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6章 殺手突現,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6章 殺手突現,戰!字體大小: A+
     

    “唉,又失敗了呢。”

    伴隨着這句若有似無的輕嘆,她長長的睫毛微微閃動,繼而睜開了那一雙明如皓月的迷人雙眸。

    這已經是清舞第二次衝擊聖級壁障失敗了;半年的時光一晃而過,她在一週之前終於蓄滿了九階巔峰的力量,隱隱地觸碰到了人級與聖級之間那道天塹之屏障。

    反覆地告誡自己靜氣凝神,她沉下心來,試圖以自己的力量衝擊聖級壁障。可是,每當她覺得就要隱隱觸碰到聖級的門檻之際,卻又被牢不可破的壁障阻擋在外。

    搖頭輕嘆一聲,她緩緩地站起了身:自己果然還是有些操之過急了麼?

    要知道,人級與聖級之間的天塹之隔可不是那麼容易被衝破的。放眼整片大陸,實力在九階之人沒有上萬也有數千,可是在九階之上的聖級,卻是寥寥無幾,算上常年閉關修煉或者四處遊歷的閒散強者,恐怕也只有百餘人而已。

    許多的修煉者終其一生也無法達到聖級,並不是因爲修煉不到九階巔峰,而是缺少那一份超越極限的領悟。柳涯老師在前往尋找她的母親的線索之前,便知曉了清舞未來一年將要衝擊聖級的打算。他告訴她,跨越人級邁入聖級是一個質的飛躍,能夠將召喚力修煉到九階的巔峰需要的是足夠的耐力與堅持,在這之後需要的,便是一個契機。

    這個契機是無法言傳的,據柳涯所知,似乎每一個聖級強者衝破壁障的方式都不甚相同;若要說其中的共通之處,大概就是那一份突破自我極限的頓悟。

    每個人的極限都是不同的,因而若要跨越極限,其方式也必定不同。譬如,柳涯當年曾沉浸在清舞的父母之死之中,很久不能自拔;一個偶然的事件,終於令他將心魔放下,也就此跨過了聖級的門檻。

    不過道門檻這對於傾煌、鳳軒這樣血統高貴的種族卻並不存在,憑藉着純正的血脈之力,他們所需要的,只是積蓄足夠的力量,待到足以衝擊聖級壁障之際,便可一鼓作氣衝破那道門檻。

    想到這裡,清舞頗爲無奈地撇了撇嘴巴:像是傾煌這樣,一出生便可以算作是未來的聖級,天生便是王者,可以俯視衆生;相比之下,那些血統低下的就算再怎麼努力,恐怕也仰望不到聖級的門檻。這樣想來,傾煌一定是承受了許多嫉妒憤恨的目光吧,也許,他現在的狀況,也與這個緣由有關。

    他們的血統其實與人類的天賦頗爲相似,如此一來,她自然能夠體會到傾煌所經受的種種不善的注視。世人皆是如此,往往只會看到自己永遠無法擁有的一些東西,卻不會去想,自己應該如何去看待自己能夠做到的一切。他們只會一味地妒忌怨憤,爲什麼自己沒有高人一等的天賦,卻永遠也看不到,真正的強者背後所付出的十倍於常人的努力。

    呵,既然這個世界就是這樣,那她所要做的,就是一次次地刺激這些毫無自知之明而又自不量力的傢伙;她要讓他們連嫉妒都嫉妒不來,只剩下膜拜的份!嫉妒姐的美貌?對不起,天生的!嫉妒姐的實力?那就更對不起了,你們沒有那個資格!

    這樣想着,清舞的脣邊又不由自主地揚起了一抹肆意的笑:儘管都來羨慕嫉妒恨好了,姐姐我就是要當那夜空中最耀眼奪目的明月!

    自從一個月前傾煌突然告知她,他又要再度準備晉階之後,便再也沒了動靜;想必此時此刻一定還處在衝擊等階的關鍵時刻吧。她雖然也想一直就在這裡等待他晉階完畢,可是這樣也始終不是辦法,因爲她總覺得,若要尋求到晉升聖級的契機,一味地在這裡修煉已經沒多大用處了。

    所以,她決定繼續沿途查探一下這附近有無不同尋常的情況,還有當時李立正在尋找的那個遠古時期的大秘密,若是可能,她倒是想先見識見識。

    於是乎,清舞讓小風載着自己,開始了邊界地帶的探索之旅。這裡的土地不甚肥沃,樹木稀疏,若是有什麼不同尋常的所在大概早就被歷練者發現並鬧得沸沸揚揚了。因而,清舞將目光的重點放在了靠近天斷山脈一側的山丘之上,希望能夠偶爾地再發現個詭異山洞之類。

    “唉,怎麼就沒個山洞了呢?就算是再隨便來個藏有珍稀礦石的迷你山洞也好啊!”清舞不斷地哀嘆着自己“悲催”的命運,令馱着她的小風無語至極:主人啊,您當珍稀礦石都是大白菜,可以隨手挖出來的麼?

