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3章 我,認定了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3章 我,認定了你字體大小: A+
     

    他說……什麼?

    清舞覺得自己的大腦“嗡”地一聲,屬於原本的南宮清舞那些兒時的美好記憶鋪天蓋地而來,父母的笑顏與呵護,一家人的溫馨幸福,猶如電影一般在腦海中浮現出來;她的眼眶竟然不由自主地溼潤起來:真的嗎,他說的是真的嗎?

    “李立已經被你制服了?”柳涯此時漸漸地恢復了平靜,可是依舊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冷靜下來之後,他忽然覺得自己需要好好地調查一番,那人的話究竟是真是假。

    清舞愣了一瞬,強壓住內心狂涌而出的激動;深深地呼了口氣,對柳涯點了點頭:“老師您先去後廳等候,我去把他帶過來。”

    清舞將李立帶到後廳,兩人剛一見面,氣氛便緊張起來。李立看到柳涯完好無損地站在這裡,面色有些難看:“想不到你這麼快就從那個迷陣裡出來了。”

    柳涯不屑地冷哼一聲:“底牌並不是你一個人纔有的。”

    他踏前幾步,死死地盯着李立,目光中滿是審視:“告訴我,你在哪裡見到了她?”

    李立眼珠一轉,嗤笑一聲:“我爲什麼要告訴你?除非你們答應我,我說完之後就放我離開,或許我還可以考慮一下。”

    清舞看到他那邪佞的嘴臉就覺得噁心,此時自然是沒什麼好脾氣:“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講條件?”

    話音落下,她的腳下募地升起了金黃色的召喚法陣,鳳軒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小舞子,叫我啥事?”慵懶的語聲中還帶着未睡醒的濃濃鼻音,煞是可愛。

    “當然是好玩的事了,這傢伙交給你,想怎麼玩都行。”清舞一臉嫌棄地瞥了李立一眼;後者聽到她這突如其來的宣判,頓時臉色大變。

    一聽有好玩的事,鳳軒的大眼睛立刻恢復了清明,滿臉興奮地拍手道:“太好了,剛纔完全沒玩過癮的說!”說罷,清秀的小臉上立刻掛滿了天真無邪的笑容,隨意地甩了甩小拳頭,喃喃自語道:“好久沒玩沙包了,先拿這傢伙練練拳吧!”

    “別!”李立急聲大呼;對這小傢伙的拳頭他可是深有體會,那看似柔弱的拳頭簡直蘊含着雷霆萬鈞之力,他的五臟六腑到現在還隱隱作痛呢!

    “現在想告訴我們了?”清舞眯起眼睛勾了勾脣,只是那甜美的笑容在李立看來,完全就是惡魔的微笑。

    看到清舞那陰謀得逞的笑意,柳涯不由自主地怔了怔:真是想不到,南宮齊此人正直醇厚,而卓心靈也是溫婉賢淑,他們的女兒竟然如此活潑開朗,靈動狡黠;真不知道這小丫頭這麼多心眼都是從哪裡來的。

    李立把頭點得小雞啄米一般,生怕清舞反悔又不想聽他說了,趕緊開口說道:“兩個月以前,我在天斷山脈與迷淵森林的交界地帶遊歷,偶然之間見到了卓心靈出現在那附近,靠近迷淵森林那一帶,雖然有迷霧阻隔看的並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敢肯定,那就是她!”

    聽了李立的說法,清舞不禁皺起了眉頭:“你自己也說有迷霧阻隔,那又如何能夠肯定沒有看錯?”

    李立見她表示懷疑,頓時急了:“我用自己的性命擔保,肯定沒錯!柳涯你也知道,卓心靈的氣質豈是一般人物能夠比擬得了的?但看那種獨一無二的氣質,就絕對能夠斷定!”

    “老師你們認識?”清舞越聽越好奇:聽李立的說法,不僅他認識自己的母親,連柳涯老師也認識她?可是他之前爲什麼不告訴自己呢?

    還不得柳涯回答,李立又急着插話道:“那當然了!柳涯雖然不認識我,但是我哪裡會不認得當年華耀學院的風雲人物?”

    什麼?!他究竟是什麼意思?

    清舞將疑問的目光投向了柳涯:是時候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自己了吧?

    柳涯抿了抿脣,隨即目光一正,似乎終於做出了什麼重要的決定:“清舞,我們找個地方,我告訴你。”

    清舞點了點頭,又一臉嫌惡地瞥了眼李立,朝着鳳軒揚了揚眉:“交給你了,別整得太過了就行。”她可沒打算就這麼放過這個傢伙,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之中那滿滿的邪佞之色令自己幾欲作嘔,不好好地教訓一下怎麼可以?

