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6章 段會長的震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6章 段會長的震驚字體大小: A+
     

    最終,由本次三大國學院精英賽的主辦方,也就是輝月學院的院長宣佈了個人賽的最終名次;而伴隨着他的最後確認,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聚焦到了場中央那卓然而立的少女身上。

    清舞的每一次出場,都給他們帶來了莫大的震撼,就好像她本身,就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存在。自清舞以兩戰秒勝的戰績進入小組賽之時,她的所有身世、來歷便被大陸上的各大勢力調查了個清清楚楚,而在場的觀衆們也不乏消息靈通人士,幾番打聽之下,對這個史無前例的超級變態的存在愈發驚恐。

    南宮清舞,風臨國四大世家之一南宮世家的大小姐,十六年來以廢物草包之名聞名整個風臨國都城……這說的絕對不是她吧?絕對不是吧?

    緊接着,在四大家族的比武大會上,一鳴驚人,展示出了超級天才一般的天賦與實力,當時的她,品階是五階高品……可是現在呢?不過是經過了半年的時間,她不過是去水澤之地溜達了一圈,回來怎麼就變得如此兇殘了?怎麼就成了如此驚天地泣鬼神的八階高品了?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麼,她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啊?他們甚至想大吼一聲:這是人類的修煉速度嗎?!

    大概在場所有人之中,唯有落臨天算是略微淡定的一人了;因爲他知道,本命契約對於契約者帶來的好處是非常大的,完全有可能讓她在短時間內達到一個旁人看起來非常難以置信的品階。更何況,旁人並不知道她的本命契約夥伴的存在,他可是清楚得很,狐族之尊的力量,那絕對是普通人永遠難以接觸的層面。

    可是,緊接着金曜告知他的事情,便令落臨天有些淡定不能了。

    “臨天,我懷疑,她的本命契約者還不僅僅是紫雲天狐之尊那麼簡單。”金曜無比凝重的聲音自他的腦海中徐徐響起。

    “什麼意思?”落臨天大驚失色:狐族之尊已經夠震撼的了,難道還有更加驚人的嗎?

    “具體是什麼狀況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方纔與我戰鬥的名叫鳳軒的小傢伙,他的體內擁有上古種族的血脈氣息,我的感覺絕沒有錯。”金曜細細地回想着方纔自靈魂之中傳遞出來的深刻感覺,那種隱晦卻深刻的壓迫感,已經深深地印刻在了他的心裡。

    “什麼?!可是紫雲天狐一族……這怎麼可能……”落臨天眼珠霎時瞪得老大: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同等契約的話,契約夥伴是不會從召喚空間之中現身的,所以那個鳳軒與清舞一定是主從契約的關係,可如此一來,根本說不通啊……

    在契約雙方訂立契約之時,血統也是一大重要因素。本命契約夥伴的血統必定是高於主從契約夥伴的,否則以種族高貴血統的尊嚴,是絕不會同意契約的,而契約法則也不會允許主從契約夥伴的血統要高於本命契約者。

    那麼,如此一來,豈不就是說明,身爲本命契約者傾煌的血統要比擁有遠古血脈傳承的鳳軒還要高貴?這可能嗎?

    落臨天正在這紛繁錯雜的思緒之中凌亂不已,那方清舞已經完成了個人賽冠軍的宣佈儀式;她跟着輝月的院長走下臺來,準備跟着他前往領取自己的冠軍獎勵。

    看着正在定定地發着呆的落臨天,清舞不禁有些納悶:他這是怎麼了?莫非是因爲輸了比賽?

    “發什麼呆呢?”

