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8章 萬毒花王的悲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8章 萬毒花王的悲劇字體大小: A+
     

    伴隨着陣陣海浪澎湃的聲音,一個俊雅迷人的男子身影由虛化實,漸漸出現在了清舞的身前;奇怪的是,伴隨着他的出現,那近在咫尺的綠色霧氣竟然再也無法前進半分,只能靜靜地懸浮在凌夕身前的半空之中。

    緊接着,凌夕輕輕地擡起一隻手來,手心中竟募地出現了一小團碧藍色的小小水球;那一小團水球晶瑩透亮,折射着迷人的光彩,分外奪人眼球。凌夕優雅地舉着那團水球,狀似隨意地在自己身前從左至右那麼輕輕一甩,只見他手上的水球瞬間散落開來,化爲了一大片水霧的姿態,朝着前方的綠色霧氣包圍過去……

    深藍色與亮綠色交相輝映,星星點點,只是片刻,深藍色便將亮綠色吞噬殆盡,視野之中,漸漸只餘那一片如海一般的蔚藍。

    WWW¸ T Tκan¸ ℃ O

    凌夕修長的手指輕點,那一大片迷人的藍色水霧便重新聚合起來,再度凝結成了那一團藍寶石一般綺麗的水球,隨着凌夕輕輕的一個揚手,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不知是有些憤怒還是慌張,對面那大片的迷心草騷動起來,細嫩青澀的葉片在風中不斷地沙沙作響;見此情形,凌夕好看的眉微微一皺,灼灼地凝視着那片迷心草叢,眸色一閃,輕輕地閉上了雙眼。

    清舞正在爲雙方這一動一靜的詭異狀態而感到困惑不已,忽地,耳邊卻傳來了一陣如夢似幻的天籟之音……

    低迴婉轉,悠遠綿長。

    男子清潤的低聲吟唱若有似無,優美的嗓音低沉之中帶着清潤,似在訴說一個動人的故事,又似在淺唱一首遠古的歌謠……

    這段充滿了神秘色彩的動人旋律令清舞與清溪兩人感到心曠神怡,全身上下都沐浴在溫暖宜人的舒適氣息中,連呼吸都順暢幾分;而對面的迷心草似乎也頗爲享受,翠綠的葉片隨着凌夕吟唱的旋律聲一擺一擺,好像在爲這首迷人的旋律伴舞一般……

    漸漸地,迷心草擺動葉片的動作放緩了下來,越來越慢,越來越輕;片刻過後,伴隨着最後一小批迷心草的葉片失去動作低垂下去,這一眼望不到邊的一大片迷心草,竟然全都陷入了沉眠的狀態。

    清舞依舊沉浸在凌夕優雅迷人的吟唱聲中,直到他終於停了下來,才漸漸回神;這才發覺,不知什麼時候,這如此廣袤的一大片迷心草竟然都變成了睡着的乖寶寶,周圍再度恢復了靜謐。只不過,現在的靜謐與之前那種詭異的安靜完全不同,這種令人安心的舒適感覺,莫非也是凌夕的歌聲所營造出的?

    她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深深地凝望着他的眉眼:“你的心願,一定能夠傳達得到。”

    凌夕微微愣了一瞬,忽地眸光一柔,回望着她的目光之中,是滿滿的柔和:“嗯,謝謝你。”

    的確,方纔她從凌夕那低婉悠長的吟唱聲中,清楚地察覺到了他語聲之中所飽含的深沉情感:他是在向他的前主最後道別,他希望她已經在某個全新的地方,開始一段新的旅程;又或者,他希望她已經在另一個不知名的世界,找到了平靜與安寧……他已經完成了她的囑託,等到了那個人,他,也終於可以真正地開始自己全新的路途……

    他再也不會沉溺於過去的種種,因爲,他擁有最真實的現在。

    凌夕望着清舞的目光之中,漸漸染上了一抹奇異的幽光;這個令他失去從容的少女,究竟是如何吸引到他的全部目光的?她時常犯小迷糊,有時候甚至有點傻里傻氣的,可是不知爲何,她眸中的那一抹耀眼的倔強自信不服輸,總是將他深深地吸引……

    正在這時,清舞忽然上前一步,猛地抓住了凌夕的修長大手,狠命地搖晃了幾下,又悻悻地放開,嘿嘿一笑吐了吐舌頭:“原來是真的啊。”

    凌夕頓時滿頭黑線:她果然是傻里傻氣!不過,爲什麼就可以傻得這麼可愛呢?

