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0章 隱匿之王的真正實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30章 隱匿之王的真正實力字體大小: A+
     

    方纔清溪與花翎消失在茫茫花海中之後,清舞就開始思索這個問題:花翎出現在小欣與小琪的面前之時,她們明顯是有一些敬畏的,而能夠讓花王感到敬畏的種族可不多啊;再加上她又居住在這一大片百花盛開的地方,其實很容易便能夠聯想到她的身份,定然是花中之王,花皇一族。

    花翎的眼眸之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她的身份其實並不難猜,可是,這片大陸上能夠叫出她的種族之名的人類,應該沒幾個吧,她又是從何處得知?

    花翎自然是猜不到清舞的秘密的,以碧心對於這片大陸的瞭解程度,會知曉花中皇族的名稱並不稀奇。

    清溪將方纔與花景的對話向清舞講述了一遍,這不禁令她甚爲不安:先是水澤之地的異變,現在又是迷淵森林的危機?

    爲什麼她覺得冥冥之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將要被打破,整片大陸的寧靜,似乎在漸漸瓦解一般……

    不過,什麼保衛世界和平之類的向來是被她嗤之以鼻,和平麼?不過是自欺欺人的假象罷了;現在的風平浪靜也只是表面現象,而那些變數只不過是暗處的某些東西耐不住寂寞,開始蠢蠢欲動而已。

    萬事萬物都有自己的運行軌跡,她沒有興趣去試圖打破,可是,這並不代表她會袖手旁觀。在內心深處,她有自己堅守的準則,任何人試圖挑戰她的底線,下場都只有一個……

    沉浸在自己思緒之中的清舞沒有注意到,自己竟在無意識間散發出了一股強悍的凜冽霸氣;傲然而立的少女渾身上下都透着一絲令人仰視的強大氣場,這種無關實力的霸絕之氣,令花翎發自內心地想要去仰望她。

    清舞不知道的是,現在她的氣勢之中,隱隱帶着傾煌身上的氣息,而至於這種氣息爲何會令花翎隱隱地想要去膜拜,卻無人察覺……

    長長地出了口氣,清舞忽然轉過頭來,朝着清溪揚了揚眉:“看起來你也要忙碌起來了哦!要不要和姐姐我一起試試,在一年之內晉升聖級?”

    清溪趕忙受了驚嚇一般地擺了擺手:“堂姐,我哪有你那麼兇殘啊!好不容易簽訂了本命契約才能飆升到現在這個品階的!”

    “兇殘?好啊你小子,現在有本命契約夥伴撐腰了,都敢調侃你姐姐我了!”清舞笑罵道。

    說起本命契約夥伴,倒是提醒了清溪:“堂姐,我覺得你那位應該比花翎還要厲害吧?可是好像你沒有晉升得很多啊!”

    在傾煌的身份被清溪他們幾個知曉之時,他便猜到了自家堂姐突然天賦覺醒的原因,只怕就是與傾煌締結本命契約而實力暴漲的。可是這樣一想,好像又有點奇怪:他們的本命契約給堂姐帶來的晉階能量好像還不如自己的多啊!

    清溪說起這個,清舞便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她與傾煌初見時的場景,眼眸之中漸漸浮現出了一抹凝重:“當時他受了傷,所以契約之力大部分都用於治癒他的傷口了;而且還有一部分契約之力被用於改造我的經脈,所以後來我的修煉才能夠進展飛速……”

    是啊,不僅傾煌的身上有個大秘密,就連自己也……

    她禁不住想起了上次解決了南宮厲家變之事後,與傾煌的一番對話。

    “我想,有人想針對你們南宮家已經很久了;李立的出現,應該還有秘密。”傾煌一手輕叩着桌面,若有所思。

    “我也是這樣想的,憑藉南宮厲的那點本事,怎麼可能請得到聖級的幫手?”她早在聽說了南宮厲請來聖級高手之時,便產生了這種強烈的不安。

    傾煌卻是緊蹙着眉,忽地擡起頭來,那注視着她的眸光之中盡是深邃與複雜:“不僅僅是這一次;早在十年前,南宮家那場大變,便是對方針對南宮家的最大陰謀。”

    “我也在懷疑此事……”

    “不用懷疑,因爲真相必定就是如此;我本來想遲些再告訴你,可是既然你的父母有可能尚在人世,那麼,此事還是讓你儘早知曉爲好。”傾煌這樣說着,眼神再度變得複雜起來。

    清舞灼灼地凝視着他:有什麼事情是自己應該知道的?

