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8章 神器,新的能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8章 神器,新的能力!字體大小: A+
     

    清舞目光所及,竟然是一個完全不同於外界的全新的環境!

    明明上一秒自己還身處在一片荒蕪的土地上,緊接着眼睛一閉一睜,便進入了一個有山有水的世外桃源!

    她方纔就覺得自己好像離開了原來所處的環境之中,再聯想到碧心神秘兮兮的話語,難道說,這裡其實是碧玉天心鐲的世界?

    碧心曾經告訴過她,以後待她實力達到一定的水平,是可以進入到碧玉天心鐲之中的;那麼,現在她所站的地方,就是碧玉天心鐲之內、自己的召喚空間之中?

    碧心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猛地跳了出來,像小孩子獻寶一般向清舞炫耀道:“怎麼樣?這裡很不錯吧!”

    何止是不錯啊!簡直就是絕妙!

    清舞不斷地驚歎於這裡的一切:“那些小山丘還有樹木湖泊都是自己形成的嗎?竟然還有如此神奇的事情?”

    “嘻嘻,真是笨啊,難道你不知道召喚空間的含義麼?這裡本身就是一個獨立的空間,而且還是最適合我們修煉的地方,自然是自成一套系統了!”

    一個嬉笑着的清脆女聲從她頭頂上方的大樹上傳來,緊接着,便見芳沁兒小巧的身影從天而降,落在了好姐妹碧心的身邊,還朝着清舞嘲笑般地吐了吐舌頭。

    清舞頓時眼睛一瞪,嘴角似笑非笑地抽了抽,緩緩地擡起了一隻手,作出召喚紫雲火狀:“沁兒啊,我看你這頭型不怎麼好看,要不然我幫你燙一燙好了!”

    芳沁兒一見她這架勢,趕緊一蹦三尺遠,不滿地撇了撇嘴巴:遠離火源,珍愛生命!

    清舞忽然又想到了什麼,募地用手使勁掐了自己一把:嘶,好痛!

    毫不在意芳沁兒愈發鄙視的目光,她只顧着陷入越來越狂喜的思緒之中:她在這裡面的身體就是本尊!

    這意味着什麼?意味着這碧玉天心鐲還可以成爲一個絕佳的藏身之地!

    望着自己空蕩蕩的手腕,清舞還是有些納悶:“碧心,既然我現在的身體就處在碧玉天心鐲之中,那麼從外面看碧玉天心鐲又是什麼樣的呢?總不會是一枚鐲子躺在地上吧?”

    那要是周圍正好有什麼人,豈不是要把自己給撿走了?

    “主人你也太心急了吧,我還沒跟你解釋呢!”碧心悄悄地抹了把冷汗,隨即有些無奈地說道:“好歹我也是神器呢,怎麼可能這麼簡單的變形都不會?現在在外面的人看來,我們只不過是一粒微小得看不見的塵埃罷了!”

    清舞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下巴落地雙目呆滯了,狠狠地扶回了自己的下巴,兩眼圓瞪地瞅着碧心:“你還敢不敢再多刺激我一下了!”

    碧心眨了眨可愛的大眼睛,忽地邪惡一笑:“當然敢了!忘了跟主人你說了,這裡不僅是你的召喚空間,也是碧玉天心鐲的特殊空間,所以主人你完全可以像我方纔那樣,以意志力指引其他的人進來;還有還有,碧玉天心鐲的隱藏形態目前可以免疫所有聖級六階以下強者的查探和攻擊哦!”

    果然是神器啊!真的不是她這個人類能夠承受得了的……

    清舞覺得,如果這些真的都是天上掉下的大號餡餅,那麼她就快要被瓢潑的餡餅大雨給砸暈了!

    碧心看到自家主人幾欲絕倒的神色,心中偷笑不已:嘿嘿,主人,這可是跟你學的啊!還別說,看人變臉真的是一件特別好玩的事情啊,尤其是看到被稱爲變態的主人被更加變態的自己刺激得快要石化,真是太有成就感了!

