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2章 被當成了冤大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2章 被當成了冤大頭?字體大小: A+
     

    不僅僅是這扇頗具歷史感的大門,還有自門的另一邊隱約傳出的些許呼喊聲都引發了清舞莫大的興趣;她輕輕地推開這扇門,眼前,豁然一亮。

    她的面前,赫然是一排古舊的老式建築,在這繁華的落月都城之中,大概是格格不入的存在;然而,令她倍感驚訝的並不是這些造型古樸的陳年建築,而是建築兩側的道路上,那密密麻麻的各式小攤,以及高聲叫賣的各類小販。

    黑市!

    清舞早已猜測到在各大城池大概都會有這樣一個所在,一些傭兵或是生活拮据之人,不願意接受正規店鋪的收購價格,便暗地裡將自己所得的一些物件在這裡出售;這種只能私下進行的交易自然需要一個固定的場所,久而久之,黑市也就此漸成規模。

    清舞前行數步,站在這條極爲寬廣的道路前方,看着道路兩旁數不清的地攤小商販,放眼望去,簡直是琳琅滿目應有盡有。黑市之中,人頭攢動,喧聲瀰漫,好不熱鬧。

    也不知道鳳軒是怎麼找到這裡的,不過,確實是個很好玩的地方!

    清舞也不急着與鳳軒會合了,一臉興奮地四處張望着;這裡可是個淘寶的絕好地方,指不定某個不起眼的角落裡就藏着什麼珍稀的寶貝呢!

    在人流之中左衝右突,明明是十分擁擠之處,卻無一人能夠碰到清舞的一片衣角;剛一進來就開啓了探照燈模式的某女瞪着大眼睛不斷地在地攤上掃視着,希望能夠淘到些好東西。

    她的目標自然是一些珍稀的內晶、煉器材料之類,若是運氣極佳能瞅見什麼寶物那就更好了。不過話說回來,這裡的東西還真的是種類繁多呢,不僅僅是各類材料礦石之類,就連各式各樣的獸蛋、幼禽蛋也不在少數,看得清舞眼花繚亂。

    不過看歸看,真正能如得了清舞的眼的,還真沒幾樣東西;她的煉器材料都是華希老師贈予的,自然不是凡品,一般的煉器材料已經無法讓她心動了。隨意地買了幾樣華希老師那裡有些匱乏的材料,大多數時候她只是細細地觀察着地攤上的各類物件,希望能碰個運氣。

    正走着,身旁某個小攤處兩人的對話令清舞眉峰一挑:

    “剛纔那人可真是財大氣粗啊,竟然把整個攤位都一掃而空了!”

    “是啊,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少爺,真是花錢如流水啊!”

    “還有他旁邊那俊俏的小少年,一看就是養尊處優的小孩子,嘖嘖,說話那語氣都不一樣!”

    “噗!小小年紀還自稱什麼‘本大爺’,真是有趣……”

    清舞頓時嘴角一抽,暗暗地抹了把冷汗: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可是,跟他在一塊的人又是誰?

    想了一想,清舞便身形閃動,感應着鳳軒的位置迅捷無比地穿行而去;不多時,便看到了人羣之中頗爲顯眼的那個紅袍小少年的身影。

    咦?他身邊的原來是……

    “這些,還有這些,我都要了!”鳳軒那猶如世家大少一般的狂傲語聲遙遙傳來,頓時搞得清舞一個踉蹌:大爺,你敢不敢再低調一點?

    而一旁的落臨天淡定地取了晶卡出來,便要幫他結賬;只聽某女一聲驚叫:

    “等等!”

    清舞趕緊衝上前來,一把攔下了落臨天的動作:“你這是助紂爲虐懂不懂!”

    接着又趕忙從鳳軒手上一奪,把那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放回了攤上,拉着兩人便走。

    “鳳軒,你亂買東西也就算了,還要人家幫你付錢?”清舞一臉的恨鐵不成鋼,完全化身成了教育小孩子的負責家長。

    鳳軒無奈地翻了個白眼,不滿哼道:“本大爺是那種人嗎?說不定吃虧的是我纔是呢!”

    什麼亂糟糟的?

    這時,落臨天的一番解釋總算是令她明白了來龍去脈:鳳軒想在這裡買些東西,可是卻沒有錢來付賬,只得掏出了自己從族裡帶出來的各類寶石,想拿來交換;可是他哪裡知道,那些亮閃閃的寶石估計把整個黑市買下來都夠了!