    誰知,清舞此時心中可是興奮不已:這不就是傳說中的瞬間移動嗎?簡直太棒了有木有!

    她不知道究竟需要達到什麼品階才能獲得這種能力,不過,她相信這一天一定不會遙遠!

    “對了凌夕,你在這裡能待多長時間?”既然是暫時性地召喚而來,就一定有時效的吧。

    “這個時間其實是隨着品階的提升而增加的,我目前的實力受到限制,所以只能停留半日時間。”凌夕有點遺憾地說道。

    半日麼?其實也不算短呢;不過,她其實對凌夕方纔的吟唱更有興趣,那就是鮫人一族的天賦技能吧?以自己的歌聲來催眠對手,使其失去戰鬥力,雖然並不是什麼強力的戰鬥技能,但是卻非常地有效呢;若是很好地運用這種天賦技能,在羣戰之中必能發揮事半功倍的效果。

    想起凌夕所說的他的族人們的遭遇,清舞忽然有了些許想法;只是,這些大概要等日後找到凌夕的族地,再行計劃了……

    “剛一進入萬毒花王的轄地就遭遇瞭如此猛烈的攻擊,我想其中也許有些古怪。”凌夕這樣說着,碧綠色的眼眸之中泛起了絲絲困惑之色。

    清舞贊同地點了點頭:“我也是這樣認爲,你不是說過,就算是劇毒一族的植族,也不會無緣無故地攻擊人類嗎?”

    “的確如此,看來這其中定然有我們不知道的隱情了;我陪你們再走一段,之後就要回去恢復力量了,大概要有幾日的時間無法喚我過來,你們兩個自己小心。”

    清舞瞭然地點頭;萬毒花王她是無論如何都要見到的,更何況,莫名其妙地遭受了如此致命的攻擊,她總得找個說法吧?

    倒是也巧,清舞正想着要找個說法,那說法倒是自動找上門來了;那由遠及近的小小身影,不正是上次差點用“眼淚”淹沒了他們的小身板花王?

    “喂喂,不會這麼巧吧?”清舞冷汗直冒,弱弱地戳了戳身旁的凌夕;後者見到這袖珍花王,也是皺着眉頭滿臉迷惑:“應該不是,她品階還不到聖級,而且之前你們與她交戰之時,也沒看到她使用劇毒一類的技能。”

    凌夕這麼一說清舞便放下了心:或許只是偶然路過這裡吧?

    然而,接下來憑空冒出的一句怒氣哼哼的叫喊,便解答了他們所有的困惑:

    “你們竟敢欺負我最好的朋友!太過分了!”

    伴隨着這句驚天動地的怒吼聲,一個小小的身影募地從遠處的大樹之上蕩着樹枝蕩了下來,突兀地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看到這小小身影的模樣,凌夕眉峰一動,心中震撼不已:剛入成長期的聖級花王,這熟悉的氣息……莫非,她就是這一任的萬毒花王?!

    眼前所見,是一位外表十三四歲的小女孩;女孩的臉色異常地白皙,精緻的眉眼之間透着幾分妖冶的感覺,嬌嫩的脣瓣竟然是無比詭異的紫色,似乎渾身上下都透着危險的氣息。

    清舞也一早便猜到了這個妖冶女孩的身份,聽她方纔那句話,顯然是認爲他們欺負了她的朋友,所以才指揮蝕毒草與迷心草大肆攻擊,如此一來就說得通了。可是,事實上,他們完全沒有欺負那位古怪的小花王的意思啊!

    清舞覺得這個誤會必須要解釋一下,無緣無故地遭受了萬毒花王的敵視,這對於她接下來所要打聽的事情相當不利啊!

    “這位花王大人……”清舞按照對待聖級強者的禮節對着她微微一禮。

    “什麼?!你叫我大人?我有那麼大嗎?”聽到她的稱呼,萬毒花王卻是像被踩到了尾巴的貓兒一般,瞬間炸毛。

    額?她這句話卻是令清舞忽然想到了另一個方面,下意識地瞥了一眼萬毒花王那不算高聳的某處,心中暗忖:確實不大啊……

    咳咳,又不純潔了……

    不過真是沒想到,這麼小的年紀就已經開始敏感這些方面了?未免也太早熟了吧!

