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1章 我對你很感興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1章 我對你很感興趣!字體大小: A+
     

    不遠處傳來一聲低沉磁性的男子輕笑,語音落下,自那個毫不起眼的角落之中徐徐地邁步而出。

    最先映入清舞眼簾的,便是那一襲淡青色的精緻長袍,那長袍之上的繁複花紋看起來華貴高雅,烘托着來人不凡的身份;男子看起來二十歲左右的模樣,容貌極爲俊美,卻又不失一股與生俱來的高貴英氣,脣角勾勒出一抹優雅的淺笑,青色的眼眸之中浮現着濃濃的興味之色,灼灼地凝視着清舞。

    可是,看着這樣一個優雅俊逸的美男子踱步而來,清舞的心中,卻不由自主地警惕起來。同樣是溫潤如玉般的男子,凌夕的身上總是散發出令人如沐春風的溫暖,即便他的眸光清冷,也始終泛着如水一般的柔和。可是,剛纔看到這個男子的第一眼,她便本能地感覺到了一絲危險,他那一抹淺淺的笑意與滿含探究的目光,總是讓她有種正在被算計的感覺。

    她知道,這種外表看起來溫柔優雅,內心深處誰也看不透的傢伙最是可怕;仔細想想,還是敬而遠之比較安全。

    偉大的樹皇大人沒有想到,剛一見面,他就被某女打上了“腹黑帝”的標籤,乃至於後來的很久一段時間內,都被她如避蛇蠍一般地躲着,實在是要多悲劇有多悲劇。

    如果上天再給他一次機會,他這次一定會好好地斟酌一下該用什麼樣的表情來給她留下最美好的第一印象!

    待他徐徐走近,清舞也完成了對他的“全面鑑定”,不待對方再度開口,揚眉說道:“沒想到堂堂的樹皇大人竟然也會幹這偷窺的勾當,看起來這後果可就可大可小了!”

    嗯?簫洛那迷人的青色眼眸之中閃過一抹訝異:她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看到對方眼神之中的驚詫,清舞心中暗暗得意:看起來她又猜對了呢。

    從那一身華貴至極的長袍不難看出,他在這裡的地位必定是極高的,稍微動動腦筋便可知曉,這裡可是樹皇的地盤,有誰有此膽量挑戰樹皇的權威呢?更何況,他周身都泛着高貴不可侵犯的王者威嚴,若非樹皇本人,又怎能如此肆意地施放着威壓?

    “碧心,樹皇一族是什麼種族的啊?應該不是治癒系的吧。”不知道爲什麼,就算他是治癒系的,自己也不太想把他拐來成爲契約夥伴;對於這種腹黑類型的傢伙,絕對要有多遠躲多遠,若是一不留神被他算計了,恐怕會變得很慘。

    碧心軟糯糯的聲音嬉笑着傳出:“主人,我看你還是想辦法收了他吧,樹皇一族可是號稱傳承了上古血脈的洛神樹皇,攻守兼備能力強悍得很呢!”

    “這麼牛叉?那豈不是和鳳軒差不多了?”清舞忽然又有點動搖了;若是想辦法與他締結了契約,他也不可能會想辦法算計自己,就算是腹黑也是對着別人腹黑,那不是很好?

    “嗯……應該比神聖火鳳凰還要差上一線,畢竟他只是傳承了上古血脈,而鳳軒本身便是上古隱世種族之一呢!”碧心這樣說着,對於自家主人的英明神武越來越佩服了:連上古種族都能契約,那才叫牛叉呢!

    喔?既然如此,她就湊合着收了他好了;雖然這傢伙的性格自己一看就不怎麼踏實,不過也不算什麼壞性格就是了。

    “收什麼收!不準!”

    就在此時,一個霸道狂傲的熟悉語聲募地在清舞的腦海中響起。

    “傾煌?你又晉階了?”清舞頓時欣喜若狂:這妖孽簡直太變態了,動不動就晉階,之前說要一個月,現在不過是半月功夫就晉階完畢了?