    正巧看到這一幕的落臨天趕緊叫他收回了寶石,並與鳳軒達成了交易:由他來爲他買下相中的東西,而過後鳳軒送給他一顆寶石作爲交換。

    聽到這裡,清舞頗爲鄙視地瞥了一眼落臨天:嘖嘖,真是精明啊,鳳軒手上隨隨便便的一顆寶石都是無價之寶,絕對穩賺不賠啊!

    既然遇上,三人接下來自然是要一同行動了;走着走着,清舞忽地眼珠一瞪,霎時眼冒綠光地往前方的某個攤位閃身而去:好東西!

    可是,行至攤前,她的神色又突然恢復如常,好像什麼都沒有看見一般,無比淡定地站在攤位前看了起來;她可不是傻子,自己表現出的喜愛程度可是與商販喊出的價格成正比的!

    她裝作隨意地看着攤位上的物件,卻是用眼睛的餘光小心地瞥了一眼那樣珍稀的物事,頓時心下又是一驚。

    從表面上看,那只是條毫不起眼的項鍊,表面暗淡無光連一絲靈器的樣子都無;可是清舞卻只一眼便察覺到了那條項鍊上鑲嵌着的黑色石頭,那其中隱隱散發着的令人心驚的奇異力量,猶如明燈一般,在攤位上尤爲矚目。

    “我也感受到了,不過這應該不是什麼礦石,好像是獸族內晶。”傾煌若有所思的聲音自清舞的腦海中傳來,愈發地引起了她對這黑色物件的興趣。

    “怎麼了?”落臨天與鳳軒也走了過來,鳳軒狀似無意地掃過攤位上的東西,視線落到那條項鍊上之時,也是瞳孔微縮;不過落臨天好像並沒有看出什麼,反而是頓了一頓,纔不動聲色地瞟了一眼那個方向,看起來應該是召喚空間之中的金曜告訴了他。

    誰料,攤位上的小販一見是方纔掃蕩了好幾個攤位的金主過來了,頓時兩眼放光,滿臉堆笑,只不過那眼中灼灼閃爍着的奸商之光被清舞看了個徹底,心中暗暗冷笑:看起來又是奸商一個啊。

    小販趕忙對着落臨天與鳳軒露出了一個熱情無比的笑容,點頭哈腰道:“三位看看有什麼中意的?我李四保證這裡的東西都是物超所值!”

    清舞隨意地拿起了一枚靈戒,問道:“這枚靈戒多少錢?”

    李四眼珠一轉,趕忙熱情應道:“姑娘真是好眼光啊!這枚靈戒可是玄階靈器,擁有靜氣凝神的功效,能夠令您的修煉事半功倍;而且它的裝載空間也比一般的靈戒要大上很多,非常實用啊!我看跟三位也很是有緣,這樣好了,就給個五十個水晶幣好了!”

    什麼?!這是在搶劫吧?

    清舞雖然沒怎麼買過東西,但也並非不瞭解行情;這枚靈戒不過是一個最普通的玄階下品靈器,根本連一個水晶幣都不值,這個李四把他們當傻子來宰麼?

    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清舞轉身便走,一邊擡腿還一邊搖頭嘆道:“真是無語,當我們是沒見過世面的冤大頭?這麼貴的價格也敢喊!”

    李四見三人轉身欲走,急忙“刷”地一下站起身來:“三位留步啊!我這還有好東西呢,價錢好商量,再看看?”

    落臨天心知清舞是在欲擒故縱,假意轉回了身來,半信半疑道:“還有什麼東西,拿出來我們看看?”

    李四趕緊獻寶一般地又取了幾樣玄階下品靈器出來,其中竟然還有相當珍貴的攻擊類靈器:“三位看看,這可是……”他滔滔不絕地講解起來,將幾件靈器描述得天上少有地上無雙,都快趕上天階靈器的珍稀程度了。

    可是講着講着,李四發覺清舞三人根本沒有把心思放在這幾樣東西上,反而是心不在焉地四處張望,好像完全失去了興趣一般;他頓時急得滿頭大汗,眼珠一轉,又拿起了方纔清舞問起價格的那枚靈戒,咬了咬牙,急聲說道:“這樣吧,這枚靈戒十個水晶幣,怎麼樣?”

    清舞無奈地打了個哈欠,撇了撇嘴:“這也不便宜吧?依我看來,這枚靈戒再怎麼被你誇得天花亂墜也不過是玄階下品而已,你覺得玄階下品的靈器價值幾何?”

