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6章 花王的終極殺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6章 花王的終極殺招字體大小: A+
     

    “我想,也許是因爲你們摘走了某種植族的食物,已經被發現了……”凌夕若有所思的聲音徐徐傳來。

    額?這麼說,這股波動是那傢伙要來找他們算賬了?

    繼空氣的震動過後,便是地面的微微震顫;富有節奏的“砰”、“砰”聲響震得兩人的小心臟也跟着一顫一顫。地面的震動越來越猛烈,也預示着對方的距離越來越近;不過,兩人都沒有轉身逃跑的打算,連對方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就落荒而逃,哪裡是他們的風格?再說了,雖然凌夕說的是很有可能,也說不準這其實是某個大傢伙偶然路過而已呢?

    終於,這個聲勢震天的傢伙露出了真正面目……

    透過重重樹木阻隔,終於出現在清舞與清溪面前的,赫然是……一株一人多高的小花……

    這又是什麼狀況?這看起來一碰就會彎掉的花莖,細嫩嬌弱的葉片,還有粉嫩粉嫩的花朵,完全與兩人之前的想象大相徑庭啊!

    那麼恐怖的震撼聲到底是從哪裡爆發出來的?這麼脆弱的小身板,就算是跺在地面上也……

    清舞剛剛這樣想着,那“脆弱”的小身板便突兀地抖動一下,像蹦跳的小兔子一般猛地在地面上一跺;“砰”地一聲巨響,周圍的地面竟真的隨着這微小的動作顫了一顫!

    天啊!還真是這傢伙搞出來的!

    清舞暗暗地抹了一把冷汗:還真是花不可貌相啊……這就叫做濃縮的精華吧……

    眼中漸漸地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看起來,這也不是個好相與的主。

    “小毒,你知道那是什麼種族的嗎?”清舞從未在任何書籍中見過這樣的植族,想來一定是迷淵森林深處不爲人知的種族吧。

    沒想到,小毒竟也不太確定對方是何種族:“我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了花王級別的氣息,可是卻不知道她究竟是什麼花王;況且,達到花王級別的植族都不會是這種形態的,實在是好奇怪啊……” Www _т tκa n _CO

    聽了小毒的說法,清舞心中更是忐忑:莫非是變異花王?

    “我感覺到她的氣息在九階中品,儘量智取爲上。”凌夕的話倒是給清舞提了個醒:是啊,不一定要打架來解決問題的!

    可是清舞想要和平解決,那小身板的花王可就不這麼想了,她抖了抖身子,憤恨不已地瞪着兩人:他們竟然敢搶奪她的事物?!

    雖然他們看不到花王的眼睛所在,也接收不到她憤怒的目光,但是她那渾身上下散發而出的怨憤之氣卻實在是讓人難以忽視……

    就在雙方對峙的緊張氣氛中,清舞心頭募地一跳,突兀地感覺到一股極度危險的危機從她腳下的地面傳了上來!

    殺手出身鍛煉出的危機第六感令她瞬間察覺到了這致命的危機,急忙縱身一躍拉着清溪跳到一邊,與此同時,凌夕焦急的喊聲也傳了出來:“小心腳下!”

    兩人驚魂未定地回身一望,猛然發覺方纔自己所站的地面上,竟是鑽出了一條粗壯健碩的花莖,猶如狂風掃落葉一般氣勢洶洶地朝着兩人揮舞過來!

    兩人定了定神,面沉如水,各自朝不同方向連退數步;與此同時,心意微動,迅速地喚出了各自的契約夥伴。

    小毒龐大的身軀驟然出現在花王面前,毫不畏懼對方強悍的氣勢,藤蔓一擺,直直地迎上了花王的粗壯花莖,“砰”地一聲巨響,便來了個互不相讓的激烈碰撞!

    強悍的氣勢震得周圍的空氣一陣猛烈的波動,就連激盪而出的層層餘波都令一旁的清舞與清溪兩人心中一顫。

    “小毒,試着與她交談下,告訴她我們沒有惡意!”清舞還是想和平解決問題,畢竟此事他們也有些不對的地方。

    小毒應了一聲,隨後一邊抵擋着花王的強勢攻擊,一邊試圖向她說明情況;誰知,花王的攻擊不但沒有停止,反而愈發猛烈起來,看得清舞大皺眉頭。

    “主人,她說我們搶了她的食物,所以要吃了我們來填飽肚子!”小毒憤憤不平地向清舞傳音道。

    什麼?竟然要吃了他們?!