    “哼!我要是再不出現,你還不知道又要去招多少蜂引幾隻蝶呢!”傾煌氣哼哼地說道;他累死累活地好不容易提前完成了晉階,眼看着只差一線就能夠重新恢復到自己之前的巔峰狀態,可是剛一醒來竟然就聽到這臭丫頭又要收什麼美男!

    她急着提升實力自己不反對,可是這偌大的迷淵森林有的是女性的聖級植族,她幹嘛偏偏要去招惹男的!

    “我哪裡有招蜂引蝶嘛,明明是他在偷窺我……”清舞不滿地嘟囔着,完全沒注意到自己一不留神竟然把這句話說出口來了。

    “嗯?你在說什麼?”

    簫洛看着眼前的少女神色不斷變化,先是若有所思,後來好像漸漸地下了什麼決定,可是不知爲何忽然又變得欣喜若狂,再接着又撅起了嘴巴;難道說,她是在和她的契約夥伴傳音交談?

    “呃……”清舞有點尷尬地撓了撓頭:她總不能說是在討論究竟要不要把他拐走吧?

    “莫非是在苦思冥想要給我個什麼樣的後果?”他忽然揚了揚脣角,迷人一笑。

    他這麼說在一定程度上好像還真是戳中真相了……

    “哼!本尊倒是想知道,堂堂的樹皇躲起來窺視我的契約者究竟是何居心?”

    霸氣威嚴的冷笑聲與突如其來的質問令簫洛瞬間呆愣:這是誰?

    不由自主地將目光投向了清舞的腳下,那裡,正自主浮現出了火紅色的召喚法陣;炫目的色彩映得周圍的樹木也染上了一層嫣紅之色,伴隨着法陣的升騰而起,一股磅礴的王者之氣洶涌澎湃而出,毫無保留地朝着簫洛涌了過去。

    這異常強悍的王者霸氣令簫洛呼吸一滯,心中的震驚駭然狂涌而出:好霸道的氣息!對方明明是獸族,從氣息上來感覺應該比自己也強不了多少,照理說對自己是形成不了威壓的;可是,這種從內心深處涌現出來的難以匹敵的壓迫感又是怎麼回事?

    火紅色的光芒漸漸散去,突然出現在簫洛面前對着他怒目而視的,是一個長相完美到連他也要嫉妒的妖孽男子,男子渾身上下都充斥着滿滿的怒意,面色不善地緊盯着他。

    待傾煌終於現身在簫洛的面前之時,他也終於從自己的傳承記憶之中知曉了這男子的身份:紫雲天狐一族,至高無上的狐族之尊!

    待到了解了這一事實,他眼中的驚詫更甚:狐族之尊竟然是這少女的本命契約者?

    在天斷山脈的衆多種族之中,狐族也是絕對一流的存在;雖然若論攻擊力狐族不如獅族虎族那般強悍,但是狐族勝在迅捷的速度、靈敏的身法。就算戰鬥力再強,難以抓住目標也是無濟於事;也正因如此,狐族才能夠在強族如雲的天斷山脈之中,佔據着一大霸主的地位。

    這樣一個強悍的種族,其尊主竟然與一個人類締結了本命契約?這意味着什麼?意味着只要是眼前這位少女有此念頭,整個狐族都會聽命於她!

    簫洛並不知道狐族發生的重大變故,所以現在在他的眼中,清舞已經成爲了間接掌控着整個狐族的牛叉存在;這樣想着,他看着清舞的目光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越來越好奇眼前這位女子,究竟有着怎樣的能耐,竟讓狐族之尊對她這般青睞,甚至是與她締結了同生共死的本命之契!

    發現簫洛看着清舞的目光愈發詭異起來,傾煌頓時火冒三丈:這可惡的傢伙,當着他的面都敢對着他的人拋媚眼,是誠心找虐麼?

    不行!看來有必要讓他好好地瞭解一下,眼前的這個女子可不是他能夠隨意肖想的!

