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7章 迷心草,千鈞一髮的危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7章 迷心草,千鈞一髮的危機!字體大小: A+
     

    “堂姐,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在極致的寂靜之中忽然聽到這詭異的聲音,好像有什麼未知的東西在靠近一般,清溪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

    清舞沒有說話,只是擺了擺手,示意他不用慌張;隨即靜氣凝神,細細地感知着來物的具體位置。

    那窸窸窣窣的奇異聲響就像是蛇身滑過地面一般,越來越近;清舞忽地耳朵一動,柳眉一揚:在那裡!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清舞將短匕黑翼朝着那個方向飛擲而出的同時,那窸窣聲響的源頭也猛地朝着清舞這邊飛射過來,帶起一陣狂暴的颶風;只聽“噗”地一聲悶悶的聲音,大概是黑翼沒入其中的聲響。

    正當清舞慶幸自己敏銳的感知力沒有下降之時,下一刻,她卻爲自己方纔的草率出擊而後悔萬分:只見,以那個位置爲中心,周圍的迷霧迅速地變成了恐怖的黑色,並絲絲縷縷地朝清舞兩人的方向逸散過來!

    不好!是毒!

    清舞與清溪兩人各自展開了防禦屏障,與此同時足下輕點,連退數步;想來這毒素必有一定的影響範圍,在凌夕的指引下,他們迅速地轉變方向,試圖繞過這一片毒氣的籠罩範圍,另尋道路。

    可是,剛剛邁出幾步,清舞又是一個急剎車拉着清溪停了下來:這前面也有古怪!

    凌夕的聲音緊張而憂慮:“清舞,沒辦法繞路了,你們的前面有幾十株蝕毒草!”他方纔感應了片刻,才終於想起了這種頗爲厲害的毒草,其自身能夠散發出腐蝕性的黑色毒氣,一旦沾染上,全身的皮膚便會被毒氣漸漸腐蝕,直到腐爛。

    聽到凌夕的話,清舞與清溪也只能原地站定,思索着應對之策。清舞心中暗忖:若是能夠看到這蝕毒草的真面目,或者她還可以想辦法找到其命門所在,可是在這一片灰濛濛的霧氣之中根本辨不清方向位置,又何談看清對手何在?

    看起來,得先想辦法弄散眼前的這一大片霧氣纔是。忽然,清舞腦中靈光一現,在心底輕聲一呼,將小風喚了出來:“小風,召出一陣颶風,儘量把眼前的迷霧吹散!”

    小風會意,隨即飛到了清舞身前的上空,醞釀片刻,隨後鷹眸一瞪,碩大無比的雙翼猛然展開,朝着前方的迷霧狠狠地一揮;伴隨着他的這個動作,霎時間颳起了一陣聲勢浩大的恐怖颶風,那颶風洶涌澎湃,瘋狂地朝着前方的濃重迷霧衝了過去,剎那間,便已將前方的一大片迷霧衝散。

    然而,颶風的威力雖大,卻架不住無處不在的濃濃霧氣,只是眨眼之間,四周的迷霧便瀰漫過來,再度將前方的視野遮蓋得嚴嚴實實。

    不過清舞是何等人物?就算只是驚鴻一瞥,也看清了迷霧掩蓋之下,那一株株形狀猙獰的蝕毒草的真正模樣;牢牢地將他們的樣子記在心中,清舞開始思索起來:他們的軟肋大概會是什麼部位呢?

    就在清舞閉目思索的同時,那些蝕毒草也在陸續地釋放着烏黑的毒氣,絲絲縷縷地朝着他們兩人逸散過來;清溪見狀,立刻展開了防禦屏障,牢牢地將姐姐護衛起來,同時將戰鬥樹人也召喚了出來,隨時準備與之展開大戰。

    聯想小毒與刺藤的命脈所在,清舞忽然想到,會不會是在葉片生長得最密集的那個部位?不過,若真是那樣,恐怕不太容易得手呢……

    “小毒,你的毒液能否暫時阻擋一下他們釋放毒氣的節奏?”清舞大概想到了擊破這重重包圍的辦法,不過自然是需要一系列的配合。

    “沒問題!他們的毒氣雖然很厲害,但是我的毒液也不差!至少能夠令他們的動作遲緩一些。”小毒自信滿滿地答道。

    “嗯,你準備一下,一會聽我號令朝對應的方向噴射毒液。”清舞這樣說着,又將目光轉向了清溪:“清溪,你與樹人配合小風的攻勢,待颶風稍一刮開空白區域,就只管朝那邊攻擊。”

    清溪堅定地點了點頭,毫不畏懼這已經近在咫尺的恐怖毒氣。

    清舞白皙的小手緊握着寒光凜凜的黑翼:就讓她來驗證一下自己的猜測吧!

    一直默默關注着這一切的凌夕並沒有插話,並不是他不關心這一切,相反,他覺得無盡的擔憂與緊張源源不斷地涌上心頭,只不過,他也相信自己的判斷,清舞是一定能夠應付得了這些蝕毒草的。他現在能夠做到的,便是給予她最充分的信任。

    雙眼一眯,柳眉一挑,清舞在心中脆聲下令:“小風,朝左前方攻擊!”

