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4章 碧心甦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4章 碧心甦醒字體大小: A+
     

    不不不,一定是自己的腦洞又開大了,吻一下眼睛而已,人家也說了自己的眼睛很吸引人嘛,一定是這樣的……再說了,親吻是一種國際禮儀嘛……拜託!你已經穿越了這裡哪有什麼國際啊!

    呼……淡定……沒什麼大不了的,本小姐可是史無前例牛叉閃閃的全系召喚師,這是小事,小事……

    話說,剛剛他碰到自己眼睛的感覺,好奇怪哦,好像一根小羽毛刷過自己的眼眸,癢癢的;又好像一陣和煦的微風在自己的眸上一觸即過,溫暖而柔和……

    清舞一個激靈反應過來:天啊,她竟然在回味凌夕方纔的吻?好像,還蠻不錯的?

    清舞的小臉爆紅,還有頭頂冒煙變成蒸汽機的趨勢;一旁的凌夕看到她如此可愛的反應,禁不住“撲哧”一笑。

    突然響起的清朗笑聲總算是把清舞從死衚衕之中拉了出來,可是立刻又鑽起了另一個牛角尖:他絕對是在笑話我吧!絕對是吧!

    不滿地鼓起了包子臉,某女弱弱地蹲角落畫圈圈去了:一個兩個的都是這樣,總是來笑話人家,人家真的有那麼搞笑嘛……

    “清舞,你在做什麼?”看到某女古怪的動作,凌夕愈發覺得好笑,強忍住笑意好奇地問道。

    “我研究土壤結構!”某女沒好氣地回答道。

    “呵呵……”又一個沒忍住,凌夕再度輕笑出聲:她怎麼可以這麼有趣呢?

    某女“蹭”地一下躍身而起,小宇宙瞬間爆發:“不許笑我!”隨即張牙舞爪地朝着凌夕撲上前去,小手一伸便要去捂住他的嘴;可是好巧不巧地,凌夕見她氣勢洶洶的樣子下意識地往側邊躲了一下,清舞沒有抓到目標,腳下一個踉蹌……

    凌夕見狀,心下一驚,趕忙大手一撈,將她的小手緊緊抓住,清舞本來倒也不會摔倒,這下被凌夕一拉卻是失去了平衡,直直地朝他懷裡栽倒過去……

    突如其來的親密接觸令兩人怔愣片刻,直到她嗅到他身上清新淡雅的獨特氣息,他感受到她緊貼在自己胸膛的微熱臉頰;彼此之間的溫度似乎驟然升高了許多。

    兩人同時回過神來,雙雙有些慌亂地退開一步;清舞一臉羞澀地捂着自己滾燙的小臉:天啊,她到底在幹什麼!

    Wшw ⊕тt kдn ⊕co

    凌夕的心臟此時也是狂跳不已:還從未有過一個女子與自己這般地親密接觸,即便是他的前主人也不曾;這種心慌意亂的感覺,就是心動嗎?

    兩人各自沉默了許久,紛亂的思緒令他們不知該說些什麼;最後還是清舞絞盡腦汁地想起了自己之前還在困惑的某問題:“你爲什麼要和我一起去迷淵森林?還有,你要如何與我同去呢?”

    “我曾進入過迷淵森林的深處,可以指引你前進;我想,雖然經過了四百年之久,迷淵森林的植族應該也不會搬家的吧。”凌夕這樣說着,短短的一句話中透着無限的關切。

    清舞倒是沒想到,原來凌夕以前到過迷淵森林的深處;如此一來自然最好,雖然她倒是不怕自己在裡面會因爲迷路而遇到危險,可是能省些力氣不用在裡面繞彎路,當然更好了。

    “我可以分出一縷精神體,寄住在碧玉天心鐲之中,如此一來就可以隨時與你交談,在危機之時也可以通過這縷精神體的聯繫瞬間來到你的身邊。只不過,這縷精神體的存在時間有限,大約只有一個月左右,所以到時候走出迷淵森林,就要靠你自己記住路途了。”凌夕又這樣補充道。

    原來還可以這樣的?精神體,那又是什麼樣的存在?