    落臨天正想着這一猜測的可能性,可是任憑他如何搜索腦海中的資料,也不知道血統高於上古種族的究竟是何方神聖,心中的驚駭反而越來越多;正思索間,眼前忽然多出了一隻輕輕搖晃着的細嫩小手,他轉頭一望,那隻手的主人正有些擔憂地注視着他。

    清舞見落臨天沒有答話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愈發不知所措起來:“那個……”

    “清舞,一會我去找你,有些話想對你說。”落臨天忽然這般說道;可是,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想跟她說些什麼,又爲什麼會對她的本命契約者莫名地關注。

    清舞只得莫名其妙地應了一聲便隨着輝月的院長先行離開了。

    此次個人賽冠軍獎勵畢竟貴重,因此並沒有在競技場之上頒發,而是私下裡拿予清舞。

    清舞細細地看着手中這一把通體漆黑的鋒利短匕,心下困惑:這真的是天階靈器麼?怎麼看都只是一把普通的匕首啊?

    “乖徒兒!快跟我來!”

    房門“砰”地一聲被人推開,華希風風火火地衝了進來,抓起清舞就往外走去,嘴裡還得意萬分地嚷嚷着:“看我這次不嚇死你這個老傢伙,哼哼……”

    清舞還未及反應,便被她的極品老師拉出了房間,獨留那位可憐的輝月院長一臉哀怨地站在原地:這個可惡的華希,他還想跟這位南宮清舞交流交流感情呢!

    “老師,我們去哪兒啊?”清舞看着華希那激動得老臉漲紅的模樣,心中偷笑:這麼激動,不會是去見老相好吧?

    與此同時。

    “三皇子殿下,您在這裡啊!段會長要您現在去一趟煉器師公會,似乎是有急事呢!”一位煉器師公會的工作人員跑了過來,衝着正往清舞的住處方向而去的落臨天說道。

    老師找他有急事?

    落臨天皺了皺眉,看了一眼自己的目的地方向:如此,只能回頭再說了。

    “嗯,我們現在就過去吧。”

    站在這棟氣勢恢宏、造型華麗精緻的建築物之前,清舞頓時有些癡迷:不愧是煉器師總公會啊,但看這棟建築便絕非凡物,煉器一途,果然是博大精深。以她的眼力,自然不難看出這棟建築物的外圍所縈繞着的一層防禦結界,想必這整棟建築都可以稱作是一件靈器吧,真是神奇呢。

    不過,既然華希老師帶她來到了這裡,那一定是來見那位天品煉器師段禾的嘍?

    華希一路橫衝直撞地直奔會長室,看得後面的清舞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老師啊,這可是在別人的地盤,您要不要低調文雅有內涵一點?

    結果,華希的下一個動作便令她徹底地無語了:

    華希走到會長室門口,連敲門的動作都省了,只聽“砰”地一聲巨響,房門便被他大力推開……她是不是應該慶幸他沒有直接上腳……

    “哈哈,老傢伙,我把我的乖徒兒帶來啦!你看看她是誰?”華希剛一走進房間,便迫不及待地朝着裡面端坐着的老者叫嚷起來,語氣之中滿是得意與自豪。

    “哼,你的徒弟再好也不及……南宮清舞?!怎麼會是你?”

    段禾滿不在乎的辯駁只說了半句,便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嚨裡,轉而化作了一聲驚恐大叫;華希這老傢伙不是說帶他的徒弟來嗎?可是,這、這是什麼狀況?千萬不要告訴他,這個剛剛獲得了學院精英賽冠軍的超級變態,就是華希的徒弟!

    不可能吧……華希已經告訴他了,他的徒弟也擁有聖級火焰,而且跟着他學習煉器不過半年便已經成爲了玄品煉器師;他還對華希這位天賦卓絕的徒弟頗爲嫉妒呢,結果現在這老傢伙竟然告訴他,這位轟動了整個綺羅大陸的十七歲八階高品召喚師,就是他華希的徒弟?

    誰來告訴他,這不是真的!

    清舞見到段禾一副懷疑自己出現了幻視幻聽的呆愣模樣,也只能上前一步,微微一禮:“段會長您好,我是南宮清舞,也是華希老師的煉器學弟子。”

    清舞這句自我介紹無異於明確地表明瞭自己的身份,而這對於段禾來說,簡直是駭人聽聞!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他忽然想要問問這位南宮清舞:你真的是人類嗎?不是什麼披着人皮的超級變態種族?

