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1章 清舞,怒意爆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21章 清舞,怒意爆發!字體大小: A+
     

    近幾日,南宮厲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先是自己掌控的幾處南宮家產業內部頻頻出現問題,緊接着又是莫名地與幾個重要的合作伙伴失去了合約,他前往皇宮欲與清吟商討此事,卻被三皇子的人阻攔在外……

    一系列的變數令他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烈,終於在某一日召集了自己的心腹之後,發覺了暗藏的玄機:他的勢力正在被逐步弱化!

    難道說,南宮天華已經發現了自己的事情?這段時間的一切,都是他在幕後搗鬼?

    他越想越覺得一定是這樣,如此下去,他在南宮家的地位即將形同虛設;看起來,他的計劃必須要提前進行了。

    不過,就算真的被發現了他也沒什麼所謂,因爲他還有一個最大的底牌,絕對萬無一失……仔細一想,現在那個南宮清舞不在,到不失爲一個絕好的時機,雖然自己有了這個底牌也不懼那小丫頭,可是,之前她大放異彩的場面總是令自己心有不安,好像那個少女的身上,存在着無限的可能性……

    如此一想,他愈發堅定了儘快行動的決心,南宮清舞這一變數始終令他忐忑不已,以她的成長速度,時間越久對他就越不利!

    “南宮厲!你竟敢做出這等大逆不道之事,視老夫爲無物嗎?”南宮天華見到南宮厲帶領着一干人等前來,一副逼他下位的架勢,心中又是憤怒又是悲痛;雖然早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現在親眼看到這一幕,還是倍感痛楚。

    “哼!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識時務!這麼多年來我爲家族勞心勞力,你就是不肯把家主之位讓給我!憑什麼!”南宮厲面目猙獰,積壓多年來的憤恨終於在今日全部爆發了。

    “你捫心自問,這個家主之位,你真的坐得了麼?你以爲老夫我耳聾眼花,看不清你在背後搞的陰謀詭計?你覺得,耍耍這些上不得檯面的手段,就能坐上家主之位?”南宮天華痛心疾首地說着,心中哀嘆不已;他確實要怪自己,怪自己教子無方啊!自從齊兒他戰死之後,自己就整日沉浸在喪子之痛中,竟然沒能及早發覺,南宮厲正在日漸走上邪路……

    “不管用什麼手段,達到目的纔是最重要的!今天,我就要讓你看看,這家主之位,我到底坐得了坐不了!”南宮厲咬牙切齒地大吼着,蟄伏多年終於露出了陰狠毒辣的本來面目。

    “南宮厲,莫要猖狂!”

    伴隨着這句擲地有聲的厲喝,南宮長老自後廳走上前來,一臉威嚴地看向南宮厲,卻在見到他身旁的某個中年男子之時皺了下眉頭:他看不透那人的實力!

    這時,那個中年男子忽然冷哼一聲:“猖狂?我看猖狂的是你吧?就這點實力也敢出來叫囂?”

    南宮厲也緊跟着附和道:“李立大人,一切就拜託您了!”

    被稱作李立的男子不屑地掃視着南宮天華與南宮長老,隨即冷笑一聲;伴隨着他的這聲冷笑,周圍的空氣募地一陣強烈的波動,鋪天蓋地的強悍威壓外放而出,其氣勢之強,瞬間便令南宮天華與長老白了臉色:聖級強者!

    看到兩人臉色大變的樣子,南宮厲忍不住狂笑起來:“哈哈哈!我倒要看看,你這老頭子拿什麼跟我狂!”

    南宮長老在對方氣勢外放之際便感受到了一股深深的無力感;若是沒有受傷之前的他,或許還能跟這人拼個不相上下,可是現在恐怕……

    不過,即便知道這是一場必輸之戰,他還是義無反顧;眸光一緊,踏步而出,朝着李立迎戰而上!

    然而下一刻,李立只是一個輕飄飄的動作便將他打入了谷底。只見他微一揚手,金黃色的召喚法陣升騰而起,炫目的光芒散去,出現在衆人面前的,赫然是一名散發着強悍氣息的黑衣男子:聖級召喚獸!