    如果清舞知道了碧心現在心中所想,一定會捶胸頓足大聲哀嘆:這就是自掘墳墓啊!她爲什麼不能低調一點呢?現在簡直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

    清舞只顧着拼命地擴充着腦容量以便儘快接收這些刺激萬分的消息,倒是沒有注意到傾煌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她的身邊。

    他輕撫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忽然想到了一件對自己相當有利的事情:這裡面屬於他的地盤可是絕對不會受到打擾的,那麼,以後他豈不是可以隨時和自家寶貝親熱個夠了?

    想到這裡,傾煌妖冶的桃花眼中飛快地閃過了一抹興奮的光芒:這真是極好的!

    淡淡地瞥了一眼一旁還在爲自己的莫大成就高興得手舞足蹈的碧心,微微地點了點頭:看起來這個小器靈還是有那麼點好處的;看在她的這個能力能夠大大促進他與寶貝感情的份上,他就不再計較這小傢伙動不動就受到清舞“寵愛”的罪過了!

    碧玉天心鐲可真不愧爲神器,清舞現在晉入聖級之後,也僅僅是開啓了一部分能力而已;而就是這一小部分,已經足以令全大陸的人爲之瘋狂了。

    更何況,等到清舞晉升聖級六階,甚至跨越更高等級的門檻之後,碧玉天心鐲的其他能力也會一一解除禁制,她可是十分期待,以後還會有怎樣的驚喜在等待着她!

    清舞閉上眼睛,心意一動,再度睜眼之際已經回到了原來自己所站立的位置。她微微低頭,情不自禁地輕撫上自己手腕上流光溢彩的碧綠色手鐲:這樣看着自己腕上的手鐲,實在是難以相信這就是在大陸之上失傳已久的上古五大神器之一;據說關於這五大神器的來歷與各自的力量,好像還有着什麼神秘的傳聞,只不過現在的自己尚且沒能觸摸到那個層面。

    不過,既然自己已經晉入了聖級,她相信自己一層層地揭開所有秘密的時刻也越來越近了,而眼下最近的,自然是要看看方纔那個還沒來得及進入查探一番的詭異山洞了。

    剛纔,她體會到了一種莫名的感覺,就像是那個洞穴之中有什麼神秘的東西在呼喚着自己似的;這種感覺好像源自於自己的身體之中,隱隱有一絲熱血沸騰的奇異感覺……

    “傾煌,你有沒有什麼奇怪的感覺?”她擡眸望去,想知道這種感覺是否是自己所獨有的。

    傾煌微微蹙眉,有些疑惑地搖了搖頭:“我什麼也沒有感覺到,只是覺得這個洞穴裡面似乎有一個不小的能量源,但卻查探不出這能量源究竟是怎樣的規模。我認爲,裡面可能暗藏着一個封印,而就連這個封印的存在,也是一個秘密。”

    他的心中對於這個洞穴的秘密已經隱隱有了些許猜測,只是,他知道現在還不是讓清舞知道這些的時機。一旦知道了那個秘密,也許會顛覆她現在對這片大陸的一切認知。而他必須要確保,知道了這個秘密之後的清舞,不會被那個恐怖的所在盯上。

    一想到那個隱秘的所在,就連他都要感到一絲不安;可是,他卻也暗暗地做出了決定,總有一天他會直面那個所在,找出那背後最大的秘密……

    清舞聽到傾煌的回答,心中愈發驚異:這個洞穴裡面到底有些什麼,竟然以傾煌的實力都無法查探清楚?