    “清舞?你也來了?”這時,落臨天終於及時趕到,避免了他的老師的神智崩潰……

    華希院長一直站在一旁看着段禾那天崩地裂一般的精彩表情,簡直快要笑斷氣了:他今天總算是揚眉吐氣了一把!

    緊接着,看到剛剛走進來的落臨天,又是陰陰一笑:老師被驚掉了眼珠子,你這徒弟也別想跑!

    他趕緊拉着清舞走到落臨天面前,洋洋得意地介紹道:“臨天啊,我知道你們倆方纔纔在擂臺上見過面,不過,這次可是不一樣的身份哦;這位就是老頭子我最得意的弟子,前途無量的玄品煉器師!哈哈,怎麼樣,被嚇到了吧?”

    他滿以爲落臨天在這個地方見到了清舞一定會無比驚訝,再加上她牛叉閃閃的雙重身份,定然會跟他老師一樣,嚇得當場石化;可是,這結果卻是令他大失所望……

    落臨天淡定地笑了笑:“清舞,之前沒有告訴你我也是煉器師,真是抱歉了呢。”

    清舞倒是無所謂地搖了搖頭,挑眉一笑:“沒事沒事,做人要低調,這一點你很不錯哦!”

    看着兩人完全沒有絲毫意外的表情,反而是自顧自地攀談起來,好像還非常熟悉的樣子,華希頓感挫敗:“你們怎麼一點都不驚訝……”

    看着她的老師一臉失望的神色,清舞頓時滿頭黑線:老師啊,難道您是以嚇人爲樂趣的麼?真是很好的惡趣味啊……

    兩人不約而同地攤了攤手,相視一笑;落臨天微笑着回答:“早就知道的事情,又何來驚訝?”

    “臨天,你竟然早就知道了?怎麼不告訴我?”段禾終於解除了石化狀態,頓時有些氣惱:自己的徒弟竟然和外人串通起來把自己矇在鼓裡!

    落臨天早在風河城與清舞前去煉器師交流會之時便知道了她的老師就是華希,也就是跟自己的老師比試煉器比了幾十年的損友;不過,當時的他可不知道清舞今日竟會名揚綺羅大陸,成爲如此耀眼的存在。

    他只得故作無辜地扁了扁嘴:“老師您也沒問啊……”

    “老師,其實您今天找我們來,是不是想進行那場比試來着?”清舞可是還記得當時他們在來落月國的路上遇到了段禾會長的事情,她的老師現在終於抓到了一個機會刺激一下自己的老對手,肯定已經躍躍欲試了吧。

    “嘿嘿,果然是我的乖徒兒啊,深知我心!不過,你這老傢伙還敢不敢應約啊?”看到段禾那一副吃了蒼蠅的表情,華希笑得一臉得意。

    “哼!有什麼不敢的!臨天,擂臺比武你雖然輸了,但是這煉器可是個日積月累的經驗比拼,老師我絕對相信你的實力!”段禾鄭重其事地拍着落臨天的肩膀說道。

    落臨天心中暗自腹誹:其實他還真沒信心能夠贏過清舞啊!曾經見過一次清舞煉器,所以他清楚地知道清舞在煉器方面的天賦有多高,說真的,自己還真的沒太大把握;可是,他倒是很有興趣與清舞切磋一下煉器的技巧。

    清舞與落臨天又是瞭然一笑,對於接下來的煉器比試也十分期待。

    段禾思索片刻,有了主意:“這樣吧,爲表公平,由我來提供一些煉器材料,你們兩人可以隨意從中挑選自己需要的,自行決定要煉製什麼靈器,我們兩個老師就來看看誰的煉器水平更高。”

    兩人點頭表示同意,緊接着,段禾便帶着他們來到了自己平日裡指導落臨天煉器的一個房間之中。

    段禾心意一動,便從空間靈戒之中取出了各式各樣的煉器材料,各種珍稀無比的煉器材料像大白菜一般被隨意地堆放在桌上,若是被普通的煉器師看到了,準會像餓虎撲食一般撲上前來。