    被少女精光四射的目光盯得有些忐忑,李四暗暗地抹了一把冷汗,隨即咬了咬牙:“兩個水晶幣!不能再少了!”

    清舞心中暗爽,表面上卻依舊是那副不甚滿意的模樣,滿不在乎地瞥了一眼攤位,隨手從那裡拎起了那條毫無存在感的項鍊:“這樣吧,兩個水晶幣,再順便加上這個,怎麼樣?”

    此時李四的耐心已然耗盡了,瞅了一眼清舞手中的項鍊,見那只是他以前從別人手中順帶得來的,放在這裡一直無人問津,便也懶得計較了:“行了行了,成交,快把錢給我!”

    清舞爽快地遞給他兩個水晶幣,便拉着落臨天與鳳軒兩人揚長而去,很快便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清舞覺得今天逛得也有些累了,便也不再前行,三人一同出了黑市,往回走去。

    落臨天目光灼灼地注視着身旁因爲淘到了寶貝而一臉歡快的清舞,心情不知不覺地便隨着她一同歡欣鼓舞起來。之前在水澤之地相處的短暫時光再度浮現,他的眼神竟漸漸地迷離起來:看到了活潑靈動的她,風華絕代的她,腹黑精明的她,狂傲自信的她,落臨天的心中,有些什麼難以預測的情緒,似乎在漸漸萌生而出……

    轉眼到了小組賽的最後一場,今日的比賽過後,便會決出最終進入四人決賽的選手。清舞的晉級幾乎已成定數,她今天的對手同樣來自華耀,不過這對於已經戰勝了華耀第一高手的某女來說,完全就是走個過場而已。大概在四個小組之中,她是最無懸念的一人了。

    依舊是處變不驚地穩步上臺,清舞看着對面緊張不已的對手,忽然又有了個新主意。

    裁判剛一宣佈開戰,她的對手便迫不及待地喚出了召喚獸來:是一頭八階的銀狼與七階的火焰虎。隨着那人一聲令下,兩頭威風凜凜的召喚獸狂奔而至,三兩步便奔到了清舞身前;反觀清舞卻是一臉平靜,絲毫沒有要喚出召喚獸的意思,反而是脣角微勾,揚起一抹肆意的笑容。

    少女自信瀟灑的笑晃花了衆人的眼,也讓他們忘記了困惑,她爲何不召喚自己的夥伴;清舞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獨留下道道若有似無的殘影,隨着微風輕輕飄散。

    “怎麼回事?人呢?”

    “不見了?難道咱們都眼花了?”

    正當人們瞪大了眼珠子四處尋找清舞的去向之時,擂臺上,周圍的空氣猛地一陣詭異的波動。

    她的對手募地一驚,渾身上下汗毛倒豎;一種不可匹敵的恐怖壓力迫然而來,幾乎令他難以動彈。他的心中升起了不可抑制的驚恐之色,機械般地側了側頭,卻正看到自己的脖頸之處,正架着一把寒光凜凜的短刀!

    少女淡淡的聲音徐徐傳來,短短的三個字幾乎令他呼吸斷絕。

    “你輸了。”

    她到底是什麼時候來到他的身後的?爲何自己完全沒有發覺?在她的面前,自己的召喚獸竟然形同擺設,這,究竟是怎樣的實力?

    在場的觀衆又一次陷入了失語狀態,牢牢地盯着擂臺上毫不費力地結束了戰鬥的清舞,心中第無數次升起了驚駭的感覺。

    太彪悍了!

    又是一招制勝!

    連召喚獸都沒有使出,甚至連打鬥的場面都無!

    從等級上看,那人其實也有八階中品的品階,只不過因爲召喚獸的實力偏弱,導致戰鬥力稍差一些;可是再怎麼說那也是八階中品啊,竟然一個照面之下,便被對手用刀架上了脖子!

    這是何等的差距啊!

    又一次考驗了觀衆們的心臟承受能力,清舞倒是毫無自覺;餘光瞥了一眼旁邊擂臺剛剛開始的另一場比賽,頓時興致大起。

    那是第一組的最後一場,巧合的是,比試的雙方,她都認識。

    無殤對陣黎風,看起來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戰鬥呢;不過,不知道是她多想了還是怎麼,爲何她覺得黎風看着無殤的目光,有點不對勁?

    ------題外話------

    又有JQ鳥O(∩_∩)O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