再次緊緊纏繞在一起,若有似無的荷爾蒙氣息似乎又在漸漸地擴散開來……

    就在這樣一片不斷升溫的氛圍之中,對視中的一男一女卻是不約而同地眉頭一挑,齊齊地望向了身後小樹林的某個隱蔽角落。

    那裡,某個眉目俊俏的小少年正瞪着圓溜溜的大眼睛,好奇而期待地盯着他們,見自己的行蹤暴露,頓時一臉挫敗地跳了出來:“真是沒勁!本來想看你們咬嘴巴呢,結果半天也沒個動作,真是沒意思!”

    話音落下,他一臉嫌棄地瞅了兩人一眼,大搖大擺地離開了這裡,獨留下面面相覷的兩人,滿頭黑線:敢情他們這是被嫌棄速度太慢了?

    臨近出發去參加煉器師大比之前的幾日,凌夕倒是沒有再“折磨”清舞練習實戰了,他的原因是:清舞目前的實力已經完全可以做到聖級五階以下無敵手!

    不得不說,她現在對於如何配合戰技與契約夥伴的天賦技能,使之共同發揮出最大的力量,都已經掌握得爐火純青了;清舞隱約覺得,是時候再想辦法另覓一套更加精妙的戰技功法,讓自己的攻擊更加靈活多變一些。畢竟隨着自己實力的增長,她所要經歷的戰鬥也必定是愈發的激烈,能夠得心應手地應付各種各樣的戰鬥自然是最好了。

    其實若是換了其他人,當真未必能像清舞這般不懈努力;畢竟單憑着衆多契約夥伴的力量,她已經算是這片大陸上的巔峰高手了。只是,不思進取可不是她的風格,傾煌、鳳軒、凌夕他們不僅僅是與自己並肩作戰、心意相通的重要之人,也是自己想要努力趕超的對手!

    終於,到了出發前往參加煉器師大比的時候。

    站在與華希約定好的出發之地,遠遠地看着與華希並肩走來的那個身影,清舞的眼珠霎時瞪得銅鈴一般,好像看見了怪物史萊克出現在這片大陸一樣驚悚:“你你你……”

    ------題外話------

    這是重要的轉折一章哦,關係到女主對男主們的想法咩哈哈~

    PS:小舞子看見了誰捏?竟然會被嚇到~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
    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