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9章 清溪,閃耀的新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9章 清溪,閃耀的新星!字體大小: A+
     

    三日的休整過後,團隊賽終於要拉開帷幕了;在個人賽之時見識到了衆多優秀年輕精英的人們對於團隊賽愈發期待,競技場的席位已經是一票難求了。

    此次參加團隊賽的正好有二十支隊伍,首先將分爲四組進行小組賽,每組的五支隊伍輪番對戰,比賽以兩個時辰爲限,兩個時辰以內若有一方隊伍的四人及以上被擊落擂臺,則宣告落敗;換句話說,只要有兩人還在擂臺之上,這支隊伍就不算落敗。這個規則其實對夜月小隊來說頗爲有利,畢竟有清舞與無雙這兩員大將,就足以鎮守住己方隊伍了。

    而兩個時辰之後,若雙方均還有兩人以上留在擂臺之上,此戰則宣佈打平;勝場記三分,平場記一分,最終每組積分最高的隊伍進入四支隊伍的半決賽。半決賽爲淘汰制,抽籤決定對手,屆時無時間限制,以決出勝負爲準,勝者進入最後的決賽。

    清舞倒是沒有因這個有利的規則而沾沾自喜,反而是頗爲嚴肅地發話道:“清溪、月、夢霜,此次團隊賽考驗的是團隊的配合,所以,若是有任何一人被擊落擂臺,我們的隊伍也就不能算是完整了,所以在我看來,只要有任何一人掉落擂臺,我們其實就算輸了。”

    清溪三人目光堅毅地點了點頭;他們明白清舞的用心,也知道這是一次提升自我的絕好機會,如今的他們,與在水澤之地之時已經全然不同,而今日,就是他們向世人展示屬於他們的風華之時。

    “行了,我去抽籤啦。”清舞作爲隊伍的隊長,自然是要去抽籤分組了;而在抽籤之時,自然也遇上了幾位個人賽時的熟人。

    在場的不論是觀衆還是選手,看到清舞優哉遊哉地邁步上臺的身影都忍不住驚異萬分:她還要參加團隊賽?這還了得?

    臺下的觀衆們開始爲他們的心臟默哀:天啊,他們再也經受不了更大的刺激了!

    臺上的選手們開始爲他們的抽籤擔憂:天啊,千萬別和她的隊伍抽到一組,不然就沒希望了!

    抽籤的結果很快便出來了,那抽到“死亡之組”的三個隊長哭喪着臉,像是被宣佈絕症了一般;可是爲什麼只有三個呢?另一個隊長的反應可就奇怪了,竟然像是打了雞血似的,瞬間鬥志昂揚:“南宮清舞,這次我一定要打敗你!”

    原來這位熱血沸騰的隊長正是秦烈,他終於能夠如願以償地與清舞再戰一場了;儘管之前被她現在的品階驚得夠嗆,可是他竟然並沒有因此頹廢喪氣,這倒是挺稀奇的。

    落臨天又恢復了往日的霸氣卓絕,大踏步地走到清舞面前,嘴角高高地揚起,眉宇間盡是瀟灑笑意:“怎麼樣,有沒有信心與我的旭月小隊一較高下?”

    清舞揚眉一笑:“我自然是沒問題!倒是你,可別在小組賽的時候就被淘汰了哦!”

