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5章 重遇,傾煌之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5章 重遇,傾煌之怒字體大小: A+
     

    “你確定?”看到清舞手上所指方向,傾煌眼眸微動。

    “那當然了!”清舞語氣篤定。

    她所認準的目的地,便是從未涉足過的天斷山脈!

    清舞心中其實早已有了思量:就目前綺羅大陸幾大種族的聚居地來說,水澤之地與迷淵森林她已經算是比較瞭解了,總歸有種失去新鮮感的感覺;而天斷山脈地域遼闊,綿延數千裡的層巒疊嶂蔚爲壯觀,更何況,她也知道,天斷山脈也正因其地域遼闊,而形成了錯綜複雜的各個大小勢力。

    當然,最重要的還有一個原因:

    “我在一本風物誌上曾看到過,據說天斷山脈之中是有遠古血脈兇獸的存在的;這應該不是空穴來風吧?”清舞想着,她若是隨便找一目標,那豈不是和濫殺無辜差不多了?就算她前世本來乾的就是殺手的勾當,那也是因爲那些人渣活着根本就是浪費糧食;所以本着造福一方的原則,她絕對要選準目標纔是。

    傾煌自然立刻便明白了清舞話中之意,身形一晃,便出現在了清舞的面前,迷人的眸子之中漸漸浮現出一抹興味之色,遙望着天斷山脈的方向,目光變得悠遠起來:“遠古血脈兇獸自然是有的,而且還爲數不少;只不過,兇獸可是比之猛獸一族還要兇殘得多的存在,而我除了危險情況之外,也無法現身幫你,你確定你能夠應付得來?”

    清舞一臉無所謂地翻了個白眼:“兇殘?本小姐纔是最兇殘的存在好不好!都已經被人當成是非人類了,難道我的兇殘指數還不夠高?”

    一想到這裡她便忍不住哀嘆一聲:唉,她的變態程度真的有這麼令人髮指麼?明明是你們的心臟承受能力太差了好不?(衆人的畫外音:是啊是啊,這都要怪我們不是鐵石心腸,我們都是和某作者君一樣的玻璃心,一碰即碎啊……)

    不過傾煌倒是並不擔心清舞無法解決那傳說中殘暴血腥的遠古血脈兇獸,因爲自家寶貝的實力,他還是非常清楚的;更何況,只要清舞不準備大咧咧地去天斷山脈的深處挑釁那些老傢伙們的地盤,還是不會有什麼危險的。相反,此次倒是一個檢驗她晉入聖級之後戰鬥力能達到幾何的最好方法。

    清舞在臨出發之前自然沒有忘記先去柳涯老師那裡一趟;之前她雖說幾乎可以斷定自己的母親確實尚在人世,但若是能從他那裡得知同樣確切的消息,自然是更好了。

    只不過可惜的是,柳涯老師並沒有探到什麼重要的線索;他同樣尋到了之前清舞發現線索的那處洞穴,只不過卻是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狀況。

    清舞見他頗有些落寞的樣子,趕忙將幻形草之事告知於他;柳涯一聽到這等消息,雙眸之中立刻綻放出了狂喜的光芒:“這麼說,你的母親確實很有可能還活着!”

    因這個消息而瞬間振奮的柳涯整個人都變得神采奕奕起來,一個勁地在房間之中來回踱着步子,連清舞是什麼時候離開的都沒有注意到。

    二日後,天斷山脈東南方向的某處深谷之外。

    “傾煌,就是這裡麼?”清舞終於來到了傾煌所指引的地方附近,暗暗傳音問道。

    “傾煌?”清舞沒聽到他的迴應,又喚了一聲,心中暗想:不會是睡着了吧?

    這時,傾煌有些陰沉的聲音募地傳了出來:“是我的族人,他們在向這邊靠近。”

    什麼?!清舞大驚失色:她怎麼沒有感覺到?

    “別擔心,他們的距離還很遠,我是從同族的氣息中感應到的。”傾煌如此解釋道。

    清舞這才鬆了口氣,心意一動,整個人便突兀地消失在了原地。

    “你說他們來這裡做什麼?”清舞身形一晃,便出現在了自己的召喚空間之中,急急地朝着傾煌發問道。

    他的神色此時透露出無限的凝重與冷厲,就像是暴風雨即將來臨之前的陰沉:“希望他們的目的不會是我想的那樣。”

    兩人在碧玉天心鐲之中靜靜地注視着外面的動靜,不一會,便見兩個長相陰柔的青年男子走了過來。

    “是阿啓和阿峰!”傾煌看到逐漸走近的兩人,原本已經陰冷不已的神色變得更加恐怖:他們便是當初背叛了自己的五名手下其中之二!