    還不待南宮長老反應過來,那黑衣男子便擡起手來,隨即對着他的方向猛地一揮;一股凌厲無比的颶風瞬間襲來,鋒銳的氣勢令他不由自主地倒退幾步。

    “長老,小心後面!”正在這時,南宮天華焦急萬分的喊聲傳了過來;然而,迅如閃電的道道風刃飛掠而來,躲避已是不及……

    “噗”地一聲,南宮長老猛地吐出了一大口鮮血;他的後背上赫然多出了兩道鮮血淋漓的傷口,看起來恐怖異常。

    “哈哈,怎麼樣?你仰仗的長老也不過如此,還不趕緊交出家主之位?”南宮厲愈發得意起來。

    “南宮厲,數年不見,你還是如此小人!”

    又是一聲厲喝遙遙傳來,衆人擡頭一望,正看到柳涯流星趕月一般地飛掠而至;他略略地掃視了一眼眼前的對手,臉色漸漸凝重起來:品階和他相同,只是,對方還有聖級的召喚獸……

    緊了緊拳頭,柳涯眸光一凝,瞬間欺身而上;火紅色的召喚法陣一閃而逝,九階的烈焰狂獅不畏強敵,朝着對方的聖級召喚獸猛撲而上。而與此同時,在暗處觀戰的風暴飛鷹小風也現身出來,毫不畏懼地迎上前去,與狂獅夾擊敵人。

    然而,打着打着,李立忽然猛地瞪大了眼睛:“柳涯,原來是你!”

    柳涯猛然一驚,動作一頓:“你是誰?如何認得我?”

    “我還覺得怎麼如此眼熟呢,原來真的是你!”李立眼珠一轉,眼底一抹精光閃過:“你想不想知道卓心靈的消息?”

    “你這話什麼意思?!”聽到久違的那個名字,柳涯抑制不住地渾身一震:她不是已經死了麼?這裡,就是她曾經的家啊……可是這個人怎麼會認識她,還問他這樣的話?

    “沒什麼意思,我記得你不是對她一往情深麼?應該想要知道這個消息吧!”李立邪邪一笑。

    “不要胡言亂語!她已經……”柳涯張了張嘴,可就是說不出那個事實;已經過了十年之久,可是一聽到她的消息,他還是難以保持冷靜。

    “已經死了?我以前也以爲是這樣,不過我可是前不久親眼見到了你的女神哦!”李立陰陽怪氣地說着,冷冷地嘲笑着這個十餘年如一日的癡男。

    “不可能……你在哪裡,在哪裡見到她?”柳涯腦中“嗡”地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驟然炸開,令他霎時間失去了理智:他說他見過她,她還活着?!

    “想知道?打贏了我再說!”李立卻不再多說一句,眼底一抹得逞的笑意一閃而逝,迅速飛身而起,朝着另一個偏僻的方向凌空飛去。

    這個明知是調虎離山之計的伎倆卻是異常地奏效,只因爲,那個人,絕對是柳涯最大的軟肋;他不顧一切追上前去:“站住!快告訴我!”

    片刻之間,李立與柳涯便失去了蹤影。眼見自家主人已經把最大的敵人引開,這裡完全成了那隻聖級召喚獸的天下,他三下五除二便將狂獅與小風打成重傷,隨後便在南宮天華驚恐無比的目光下,隨手揮出一道狂暴的颶風;夾帶着道道凌厲風刃的狂風勢不可擋地奔涌而至,只是瞬間,便將南宮長老拼盡全力凝聚出的防護屏障擊得粉碎……

    與此同時,落月國競技場。

    霎時間凌空而起的絕美少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然而,還不待他們看清她背後那一抹綺麗炫目的火紅,那道身影已經化爲一道紅色流光飛射而去。

    “天啊,那是傳說中的特殊飛行技嗎?”

    “這個少女還有多少底牌啊,如此罕見的飛行技都有!”

    “不過剛纔是怎麼回事?南宮清舞怎麼走了呢?”

    無雙直接走至裁判身邊,毅然開口道:“夜月小隊棄權。”說完這話,也不管裁判驚悚萬分的神色,立刻回到清溪三人身邊,與他們一同,頭也不回地離去,直奔都城驛站:他們也要回轉南宮家!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衆人面面相覷,對於夜月小隊突然的棄權與全員離開深感納悶。

    落臨天望着清舞離開的方向,暗暗地緊了緊拳頭:旭月一定會把冠軍拿到手!