    兩人相視一笑,一種莫名的默契流轉開來。

    抽籤之後,馬上就是各組的首場比賽;清舞所在的第一組之中,其他隊伍的實力只是一般,在她看來,應該沒什麼威脅;不過如此一來,倒是可以藉機拿這幾支隊伍練練手了。

    首場比賽,與夜月小隊對戰的是三大學院之外的某支隊伍;清舞定睛一看,見他們五人的實力基本都在六階中品,只有一人達到了六階高品,學院之間的實力差距可見一斑。

    那支隊伍的五人一開始發現第一場便要面對清舞所在隊伍,頓時心生怯意;然而,在看到了夜月小隊的隊員配置之時,又恢復了一絲戰意;或許,也不一定就會被打得落花流水。

    而臺下觀戰的衆人心裡則頓時涼了半截,各自暗暗嘀咕:這是怎麼回事?爲何她的三個隊員實力如此弱小?雖然以他們的年齡來看,能夠達到這等實力也算是天賦極佳,可是此次畢竟還是要看目前的實力啊。況且,隊員之間的實力差距過大,也不利於團隊間的配合,她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清舞看到周圍所有人納悶懷疑的目光,忍不住脣角微勾:不錯不錯,出場效果達到了,一會看你們又要驚訝到何種程度!

    清舞對着清溪三人點了點頭,隨即低聲說道:“用一號陣型!”

    話音落下,幾人各自心領神會,迅速地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做好戰鬥的準備。這個一號陣型便是用來應對對手實力一般的情形,由東辰月與秦夢霜佔據主攻位置,清溪在中間輔助與防衛,而清舞與無雙則在後方支援;可以說這一陣型完全是由清溪他們三個來掌控大局。

    夜月這種陣型在外人看來無異於自殺,竟然將實力最弱的三人放在最前面,簡直就像是在等着被直接擊敗似的。

    現在,幾乎人人都在懷疑清舞這個隊長的想法了:她究竟想幹什麼?

    伴隨着裁判的一聲令下,擂臺之上,斑駁絢麗的各色法陣交相輝映,好不華麗;光芒落下,威風凜凜的青狼與閃電豹猛衝而出,直指對方中間主將位置;而秦夢霜則腳下一蹬,迅速地躍身而出,朝着對面直直掠去。緊隨在後的,還有戰鬥樹人的壯碩枝幹,如同道道長鞭一般,狠厲無比地朝着對手猛揮過去。反觀清舞與無雙,卻只是各自喚出了一株植系夥伴,穩穩地立在後方,並沒有發動進攻的意思。

    反觀他們的對手,反應便要慢上半拍,喚出了各自的召喚獸之後,還不待看清楚對方的戰鬥配置,便被突如其來的兩頭猛獸攻了個措手不及;而正當他們的三位主攻忙不迭地應付着夜月的閃電攻勢之際,秦夢霜卻是悄然瞬閃而至,瞅準時機,對着後方的兩人精準無誤地射出了數枚飛刀。

    兩人猛地一驚,在最後關頭才發覺近在咫尺的凌厲飛刀,急忙閃身避開;誰料,他們躲避的方向,竟然早有戰鬥樹人的數條藤蔓等待已久,早已經看準了兩人飛退方向的清溪心意一動,便指揮着戰鬥樹人的枝幹從後方繞了過去,壯碩的枝幹狠狠地一擺,毫不留情地正中兩人的後背!

    只聽“啊啊”兩聲連續的慘叫,被粗壯枝幹打個正着的兩人慘兮兮地倒飛出去,直接摔到了擂臺之下。幾乎是一個照面之間,對方便有兩人失去資格。

    看到這一幕的衆人無不嘴角抽搐震撼萬分:太勁爆了!剛一開場竟然就看到了如此驚悚的場面,怎一個驚字了得啊!

    且不說這幾個小傢伙比起對方絲毫不差的召喚獸配置,單憑這搶佔先機便佔據了絕對的主動;那名戰師小姑娘的飛刀絕技絕對非比尋常,而那位植系召喚師與兩名主攻的配合簡直是天衣無縫。

    接下來,任誰都不會再小瞧這看似弱小的三人了,他們單人的力量或許微不足道,然而,合三人之力,卻能夠完美地配合起來,猶如一人,三人之間取長補短,默契非常,簡直是最佳拍檔!

    在一旁悠閒觀戰的清舞看到衆人驚歎而讚賞的目光,心下一喜:這就對了,她認可的夥伴自然是最好的!別看他們現在的個人實力也許還很不夠看,可是,他們卻有着無與倫比的默契配合,與無限發展的可能性!