    想到這裡,傾煌眼眸忽地一暗,那雙飽含着怒意的桃花眼募地閃過一抹奇異的光芒;猛地回過身去,大手一撈,便將某個完全不瞭解情況的女女拉進了自己的懷裡,不由分說地將自己的性感薄脣覆了上去……

    他算是徹底地明白了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滋味,處在修煉狀態中的時候不知道時光流逝也就罷了,可是剛一甦醒過來,滿腦子想到的竟然都是這個迷糊少女,只想着把她狠狠地揉進懷裡,細細地感受一下她身上那股沁人心脾的芬芳氣息……

    “嗚嗚,嗚嗚嗚(傾煌,你幹嘛)……”清舞被他突如其來的狂野動作驚得呆了,想起旁邊還有個觀衆呢,趕緊拼命地掙扎起來:這傢伙又在發什麼神經?竟然當着樹皇的面吻她?

    看到這驚世駭俗的一幕,簫洛頓時目瞪口呆:他、他們這是在,親、親……

    狠狠地吞了吞口水,這才強行壓下內心深處此起彼伏的震撼;他總算是明白方纔這位狐尊大人爲何火氣如此之大了,原來是在吃他的醋啊!

    不得不說,傾煌這種宣示所有權的舉動若是做給一般人看,或許還真的就起到應有的效果了;可是對方偏偏是表面上溫文爾雅實則腹黑狡詐到了極點的樹皇簫洛,這就註定了傾煌此舉的適得其反。

    本來簫洛只是對這個少女何以擁有如此高超的身法與戰技而感到好奇,而且她那沉穩果決的樣子,還有以十七歲之齡達到八階高品的恐怖實力,都令他產生了一絲興味。

    要知道,他們人類可不同於其他種族,能夠憑藉血脈的傳承得到超絕的天賦;在人類之中能夠擁有這般實力與天賦的,實在是聞所未聞。難得來了這麼一位獨特的人類能夠引發自己的興趣,他自然是要好好地瞭解瞭解了。

    不過現在這種展開可完全是意料之外,想不到他們除了是生命相契的夥伴,竟然還有這樣更加親密的關係;這個少女到底有怎樣的魅力,竟能讓堂堂的狐族之尊寵愛到如此地步?甚至毫不避諱地在他的面前宣告主權?

    簫洛眼中的興味之色越來越濃,迷人的脣角也高高地揚起,饒有興致地看着眼前這一幕。

    眼看着清舞掙扎的力氣越來越小,負隅頑抗的陣地就要徹底淪陷,傾煌那勾人的桃花眼中忍不住露出了滿足的笑意。

    “哇!堂、堂姐你……”正在周圍空氣溫度急速上升之際,清溪驚悚萬分地一聲大叫成功地解救清舞於危難之中。

    使出所有的力氣離開了傾煌的懷抱,清舞趕緊胡亂地抹了抹嘴巴;看到清溪羞得滿臉通紅的模樣,只得假裝若無其事地輕咳一聲:“那什麼……我、我舌頭麻了,傾煌幫我活動一下……”

    啊咧?原來還可以這樣的?

    衆人默。

    清舞大小姐,您真的不用解釋,我們都懂的!

    “噗”地一聲輕笑將這詭異的氣氛打破,簫洛憋了片刻,終於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哈哈,我對你是越來越感興趣了!”

    神馬?!

    清舞、傾煌與清溪三人的心中不約而同地狂喊道:他這是什麼意思!

    簫洛緩緩地踏前幾步,在傾煌警惕而困惑的目光中,對着他淡淡一笑:“也許,我會成爲你的敵人。”

    傾煌愣了一愣,隨即反應了過來他話中之意,頓時不屑地冷哼一聲:“敵人?也許還不一定夠不夠資格呢!”

    簫洛對他的回答更是好奇:“哦?以我洛神皇樹之血統,難道還不夠格?”

    傾煌卻是脣角微勾,一抹冷淡的笑意掛在了嘴邊:“夠不夠格,是由清舞來決定的。”她能夠決定一切,無關乎其他的任何事情,只是她的決定。

    簫洛從他的話語中深切地感受到了兩人之間心意相通的默契與毫無保留的信任;一時間,他竟然有些羨慕這種感覺。皺了皺眉頭將腦中紛亂的思緒通通趕出腦外,倍感驚異:他這是怎麼了?

    “傾煌!你剛纔幹什麼當着別人的面那樣子?多難爲情啊!”清舞不滿地在心中傳音道。

    “哦?你的意思是不當着別人的面就可以了?明白明白。”傾煌邪氣凜然的笑聲迴響在清舞的腦海之中。

    “壞蛋!我纔不是那個意思!”