    “清舞,我想你這次還是不要進去爲好。”傾煌忽然這樣說着,語氣之中滿是嚴肅;雖然這樣可能會讓她有些受挫,但是,他還是不希望她過早地接觸到那些驚天之秘。

    聽到他這樣說,清舞忽地頓住了腳步,聯想到傾煌的語氣,還有之前凌夕所說關於這片大陸的那個秘密;再結合李立的說法,忽然明白了什麼。

    這個洞穴,大概就是埋藏着那個關係到整片大陸的秘密所在吧。

    可是若真是這樣,她又隱隱地察覺到了一絲其他的波濤暗涌:她一直在懷疑李立究竟是爲了什麼與南宮厲合作,欲要動搖南宮家的根基;這背後,是否還隱藏着一個第三者,在暗暗地操控着這一切?

    還有,爲什麼好巧不巧,自己剛一來到這個洞穴,便遇到了殺手?她一開始還以爲,是那隻鐵喙黑鴉,可是後來黑衣人再與自己交戰之時,竟然根本沒有喚出鐵喙黑鴉助陣;她可不信殺手也會講究公平對戰,要知道鐵喙黑鴉除了偵查能力超絕,另一項天賦技能便是暗襲之能!

    沒有鐵喙黑鴉,便意味着那隻黑鴉根本就是黑衣人的幕後主使所派,在得到了清舞的下落之後便直接離去,只留下聖級的殺手準備置她於死地。而她也完全有理由相信,這個黑衣人根本就是在守株待兔,他早知道自己會來到這個洞穴!

    清舞越想越心驚:這到底意味着什麼?難道說李立透露這個消息給她,根本就是在故意引自己前來,然後只等埋伏在暗中的殺手,將自己擊殺在這荒野之中?

    這一切的一切,好像一張無形的大網,正在漸漸地露出猙獰的外表,朝着清舞,同時也朝着南宮家影影綽綽而來;事情的發展愈發地紛繁錯雜,她心中的疑慮,也越來越多……

    緩緩地吐出一口濁氣,清舞眼中的興味之色卻是越來越濃:她現在可是對這一切越來越感興趣了,有人要針對南宮家麼?呵呵,有膽耍陰謀詭計,就要有被她查個水落石出然後百倍奉還的心理準備!想害她性命置她於死地?很好,她會讓那人受到比死亡更加嚴厲的懲罰!

    轉念一想,清舞倒是覺得已經是時候向自己的爺爺詢問南宮家的一切了;不僅僅是十年前的事情,她想知道的,還有更深一層的緣由。她很想知道,究竟是怎樣的原因,會令南宮家招惹了一個如此陰險毒辣的所在?還是說,古老的南宮世家,也深埋着什麼不爲人知的重大秘密?

    她越想越覺得,自己真的快要化身福爾摩舞了。各種交織串聯的秘密不斷地襲來,不論是有關於南宮家的,還是與碧玉天心鐲有聯繫的,更有甚者關乎着整個綺羅大陸,所有的秘密好像都喜歡跟她玩捉迷藏呢;不過沒關係,抽絲剝繭這活她最喜歡了,她就是要一層層地揭開最後的謎底,讓所有的秘密在她的面前無所遁形。

    既然自己已經成功晉升了聖級,也該是時候迴歸這片大陸,再度掀起一陣驚濤駭浪了;想必大陸上的大家都在因爲她的消失而急得團團轉吧,尤其是親眼目睹了她的驚才豔豔的大陸上各大勢力,說不定已經出動了這種各樣的人手四處尋找,想要搶佔某些先機呢。

    唉,看起來她又要回去刺激一下大家的心臟承受能力了;不知道經過了這麼久的時間,大家的心臟抗刺激能力會不會已經退化了呢?沒關係,她南宮清舞除了實力強悍,醫術也絕對一流,若是哪位可憐的傢伙被她刺激得心臟破裂了之類的,她當場來個心臟修補術也是沒問題的!

    不過,在這之前,她自然是要先回到風臨國都城的;除了向自己的爺爺詢問那件事情,還有一件相當重要的大事要做。當初她的實力不足,沒有辦法做到的事情,雖然在晉入聖級之後也不敢保證一定能夠成功,但是,總算是有了試一試的可能。

    隱隱地,她始終不想要讓他等待太久……

    “清舞,想什麼呢?快過來!”