    鳳軒本來還以爲沒得玩了,現在一聽,頓時心花怒放:“知道啦!”

    “你言而無信!”李立又驚又怒,指着清舞破口大罵。

    清舞轉過頭來,面無表情地看着他,眸光之中盡是凜冽寒意:“你若還想要那根手指,就把它給我收回去!”

    少女冰冷的語氣令李立不由得渾身一顫:她真的只是個十七歲的少女嗎?爲何氣勢如此恐怖?

    清舞與柳涯尋了個偏僻的房間坐下,便開始了往事的追憶。

    原來,柳涯與她的母親卓心靈當年同時就讀於華耀學院,實力出衆的兩人在學院之中一直是備受矚目的焦點。清舞的母親溫柔淑雅,追求者無數,而柳涯算是其中頗爲優秀的一人。

    只是卓心靈對於柳涯只有朋友之情,並無男女之愛,兩人便一直保持着朋友的關係;直到後來,南宮齊遊歷大陸,來到文華國都城,與卓心靈一見傾心,兩人迅速地相知相愛;柳涯也深深地佩服南宮齊的爲人,只能是默默地祝福他們。

    後來,南宮齊與卓心靈大婚,生下了清舞;五年後,風臨國與文華國爆發大戰,卓心靈追隨丈夫通往征戰,卻不幸雙雙隕落。柳涯聽說此事,頓遭晴天霹靂,從此遊歷大陸多年,在終於接受了這個事實之後,來到了風臨國,任教於風雲學院,開始默默地守護着南宮齊與卓心靈的女兒,南宮清舞。

    此時此刻,柳涯看着她的眼眸之中,充滿了愧疚:“對不起,清舞,我沒有保護好你;上次你差點溺水,我竟然不知道……”

    他說的是半年前自己穿越而來的那次契機吧?自己還要感謝那次事故呢,如若不然,她又怎能在這個充滿了神奇色彩的大陸活出新的精彩?

    嘴角勾勒出一抹淺淺的笑意,她輕輕地握住柳涯有些輕顫的大手:“柳涯老師,我要感謝你纔是。”

    清舞這一抹溫柔純潔的微笑像極了自己的母親,柳涯一時間竟看得愣住,差點陷入了無盡的思戀之中。

    只是他知道,清舞與她的母親還是有很大的不同的;以前他倒並不瞭解這個少女,只是聽傳聞說她似乎是個怯懦的女孩。可是自從清舞進入風雲學院,他看到她的聰明活潑、自信果敢,才發覺那些傳聞實在是錯的離譜。不過,清舞以前沒有任何天賦之事他還是知曉的,對於她突然之間的天賦覺醒,柳涯還是十分好奇。

    “老師,您覺得李立的話可信嗎?”雖然很希望他說的是真的,清舞還是對他的話表示懷疑。

    柳涯也不太確定地蹙起了眉:“僅憑他的一念之詞,很難下定論;不過,我想他倒是沒必要用這種消息來誆騙我們。”

    清舞想想也是,若是說一開始李立只是爲了騙走柳涯而撒了個謊,方纔大可不必說得信誓旦旦;因爲這件事情對於他來說並不算是一個籌碼,也沒辦法藉此來換取什麼。

    本着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想法,李立所說的那個地方,是非去不可了。不過,天斷山脈與迷淵森林交界之處應該沒什麼可遊歷的吧,李立去那個地方做什麼?

    “小舞子,我發現了他的大秘密!”正在這時,鳳軒有些洋洋得意的聲音傳了過來。

    “嗯?他說什麼了?”清舞頓時來了興趣:果然有古怪啊!

    “我問他那什麼交界的地方是不是有好玩的東西,他總是含含糊糊地不肯回答,我叫他陪我玩了好久,他最後告訴我說有什麼遠古的什麼好東西,埋了好幾百年了,他想去找但是沒找到!”鳳軒的語氣滿是自豪:這可是被他挖出來的大秘密!

    遠古的寶藏麼?這可是個意外收穫啊!

    可是李立此人又是從哪裡得來的消息?看起來這處神秘寶藏應該是不爲人知的,他是如何知曉的呢?

    等等,幾百年?

    她忽然想起了許久未見的凌夕:他也許知道些什麼!

    跟柳涯說了一下鳳軒的發現,清舞讓柳涯老師先去繼續審問一下李立,看能否從他口中知曉更多的事情;她則準備立刻前去凌夕那裡,問問情況。

    說不定她的母親出現在那裡也不是偶然呢?說不定那個遠古的什麼東西與她的母親也有關呢?