    “精神體的存在並不是我所獨有的,等到不久的將來,你也能夠有此能力。”凌夕似乎看懂了她的困惑,高深莫測道。

    他這麼一說清舞算是明白了,原來這也是他實力的一部分啊;話說回來,凌夕真正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呢?貌似傾煌現在也做不到分出精神體這種事情吧?

    “還記得之前我跟你說過,遇到危險之時就呼喚我的名字嗎?”凌夕忽然定定地凝視着清舞手腕上的鐲子,眼眸之中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一抹追憶。

    清舞微愣了一瞬,輕輕地點了點頭:她還不知道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碧玉天心鐲之中存留着我的一滴血液,也正因如此,初見之時,你一進入結界之中,我便知道,我等待的人終於來了。這滴血液與我的精神體有着相似的作用,只不過,沒有辦法與你交談罷了。”凌夕這樣說着,忽然輕輕地閉上了眼,以自己的心神呼喚與碧玉天心鐲之中那滴血液的聯繫;只見,清舞手腕上的鐲子募地一陣輕顫,竟是放射出了與初見凌夕之時相同的碧綠色之光,分外迷人。

    誰知,也正在此時,清舞竟然感受到了靈魂之中那一抹久違的感應:碧心,碧心有迴應了!

    “唔……主人,碧心好像睡了很久……”軟軟糯糯的童音帶着剛剛睡醒的迷茫,清舞終於再度聽到了碧心那可愛的聲音。

    “碧心!你總算醒了!”清舞激動萬分,雖然通過碧玉天心鐲的契約知道她一直都在,可是從來得不到迴應的感覺也讓她分外憂慮。

    “碧心?”凌夕看到清舞一臉激動地對着鐲子大喊,自然猜到了些什麼;看起來,是碧玉天心鐲的器靈甦醒了;碧心,是她的新名字嗎?

    碧心還有些不清醒地嘟囔着:“碧心想幫助主人變得更厲害,就自己修煉去了,沒想到一下子就是這麼長的時間……對啦,主人你等等!”說完這話,碧心便霎時失去了聲響。

    清舞正在納悶這小傢伙要幹什麼,下一刻,便覺手鐲之上募地一陣灼熱傳來,緊接着一道碧綠色的光芒自碧玉天心鐲之中飛射而出,落到了清舞面前的地面上;那一團碧綠色光團越變越大,光芒漸漸散去,竟然出現了一個年約七八歲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那小女孩膚白嬌嫩,長得水靈靈的分外討喜,身穿一件碧綠色小花裙,襯托得她整個小人兒透露出一股仙靈之氣,活脫脫一個靈氣逼人的小仙童一般。

    她看了看自己現在的模樣,興奮地拍了拍手,隨即睜着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看向了呆愣中的清舞,小手臂一張,衝着清舞的懷抱便撲了上去:“主人!”

    這熟悉的喊聲令清舞瞬間回神:原來這就是碧心化成人的樣子!天啊,簡直萌的一臉血啊!

    清舞趕緊張開雙臂把碧心摟在了懷裡,果斷伸出了邪惡之爪,猛地一把掐住了碧心粉嫩嫩的小臉蛋:好滑膩的手感啊!太舒服了有木有!

    碧心萬萬想不到,自己的自投羅網簡直就是她噩夢的開始,接下來清舞開始了對她的嬌嫩小臉蛋全方位的“蹂躪”,一邊大肆調戲還一邊沉醉地大喊着:“手感太好了!”

    一想到自己今後隨時可以摸到這麼一個萌屬性爆滿的小蘿莉,清舞簡直幸福得快要飛上天了;相比之下,碧心此刻簡直後悔得腸子都快青了:天啊,她怎麼忘了她這個無良的主人是個辣手摧花的主,可憐她這麼一朵嬌豔欲滴剛剛開放的花朵啊,就這麼被自家主人給摧殘了……她不該跑出來炫耀的,太不該了!

    “嗚嗚……主人……好疼,不要嘛……”可憐的小女孩啜泣着說道。

    “姐姐我很溫柔的,別躲嘛……”某大灰狼陰陰的聲音。

    一旁圍觀許久的凌夕頓時滿頭黑線:他怎麼覺得這個對話如此詭異?

