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2章 南宮厲的潰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2章 南宮厲的潰敗字體大小: A+
     

    正當清舞與南宮厲等人在前廳外的院子中對峙之時,傾煌早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自偏門溜進了南宮府。

    其實他大可以大搖大擺地直接走進來,不過,自戀的某狐救人還不忘想着耍威風,他可是十分想要看到清舞的爺爺看到他這隻“雲狐”搖身一變成了聖級強者時的表情。傾煌一邊這樣想着一邊暗暗偷笑:他這個喜歡看人變臉的嗜好好像還是跟着清舞學的吧?

    傾煌瞬閃而至,眨眼間便來到了後廳的所在;細細地感應一番,發現那隻召喚獸只不過是血統最爲普通的狂風獵鷹,頓時不屑地哼笑一聲:真是可笑,連這麼一隻小破鳥也敢來這裡耀武揚威?!

    狂風獵鷹化作的黑衣男子一臉不耐煩地半靠在椅子上,完全沒有在意外面究竟在發生些什麼。讓他在這裡看管犯人已經夠委屈他的了,他實在是懶得知道那些人類在討論什麼話題。

    南宮天華與長老看着一旁昏昏欲睡的黑衣男子,面面相覷,憂心不已;萬萬沒想到,南宮厲竟然能夠找來如此厲害的幫手,實在是讓他們措手不及。

    可是此時南宮天花更擔心的是,清舞的召喚獸在這裡,意味着清舞一定已經知道了此事,現在一定是在快馬加鞭地往回趕;可是,他現在無比地希望清舞不要回來,因爲聖級強者,絕不是她能夠應付得了的啊!

    正當南宮天華爲清舞萬分擔憂之際,眼角的餘光卻忽然捕捉到了一個小小的白色身影:小舞的那隻雲狐!

    通體純白、毛色鋥亮的小狐狸睜着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眼含審視地注視着他,好像看懂了他心中的無限焦慮;良久,尖尖的狐狸嘴巴竟然微微一扯,就像是在得意地衝着他笑似的!

    看到這詭異的一幕,南宮天華與長老頓時覺得自己一定是得了妄想症:他們怎麼會覺得這隻狐狸比人類還人類呢?

    可是,小舞的這隻雲狐出現在這裡,那豈不是意味着,她已經回來了?不可能,她可是在落月國呢,回來這裡最快也要一天半的時間;那就是這隻小狐狸一直都在這附近,現在是來救他們的?

    天啊,這隻弱小得可以被那隻聖級猛禽直接秒殺的存在,要怎麼拯救他們?

    看到那傢伙到現在都還沒發現自己的存在,傾煌忍不住不屑地翻了個白眼:簡直弱爆了!

    他眼珠一轉,趕忙繞到南宮天華的背後去解開他的束縛,“順便”發出了點不大不小的響聲。

    黑衣男子耳朵一動,瞬間警惕起來,猛然回頭,正看到剛放開了南宮天華的傾煌一躍而出,定定地注視着他。

    黑衣男子先是心下一驚,又仔細地探查一番,發現只是只毫無用處的小云狐,不禁嗤笑一聲:“呦,哪裡跑來的小傢伙?竟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進來了,蠻厲害的嘛!”

    傾煌心底的不屑愈發強烈了:這樣都發現不了他的氣息,看起來這傢伙是有夠笨的!

    感應了一下,清舞在外面的戰鬥好像也差不多了,那也是時候將她爺爺帶出去了。

    黑衣男子發現了傾煌眼眸中的嘲諷之意,頓感自己的威壓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釁;雖然這只是只最低級的雲狐,但還是直接料理了爲好。

    這樣想着,他隨意地擡了擡手,手中瞬間凝聚出一道小小的風刃,伴隨着他擺手的動作瞬發而出,直射傾煌;眼看着悲劇的一幕就要發生,南宮天華驚呼一聲,上前一步便要爲傾煌抵擋這來勢洶洶的一擊;然而,還不等他撲上前來,眼前驟然亮起的刺眼光芒便令他不由自主地閉了閉眼。

    只見,那隻看起來“柔弱不堪”的小狐狸渾身一抖,渾身上下募地放射出一道炫目的純白色之光,伴隨着這道光芒同時逸散而出的,還有令人心驚的磅礴威壓……

    刺目的光芒漸漸消散,原本小狐狸所處的位置,赫然出現了一位霸氣凜然的妖孽男子,男子身上強悍的氣場正無聲地宣告着他的身份。

    “聖……聖級?!”南宮天華與南宮長老差點當場暈倒:這、這是怎麼一回事?明明是一隻最弱小最不起眼的雲狐,怎麼眨眼間就變成了一個聖級強者?而且這氣息,分明是比看守他們的這名聖級要強上一大截啊!