    清溪作爲三人中掌控大局之人,自然是站在了戰鬥樹人的主幹之上,然而,這也使他成爲了對方攻擊的重點對象。他的戰鬥樹人進可攻退可守,與東辰月和秦夢霜加以配合發揮出了前所未有的莫大威力,給對方的整支隊伍都造成了重大的威脅。

    對方隊伍之中恰有一隻六階黑鷹,只見其雙翼一展,風馳電掣一般地對着清溪的方向直掠而來,看起來兇狠異常;清溪見此情形,絲毫不亂陣腳,足下淡綠色的光芒一閃,竟是喚出了一株五階的迷幻草!

    迷幻草直接紮根在戰鬥樹人的主幹之上,隨風搖曳的葉片周身,漸漸地逸散出了奇異的香氣;獨特的香味隨着微風飄散在半空之中,自然而然地吹到了那隻逼近而來的黑鷹周圍。

    只見那黑鷹忽地身形一頓,竟是有些迷亂起來,好像失去了前進的方向似的;而清溪抓住這個難得之機,果斷地指揮幾條枝幹後撤回來,趁着黑鷹被迷幻草的技能迷得失去方向感之時,對着黑鷹的碩大身軀狠狠地抽了上去!

    好像喝醉了酒一般的黑鷹感應能力直線下降,好不容易堪堪避過了第一條枝幹的猛擊,卻被斜地裡伸出的另外一條狠狠擊中;“嗚嗚”地慘叫幾聲,隨即“嗖”地化爲了一道流光,回到主人的召喚空間中養傷去了。

    迷幻草本身並沒有什麼攻擊力,但是其散發出的一種獨特的香氣卻能夠起到非常神奇的迷幻效果,可以對特定的某個對象施放,其效果便像是剛纔那樣,令對象精神迷亂,出現幻視的情況,從而失去戰鬥力。

    在清舞的指導下,清溪很好地掌握了迷幻草的能力,以之輔助戰鬥樹人的攻擊,簡直能夠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那方的隊伍見清溪毫不費勁地幹掉了一隻黑鷹,頓時大驚失色,本就少了兩人現在更是雪上加霜;一個不留神,又有一人被閃電豹逼至了擂臺邊緣,而秦夢霜趕忙欺身而上,數枚飛刀激射而出,凌厲的攻勢令那人手足無措,重心一個不穩便跌下了擂臺。

    剩下的兩人見大勢已去,當即便決定認輸;其實從一開始他們也沒抱太大希望,只不過是看到清溪三人品階不高,便生出了幾分僥倖心理,然而事實證明,在清舞與無雙兩員大將均未發動攻擊的情況下,他們還是很快地敗下陣來。

    這一戰,衆人又認識了清舞的夥伴們,同時也暗暗地明白了一件事情:能夠被這個少女認可的夥伴,也絕非等閒之輩。不論其他,單看這三人的天賦,便已經稱得上是超級天才了。

    “嘿嘿,這下連帶着夜月傭兵團也要出名了哇!”打了一場勝仗,東辰月興奮地難以自抑。

    “清溪很厲害。”秦夢霜鄭重其事地總結道。

    “其實是堂姐指導的好。”清溪有點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這動作倒是與清舞如出一轍。

    清舞倒是沒覺得自己出了多大力氣:“回頭我們得好好感謝柳涯老師纔是,他的指導讓我也獲益匪淺。”想了一想,又覺得現在說這些實在是爲時尚早:“明天我們可要面對秦烈的隊伍了,現在還不知道算不算是強敵,所以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幾人認真地點了點頭,眼中充滿了無限的期待與濃烈的戰意;這場比試也算是清舞與秦烈的約定之戰,他們可不能給自家隊長丟臉啊。

    第二日很快到來,比試的雙方也按時站到了擂臺之上。

    清舞先是細細地觀察一番,心中有了盤算;秦烈的這支隊伍實力還不錯,有三人在七階低品的水平,另兩人是六階高品。看起來,清溪三人大概是應付不來了,她與無雙需要小小地幫助一下了呢。