    沒想到這小花王,身板挺小,胃口倒是不小!

    既然如此,那也用不着與她和平商談了,還是以暴力來解決問題吧!清舞這樣想着,也不再留手,一股腦兒地喚出了刺藤、風暴飛鷹與虎頭黑雕,而清溪看到自家堂姐這霸道的架勢,也不再客氣,立刻指揮着戰鬥樹人猛攻而上,與小毒一同將花王的猛烈攻勢一次次地擋下。

    清舞的夥伴們一出,花王頓時嚇得渾身一抖:這個人類要不要這麼兇殘啊!竟然這麼多強悍的幫手!

    以一敵五對於這可憐的花王來說實在是太難爲她了,不說其他,就僅僅是他們的高大身影都能把自己給淹沒了!

    看着他們一個比一個威武的身影,花王頓時深深地憂傷了:該死的,爲什麼別的植族一變異都是變得高大威猛,偏偏她卻變成了這麼一副可憐巴巴的鬼樣子!

    這樣想着,花王頓時覺得悲從中來,莫大的悲傷席捲而至,她“刷”地一下收回了所有正在張牙舞爪的花莖,簌簌地躲到了一邊……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令清舞大爲光火:怎麼,剛纔還叫囂着要吃掉我們,現在見寡不敵衆,就裝起可憐來了?

    爲了防止這花王是在耍詐,清舞並沒有收回自己的夥伴,而是讓他們包圍了花王,然後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這一看之下,頓時驚得呆了。

    只見那瑟瑟發抖的花朵之上,中央的花蕊正源源不斷地流出某種可疑的綠色液體,頗爲怪異;她一開始還以爲那是什麼毒液之類的東西,可是當那些液體滴落地面毫無變化之後,清舞便忽然有了種詭異的第六感:莫非這是傳說中的……

    “主人,她好像在哭……”小毒弱弱地傳音道。

    天啊,還真的是!

    清舞滿頭黑線地看着眼前這一幕,頓時哭笑不得:爲什麼看現在這架勢,就好像是一大堆彪形大漢在欺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一般?

    或者她應該感到榮幸,自己竟然如此牛叉閃閃地嚇哭了堂堂的花王大人?

    就在清舞呆愣的功夫,花王看到與自己個頭差不太多的清舞一臉“鄙視”地看着自己,愈發地悲傷起來;伴隨着她情緒越來越激動,淡綠色的液體也越流越歡,漸漸地,竟然打溼了周圍的一大片地面,還有持續不斷地向清舞他們的位置蔓延的趨勢……

    咳咳,雖然這樣想很不禮貌,可是她的“眼淚”實在是太噁心了有木有!

    可是,清舞眉頭緊蹙,一臉嫌棄的模樣無疑是在火上澆油,某花王的淚水瞬間決堤,猶如突然爆發的山洪,猛地逸散開來!

    “OMG!要不要這麼誇張!”清舞頓時大驚失色:這怎麼突然變成洪水大爆發了?難道說,這纔是花王的終極殺招?

    清溪一臉無奈地收回了樹人,朝着清舞擺了擺手:“堂姐,我們還是走吧!”

    清舞也深表贊同,趕緊收了夥伴們回去,與清溪一同瞬步連閃,風馳電掣一般地離開了這裡;他們可不想被這山洪一般的眼淚給淹死!

    狂奔了許久,兩人這才停下了腳步,不由自主地對視一眼,頓覺一陣好笑:明明應該是一場大戰,竟然莫名其妙地演變成了現在這樣,真是怎一個囧字了得!

    “唉,清溪,你說咱們搜刮得是不是嚴重了一點?這樣貌似不太好啊!”清舞忽然想起了方纔那一幕,覺得那花王也蠻可憐的,估計是因爲要餓肚子而難過得哭了吧,這麼想想,他們好像還真是有些罔顧植族們的感受了……

    “堂姐,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咱們一路上採集得是有點多了;現在我們也收集了不少藥草了,要不然就這樣吧!”清溪也這般說道。

