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2章 解除封印的方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2章 解除封印的方法字體大小: A+
     

    凌夕指尖接觸之處,像是一粒石子投入湖泊一般,募地盪漾起了一圈圈如水一般的波紋,層層漣漪擴散開來,連帶着周圍的空氣也產生了奇異的變化。

    緊接着,他又以指尖在面前虛無的空氣之中畫起了某種特殊的圖案,在清舞看來,就像是某個大書法家在憑空揮毫潑墨一般,瀟灑非常。他迅速地勾勒出了一個看起來頗爲神秘的圖案,那圖案之中似乎還隱隱透着幾分遠古的蒼涼之氣。

    伴隨着他將最後一道線條勾勒完畢,整個圖案募然放射出刺目的銀白色光華,映得周圍盡是一片亮白;清舞不由得微微閉了閉眼,再度睜開眼睛之時,眼前的景象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映入眼簾的,赫然是一處黑漆漆的洞穴,而吸引了清舞全部目光的,自然是洞穴之內那一方碩大石牀之上,靜靜擺放着的某塊晶瑩剔透的純白色礦石。那礦石並不大,看起來只有拳頭大小,只是那礦石的瑩白之色竟似在閃爍一般,分外引人矚目。

    凌夕定定地注視着那一枚白到極致的礦石,目光悠遠:“那就是被封印之物,而它下方的石牀之上,印刻着抑制那枚礦石能量逸散的法陣。”

    清舞震撼萬分地感受着礦石之中絲絲縷縷逸散而出的恐怖能量,心下有些瞭然:也難怪凌夕需要在外面再設置一層法陣,還設立了一個結界隱藏這枚礦石的存在。站在這裡,她能夠清楚地感覺到那枚礦石之中蘊含着的磅礴能量,那是連聖級強者都要爲之驚歎的力量!

    這種等級的能量一旦被人發現,毫無疑問會引發一場轟動全大陸的龐大海嘯;任誰知道有這樣一個強悍至斯的能量源在,恐怕都無法保持內心的冷靜。

    想到凌夕對當時大陸情勢的描述,清舞絕對能夠想象,那些迫切渴求實力的人們在得知了這枚礦石的存在後,將會變得多麼瘋狂。

    只是,凌夕曾說這枚礦石實際上是對於綺羅大陸相當重要之物,絕不可以落入心懷不軌之人的手中;那麼,它對於這片大陸的意義,究竟是什麼?還有,它與碧玉天心鐲的聯繫,又意味着什麼?

    “不過若是解除了這個封印,那麼這枚礦石的能量豈不是會瞬間逸散而出?那會不會立刻引發全大陸聖級強者的注意啊?”清舞忽然想到了這樣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一旦她解除了封印,豈不是會立刻成爲衆矢之的?

    凌夕看到她大爲緊張的樣子,不禁有些好笑:“不要緊,這裡還有我佈下的兩重結界,礦石的能量絕對無法逸散到外界,你只要在解除封印之後立刻將礦石收入碧玉天心鐲之中就好。”

    清舞這才拍了拍胸脯放下心來;如此一來就萬無一失了,神不知鬼不覺地將寶物收入囊中的感覺想想就覺得興奮得緊啊。

    “你爲什麼不問我要怎麼解除這個封印呢?”凌夕看着她只顧着一臉興奮地想着即將得到的珍貴寶物,頓時有些無語。

    咳咳,她好像興奮過頭忘記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弱弱地抹了一把冷汗,清舞忽然想到,凌夕之前好像是說過些關於解除封印之事:“你們當時是不是已經研究出瞭解除封印的方法?”

    凌夕輕輕地點了下頭,頓了一下,又微微蹙起了好看的眉:“我只知道,解除封印需要的是聖級以上的遠古之力,但是之前我的主人卻並沒有成功。”

    需要來自遠古的力量麼?

    清舞在心中暗暗喚道:“傾煌,你要不要出來試上一試?”

    傾煌似乎愣了一下:“你怎麼知道我擁有遠古血脈傳承?”

    清舞暗暗地翻了個白眼:還真當本小姐是傻瓜不成?比鳳軒還要純正的血脈她雖然不瞭解那是怎樣的一個存在,可是傾煌的血脈之中擁有強悍的遠古之力那是毫無疑問的。

    事實上,連傾煌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擁有着怎樣的遠古血脈傳承,那些只存在於狐族上古時代的古老傳說對他來說太過遙遠,他也不願去相信那些虛無縹緲之事。

    傾煌思索片刻,卻並沒有出去的意思:“既然凌夕已經說了他的主人沒有成功,恐怕僅僅擁有遠古之力並不足以解除封印吧。”

    不過如此一來,豈不是意味着凌夕也並不知道究竟該如何解除封印了?

    不由自主地將目光投向了石牀中央靜靜躺着的那枚瑩白礦石,再望望自己手腕上的碧玉天心鐲,清舞心中又有些納悶:凌夕的前主又是怎麼知道這枚奇怪的礦石與碧玉天心鐲有聯繫的?