    “你有沒有想過,爲何自己之前會是廢物體質?”

    什麼意思?清舞腦中飛快地閃過了什麼:傾煌是說,她本不應該是廢物體質?

    “你的血液是特殊的,是能夠喚醒上古神器的存在;可是,你的經脈卻是閉塞的,完全無法進行任何修煉。這兩個因素的結合,總不會真的是個萬中無一的巧合吧?”

    清舞的腦中突然“嗡”地一聲轟響,一直以來的困惑終於得到了解釋;也就是說,早在自己還是個孩童之際,便被人暗算,導致經脈閉塞無法修煉?還有,自己的血液,到底爲何有這樣神奇的效果?

    對了,她的母親!

    她的母親一定知道些什麼,兒時的記憶雖然有些模糊,可是她清楚地記得手上這碧玉天心鐲的來歷;她的母親,是如何得到神器的?若說這一切都是巧合,那未免也太過離譜了……

    雖然從真正意義上來說,她已經不是以前的南宮清舞了,但是這具身體的秘密,她可是很有興趣知曉的。

    還有,那個在背後謀劃了這一切的人,那個令清舞從小便失去父母的溫暖懷抱還飽受欺凌之人,必須要爲自己的所作所爲,付出最慘痛的代價!

    “你和你的本命契約者,也是有故事的吧。”花翎忽然這樣說道;從清舞的眼神中,她能夠深切地感受到他們的羈絆呢。

    額……故事,還真是有不少呢……比如經常拿那雙妖媚惑人的桃花眼電暈自己,還經常把自己的脣啃成香腸嘴……

    弱弱地抹了把冷汗,清舞趕忙清咳一聲:“那什麼,我們繼續下一站好了;花翎,我想契約一位治癒系的植族夥伴,你知不知道該去哪裡尋找?”

    花翎想了一想,柔聲答道:“帶你過去倒是可以,不過到時候我不會幫忙的哦。”

    清舞早就猜到她會這樣說,眨了眨眼,忽然湊上前去,嘿嘿笑道:“是不是你家的小溪溪想要,你就會幫忙了?”

    某女那詭異的目光令花翎渾身不自在,彆扭地轉過頭去,結結巴巴地答道:“不、不會啊……”

    聽到她的回答,清舞卻是立刻擺出一副“我懂得”的眼神,邪邪一笑:“嘿嘿,瞭解瞭解……”以她這種詭異的反應,看起來治癒系的植族應該是美女了!

    不過這一點清舞倒是想錯了,治癒系的植族不光有美女,還有帥哥的存在啊!

    再度踏上旅途之後,清舞發現他們的前行幾乎是一路順暢;果然有個原居民的指路就是方便啊。

    一路上,花翎還不忘向兩人普及了一下迷淵森林深處的情況;她這一說,清舞倒還真是大有所獲。

    迷淵森林之中,並沒有很明確的地盤劃分,只不過,各族的王都擁有着自己的轄地。比如之前他們前去尋找萬毒花王的路上,也並非只生長着毒類植族,但是進入萬毒花王的轄地之後,便遇到了大批小欣的手下。

    在迷淵森林之中,有三大皇族,分別是花皇一族,樹皇一族與藤皇一族。

    本來清舞還有些困惑於迷心草爲何會在花王的管轄之下,仔細想想卻是明白了過來:草類植族大都是能夠結出花朵的,自然是歸於花族;而不能夠結出花朵的,就應該算是藤族了。

    “那我們現在要去的地方是……”