    “咕咚”一聲,黑衣男子艱難地嚥了口吐沫,臉色驟然慘白,在傾煌強悍得難以匹敵的威壓之下,他覺得自己連動動手指都十分困難:他到底是什麼品階?怎麼氣勢如此恐怖?

    傾煌冷冷地瞥了瞥那隻笨到極點的狂風獵鷹,眸光之中盡是凜冽寒意:竟敢叫本尊小傢伙?簡直是欠虐!

    傾煌只是朝着他斜斜地瞥了一眼,黑衣男子渾身上下便不可抑制地哆嗦起來,連大氣也不敢出一口,似乎隨時都會被傾煌嚇得斷氣;若是眼光真的能夠殺人,只怕現在他已經變成灰了……

    轉過頭來,在南宮天華他們依舊呆滯的目光中,傾煌指尖微動,彈出了一絲細小火苗;那小火苗“嗖”地在他們身邊繞了一圈,便解開了他們的束縛。

    南宮天華與南宮長老強撐着受傷的身體走上前來。朝着傾煌躬身一禮:“多謝大人相救!”猶豫了一瞬,南宮天華還是顫巍巍地問道:“請問您就是之前一直與小舞一起的傾煌大人嗎?”

    事到如今,他還是無法將眼前這個狂傲霸氣的妖孽男子與之前那隻激萌可愛的小狐狸聯繫在一起:他真的不是出現幻覺了麼?

    看到這兩人一副被雷劈到的表情,傾煌就覺得好笑不已,心中暗爽;原來看人變臉真的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情,怪不得清舞總是想要看到所有人臉色大變的樣子呢。

    他淡定自若地點了點頭,隨後又補充了一句:“我是清舞的本命契約者。”

    本、本命契約?!

    清舞竟然有個聖級的本命契約夥伴!

    這兩位可憐老者還沉浸在莫大的震撼中難以回神,那悲催的狂風獵鷹倒是抓住了逃脫的機會;看到他們雙方搭起話來,趁着傾煌回答南宮天華的問題之際,黑衣男子眼珠一轉,“嗖”地一下飛身射出,瞬間消失不見。

    傾煌瞅着黑衣男子逃離的方向,無奈撫額:從沒見過這麼笨的鳥啊!他難道沒感應到鳳軒那小傢伙的存在?這衝出去不是找虐麼?

    “傾煌,搞定了?”這時,清舞輕鬆愉快的聲音傳了出來;聽到她重新變得活潑的聲音,他也終於鬆了口氣,嘴角微勾:“搞定!”

    回過頭來,他對着兩人微一點頭:“清舞在外面等着你們。”話音落下,便搖身一變恢復了小狐狸的模樣,引着他們走到清舞與南宮厲的所在。

    回到南宮厲被清舞用刀架在脖子上的一刻,清舞這句詭異的問話剛剛說完,後廳之中便猛地飛射出一個黑衣人影,那人好不容易站定了身子,臉上猶帶着一絲恐懼;只不過,當他發現了眼前的景象之時,那本就難看的臉色變得愈發扭曲起來,驚疑不定地擡頭望望那與自家主人交戰正酣的金眸美少年,頓時有種想要當場昏厥的衝動。

    鳳軒雖沒有故意釋放威壓,可是無意識間逸散而出的遠古血脈之氣息正是像狂風獵鷹這種普通禽族最最懼怕的,單憑這一點,現在黑衣男子的感覺,簡直還不如方纔面對傾煌的那種感覺。

    源自靈魂深處的臣服與敬畏令他連一絲反抗的念頭都無法升起,更別提在鳳軒的眼皮子底下逃跑了;黑衣男子徹底變成了等待家長訓話的乖寶寶,一動不動地站在了原地。

    狂風獵鷹那深入靈魂的畏懼通過契約分毫不落地傳遞給了李立,他忽然覺得自己的動作變得無力起來,發自心底的恐懼感源源不斷地傳出,令他既納悶又驚慌:這到底是怎麼了?

    鳳軒自然不會放過這個絕好的機會,就在他動作變得遲緩的那一瞬間,腳下驟然發力,欺身而上,勢如雷霆的拳頭對着李立的腹部狠狠擊出!