    想到這裡,她下意識地踏前幾步,朝着石牀靠近了些;她想近距離地仔細觀察一番,看看這封印的法陣究竟有何玄機。

    越是靠近,自礦石之中絲絲縷縷逸散而出的強悍能量便越是令她心驚;清舞緩緩地走到那一方石牀的旁邊,也終於見到了這個傳說中的封印的真正模樣。

    這個封印法陣似乎是用了什麼特殊的方式篆刻在了石牀之上,封印的圖案呈現出五芒星的形狀,雖然一見便知年代相當久遠,卻依舊能夠依稀感受到這個五芒星法陣之中蘊含着的磅礴之氣;而安放在五芒星中央的瑩白礦石,則顯得分外地神秘。

    五芒星?清舞腦中,好像有什麼想法一閃而過;她忽然想到了碧玉天心鐲與這枚礦石之間未知的聯繫,心中微動,忽地伸出了戴着手鐲的左手,慢慢地將自己的小手靠近那枚礦石。

    募地,清舞感覺到自己手腕上的碧玉天心鐲猛然一震,緊接着,一股刺目的五色光華便突兀地放射出來!

    象徵着五系之力的五種絢麗色彩交相輝映,映照得正下方的那枚礦石也分外奪人心魄;五色光華瑩瑩流轉,似乎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在清舞的心中漸漸地升騰而起……

    原來如此!

    她忽然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慢慢地縮回了手,低頭凝望着手腕上正漸漸消散而去的光輝,終於明白了破除封印的必備條件:來自於五系的遠古之力!

    一旁有些怔愣的凌夕目不轉睛地看着眼前這一幕,清冷的目光漸漸地深邃複雜起來:集五系的遠古之力麼?其他四系倒還好說,可是機械系……

    清舞也同樣想到了這個問題,獸系與禽系已經具備,植系的話,她可以讓花翎暫時回來幫助她一下;至於海系……

    雖然冥冥之中她覺得凌夕一定是擁有遠古血脈的,但還是想要親自確認一下:“凌夕,你的身上也有遠古血脈傳承吧?”

    凌夕的目光依舊悠遠,不知在想些什麼:“的確如此,雖然我也不知道自己的遠古血脈究竟傳承自何處,但是我的確也擁有遠古血脈之力。”

    凌夕的話基本在清舞的意料之中,如此一來,剩下的就只有機械系了;只是,若想得到擁有遠古之力的機械獸,談何容易?

    機械獸本就是由機械師製造而成,根本沒有血脈的遠古之力;所謂的遠古機械獸,實際上便是要使用擁有遠古血脈之力的種族之內晶作爲機械獸的心臟部位,如此一來,機械獸便變相地擁有了遠古血脈之力。

    在綺羅大陸,擁有遠古血脈之力的種族本就是高高在上,若想要得到他們的內晶,簡直如同癡人說夢一般;因此,遠古機械獸幾乎就是隻存在於傳說之中的,縱覽整個綺羅大陸的歷史,擁有遠古之力的機械獸也是屈指可數,而且早已失傳,不知去向……

    清舞現在需要的,竟然是去尋找這種傳說中的物品!

    她霎時間覺得前途一片灰暗:這簡直就是真正的大海撈針啊!

    這時,凌夕不僅僅沒有深感沮喪,反而是心滿意足地微笑了起來:“我想我們已經找到了真正解除封印的方法,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就是那個對的人。”

    被他這麼一說,清舞愈發覺得鴨梨山大:“凌夕,要想找到擁有遠古之力的機械獸基本可以說是難如登天啊,也許你還要等待很久一段時間,難道你都不覺得心焦麼?”

    凌夕卻是淡定非常地搖了搖頭:“我不會心焦,畢竟已經等待了四百年之久,就算是再來個百八十年,我也不會覺得有什麼難以接受的;其實,我倒是覺得,與其在茫茫大陸上尋找一個未知的存在,還不如直接去尋找一位天品機械師,然後再去獵取一枚合適的內晶,讓那位機械師製作出真正的遠古機械獸,豈不是更加直接?”

    清舞其實也想到了這一點,只不過天品的機械師幾乎和遠古機械獸一樣地難以尋找,她究竟要怎麼辦纔好呢?

    “清舞,”凌夕忽然輕喚一聲,緩緩地踱步到了她的身邊,用那雙溫潤如海的溫柔眸子定定地注視着她:“我相信你,而你也要相信你自己。”

    他迷人的聲線令自己受到了一種莫名的蠱惑,不由自主地點了點頭,心緒也似乎漸漸地恢復了冷靜。

    是啊,她倒是不信,憑藉着她這個史無前例的全系召喚師,還找不到區區一個天品機械師?

    只不過,清舞萬萬不會想到,這傳說中的天品機械師竟然如此易得,乃至於她差點又一次被這從天而降的碩大餡餅砸得昏倒過去……

    ------題外話------

    有木有親猜到這個從天而降的天品機械師會是誰捏?答案早就鋪墊好了有木有\(≧▽≦)/凌帥鍋馬上粗來了,好激動的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