    清舞原地站定,思索片刻,對着身邊的幾人說道:“依然使用一號陣型,開戰之後不要急着進攻,聽我的指示再行更改陣型。”她需要了解一下對方的主攻是何系的召喚師,之後再決定要以誰爲主攻。

    看到清舞並無絲毫輕視之意,反而是目光灼灼地觀察着自己的隊伍,秦烈的戰意愈發高漲起來。

    今天他倒是沒有再度大放厥詞之類,反而是目光凝重地發話道:“若是你的隊伍贏得了我,我秦烈就徹底地服了你!”

    呵,這傢伙倒是有趣;雖然他究竟服不服自己並沒有多大關係,不過既然已經站在了同一個擂臺上,自己還是小小地滿足一下他的願望好了。

    伴隨着裁判的發令之聲落下,擂臺之上募地亮起了各色召喚法陣,淡綠色、火紅色與銀白色的光芒此起彼伏,擂臺上的幾人各顯神通,喚出了各自的強力夥伴。

    光芒散去,清舞趕忙凝神看去,只見對方的主攻位置,赫然是一頭兇狠的狂獅與一隻栩栩如生的機械戰虎;而旁邊,還有兩頭蓄勢待發的戰狼,正瞪着眼睛幽幽地注視着他們;副攻的位置不必多說,自然是秦烈的那四條花斑毒蟒了。

    單看對方的攻擊配置,召喚獸就比昨日那支隊伍強了數倍,完全不在一個檔次啊。

    不過除了那頭狂獅達到了七階,他們的其他召喚獸也只是六階水平,實力差距並不大,清溪他們應付起來還並不算麻煩;清舞這樣想着,心中有了決定:“換三號陣型,那頭獅子還有四條小蚯蚓交給我,剩下的三個你們解決;無雙在後支援,但是不到緊要關頭不用出手。”

    清舞一聲令下,幾人迅速地調整位置,找準自己的目標,毫不遲疑地猛攻而上;而與此同時,他們的對手也同樣想要搶佔先機,那頭威武的狂獅在主人的指揮之下,一個猛撲直衝上來,目標直指幾人之中看似最弱的清溪!

    見此情形,清舞與清溪對視一眼,在電光火石之間迅速地躍身而上,趕在狂獅撲上來之前擋住了兇狠的獅爪;而清溪則靈巧地踏步而出,縱身跳上了戰鬥樹人的主幹,指揮着樹人朝着機械虎迎擊而上。

    東辰月與秦夢霜迎上了兩頭戰狼,而四條毒蟒依舊交給清舞的小毒來對付;無雙尚未有任何動作,靜靜地站在擂臺後方,等待時機。

    幾個小規模戰鬥同時開始,一時間,獅狼的咆哮聲、藤蔓枝條的揮舞聲與刀光劍影的碰撞聲交織在擂臺之上,好不激烈。

    清舞懶得跟那狂獅戲耍,三下五除二地將其踹下了擂臺。緊接着,便拎着短刀開始不斷地騷擾秦烈隊伍之中負責攻擊的三人,卻並不發出致命一擊;現在,先留着他們給清溪他們練練手。

    只不過,此次秦烈的隊伍後方的兩人似乎並無偏安一隅的打算,其中一人迅速地喚出了枝葉繁茂的鐵臂樹人,而另一人,則很快便不知所蹤。

    正在指揮着戰鬥樹人與機械虎拼鬥中的清溪忽然一個激靈,莫大的危機感驟然傳來;顧不得去想其他,他心念一動,周身迅速地浮現出一層淡綠色的屏障,將他牢牢地護衛其中;隨後,清溪直接回身後撤,指揮着樹人的枝幹抵擋在前,爲他擋住了對方那人致命的偷襲。