    雖然這些猜測有些毫無根據,可是一貫相信自己第六感的清舞還是想要第一時間問個清楚。

    想到馬上就要見到那個俊雅出塵如謫仙一般的男子,清舞的心情便不由自主地複雜起來:對於等待自己等待了四百年的他,對於與自己手上的碧玉天心鐲有着千絲萬縷聯繫的他,自己總是不知該用何種情緒來面對他。

    上次過來時華希老師便將開啓法陣的方法告訴了自己,清舞這才知曉,原來開啓法陣進入結界並不需要聖級的力量,而是特定的念力,與呼喚自己的召喚獸差不多。

    清舞剛一進入結界之中,凌夕便察覺到了她的到來,心中不由自主地盪漾起一抹喜意。

    “清舞,比賽結束了?”凌夕看着清舞有些急切的樣子,有些納悶她爲何回來得這麼快。

    她搖了搖頭,將南宮家的事情簡單地跟他說了一聲,隨後直接步入正題:“李立說,天斷山脈與迷淵森林的交界處有遠古時期的寶藏,你有沒有聽說過?”

    凌夕深碧色眼眸一閃,微微地點了點頭:“我知道,只不過,那並不是什麼寶藏,而是埋藏着關係到這片大陸之命運的一個秘密。”

    關係到整片大陸?

    事情似乎越來越複雜了,她覺得自己好像正在觸摸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層面,那個層面,也許是連聖級強者都不曾知曉的。

    不過,聽到凌夕這麼說,她倒不準備追問下去了;這一定又是一個自己現在沒有能力接觸的層面,過早的瞭解也許反而會對自己的修煉不利。

    看着清舞有些瞭然的神色,凌夕也暗暗地鬆了口氣:那個秘密對於現在的她來說太過難以置信,雖然隱瞞了她這麼多的事情自己很過意不去,但是爲了清舞着想,還是不要讓她這麼早知曉爲好。

    “是了,還有件事要告訴你,冷若寒吸收完火耀石的能量之後,便自己離開了。”凌夕的聲音有些忐忑:希望她不會因爲這件事情而埋怨自己纔好。

    清舞頓時有些急了:“什麼?他去了哪裡?”

    凌夕看到她焦急的樣子更是心虛起來,看着她的眼神中竟然帶上了一絲委屈:“不知道,只是在他醒來之後,我跟他說了些事情,然後他便要求自己離開了。”

    額?這又是怎麼了?難道凌夕說了什麼刺激到若寒了?可是凌夕又不毒舌,怎麼會刺激到他呢?

    凌夕也沒打算瞞着清舞,畢竟自己所說,也與她有關:“我只是告訴他,以他自己現在的實力,無法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更無法守護你;凌夕暗暗地在心中補充道。

    他說這話並沒有打擊冷若寒的意思,只是,他早看出了冷若寒對清舞的心思,可是以他現在的實力,待在清舞的身邊不僅不能夠守護她,反而有可能成爲她的軟肋;所以爲了清舞着想,冷若寒也必須儘快提升自己。

    清舞還是聽得滿頭霧水:凌夕怎麼知道冷若寒想做些什麼?

    “對了,你對他身上的毒有沒有了解?”清舞倒是忘了問問這回事;凌夕見識頗多,說不定就知道些什麼呢?

    凌夕有些歉意地搖了搖頭:“我也看不出他中的是什麼毒。”

    清舞頓時有些喪氣地撇了撇嘴巴:連凌夕都看不出來,她要怎麼辦呢?

    “不過,”凌夕的下一句話又瞬間爲清舞燃起了希望的小火苗:“你可以試試去迷淵森林深處,找到萬毒花王;他也許會知道。”

    迷淵森林的深處麼?這倒是與自己本來的打算不謀而合了;原本她就是想着再去迷淵森林一探來着,以自己目前的實力,進入迷淵森林的深處應該沒什麼大問題,她可是想要得到治癒系的植族想了好久了。

    “你若是要去迷淵森林的深處的話,我也與你同去。”凌夕忽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來,令清舞驚訝地瞪圓了眼睛。

    “你不是不能離開這個結界嗎?”

    凌夕溫柔一笑,又將目光轉移到了她的手腕處:“我現在的確還不能離開這裡,可是,卻可以用另一種方式與你同去。只是可惜,我的實力受到結界限制,所以現在還不能與你契約;否則所有的問題都不存在了。”

    清舞看到了凌夕眼眸之中的絲絲歉意,心中竟是莫名其妙地微顫了一下:他的意思是,在破除了那個封印之後,要與自己契約?