    兩人達成了共識,便也不再四處收集藥草,只是偶爾見到幾株難得一見的品種,才摘取其中一株仔細收好。

    “清舞,快要到達萬毒花王的地盤了,你們要多加小心。”凌夕輕聲說道,隨後還是有些不放心,又細細地叮囑道:“我記得她的轄地外圍居住的是一大片含有劇毒的各類植族,不過他們應該不會無故發動攻擊;萬一有危險,一定要記得呼喚我。”

    聽到凌夕這番凝重的話語,清舞也立刻提高了警惕:如果是明面上的攻擊,只需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可是這些無影無蹤的毒素,卻是令人防不勝防。

    於是乎,清舞決定原地休整一天一夜再行前進,連日來的行進兩人也多少有些疲乏,馬上又要集中全部精力準備應對劇毒植族的挑戰,此時也需要養精蓄銳一番。

    “凌夕,你當時是爲何要來迷淵森林呢?”他應該是與主人一同來的吧,莫非也是爲了契約夥伴?話說她還不知道他的前主人是什麼系的召喚師呢,應該不會和她一樣,也是全系的吧?

    清舞忽然發覺自己對凌夕與他前主的事情相當好奇,與凌夕相識的時間越久,她便越想知道一切有關他的事情;而且更加奇怪的是,她好像下意識地不希望他與自己的前主有很深的羈絆似的,每每看到他追憶思念的神情,心裡面竟然有些莫名的奇異感覺,這又是怎麼回事?

    “當時麼?是爲了給主人的一個夥伴解毒,來找當時的那位萬毒花王。”凌夕這樣說着。

    “當時的萬毒花王……植族的王者也是靠血脈傳承嗎?”可是他們哪裡有血液這一說啊……

    “也差不多是這個意思,每一任的王者都會結出一顆種子,作爲下一任的繼承者,待其晉入聖級之後,就將正式成爲本族之中的王者。”凌夕耐心地爲她講解道。

    清舞眼珠一轉,好奇地問道:“你知道得這麼清楚,是不是她也有植族的夥伴?而且還是王者?”

    凌夕似乎猜到了她真正想問的,輕笑一聲答道:“她是三系的召喚師,植系,海系與獸系。你還有什麼想問的,都可以儘管問我。”

    他這麼一說,清舞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好像她是在一個勁地窺探別人的隱私一般。

    “是了,那個結界,能多告訴我一些有關那個結界的事情嗎?”清舞現在儼然變成了好奇寶寶,不斷地提出各種各樣的問題。

    說起這個,凌夕卻是有些不確定起來:“我只能確定的是,那個結界一定是需要聖級以上的實力才能解開,可是解除的方法,又似乎並不完全依靠實力。”說到這裡,他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有些急切地開口:“清舞,你這一次一定要契約一個聖級的植族夥伴,或者至少也要結交一個聖級的植族朋友……我想會對破除結界有很大幫助的。”

    “嗯?怎麼說?”清舞好像猜到了些什麼,可是又不敢確定。

    “我想,破除結界需要的,極有可能是五系的力量……”凌夕說到這裡便停了下來,好像還想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沒有開口。

    五系的力量?其實她倒是覺得拐到一個聖級的植族夥伴並不困難,真正困難的是尋到擁有聖級力量的機械獸啊!聖級的機械獸,必然需要聖級的內晶,這談何容易?更何況,就算是有聖級的內晶,她又要去哪裡去尋找能夠製作出聖級機械獸的機械師?

    想着想着,好像麻煩的事情越來越多了;不過這都不是自己現在所要思索的,爲未知的事情而憂心忡忡可不是清舞的習慣,說不定等她回去之後,就立刻會有聖級的機械獸從天而降呢!

    休息過後,姐弟倆又再度出發;不過走着走着,果然如凌夕所說,周圍的環境開始產生了令人不適的變化:周圍的空氣漸漸變得壓抑起來,溫度也在逐漸下降,連呼吸都並不那麼順暢了;而原本縈繞在兩人周圍的迷霧,倒是漸漸消散了一些,可是那白茫茫的霧氣,卻莫名地染上了一層晦暗幽深的色彩,令人不寒而慄。

    兩人深深地呼了口氣,隨即放慢腳步,愈發小心翼翼地步步前行;周圍寂靜得可怕,慢慢地,連空氣的流動都在凝固一般,完全聽不到周圍草木的沙沙聲,放眼望去盡是灰濛濛的一片,只能感受到自己的腳步落在地面上的聲音……

    就在這極致的靜默之中,募地,傳來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由遠及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