    李立“嗷”地一聲慘嚎,這一拳簡直打得他五臟六腑都移了位,整個人也猶如一顆隕石一般朝地面墜落下去,“砰”地一聲摔了個結實。

    南宮天華與南宮長老出來之時,看到的正是隕石撞地面的震撼場面……

    不過,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瞪掉了眼珠的南宮天華與長老兩人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驚嚇,竟然連見到了又一個聖級強者的存在,都只是略略地愣了愣,便接受了眼前的事實。

    化作小狐狸的傾煌見到清舞的英姿,趕忙飛身撲了過來,撲到近前,才發現清舞的手正忙着握着匕首,似乎沒辦法很好地接住自己,頓時不滿地撇了撇嘴巴,只能退而求其次,縱身一躍跳上了她的肩膀。

    清舞無奈地抽了抽嘴角:這傢伙怎麼這麼懶?自己站地上不行麼?非要趴在她的肩上?雖然是狐型的他,也是很沉的好不好?

    幸好某狐只顧着一臉愜意地趴在清舞肩上,沒看到她無語的表情,否則又要大大地怨念了。

    南宮厲的腦子有些不夠用了:誰來告訴他,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南宮清舞一出現,所有的事情就脫離了掌控,連他自己也莫名其妙地便被匕首架住了脖子?

    從困惑迷惘,到驚覺震驚,再到駭然恐慌,南宮厲的表情一變再變,終於定格在了絕望與驚恐之上。看着身受重傷的李立,周圍一地痛苦哀嚎的手下,再看看兩手抱胸一臉不屑的鳳軒,眸光凜冽殺氣騰騰的清舞,還有徐徐走近的南宮天華,他終於意識到,自己,還是輸了……一敗塗地……

    “南宮厲,你還有什麼話說?”清舞眯起眼睛,定定地審視着他。

    清舞滿含殺意的眼神令南宮厲渾身猛地一顫,莫大的恐懼瞬間襲來;這一刻,對生命的渴望超越了一切。

    “砰”地一聲巨響,是雙膝跪地的聲音;南宮厲朝着南宮天華跪了下去,緊握着的雙拳之上青筋暴露:“父親,我錯了……求您原諒我吧……”

    他這一跪倒是令衆人有些意外,儘管不知道他是出於真心還是單純爲了活命,南宮天華還是動了惻隱之心。

    他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就算他再不孝,身體裡始終留着自己的血液;更何況,他之所以會做出這等行爲,自己也是要負一定的責任的。

    其實清舞本來也沒想着要取南宮厲的性命,畢竟他是爺爺的兒子,清溪的父親,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們經受失去親人的痛楚。方纔她只是想看看,在死亡的威脅下,南宮厲究竟會如何選擇,是死不悔改還是適時放手;現在看來,他還不是無藥可救。

    “小舞,這件事就交給你吧,爺爺累了……”南宮天華好像瞬間蒼老了許多,神色之中,也充滿了悲慼。

    清舞已經看到了爺爺與長老的傷勢,此時急着幫他們治療,便只是暫時將南宮厲與李立關押了起來。在關押他們的房間之外,由傾煌親自設下了禁制,他們是絕對無法逃脫的。

    清舞立刻請來了醫師爲爺爺與長老治傷,而小風也直接回到了她的召喚空間之中沉睡療傷去了;倒是依舊不見主人回來的狂獅有些焦躁,似乎在擔心着自己的主人。

    柳涯老師到底去了哪裡?

    從小風那裡她已經知道,柳涯老師在與那個李立交戰之時,好像忽然有些不對勁,然後就追着逃走的李立飛奔而去了;可是,李立回來了,柳涯老師卻不知所蹤。

    想到這裡,清舞準備去問問李立,究竟他搞了什麼鬼,是不是把柳涯老師困在了什麼地方?

    不過,還不等她過去詢問李立,便驟然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由遠及近,瞬間來到了南宮府。

    “柳涯老師,您沒事吧?”清舞急忙迎上前去,可是卻發覺柳涯的神色相當地不對勁:激動、不安、困惑、思戀等等複雜的情緒同時浮現在他的臉上。見到清舞的身影,他所有的紛亂情緒驟然爆發出來:

    “清舞,你的父母,可能還活着!”

    ------題外話------

    就要引出一個大秘密了!清舞的父母真的還活着咩?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