    “我們現在要去樹皇一族的轄地;若論治癒之能,當屬萬芳樹最爲厲害了。”花翎這樣說着,帶領着兩人不急不緩地前行。

    經過了三日的跋涉,花翎總算是在一處高聳入雲的樹林之外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對着兩人點了點頭:“我只能指引到這裡了,若是我貿然進入,只怕會引起樹皇的注意;後面的,就要靠你們自己了。”雖然清溪是她的本命契約者,但是她依舊不打算介入其中;而且,花翎也有自己的打算,要進入樹皇一族的轄地可不是那麼容易的,這也算是給予清溪的一次歷練吧。

    說完這話,她便化爲一道流光沒入了清溪的召喚空間之中。

    姐弟倆對視一眼,彼此會意一笑,隨即一同踏入了前方這片茂密的樹林之中。

    清舞前腳剛一邁入其中,便立刻感覺到了這片樹林的詭異之處,她下意識地往身邊一望,果然,不見了清溪的身影。

    看起來,這又是一個考驗的迷陣呢;清舞撇了撇嘴巴,仰望着四周望不見樹頂的高聳樹木,心中頗感詫異:這些樹木真的直入雲端?她纔不信呢!

    定了定神,清舞舉目望去,周圍盡是完全相同的樹木,根本難以辨別方向。而且更加詭異的是,她能夠清楚地感應到這些樹木都僅僅是五階的普通樹人,可是,卻也深切地感受到了周圍環境之中奇異的阻隔之感,她知道,他們是在阻擋她的前進。

    清舞心中暗忖:若想破解了這樹人迷陣,應該要先讓此陣發動起來纔是。

    這樣想着,她瞅準了某個方向,腳下猛然發力,直直地躍身而出,就好像是要強行闖出一般。

    就在她向前奔襲而去的同時,周圍的樹人募地動了。

    清舞兩側的樹人迅速地向中間靠攏,只是眨眼之間,便將清舞的前路堵得嚴嚴實實;清舞見狀,立刻擡腳蹬上了近在咫尺的某株樹人,借力一個輕盈地轉身,飄然落地。

    而伴隨着她重新落地的動作,樹人再度恢復了平靜,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清舞饒有興味地扯了扯嘴角:看起來很有意思呢。

    她其實完全可以輕而易舉地離開這個陣法,五階的樹人還阻擋不了她的腳步;無論是紫雲火開路還是火鳳之翼直接飛上天空衝出這裡,都是相當容易的。只不過,她現在倒是很想憑藉着自己的力量試上一試,究竟能否破了這樹人迷陣。

    自己最引以爲豪的便是速度與身法,隱匿之王的稱號可不是白來的;如此,她就跟這些樹人來比一比,究竟誰更快一些吧。

    將黑翼取出,微微地閉上雙眼,清舞輕輕地吐出一口濁氣;將所有的感官都集中於一點,不去管眼前所見,只憑自己真正的感覺去體會。

    良久的靜謐;募地,清舞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道道殘影在空氣之中飄散開來,那一抹迅如閃電的流光勾勒出意味不明的奇異走向;伴隨着這道影子的左衝右突,周圍的樹人也跟着迅速地挪動起來,然而,情勢卻在漸漸地發生着變化……

    “砰”地一聲,那道影子直直地撞上了其中一株健碩的樹人,凌厲的刀鋒一閃而過,恐怖的罡風驟然襲上,只一瞬,便在那株樹人的主幹之上劃出了一道深深的印記。

    藉着樹人微微一頓之際,清舞猛地腳下一蹬,回身過去,如法炮製般地再度出擊,又在旁邊的另一株樹人之上劃出了一道不同的印記;如此這般,漸漸地,有十數株樹人都被她刻下了不一樣的印記。

    終於再度睜開了眼眸,放眼望去,看着被自己刻上了記號的這些樹人,清舞忍不住微微一笑,雙眸之中滿是自信之色:果然如此!