    對方見一擊不中,便要撤離,卻不想自己的背後空門已然暴露在清溪的視線之下;他以幾條藤蔓纏住了機械虎,暫時阻擋它的攻擊,轉而對付起了這名戰師。

    這人也是過於大意,淨想着偷襲清溪,卻完全沒想着偷襲不成要如何撤退;他縱身後撤的路線被清溪牢牢擋住,霎時便沒了着力點,只得狼狽地找了平衡墜落在地。剛想尋路後撤,戰鬥樹人的壯碩枝幹便毫不客氣地揮了過來,那人慌亂之下,徹底失了主動,只能在樹人的猛攻之下四處躲閃,勉強招架。

    眼看着此人漸漸體力不支,清溪心中微動,腳下淡綠色光芒一閃,又一次喚出了迷幻草;儘管對手有着七階水平,但現在已經後繼無力,絕對是趁虛而入的大好機會。

    一陣陣奇異的幽香再度逸散而出,正在疲於奔命的對手頓時有些神情恍惚,腳下的動作也慢了許多;清溪眸中閃過一抹凌厲之色,立刻調動着樹人狠狠地對着那人揮舞過去,眼看着便要將其擊落擂臺……

    然而,正在此時,方纔被條條藤蔓纏繞住的機械虎竟驟然發力,猛地脫離了樹人的纏繞,緊接着一個迅如閃電的猛撲,朝着清溪的側身瞬間襲上!

    而與此同時,那名戰師也在情急之下咬破了嘴脣,成功地恢復了清醒,堪堪避過致命的襲擊之後,看到清溪側面受敵,不顧一切地拼命躍起,直取清溪的正面!

    情勢急轉直下,方纔明明是形勢一片大好,卻忽然變成了兩面受敵;無雙看到清溪的危機,起身欲救,然而下一刻,卻被眼前的情景驚得呆了:

    面對這來勢洶洶的狠厲攻勢,他只是輕盈一躍,便跳到了樹人的更高處,似乎是輕而易舉地避過了這危急萬分的雙重驚險;而此時此刻,清溪的臉上,毫無驚慌之色,反而是充滿了激動與狂喜;只因爲,他的腳下,正徐徐地升起柔和動人的淡綠色之光,映照在清溪的周身,令他整個人都充滿了俊雅清逸之感。

    炫目異常的晉階法陣緩緩升起,那募然出現的六階低品圖紋,分外耀眼。

    “天啊,晉入六階了!”

    “十六歲的六階低品,又是一個絕世天才!”

    “聽說這個少年也是南宮家的?”

    “看起來南宮世家要重新崛起了啊!”

    衆人的目光頓時聚集在了那個清逸俊秀的美少年身上,清溪給人一種完全超出了他本身年齡的穩重之感,這種感覺頓時引發了衆人的連番讚賞。在他們的心目中,如果清舞是夜空中散發着奪目之光的皓月,那麼清溪就是皓月之旁一顆閃耀的新星,正在夜空之中散發着自己獨有的光輝;他的光芒,不會被皓月掩蓋,反而與之交相輝映,令夜空愈發地奪人心魄。

    清溪驚喜萬分地感受着比之前強悍一倍不止的力量,心中的激動之情溢於言表;半年之前,他還僅有四階的水平,身爲植系召喚師的他對於自己的能力也極不自信,可是如今,他竟然已經跨越了五階與六階之間的天塹,以十六歲之齡邁入了一方高手之列。

    這一切的一切,都要感謝他的堂姐;不過,他也深知,他們是最親近的親人,彼此之間不需要乾癟的道謝,他唯有不斷地超越自我,更進一步,一直一直地陪在堂姐的身邊,與她並肩作戰!

    看到清溪凝望過來的堅毅眼神,清舞讀懂了他神色之中的涵義,不禁揚了揚眉,衝着他自信滿滿地勾起脣角:我們姐弟,一定能夠帶領南宮世家重現輝煌!

    ------題外話------

    這一章堂弟是主角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