    清舞發現了傾煌瞬間暴虐起來的情緒,心中也猜到一二,脣邊微微勾起了一抹惡魔般的陰寒笑意:“是該死的人麼?”

    “該死!”傾煌咬牙切齒道,若不是現在還不到暴露的時機,他一定會衝出去將他們一招秒殺!

    還在朝着那處深谷前進的阿啓與阿峰卻渾然不知,他們即將踏入死亡的墳墓。

    “你說就憑咱們兩個,能拿得下里面那隻黑風惡虎嗎?”阿啓憂心忡忡地說道。

    “笨啊!咱們用不着幹掉那隻老虎,只需要想辦法引開他的注意力,然後拿到那樣東西不就成了!”阿峰無語地白了他一眼。

    “那一會你負責引開那隻兇虎!”阿啓這般說着,有些怯怯地望向了深谷。

    “膽小鬼!”阿峰罵了一句,也有些膽怯地望向了那幽深陰暗的深谷方向,越想越覺得後悔,忍不住抱怨起來:“哼,當初就不該聽你的話!傾煌大人待我們如何?可現在的傾凜呢?幾時把我們真正地當成心腹了?一直叫我們做這種豁出性命的事情,根本就是拿咱們的命不當回事!”

    阿啓不滿地駁斥道:“你有資格說我?當初你不也是受到傾凜大人那些利益的誘惑,所以才聽了我的勸麼?”

    “你還敢說!那還不是因爲他抓了我的母親!”

    “你知道就好!我勸你還是好好地爲傾凜大人效力吧,若是被他發現你還念着舊主,到時候可別怪兄弟我不幫你!”

    “你這是在威脅我?”

    陷入激烈爭吵中的兩人完全沒有注意到,周圍的空氣募地發生了一陣詭異的波動……

    一位容顏傾世的絕美少女就這麼突兀地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驚得阿啓和阿峰霎時間失去了所有的反應能力;緊接着,他們眼睜睜地看着絕美少女擡起一隻嬌弱細嫩的小手,對着他們就那麼隨意一揮。

    一陣陣淡綠色的煙霧募地出現在了空氣之中,向着兩人的方向逸散而出,那奇異的味道擴散開來,兩人便感覺到了一陣陣頭暈目眩,這才察覺到大事不妙;可是,清舞又怎會給他們反應的機會?趁着小毒的毒氣發揮效用之際,她眼眸猛地眯起,高聲喝道:“青藤之手!”

    伴隨着她這一聲高喝,阿啓與阿峰站立的腳下猛然一震,瞬間鑽出了兩條壯碩無比的藤蔓,以迅如閃電之勢朝着兩人纏繞過去;他們下意識地想要躲開這巨大的危機,但怎奈方纔一時反應不及中了小毒的毒氣,腳下的動作慢了幾倍不止,方纔踏出一步便覺得腳下一軟……

    清舞這一系列的動作一氣呵成,只是眨眼之間,阿啓與阿峰兩個已經被阿刺的藤條纏成了麻花,可是,就在他們剛剛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連掙扎的動作還來不及做出,便覺腦袋募地一陣嗡響,周圍的一切忽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砰”地一聲,兩個被纏成麻花狀的男子被狠狠地丟在了碧玉天心鐲之中,頓時摔了個七葷八素。

    他們完全摸不着頭腦,甩了甩昏沉不已的腦袋,卻在擡頭望見了不遠處那名渾身上下散發着濃烈殺意的霸氣男子之際,徹底地清醒過來。

    “尊、尊主大人?!”

    兩人不約而同地喃喃叫道,被傾煌那毫不掩飾的殺意盯得渾身冰冷:他們完了!

    阿啓眼珠一轉,趕忙挪動着身子艱難地朝着傾煌站立的位置移動過去,一邊挪動還一邊從眼角擠出了幾滴可疑的液體:“尊主大人!您可算是回來了!阿啓盼了好久,終於把您給盼回來了!”

    看着地上某隻超大號毛毛蟲那“喜極而泣”的表情,清舞實在是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聲來:“傾煌,你這手下也太極品了吧!”

    傾煌緊握着的拳頭青筋暴露,一雙桃花眼之中滿是狠厲之色,雙脣緊抿,睚眥欲裂:好一個忠心耿耿的手下啊!