    清舞不知不覺間左思右想,竟是聯想到了一大串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現傾煌不知何時已經走到了距離洞穴不遠處的某個角落旁,正在高聲呼喚着她,語氣之中,似乎還隱隱帶着幾分驚喜。

    莫非傾煌又發現了什麼好東西?

    清舞足下輕點,微微離地飄飛過去,在傾煌的身邊停了下來;循着他饒有興致的目光,她好奇地張望過去,霎時眼前一亮:

    幻形草!

    眼前這一株毫不起眼的芳草,看起來與這片茫茫荒野之中的普通野草沒什麼兩樣;可是,已經晉入聖級的清舞卻能夠輕而易舉地看出這株小草的真正面目。

    她現在的樣子恐怕也是自身幻化而成的吧;這株幻形草雖然只有六階,但是其幻形的能力的確是堪稱絕妙。她覺得,若不是自己已經晉入聖級的話,是絕對發現不了她的存在的

    還記得當初參加三國精英賽之際,她便想到了日後要契約個幻形草來着,如此一來,自己想要神不知鬼不覺地幹些壞事的時候,也可以變個臉毫無後顧之憂。

    怎奈這幻形草實在是頗難尋找,之前她還曾詢問過花翎,可是得到的答覆卻是隻能憑藉運氣在廣袤無垠的迷淵森林之中尋找僞裝成其他植族的幻形草。

    於是乎,她便也沒有刻意強求,只想着略略留意一下就好;誰知今日倒是得來全不費工夫,直接就發現了一株!

    “傾煌,你真是太厲害了!”

    清舞興奮地大喊一聲,隨即迫不及待地在那看起來極爲普通的葉片之上滴上了一滴鮮血,緊接着,淡綠色的契約法陣便緩緩地升騰而起。

    原本極其普通的小草募地發生了令人驚歎的變化,淡綠色的熒光映照在她的葉片之上,隨着周圍的微風搖曳起來;原本細長的葉片漸漸地長出了一節節的鋸齒狀花紋,而一開始只有她小腿那麼高的個頭也迅速地拔高,一直生長到有半人多高才停了下來。

    清舞的腦海之中,傳出了一個脆生脆氣的可愛女聲:“幻美見過主人!多謝主人的幫助!”

    作爲一株默默生長在荒野之中的幻形草,她一直在努力地修煉,希望有朝一日能夠修煉到聖級水平,化爲人形之後就可以離開這個貧瘠的地方;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命運竟然會突然發生如此翻天覆地的改變,本來這突如其來的契約是令她有些措手不及的,可是瞬間飆升到九階的狂喜對她來說,簡直是天大的恩賜。

    “幻美是麼?從今以後你我就是契約夥伴了,還請多多關照哦!”清舞輕快而平易近人的語氣令幻美愈發地感激涕零。

    不過,爲什麼她覺得自己這位新主人如此地面善呢?

    “主人,你以前曾經來過這裡嗎?”幻美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困惑,輕聲發問道。

    “嗯?沒有啊。”她爲什麼這麼問?這種說法,就好像她以前見過自己似的。

    幻美舒展開美麗優雅的葉片,又細細地將清舞打量一番,忽地驚呼一聲:“對了,我記起來了!大概是將近一年以前吧,有個跟主人你長得很像很像的女子也來過這裡,我現在想想,她看起來好像比主人你的年齡要大上一些,可是相貌跟主人幾乎是相差無幾;主人,你還有什麼姐姐嗎?”

    聽着幻美的敘述,清舞卻是募地呆立當場:和她長相頗爲相似,年齡大上一些,難道說……真的是她?

    ------題外話------

    嗚嗚,爲啥木有親來競猜下呢?今天繼續有獎競猜哦,這一章已經有提示了,清舞在晉入聖級,迴歸大陸之後要去做的第一件大事究竟是什麼捏?答對有獎勵的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