    小風會意,立刻展開雙翼,猛地朝着那個方向狠狠地扇去;只見那濃濃的黑霧地帶,募地吹散開來,現出一大片空蕩蕩的區域,也令隱藏在黑霧之中的幾株蝕毒草,露出了猙獰的本來面目。

    清溪瞅準機會,指揮着樹人緊接着猛攻而上;粗壯的藤蔓像犀利的長鞭一般狠狠地揮舞過去,迫使幾株蝕毒草分散開來,四散躲避;可是,還不等他們各自緩過神來,小毒醞釀已久的毒液便激射而出,直直地噴射向一衆蝕毒草,正中他們的身軀,一時間,這幾株被集中攻擊的蝕毒草變得狼狽不堪。

    而清舞早在小毒噴射毒液的同時,便已經躍身而上,腳下踏出詭異的步伐,在虛空之中留下道道殘影。

    整個人霎時化爲了一閃而過的流星,清舞爲了防止誤吸入毒氣,屏住呼吸以最快的速度閃身到了一株蝕毒草的身前,寒氣凜然的黑翼短匕對着蝕毒草葉片最爲繁茂的那個部分狠狠地一刺!

    一擊得手,清舞迅速後撤,不過也不忘在撤退的同時,回身望一眼身後那被清舞刺中之後,瞬間蔫了下去的蝕毒草;嘴角忍不住高高地揚起:果然如此!

    看起來,這植族的命脈倒是大同小異;其實仔細想想,好像大多數種族都是如此,看似最強悍的位置,也往往就是最薄弱的環節,不是嗎?

    既然找到了蝕毒草的弱點所在,清舞也不再遲疑,趕忙指揮着小風、小毒再加上清溪與他的樹人,如法炮製再度出擊。

    先是以樹人與小毒的攻擊令蝕毒草暫時失去反抗能力,然後清舞憑藉速度優勢近身攻上,直取蝕毒草的命脈所在;他們的配合天衣無縫,而蝕毒草也在一株株失去了戰鬥力。

    眼看着蝕毒草已經被他們清理得差不多了,清舞與清溪的臉上,終於浮現出瞭如釋重負的微笑:總算是可以繼續前進了啊!

    伴隨着灰濛濛的迷霧漸漸地飄散開來,他們的眼前,也漸漸地清晰起來;不過,接下來的路途仍然要小心爲上,畢竟,前方會有什麼未知的危機,實在是無法探知。

    “不好!”伴隨着凌夕忽然爆發出的焦急喊聲,清舞與清溪的面前,也終於漸漸浮現出了迷霧之後隱藏的真正對手……

    “這是……”兩人同時產生了毛骨悚然的感覺:這密密麻麻的一片,就是他們接下來要面對的敵人?

    迷霧之後,漸漸呈現在兩人面前的,赫然是一眼望不到邊的大片迷心草;那青翠欲滴的葉片在風中搖曳,看起來就像是一大片繁茂的草田,可是他們深深地知曉這些劇毒類植族的厲害,看起來越是無害,反而說明他們的毒性愈發猛烈。

    美麗的事物都是有毒的,這句話的確不假。

    還不待他們想出對策,這一大片迷心草已經隨風舞動起來;而伴隨着他們輕輕搖擺的身姿,這一大片迷心草的葉片之上,星星點點地逸散出了色澤豔麗的亮綠色光點,光點越聚越多,漸漸地形成了一大片綠色的霧狀物,飄飄灑灑地朝着清舞兩人這個方向飄飛過來。

    清舞有些不舒服地抖了抖渾身冒出來的雞皮疙瘩:雖然她沒有什麼密集恐懼症,但是任誰看了這密密麻麻的一大團綠色光點,感覺都不會舒服吧?

    無奈之下,兩人也只得再度以召喚力凝聚出了防禦屏障,先擋住這一大團詭異的光點霧氣,再徐徐打算。

    不過,令兩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看似緩慢實則轉瞬便到眼前的這一大片詭異綠色霧氣,碰上了兩人的防禦屏障之後,竟然毫無阻隔地穿了過去,朝着兩人撲面而來!

    兩人頓時大驚失色:怎麼會這樣?!這詭異的東西怎麼會穿越了能夠阻擋一切攻擊的防禦屏障?

    他們立刻連退數步,以最快的速度往後退去;怎奈,這一大團綠色霧氣就像是蜜蜂找到了花蜜一般,直直地朝着兩人包圍而來,眼看着,就要將他們吞沒其中!

    周圍盡是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的綠,隨之而來的,還有募然間滲入心靈的迷亂感覺:糟糕,迷心草的攻擊…… www⊕ тт kǎn⊕ C 〇

    千鈞一髮之際,清舞下意識地想起了某個溫潤男聲的堅定話語,條件反射一般,一手緊緊地抓住了手腕上忽然灼熱起來的碧玉天心鐲,高聲呼喚出他的名字:“凌夕!助我!”

    話音落下,耳邊激盪而起的,是滔天的海浪翻滾之聲,和某個清朗男音的低聲呢喃:“下次記得早些喚我出來……”

    ------題外話------

    最近幾天單位略忙,晚上回家了還要忙一會單位的事情,嗚嗚悲催求安慰~(>_<)~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