    兩人對着他們的老師點了點頭,便一齊來到了桌前,開始挑選自己所需的材料;清舞看了看眼前的材料,略一思索,便想到了自己要煉製什麼靈器。這裡有幾樣材料是煉製防禦型靈器的絕佳之物,而剛好清溪的防禦力在夜月的幾人之中最差,正好可以爲他煉製一樣防禦腰佩。

    此時落臨天也有了想法,兩人再度不約而同地開始了各自的材料選取工作。

    落臨天率先選好了材料,心意一動,便自空間靈戒中取出了煉器爐;緊接着,右手一擡,一縷火紅豔麗的火焰便募地出現在了他的指尖之上,這便是他與金曜的本命之火,赤烈火。

    這時,僅僅慢了半拍的清舞也已經擺好了煉器爐,在段禾期待而緊張的目光注視下,同樣緩緩地擡起了右手,只聽“嗤”地一聲,紫金色的絢麗火焰便出現在了她的指尖,頑皮地跳動起來。

    “果然是聖級!”段禾低聲嘆道,雙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一縷如有生命的動人火焰,心中震撼萬分;以他多年來的經驗來看,南宮清舞的火焰恐怕在所有的聖級火焰之中也屬高等,那火焰之中隱隱逸散而出的霸氣之勢,就連他這個聖級強者都感到陣陣心驚。

    可是接下來,段禾心中的驚駭簡直一波接着一波而來;原因無他,只因清舞的煉器技巧實在是太過嫺熟了!

    一樣樣煉器材料被她信手拈來,那熔鍊的動作簡直如行雲流水,毫無片刻停頓。熔鍊之後便要融合幾種材料配製成合適的比例,這個步驟也是最考驗煉器師煉器經驗的環節;清舞淡定地將幾種材料融合起來,整個過程一氣呵成,好像做過千百遍一般,份量比例也是分毫不差。

    這煉器的過程到現在,段禾已經深深地被清舞的煉器天賦與實力所折服了;若不是知道華希從來不會吹牛撒謊,他一定會以爲這位少女已經學習煉器數年之久。

    另一邊,落臨天的煉器過程也頗爲順利,他學習煉器的時間已有五年,在技巧方面已經非常純熟;兩人的煉器進度基本上相差無幾。

    落臨天煉製的是一枚靈戒,因而凝練成器的過程用時較短,先她一步完成了自己的作品;通體瑩白的靈戒看起來聖潔雅緻,這是一件玄階中品的靈器。

    最後的煉製成器階段,火焰的作用頗爲重要,所以清舞的紫雲火多多少少能夠佔些便宜;不久之後,伴隨着煉器爐之上放射出一陣柔和清雅的淡綠色光芒,她知道自己的靈器煉製成功了。

    緩緩漂浮而出的碧綠色精緻腰佩吸引了其他三人的驚豔目光,那一塊腰佩大約巴掌大小,通體流轉着清逸怡人的淡綠色熒光,嵌刻在腰佩之上的,赫然是一個淡雅出塵的“溪”字。

    清舞滿意地摩挲着手中的這一塊腰佩,脣角微勾:堂弟一定會很開心吧。

    兩人的靈器同樣都是玄階中品,然而清舞的作品卻是要精緻許多;段禾雖然不甘,也只能承認此次比試清舞的煉器實力更勝一籌。

    落臨天也是輸得心服口服,就算此次他的煉器實力贏得了她,他也不得不承認清舞的煉器天賦世所罕見;別忘了,她才用了多久的時間便達到了如今的水平?

    只不過,現在段禾看着清舞的目光又有了新的變化:那灼熱的眼神,禁不住微微顫抖的雙手,無不昭示了他現在萬分激動的心情。

    “那什麼……清舞啊,”段禾忽然猛地踏前一步,對着清舞綻放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你考慮考慮,不如甩了那老傢伙,當我的弟子如何?”

    額?段禾會長,您這是在公然挖牆腳?

    ------題外話------

    其實段會長也是個有愛的老人家有木有O(∩_∩)O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漢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
    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