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4章 她的答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4章 她的答案字體大小: A+
     

    “我說尊敬的樹皇大人,有這麼一位唯恐天下不亂的小魔女整天四處搗亂,你們是怎麼活到今天的?”

    好不容易從嗅彈的惡臭氣味中逃脫出來,清舞看着一旁的簫洛一臉的淡然,便知道這小傢伙平日裡沒少整出這種鬼點子。

    殊不知,看似一臉平靜的簫洛其實內心深處已經快要抓狂了:他爲了遠離這個令人防不勝防的魔女,平日裡基本都不會過來,今天本是興致大起想來看戲的,結果萬萬沒想到,戲沒看成不說,自己還被這可惡的魔女耍了兩次,簡直是他的災難日!

    暗暗地抽了抽嘴角,他轉念一想,卻是微微地勾起了脣:“所以說,我真要代表整個樹族感謝你了;若不是你契約了這個小魔女,恐怕我們今後還要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呢。”

    咳咳,他的意思是,她爲他們解決了一個大麻煩?

    不過話說回來,她還真怕自己以後會對這個小魔女沒辦法;好端端的治癒之王,爲什麼會是這種樣子?簡直是令人跌破眼鏡嘛!

    雖然戲沒有看成,但是他卻對眼前這少女越來越感興趣了:先是在他一手佈置的樹人迷陣之中展示出了相當高超的身法戰技,緊接着便是她那位既霸道又小心眼的本命契約者,方纔又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竟然連樹族之中赫赫有名的魔女也折服於她。他甚至覺得,自他出生到現在,都從來沒有過這樣一個人類,能夠引發他如此濃厚的興趣。

    簫洛目光灼灼的深邃眼神頓時令某個小心眼的狐狸君再度發飆了,只見清舞腳下募地紅光一閃,怒氣衝衝的妖孽男子便再次出現在了清舞的身邊,不由分說地拉起她的芊芊玉手,轉身便走。

    望着兩人霎時遠去的背影,簫洛忽然感受到了一絲不那麼舒服的感覺,就好像忽然被人奪取了什麼似的……納悶地搖了搖頭,完全不知道這種情緒從何而來。

    後來,當簫洛終於明白這種奇異的感覺究竟有怎樣隱晦的意味之時,竟是當即做出了一個改變他一生的決定。

    “傾煌你做什麼啊?”清舞一不留神被他拉得踉蹌一步,頓時有些不滿;可是傾煌的腳步卻是絲毫不減,無奈之下她只得加快腳步跟了上去,同時還拜託了碧心去找回從方纔起就不見蹤影的芳沁兒。

    “治癒系的植族契約到了,自然是要離開了!”他氣哼哼地回道。

    “那也不用走這麼快啊!”清舞納悶萬分;況且,他知道她接下來想去哪裡嗎?

    “對了,清溪怎麼辦?”方纔在等待碧心與芳沁兒交談的過程中,清溪便聽着花翎的指引,去另一處地方尋找適合自己的契約夥伴了;也正因如此,剛剛他倒是逃過了一劫,沒有遭受毒氣的侵擾。

    傾煌有點無奈地回道:“那我們回頭再回來找他好了。”現在他急着把自家寶貝帶離那個危險的傢伙,就算是過後還需要回來一趟也是以後的事情了。他只知道,若是再不讓她離開那傢伙的視線,那傢伙灼熱的目光準能將自己逼瘋!

    “這裡距離與天斷山脈的邊界之處很近,正好先去查探一下你母親的線索,這件事難道不急?”傾煌停頓片刻,又煞有介事地說道,內心深處卻在不滿地狂吼:再不快點走,某色男的眼珠子都要掉到他家寶貝的身上了!

    “是麼?那你不早說!”一聽這話,清舞也情不自禁地有些激動起來。雖然內心深處自己知道,就算是去查探一番也未必能得到什麼線索;李立的話是真是假尚且不知,就算是真,此事經過了數月之久,也是留不下什麼線索的。

    可是,一想到可能會有那麼一絲渺茫的希望,她還是無法真正地保持冷靜,總是忍不住去回想,那些屬於以前的紛亂回憶。

    每每想到自己的父母,那些原本屬於南宮清舞兒時的美好記憶便紛涌而出:在南宮清舞六歲以前,可謂是擁有着最美好的童年。她有疼她如命的父母,每天都能夠沐浴在濃濃的親情之中,那真的是一段最夢幻的記憶。