    雖然凌夕與碧玉天心鐲的前主有着深刻的關係,而她自己也特別希望凌夕能夠與自己契約,但是現在這層意思從他的口中表達出來,自己還是覺得紛亂不已。

    一句莫名的問話未及思考便脫口而出:“爲什麼要與我契約?爲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她畢竟與他的前主完全不同,可是他看着她的目光,卻是那般地溫柔;她不希望,他是在透過她去看另一個人,更不希望,他是爲了另一個人而對自己這樣關切。

    看着清舞幾分怔愣幾分迷惘的樣子,凌夕卻是忽然明白了她心中所想,情不自禁地踏前一步,與她的距離愈發靠近;深碧色的眼眸之中,映照着少女有些惆悵的模樣,久久凝視,不想移開視線。

    “你不是她。”

    輕柔的話語之中,飽含着滿滿的堅定;清舞不由得擡起頭來,與他充滿了柔情的目光久久對視。在他的眼眸之中,她看到了自己,只有自己。

    頓了一頓,凌夕再度輕聲開口,溫潤清朗的語聲久久迴盪在清舞的耳邊:“正因爲你不是她,所以,我一定要與你契約。”

    什麼意思?清舞有些困惑地眨眨眼。

    凌夕的神色忽然認真起來,注視着清舞的目光也越來越複雜:“從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深深地被你的眼睛所吸引。我說過,你擁有一樣最寶貴的東西,那是我的前主人所沒有的,這樣東西就在你的眼中,那是一份桀驁不馴的自信。”

    清舞被他說得有點不好意思,可愛地吐了吐小舌頭;不過,他方纔的意思,難道是說,就因爲她的眼睛吸引了他,所以……

    “從那一刻開始,我已經認定了你。”凌夕覺得自己似乎沒有說清楚,又鄭重其事地補上了一句;說完這句話,他竟情不自禁地微紅了臉頰。

    誰料,凌夕這一語雙關的話又令清舞瞬間風中凌亂:認、認定?這話怎麼聽怎麼像告白啊!不不不,他的意思是認定了她作爲自己的契約夥伴,嗯嗯,一定是這樣……

    清舞正想把自己腦海中亂七八糟的想法拍飛出去,凌夕突然的靠近又讓她的心跳瞬間狂飆。

    他也不知道今天自己這是怎麼了,方纔看到她那怔愣之中帶着絲絲失落的表情,自己就像失去了冷靜一般,滿心的念頭都是想要讓她知道,自己並不是因爲他的前主而對她如此關切。

    雖然現在這樣想似乎有些奇怪,可是就在清舞出現之後,他才終於明白,爲什麼自己的前主人不能達成那個目標,而清舞卻一定可以;儘管他對自己的主人懷有母親般的眷戀,可是卻不得不承認,她實在是過於善良,這種善良真真正正地害了她自己。

    相比之下,眼前的這個少女,自信果決、愛憎分明,處處都透着一股捨我其誰的狂傲;這樣的她,令他不由自主地着迷。

    凌夕看起來溫柔俊雅,似乎平易近人;可若是真正認識他之後,便會察覺,他對任何人都是若即若離,淡淡的笑意之中,隱隱透着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清冷。他是驕傲的,是桀驁不馴的;這樣的他,在見到清舞的第一眼,便從她的眼眸中看到了與自己類似的驕傲,只是,那種驕傲,透着無盡的自信;只一眼,便令自己深陷其中。

    凌海鮫人是一個深情的種族,往往不會輕易動情,可是一旦認定,便是終生;現在的凌夕還不知道這是源自血統之中的註定,他只是知道,他認定了她。

    不由自主地再度靠近,定定地注視着那一雙令自己深深着迷的烏黑眼眸;此時此刻,那雙眼眸正在慌亂無措地回望着自己。

    她清澈透亮的眼眸令他忽然產生了某種奇怪的衝動,身體先於理智做出了反應,遵循着這種奇異的衝動,他驟然靠近,堅定而又小心翼翼地,在她的眼眸之上,落下輕柔的一吻。

    咦?剛纔發生了什麼?爲什麼她覺得自己的眼睛好癢?

    哦,原來是凌夕吻了她的眼睛一下……

    什麼?!

    清舞“刷”地一下一蹦三尺遠:“你你你……”天啊,這是怎麼了,爲什麼她有種不祥的預感,自己似乎、也許、可能又會多了一個需要負責的對象?

    ------題外話------

    太不容易了有木有,小凌子的戲份終於要多起來了!夜夜乃的春天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