    不過,有的時候不得不承認,意念的力量真的很強大。在清舞持續的怨念聲中,終於,她感應到了前方一處聚集着不少能量的洞穴。

    那種能量給她的感覺很奇特,並不像是珍稀礦石或者是什麼特殊的能量體,那個奇異的能量源說不清是什麼樣子,可是她隱隱地察覺到了其中令人心驚的強悍能量。

    毫不遲疑地讓小風將自己帶了過去,清舞輕盈地飄落地面,朝着那個神秘的所在踏步而出。

    可是越是靠近,她便越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好像,那裡面有什麼東西正在呼喚着自己,呼喚她進入其中。身體幾乎是不受控制地往那個洞穴邁步而入;然而,就在她正要踏入其中之時,腳下卻是募地一頓。

    有什麼東西在窺探她!

    前世作爲殺手的敏銳直覺又一次令她成功地預知到了突來的危機,憑藉着無與倫比的直覺,她猛地朝着自己身後的某個方向凝視過去,卻發現,那裡的某棵大樹之上,正棲息着一隻純黑色的鐵喙黑鴉。

    那隻黑鴉正在定定地注視着她,那雙漆黑幽暗的雙眸之中,閃爍着人性化的奇異光芒,就好像……好像是發現了尋找已久的獵物!

    清舞自然不會遲鈍到認爲這隻黑鴉只是偶然散步來到這裡的,那麼,這就一定是某人的召喚獸!

    雙眼一眯,清舞不由得微微一笑:看起來,有很多人不習慣她的消失,在四處找尋呢;只不過,不知道這是哪股勢力如此費心,竟然連九階的鐵喙黑鴉都被派出來充當眼線?

    忽然,那隻黑鴉似乎接到了什麼指示一般,猛地展開雙翼飛了起來,並不是朝着清舞的方向,而是背對着清舞飛離遠去。

    這倒是令她納悶起來:對方的目的究竟何在?

    然而,她的這一想法方纔冒出,心頭便是猛然一跳,一種前所未有的致命危機感驟然襲上,從來沒有出過差錯的殺手第六感,令她飛一般地往旁邊閃出了一大步!

    也正在此時,一道迅猛無比的刀風驟然襲來,狠狠地擊上了清舞方纔所站立的地面,在那片土地上擊出了一道恐怖的刀痕!

    緊接着,強悍到令人難以匹敵的道道罡風以迅如閃電之勢追襲而來,朝着清舞飛射而來;她心中一驚,腳下疾步踏出,迅速地側身閃過,終是在千鈞一髮之際躲了過去。然而令她始料未及的是,另一道同樣迅疾的刀風眨眼又到跟前,清舞只得緊接着另一個閃身,堪堪避過了要害部位,氣勢不減的凜冽餘波卻是無比驚險地在她的左臂之上劃出了一道血痕!

    刀風的餘波在地面之上劃出了深深的口子,看起來觸目驚心;清舞感受到左臂微痛,竟是這才發覺,原來自己還是被這股罡風擊中了!

    瞳孔微縮,清舞心中竟然覺得有些慶幸:只要是再晚上那麼半秒鐘,恐怕自己現在已經身首兩處了。

    雖然左臂的傷口並不是很深,而她也已經暗暗地呼喚在外遊玩的芳沁兒迅速趕回,可是,她的心中卻是無比凝重。

    她已經達到了九階巔峰的水平,能夠令她如此狼狽的,大概只有聖級的強者;而且,恐怕還不止是初入聖級的水平。

    究竟是誰,要置她於死地?

    她自知的確得罪了一些人物,可是卻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招致殺身之禍。那麼,是什麼樣的人不想要她活在這個世界上呢?

    可是,現在已經沒時間去思考這些了,因爲她的面前,空氣募地發生了一陣詭異的波動;一個似真似幻的黑色身影,自那股波動之中漸漸地現出了身形。

    此人渾身上下都被包裹在一片黑色之中,臉上也蒙着黑布,唯有那一雙幽深陰暗的眸子,正定定地注視着她;那神色,就好像她馬上就要成爲一個死人一般。

    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意油然而生,清舞不由得打了個寒戰:這人的眼神,好冷!

    從那雙透露出無限冰冷的雙眸之中,她感受到的,是一片死寂;清舞的心中,甚至條件反射般地發出了疑問:他,真的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嗎?爲何,竟會冷漠至此?

    周圍的空氣漸漸地凝固,就連附近樹葉的沙沙聲也忽然消失不見了一般,這份寂靜,令人寒意頓生。

    就在此時,那個黑衣人動了,緩緩地取出了他的刀來。

    幾乎就在同時,清舞柳眉微蹙,腳下瞬步連閃,右手一擡取出了黑翼短匕,竟是先他一步驟然襲上!

    既然已經如此“榮幸”地被以前的老同行盯上,那麼現在擺在她面前的只有一個選擇:

    戰!

    ------題外話------

    有木有一種高潮即將到來的趕腳?明天秋秋爭取多更些,讓大家看到女主大發神威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
    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