    可是現在自己算是有求於人家,而且嚴格說起來此事還真是自己這一方不對在先,所以現在以禮相待也是應該的;清舞斟酌了一下,再度開口:“這位花王小妹妹……”

    “你叫我什麼?誰是你妹!你這山野村姑休想與堂堂的本大花王攀親帶故!”沒想到的是,這位難伺候的小花王竟然還是不滿意,一臉鄙視地看着清舞,神色之中盡是不屑。

    山野村姑?挺會用詞的啊!

    看着對方那不屑一顧的模樣,清舞瞬間火冒三丈:姐姐我賠着小臉,你竟然不知好歹?姐姐我不發威當我是病貓啊!

    “喂!聖級就很了不起麼?有什麼稀罕的!年紀不大,脾氣倒是不小!不過你話說的倒是沒錯,就你的年紀來說,那裡確實是不算大;而且呢,就你這種素質,還真是連山野村姑都不稀罕跟你沾親帶故!”

    清舞連珠炮似的說了一大串,將那趾高氣揚自以爲是的萬毒花王狠狠地數落了一頓,心中大爲舒爽;再看看那方纔還怒氣衝衝現在卻一臉呆滯的小小花王,簡直就是一徹頭徹尾的受氣包了……

    “堂姐,你這樣說她,萬一她更生氣了可怎麼辦?”清溪有點擔憂地望着萬毒花王突然變得陰沉無比的臉色,心裡頓時七上八下。

    清舞卻是毫不在意地擺了擺手:“怕什麼!聖級又怎麼樣?咱們身邊不就有一位?”她洋洋自得地戳了戳身旁正悄悄抹着冷汗的凌夕,笑得一臉燦爛。

    一向淡定的凌夕發現,自從認識了她,自己是越來越難以保持淡定的姿態了;不由自主地揚了揚嘴角,這樣的感覺,似乎也不錯呢。

    正在這時,耳邊突然爆發出一個震耳欲聾的嚎啕聲:“哇!你欺負我的好朋友不夠,連我也一起欺負!嗚嗚,你這個大壞人……”

    清舞狂汗,瀑布汗,成吉思汗……

    她只能說,真不愧是好朋友啊,一個是打不過人家就哭,另一個是說不過人家就哭,真是奇葩的一對好姐妹啊!

    不過仔細想想,她們還是挺互補的,一個是雷聲小雨點大,另一個則是乾打雷不下雨……她真的只能說,呵呵……

    “堂姐,我們現在怎麼辦啊……”清溪被這驚天動地的慘嗥聲搞得一個頭兩個大,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更加糟糕的是,之前那小身板的變異花王見到自己的好朋友嚎得如此傷心,不禁悲從中來,竟然也隨着她一同開始了哭泣大業……如此一來他們的配合真的是天衣無縫了,一個負責打雷,一個專管下雨,可是苦了站在烏雲下面的三個悲催的傢伙了……

    “清舞,看來你是弄巧成拙了。”凌夕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這一幕場景,第一次感覺到了不知所措;他又不能以暴力手段阻止對方,現在,究竟該如何是好?

    清舞也自覺方纔反應過激了,只能慘兮兮地自我反省道:“我也沒想到這萬毒花王竟然是這樣的性格,真是失算,太失算了……”

    “那什麼,你們可以不要再哭了麼……”清舞弱弱地開口道,可是她的聲音被完全淹沒在了某花王的慘烈嚎叫聲中。

    清舞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這都什麼跟什麼呀,太離譜了吧!她是來迷淵森林探險的,不是來哄小孩子的!

    凌夕忍不住“噗嗤”一笑,剛想說些什麼,卻是忽地眉毛一挑,眼眸之中迅速劃過了一抹興味:“清舞,也許你可以得救了。”

    他剛剛說完這話,清舞與清溪也發覺了空氣中忽然變得有些不尋常的氣味,有一股好聞的香氣,似乎從很遠的地方飄灑過來,又好像就在附近一般;那是一股沁人心脾的美妙芳香,透着絲絲清爽之意,令他們的心情也跟着平靜了下來,舒爽了許多。

    那一聲悅耳動聽的呢喃聲若有似無,透着幾分調笑,幾分無奈;聲音很小,卻清晰地傳入了清舞的耳朵:

    “你們兩個小傢伙,還想戲耍別人到幾時?”

    ------題外話------

    嗚嗚,某秋可以弱弱地求撒花麼,慘兮兮地木有花花,好難過的說~(>_<)~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