    清舞不急不緩地踏前幾步,定定地站在了傾煌的身前,居高臨下地俯視着阿啓那令人作嘔的嘴臉;阿啓發現眼前這個人類擋住了自己的去路,又礙於她方纔展示出的強悍實力,只得停在了遠處不敢動彈。

    “可惜了,這麼好的一位演員馬上就要永遠地失去表演的舞臺,真是可悲可嘆啊!”清舞輕笑着說道,只是那笑容之中,盡是與傾煌同樣陰寒的殺意。

    “你、你是誰?”阿啓有些恐慌地盯着清舞,對她話中之意感到了陣陣恐懼。

    “我麼?”清舞無辜地眨了眨大眼睛,瞅了瞅身後一臉陰沉的傾煌,忽然邪邪一笑,想到個讓某狐多雲轉晴的方法;她猛地轉過身去,踏前一步,就在阿啓與阿峰目瞪口呆的注視下,迅速地在某狐抿得緊緊的性感雙脣上印上蜻蜓點水般的一吻。

    緊接着,還不等傾煌愣過神來,又“刷”地一下跳得老遠,轉過身來痞痞一笑:“如你所見。”

    見到這一幕的阿啓和阿峰差點昏倒:天啊,他們看到了什麼?!

    傾煌原本凍死人的臉色因清舞突然的襲吻差點破功,嘴角不自然地抽了抽,神色卻是緩和了許多。

    見自己的突襲獲得了成效,清舞不由得小小地得意了一番,不過方一轉頭面對着阿啓與阿峰,立刻轉爲了惡魔的陰沉冷笑:“對待背叛之人,只有一個下場!”

    話音落下,她微微擡手,眯起了眼眸,似乎要做些什麼;阿啓見狀,霎時慘白了一張臉,趕忙顫巍巍地朝着清舞的腳下挪動過去:“不要殺我!我也是被逼的!我、我可以做傾煌大人的內應!傾煌大人,我一定盡心盡力,幫您奪回尊主之位!”

    阿啓這副嘴臉簡直醜陋得令人作嘔,清舞無奈地嘆了口氣,對待這種渣滓,真的不能再讓他活在這個世上浪費糧食了!

    “清舞。”傾煌忽然輕輕喚了一聲。

    清舞看到他的神色,霎時會意,小手一揮,阿啓與阿峰身上的藤蔓便直接消失得無影無蹤。

    阿啓見狀大喜,還以爲狐尊大人已經原諒了他,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朝着清舞與傾煌兩人點頭哈腰:“多謝尊……”

    話音未落,他的最後一個字已經永遠停留在了嘴邊,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響;因爲,一道由紫金色火焰凝聚而成的鋒銳刀刃,已經直直地插入了他的脖頸……

    阿啓瞪大了雙眼,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鮮血噴灑而出,迅速地失去了生機的身軀,砰然倒地;他的臉上,甚至猶掛着驚喜與驚悚的矛盾神色……

    一直一言未發的阿峰靜靜地看着眼前這一幕,儘管渾身上下都在不由自主地顫抖,卻依舊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認命般地閉上了雙眼。

    可是良久,他也沒能感受到死亡的感覺,有些困惑地睜開了眼眸,正對上傾煌那雙暴怒之中帶着傷痛的眼睛。

    “尊主,您殺了我吧。”阿峰的語氣微顫,卻是沒有說出半句求饒的話來。

    清舞在一邊饒有興味地摸了摸下巴:這傢伙好像還有那麼點意思。

    傾煌緩緩地閉了閉眼,再度睜開雙眸之際,眼中的殺意漸漸退去,化作了毫無波瀾的一片淡漠;他轉過頭去,對着清舞說道:“與他訂立主奴契約吧。”

    清舞眨巴着大眼睛,愣了一瞬;而阿峰則是猛地渾身一顫,依舊不發一言。

    傾煌又將目光轉向了低垂着頭的阿峰:“你若是還想與你的母親團聚,就與我的契約者訂立主奴契約,你應該知道自己沒有其他選擇吧。”

    事實上,主奴契約對於高傲的聖級強者來說,簡直是比死亡更加痛苦的侮辱;但是爲了生存,這的確是他唯一的選擇。

    阿峰鄭重地點了點頭,將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清舞:“尊主夫人,阿峰願意獻上我的靈魂!”

    主奴契約的霸道就在於對奴僕一方絕對的控制,奴僕甚至連靈魂都是不自由的,只要主人一個念頭,他就會灰飛煙滅。

    清舞也知道傾煌留下阿峰還是有些用處的,便也不再猶豫,直接咬破手指在他的額上畫出了一道奇異的契約符文;兩人的腳下,契約法陣一閃而逝,象徵着契約的成立。

    傾煌正準備跟清舞說些什麼,眉頭卻是忽然蹙了起來;與此同時,清舞也感受到了外界那不同尋常的異動,頓時來了精神:

    是那隻黑風惡虎出來了!

    ------題外話------

    答案公佈鳥\(≧▽≦)/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