    方纔她一直在感受着樹人的移動方式,並且標記下阻擋自己最爲頻繁的幾株樹人;若是她的猜測沒錯,破陣的關鍵,就在於這引領者所有樹人的幾株樹人身上。

    周圍的一切都盡在她的心中,即便不用眼睛,她也能夠清楚地感知到這片樹人迷陣之中的任何一處變化;這不僅僅是流雲幻影賦予她的能力,更是自己前世身爲隱匿之王所歷練而出的超強感知力。

    簡單的休整過後,她定定地注視着那幾株帶有標記的樹人,牢記住他們目前的方位,隨即再度閉上雙眸;脣角輕揚,她整個人漸漸興奮起來。

    足下踏步而出,將流雲幻影發揮到了極致,一時間,四處都是清舞殘留的虛影。

    就在前面!

    正當清舞在樹人迷陣之中愜意地“散步”之時,清溪也同樣進入了自己的樹人迷陣。

    發現身旁堂姐的身影已經不在,他沒有絲毫的慌亂;望着四周幾乎一模一樣的一大片樹人,他卻是輕輕地微笑起來。

    走到身旁的一株樹人旁邊,輕輕地撫摸上那佈滿着奇異紋理的主幹,用心去感受這株樹人的氣息;片刻後,他又接着走向了不遠處的下一株樹人,同樣靜靜地去體會,去認識。

    他知道,這裡絕不會有完全相同的兩株樹人,他們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的;他所要做的,就是理解與感知,然後找尋其中的規律所在。

    是這一株,還有這一株……

    不緊不慢地,他發現了許多,他知道,出陣的道路,就在前方……

    清舞整個人真真正正地化爲了流雲,變作了風影;她的舞動是如此地隨意而又充滿了方向性,循序漸進地,突破了領頭的幾株樹人的一波波阻擋。

    “呼,真是太爽了!”最後一個衝刺躍出了樹人迷陣,清舞急急地睜開眼眸,果然發現面前已經不見了樹人們的身影;忍不住興奮地大笑一聲,她覺得自己真的要感謝這個迷陣,多虧了這些兢兢業業的樹人們,她的身法又精進了不少!

    雖然經歷了一陣高速的運動,但是她卻沒有絲毫的疲累之感,反而是愈發地躍躍欲試,簡直立刻就想找個人試驗一下,自己的身法現在究竟能夠達到何種水平。越級作戰應該是沒有問題了,而且她也有這個自信,即便對上了聖級強者,目前的身法也絕對可以助她一臂之力。不過,她更想知道的是,若是對上聖級強者,她的身法能否能給對方造成多大的威脅呢?

    正處在興奮狀態中的清舞自然不會知道,方纔她的一舉一動全部都落在了不遠處隱藏着的某雙眼眸之中;此時此刻,那雙青色眼眸之中充滿了興味,微微眯起,一眨不眨地凝望着那個卓然而立的少女身影。

    “有意思,很久沒見到過這麼有意思的人類了。”那雙眼眸的主人輕笑一聲,低沉性感的嗓音大概會令天下間所有的女人爲之瘋狂。

    “皇,要把她帶過來見您嗎?”另一個畢恭畢敬的聲音輕聲問道。

    “不了;先看看她究竟要做些什麼再說。”那個聲音淡淡地吩咐道,接着又自言自語般地低聲呢喃:“她的身上好像有種很強悍的氣息,可是,這怎麼可能呢……”

    清舞募地皺了皺眉,疑惑地四處觀望了一番:“奇怪,爲什麼我感覺有人在偷窺呢?”

    烏黑透亮的眼眸向着周圍掃視了一圈,清舞忽然高高地揚起了脣角:就這種拙劣的隱匿方式也想騙過她的眼睛?

    她冷笑一聲,對着不遠處的某個偏僻角落高呼一聲:“偷窺可不是個好習慣哦,若是一不小心看到了不該看的,後果也許會很嚴重的!”

    “哦?會有什麼後果?”那個角落之中徐徐地傳出了一個男子的輕笑聲。

    ------題外話------

    這枚帥鍋是誰捏\(≧▽≦)/

    今天突如其來滴大風吹鳥,還請喜歡文文的親愛滴們果斷地收了吧╭(╯3╰)╮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