    半空之中,火紅色的影子猶如流星一般飛速劃過。

    毫不在乎飛速消耗着的召喚力,清舞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快一點,再快一點!

    “清舞,我來帶你!”傾煌急切的語音剛落,便現身在了清舞身旁;以他的速度,比清舞來駕馭火鳳之翼要快上許多。

    “嗯!”清舞點了點頭,任由他將自己摟在懷中,下一秒,便覺周圍的景物募地遠去,速度竟是比方纔快了一倍不止!

    傾煌的速度完全不是獅鷹那些可比的,去時花了兩日的路程,現在僅僅用了半日的功夫;不多時,他們便出現在了風臨國都城,爲了避免自身的氣息過早地被那名聖級強者發現,傾煌早早地尋了個偏僻角落降落下來,兩人迅速地奔至南宮府邸之外。

    “主人,你回來了?”這時,清舞的腦海中,終於響起了小風有些虛弱的聲音。

    “小風,你怎麼樣?”聽到這個聲音,清舞又是放心又是焦慮。

    “我沒事,只是受了傷……沒辦法行動;那名聖級強者……有隻聖級的召喚獸,現在正……看管着我們。”小風有氣無力的聲音斷斷續續,令清舞愈發地擔憂起來:他們到底怎麼樣了?

    “那我爺爺跟你在一起嗎?”

    “對,我們都在後廳的位置,南宮厲和那名聖級強者好像在商量什麼。”

    “等着我,我馬上就到!”

    跟小風瞭解了南宮府中現在的情況,清舞有了新的決定。

    “傾煌,我們分頭行動,你先去看看我爺爺他們,前廳交給我。”清舞眼底的狂怒幾乎化作了實質,洶涌的怒意馬上就要蓬勃而出:南宮厲,你敢傷害爺爺,我定要你百倍償還!

    傾煌點了點頭,搖身一變化作了久違的小白狐模樣,“嗖”地一下消失在了原地。

    清舞雙眼一眯,定定地凝視着南宮府邸的大門:南宮厲,讓你囂張了半日,現在也該付出應有的代價了吧!

    南宮府邸的大門已經換上了南宮厲的心腹手下,此時見到清舞大步流星地走上前來,頓時驚得慌作了一團;看到她那陰沉得可怕的神色,趕忙慌慌張張地往前廳跑去。

    “大……大小姐回來了!”

    伴隨着他們慌亂失措的喊叫聲,緊接着,自前廳之中快步走出了十數個身影,以南宮厲和李立爲首,紛紛驚疑不定地看向了大踏步而來的清舞。

    看到她風風火火而來,南宮厲心中大駭:這怎麼可能?她怎麼會這麼快就回來了?

    不過,南宮厲也只是驚駭了一瞬,便恢復了鎮定自若的樣子:現在他的身邊有聖級強者坐鎮,還有南宮天華作爲人質,任你南宮清舞天賦再高,也只有束手就擒的份!

    想到這裡,南宮厲的臉上瞬間浮現出一抹得逞的陰險笑意:“清舞啊,不是去參加學院精英賽了麼?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那說話的語氣之中,帶着滿滿的“關切”,好像他真的只是個關心小輩的好伯伯一般。

    清舞原地站定,心中冷笑一聲,面上霎時綻放出了一抹明媚的笑容:“是啊,我是因爲聽說二伯當上了家主,這才急忙趕回來道賀的!”

    南宮厲陰陰一笑:“道賀就不必了,正好你也回來了,明日和你爺爺一同參加我的就位典禮吧!”

    清舞自然聽出了他這話中之意,無非就是告訴自己她的爺爺現在在他的手上,勸她束手就擒;不過可惜,他的就位典禮永遠也不會有!

    她回以更加燦爛的微笑:“沒問題!不過在這之前,我還想送上賀禮。”

    南宮厲有些納悶:這小丫頭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清舞看到他迷惑的神色,趕緊“好心”地解釋道:“大喜之事自然應該配上些喜慶的色彩,這裡應該見見紅纔是啊!”