    “咳咳,清舞啊……”凌夕終於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承認,他被某女邪惡的表情深深地嚇到了……

    清舞這才反應過來:天啊,她剛纔的舉動會不會很嚇人?趕緊弱弱地將碧心放出了自己的魔爪,隨即眸光一亮:“凌夕,這是碧玉天心鐲的器靈啊,你們應該認識吧?”

    凌夕卻是有些落寞地扯出了一個勉強的笑:“不,她應該不認識我;她的記憶大約是被抹去了。”

    從方纔碧心一系列的舉動,凌夕便已經察覺,她的記憶一定是被他的主人抹去了;因爲他知道,舊日的那個器靈,不會是這樣的性格。

    果然,碧心困惑地回過頭來,看着凌夕的眼神之中,並沒有絲毫的波動,完全就是在看一個陌生人:“這位叔叔是誰呀?”

    叔叔……

    一向淡然自若的凌夕頓覺一道天雷劈下,忍不住晃了晃身子:碧玉天心鐲的器靈可是比他還大啊,現在她竟然叫他叔叔?

    清舞也是滿頭黑線地抹了把冷汗:果然是沒什麼記憶了,呵呵……

    望了望碧心,隨即向凌夕投去了疑問的目光:要不要告訴她試試?

    凌夕讀懂了她的詢問,卻是微微地搖了搖頭:這是她的決定,要讓這一切重新開始。

    經過碧心的解釋,清舞瞭解到,原來這段時間碧心一直在沉睡修煉之中凝鍊自己的身體,之前的她雖然神智皆全,卻沒有真正的身軀,只能算是一個虛無的存在,而現在,她也可以從碧玉天心鐲之中出來,獨自修煉了。

    不過,碧心還是更喜歡待在鐲子之中,一是長久以來的習慣與適於修煉的環境,二嘛,自然是要躲避某女的邪惡摧殘……

    碧心再度回到鐲子中之前,還告訴清舞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待清舞晉升聖級之時,便可以使用碧玉天心鐲的第一種技能了;這可是個極好的消息,神器的技能想來一定相當逆天,絕對可以作爲她的又一個底牌,這對於迫切需要實力的清舞來說,實在是大好消息。

    “清舞,待你出發之際,再來找我吧。”凌夕知道她在臨行之前還有很多事情要準備,便早早地送了她回去。

    清舞剛一回到南宮家,便遇到了風風火火準備離開的柳涯;莫非……

    還不等她開口詢問,柳涯便語氣堅決道:“清舞,我要去尋找你母親的下落!”

    果然是這樣啊;方纔清舞就有這種預感了,憑藉着柳涯對母親十餘年如一日的一往情深,聽到這樣的消息,即便是再渺小的希望也一定會義無反顧地前去尋個究竟吧。

    並不是她不急着找到自己的父母,事實上,當時聽到李立的說法之後,她也瞬間萌生了前去一探究竟的衝動;然而,且不論李立所說是真是假,他所見場景已經過了兩個月之久,那裡尚存線索的可能性實在是非常之小。

    不過,她也已經決定,在迷淵森林深處達到了自己的目的之後,便會往迷淵森林與天斷山脈交界之處探尋,冥冥之中,她也懷揣着那麼一絲可能的希望。

    “柳涯老師,萬事小心!”清舞只是微笑着點了點頭,再沒有多說其他。

    不過,柳涯老師這一走,倒是給她留下個難題:她到底要怎麼處置南宮厲與李立呢?放掉他們是絕對不可以的,可是一直就這樣困着他們,似乎也不是辦法啊。

    “爺爺,你好些了嗎?”清舞來到南宮天華的臥房,心疼地看着爺爺虛弱的樣子,心中有些內疚自責:若是她再強大一些,若是她擁有足夠的保護家人的能力,爺爺就不會受傷了……

    “小舞,我沒事,幸好你及時趕到啊!”南宮天華看出了清舞的落寞,緊緊地握住了她的小手。

    清舞感受着爺爺佈滿皺紋的雙手,忽然愈發地擔憂起來:爺爺沒有達到聖級,壽命便只有百年,再加上他還身有舊疾,情況不容樂觀啊。看起來,自己此去迷淵森林的任務非常艱鉅,她不僅要找到治癒系的植族,還要找到其中最強悍的那一種,這樣,也許爺爺的舊疾,還有希望。