    “好了好了,你不是還有正事?趕緊辦完事情,我們去找個沒人的地方……”

    “找沒人的地方做什麼?”

    “你的舌頭不是麻了麼?”

    “你這個壞妖孽!”

    不知不覺地又打情罵俏了一番,清舞這才羞紅着一張臉向簫洛說出了她此行的真正目的;經過方纔這段插曲,她算是深切地認識到了身邊這傢伙的醋勁到底有多大,爲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她還是儘早解決好自己的事情趕緊離開吧。

    若是再這麼下去,也許這位樹皇大人就要被某男冒着熊熊烈火的目光燒成灰了……

    “呵,你的意思是,想向我要走我的一個得力手下?”簫洛一邊說着,一邊依舊膽大包天地凝視着她。

    清舞想了想,其實自己倒也並不一定要去找萬芳樹王,更何況就算真的是這樣,也不用非得要徵求這位樹皇大人的同意吧?

    “其實,我想說的是,我是以自己的實力來到這裡的,所以還請樹皇大人不要過於阻擋我所想做的事情;雖然他們受到你的管轄,但是每一個植族都是有着自己的自由的,擁有自己選擇是否與人類契約的權利。”清舞煞有介事地說道,語氣中盡是認真。

    簫洛發現,自從見到了這個少女,自己脣邊的笑意就沒有消失過:有意思,她真是太有意思了!

    他狀似隨意地擺了擺手,明明是頗爲隨便的動作,由他做出來卻是盡顯尊貴,不得不說,這傢伙真的很有皇族風範。

    “那好,你們隨意;只要是能說動對方自願與你契約,我便不會干預。”他這樣說着,卻依舊定定地站在原地,並沒有要退避一下的意思,反而是眉眼含笑,輕聲說道:“我倒是想見識見識,你有什麼樣的本事能夠令對方折服?”

    清舞頓時大囧:大哥,您這是要跟我們一起的節奏嗎?拜託,您這往旁邊一站,眼睛那麼一瞪,誰還敢跟我契約啊!

    她這倒是冤枉了簫洛,事實上,他其實真的是對於清舞的能耐頗爲好奇,迫切地想要知道她究竟有些什麼樣的手段。

    看着簫洛始終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清舞只得無奈撫額,把他當成一大團空氣了;又轉念一想,空氣也要發揮點作用纔是啊:“樹皇大人,能不能帶我去萬芳樹王那裡?”

    “你這是在讓我幫助你挖我自己的牆腳?”簫洛挑了挑眉。

    清舞卻是滿臉認真地搖了搖頭:“怎麼會呢?我是覺得,樹皇大人既然想看着我爲您表演一場戲,那怎麼也得先付點報酬不是?”

    呵,這少女倒是機靈!

    簫洛心中暗笑一聲:那就先由着你好了,反正一會你就會知道,自己的決定究竟有多麼錯誤了。

    別人不瞭解,他還能不知道?那萬芳樹王可不是什麼能夠輕易招惹的存在;她那恐怖的性格一旦發作起來,大概能夠令整個樹族都抖上三抖,他們真的相當詫異,一個如此脾氣的小傢伙竟然是號稱治癒之王的萬芳樹王?簡直是太離譜了!

    他現在可是非常有興趣看看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情,被稱作樹族之魔女的萬芳樹王,聽到了有人類想要把自己契約的消息後,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他這算不算是提前開始幸災樂禍了呢?可是那場面一定會相當有趣啊!

    可惜此時清舞已經無暇注意簫洛臉上那不正常的神色了,因爲她的全部身心,都已經被周圍的一切深深地吸引,心中忍不住暗歎一聲:果然是治癒之王的地盤啊,單單只是踏足進來,都能夠感受到一陣濃郁的生命氣息!

    只是,這種萬分愜意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多久,因爲,清舞的頭頂,正有一張碩大的綠色巨網,募然飛落……

    ------題外話------

    治癒系植族不一定是很治癒系的哦,也可能是……咳咳,不劇透哈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