    哼,大言不慚!

    聽到清舞這毫不避諱的挑釁,南宮厲不以爲意,也終於懶得僞裝下去了:“南宮清舞,你口氣倒不小!”

    清舞笑得愈發肆意起來:“我口氣不小,火氣更是不小!”

    一言不合,眼看着方纔還非常“融洽”的氣氛瞬間變作了劍拔弩張之勢,南宮厲也不願再與她說什麼廢話了:“李立大人,這小丫頭就交給您料理了!”

    一旁的李立,早在看到清舞的那一剎那便把眼珠子掉在了她的身上,此時聽到南宮厲這麼說,更是目露yin光,心花怒放,對着清舞陰陽怪氣地說道:“小妹妹,我一定會很溫柔地對待你的……”

    看到這個李立的邪佞目光,清舞頓時噁心地撇了撇嘴,冷哼一聲:“可惜,恐怕我的契約夥伴就不會像你一樣這麼想了……”

    還不等李立反應過來清舞話中之意,便覺空氣之中,周圍的溫度募地升高起來;緊接着,清舞的腳下,金黃色的召喚法陣映得天地失色。

    金色的光芒聖潔而高貴,愈發顯得南宮厲與李立的臉色難看無比;光芒散去,一個滿臉怒意的金眸小少年便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

    “聖、聖級召喚獸?!”南宮厲與李立雙目圓瞪,驚得嘴巴半天都合不攏:她竟然也擁有聖級召喚獸!

    鳳軒的一雙金眸怒瞪着李立,屬於聖級強者的威壓毫無保留地釋放出來:“你竟然敢用那麼噁心的眼光看我的小舞子!本大爺一定要很殘暴地對待你!”

    咳咳,這個時候就不要講究對仗了……清舞弱弱地擦去了額頭上的冷汗。

    感受到鳳軒的氣勢並不是非常強悍,而且看樣子又只是成長期的禽族,李立的自信瞬間回籠:“哼!不過是個成長期的小毛孩,也敢在這裡放出大話?”

    話音落下,他猛地凌空而起,取出自己的武器便朝着鳳軒揮舞過來;他的武器是一把頗爲壯觀的長刀,那揮舞着長刀帶起絲絲風勢的樣子,倒也算有模有樣。

    不過,遇上了鳳軒,任他再大的威勢,也只有被虐的份;鳳軒不屑地冷哼一聲,也隨即離地而起,望着對方募然逼近的長刀,淡定自若地舉起了一隻小手,只聽“嗤”一聲,指尖驟然出現了一縷歡快跳動着的火紅烈焰。他只是隨意地一彈,指尖上的小火苗便飛射而出,對着那把近在咫尺的長刀猛地迎了上去!

    “嗞啦嗞啦”的聲音作響,在李立驚悚萬分的目光注視下,那一縷細小的火苗輕飄飄地落在了長刀之上,募地變成了燎原大火,只一瞬,便將他手中的長刀燒得渣都不剩!

    與此同時,清舞也沒有閒着,眼眸之中厲色一閃,直接取出了之前的那把黑翼短匕。心意一動,黑翼發出一聲低沉的嗡鳴聲,自動地漂浮在了半空之中;清舞微微擡手,相當隨意地對着南宮厲那方揮了一揮,黑翼便似有生命一般,“刷”地飛射出去,目標直指南宮厲周圍的心腹手下。

    伴隨着清舞微勾手指的動作,黑翼在人羣之中左衝右突,所過之處,無不引發了一連串的慘叫聲;片刻之間,南宮厲的周圍已經無一人能夠站立,滿地都是痛苦哀嚎的手下。

    清舞募地將黑翼收回手中,緊接着瞬步連閃,欺身上前,在南宮厲反應不及之際,直接將黑翼架在了南宮厲的脖頸之上,注視着他的雙眸之中,是毫不掩飾的殺意。

    “你……你不能殺我!你爺爺在我手上!”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臉色慘白,南宮厲頓時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聽到他的威脅,清舞卻是揚了揚眉,嘴角勾勒出一抹肆意的冷笑:“是嗎?”

    ------題外話------

    生氣的女人是很可怕的,吼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
    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