    雖然她的靈魂已經不再是以前的南宮清舞,但是,那深深印刻在腦海最深處的鮮明記憶還是如此地真實,她就是那其中的主角,有着愛她至深的雙親。

    這樣的回憶,對於現在的南宮清舞來說,更是深切;她從小就沒有體會到絲毫父母親的關愛,兒時被遺棄的記憶歷歷在目,而後來父母將她找回之後,那完全將她看作實現自我利益工具的嘴臉,更是令人作嘔。

    那時的她,曾經一度以爲自己找回了失去已久的親情,她努力地讓自己做到最好,盡最大的努力想證明,他們還是最親密的一家人。可是,就在她從醫學院畢業之後,她所幻想的一切親情關愛都化作了不可能實現的夢。這其中的原因,只是因爲將她找回的父母,想要讓她爲他們創造最大的利益,就算爲此犧牲自己的一切也在所不惜。

    從那一刻起,她便深深地知曉,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不懂得真心的存在。他們只會把一切當作是理所當然,覺得既然他們生了她,供她讀了最好的醫學院,她就應該當牛做馬地報答;可是他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名叫真情的東西存在,有許多的東西,是金錢永遠也衡量不了的。

    夜,是她賦予自己的姓氏;因爲她覺得,自己只有在夜色之中,才能感覺到自己的存在。因爲,她是夜空中最明亮的月……

    至於作爲殺手夜月的存在,也是爲了給那些不懂真心、妄自尊大之人一點教訓。夜月所做,雖是殺人奪命之事,但是在她看來,卻是在清理夜空之下污濁的存在。

    她的確是一名殺手,可是,她自覺並不冷血無情。

    在她看來,自己的兩個職業其實都是在做同樣的事情:讓那些付出真心的人得到回報,並給予那些踐踏真心的人最嚴厲的懲罰。

    還記得以前,許多人都問她:爲什麼要做獸醫?以她的能力,完全可以在國內最先進的醫院裡成爲專家級別的重要人物。

    這個麼?就當是她心底的一個執念吧。她知道,動物其實是最懂得真心的,很多時候,他們甚至比一些人類還要懂得一個人爲他們付出的真心,並且爲之深深感懷。

    她不想自己的真心被一些無謂的人浪費,所以,她選擇永遠不會浪費掉自己的真心的他們。

    也許這也可以稱之爲自己內心深處的脆弱吧,因爲在親情上的失意,令她恐慌不安,不願再去涉足人情世故;或者說,在她的心中,陪伴着她度過無數個日日夜夜的小動物們,纔是她最值得信任的朋友、家人。

    正是因爲前世的一切,才導致了她現在如此矛盾的心理:一方面無比迫切地想要重新得到一份來自父母的親情,另一方面,卻又有些隱隱的脆弱不安。

    這種紛繁錯雜的情緒似乎太過強烈,竟然令一旁的傾煌也有些動容;本命契約的兩人本就心意相通,此時此刻,他自然是清楚地感受到了清舞內心深處那抹揮之不去的感傷,與期待忐忑的複雜心情。

    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腳步,他緊緊地握住了她柔嫩的小手;站到清舞的身前與她面對面地彼此凝望,眼中充斥這化不開的柔情:“曾發生過的事情已經過去,而不論未來會發生什麼,你的身邊,有我。”

    他深邃情切的目光直直地射入她的心裡,令某個迷惘失落的角落,猛然一震。從他那毫不掩飾的深情目光之中,她好像讀懂了什麼:那是不同於溫馨親情的另一種情感,更加深沉,也更加熱切;彷彿天地之間,只剩下彼此,他們在唯有兩人的世界中,感受着內心深處不斷狂涌而出的情意……

    清舞情不自禁地揚起了脣,那不是欣慰的笑,也不是感動的笑,而是來自於靈魂深處的悸動,不明緣由,卻也不需緣由。

    其實,她自己又何嘗不知,他們之間,早已經無法是單純的本命契約夥伴了。從在水澤之地的詭異空間,傾煌突如其來的告白,一切的一切,便改變了軌道;當時的她並不知道自己的心究竟作何感想,她也不知道,所謂的男女之情究竟是怎樣一種感覺。

    可是,她還隱隱記得一句話:接吻就是愛情最好的答案。

    眼前這令人動情的一幕,還有心中洶涌澎湃的悸動,似乎都在告訴她:也許,是時候揭開這個答案了。

    也許是冥冥之中的註定,也許又是靈魂深處的累積;她現在不想去探尋那些,只是想追尋自己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將這一切理清。又或者說,她只是需要一個確認,一個行動上的確認。

    櫻脣微啓,她輕輕擡眸,凝望向某個同樣溫潤的所在;她知道,似乎,他也在等待着什麼一般。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
    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