    想起之前與落臨天商談之事,清舞覺得還是需要告訴爺爺;她將落月國皇帝的齷齪心思告訴了南宮天華,同時,也將自己的打算告訴了他。

    “這個落凌傲簡直是癡心妄想!都一把年紀的人了,竟然還想當我的孫女婿?他願意當我還不願意呢!”南宮天華氣急敗壞地吼着,忽然又想到了什麼,猛地瞪大了眼珠子:“小舞,你說你要在一年之內晉升聖級?!那你……你現在是……”

    清舞撓了撓頭,有點不好意思地回答道:“我現在是八階高品,而且已經達到巔峰了。”說完,還小心翼翼地瞅着他,希望自家爺爺不要被她嚇壞。

    八階高品?他不是出現了幻聽吧?

    艱難地吞了吞口水,南宮天華越來越覺得自己的心臟不夠用了:他這個孫女,是不是真的準備把他嚇出心臟病啊!

    “爺爺,其實我的晉升速度也還好啦,主要還是因爲與傾煌和鳳軒締結了契約,所以纔在短時間內達到了如今的水平。”生怕自己的爺爺被嚇得暈倒,清舞趕緊解釋起來。

    說起傾煌,南宮天華頓時生氣起來:“你這丫頭,成爲了召喚師不告訴爺爺,契約了聖級的召喚獸也不告訴爺爺……等等,這麼說,你是三系的召喚師?”南宮天華忽然又發現了一個一直被他忽略掉的事實。

    “額……哦……”清舞含糊地答道;自己現在只與三系的種族訂立了契約,說是三系召喚師也沒錯啦。

    “還有,那位傾煌大人,到底是狐族中的哪一種族?怎麼與雲狐如此相像,害的老頭子我大大失禮了啊!”想到這裡南宮天華就覺得忐忑萬分,他可是不止一次地對清舞的這隻“雲狐”表達了輕視的意思啊!這位聖級強者大人會不會生氣啊!

    “那個……就是……”清舞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在接受審問一般,爺爺的問題她實在沒辦法盡數回答啊!

    南宮天華看出了清舞的爲難,深知自己這乖孫女早已經有了許多自己的秘密,便也不再追問下去:“小舞,爺爺不問啦,只是你要記住,無論你飛得多遠,這裡永遠是你最堅實的後盾和最溫暖的家!”

    “爺爺……”南宮天華動情的話語令清舞的心中盪漾起滿滿的溫暖。

    陪伴爺爺直到晚上,清舞才離開了他的房間;在未來的一年之中,她大概都不會回來看望爺爺,所以只能在這幾日,儘可能地多陪陪他。

    第二日下午,清溪他們四個也風塵僕僕地趕了回來,瞭解到事情的來龍去脈,都是一陣唏噓關切。

    清溪的臉色難看不已,卻一句話也沒有說,也沒有提出要去見見自己的父親;現在在他的心裡,自己只有母親。

    清溪雖未開口,清舞卻也知道,無論如何,最難以割捨的都是那一份血脈親情,所以,她想到了另一種方式來懲罰南宮厲。

    藉助鳳軒的涅槃火之力,清舞直接廢掉了南宮厲與李立的一身修爲,而他們的召喚獸,也因爲主人沒有了能夠維持契約的召喚力,而被消去了契約。李立雖然只是個幫兇,但是他那副醜惡的嘴臉實在是令清舞厭惡不已,所以順便就當是爲民除害了。

    清舞讓傾煌設下了禁制,從今以後南宮厲再也無法踏出他自己的小院一步;而她對南宮厲的懲罰,就是要讓他親眼看着自己從來不曾關注過的小兒子,南宮清溪,成爲整個大陸之上傲視一方的存在。她要讓他,爲自己的有眼無珠,而追悔莫及。

    緊接着,清舞便陷入了究竟是否要讓清溪幾人隨她一同進入迷淵森林深處的糾結之中;畢竟他們的實力尚還不足,在最少需要聖級實力才能自保的迷淵森林深處,她真的不敢完全地保證,自己能夠護他們周全。

    不過,清舞糾結的這個問題,在某個人的到來之下,得到了解決。

    ------題外話------

    又快進入下一段的旅程鳥\(≧▽≦)/



    上一頁 ←    → 下一頁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