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8章 出發,落月都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8章 出發,落月都城字體大小: A+
     

    不過,傾煌自然是不會讓水沁撲到自己懷裡來的,隨意地往旁邊大跨一步,便躲開了美女的投懷送抱;沒成想,水沁一個踉蹌撲了個空,竟然轉過身來又想再度撲上前來,這下清舞還怎麼忍得了?

    氣哼哼地一扁嘴,清舞一個瞬步跨前,霎時間攔在了傾煌與水沁中間,甚至伸開手臂把傾煌擋在身後,簡直跟小母雞護犢子差不多……

    “你幹什麼呢!別擋着我和傾煌大人重逢!”見傾煌被清舞擋的嚴嚴實實,水沁只得停下了動作,一雙美眸一邊怒瞪着她,還一邊抽空對着傾煌頻送秋波。

    看到她這嫵媚的眼神,清舞只覺心中“騰”地燃起了一團紅豔豔的火苗,還有不斷升騰化作燎原大火的趨勢:“重逢就重逢嘛,用得着撲過來嗎?最激動也不過是執手相看淚眼……啊不對,執手也不行!就一起坐着喝茶聊天就好了!不許離那麼近!”

    聽到清舞這酸味十足的怒吼,水沁也毫不相讓:“你憑什麼管這麼多?!別以爲你算是我主人就可以對我呼三喝四了,這是我與傾煌大人之間的事情,你只能靠邊站!”顯然,方纔光顧着激動於傾煌的出現,水沁竟然徹頭徹尾地忽略了傾煌是從哪裡出現的,還有他和清舞剛纔到底在做什麼……

    “你是犯花癡了吧?!傾煌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說不許就不許!”清舞繼續咄咄逼人。

    “什麼?你竟然想用命令來阻止我?真沒看出來,你怎麼會如此卑鄙!”水沁早就被憤怒衝昏了頭,平日裡的沉着睿智丟得無影無蹤,竟然到現在還沒能反應過來。

    一旁的傾煌薄脣微勾,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家寶貝吃醋炸毛的樣子,眼底的寵溺與欣喜幾乎要盪漾出來。

    “我卑鄙?那是你好吧!明明是想借機親近我家傾煌!”某女一激動,某個令人浮想聯翩的詞語又冒了出來。

    “你家?你犯什麼……”水沁的憤怒也快要達到了頂點,眼看着不文明用語都快要傾瀉而出了。

    “水沁,閉嘴!”感覺水沁似乎要說出些不入耳的話了,傾煌終於不再看戲,冷冷的一聲斷喝,打斷了水沁的高呼。

    “傾煌大人?!”水沁難以置信地看向傾煌,美眸中募地泛起了絲絲委屈的水光,不滿地急聲說道:“您怎麼能站在她那一邊?您知不知道我……”

    傾煌眉頭微蹙,再度冷淡地打斷了她的話:“水沁,清舞是我的本命契約者,見到她就如同見到我!”

    什麼?什麼時候……

    水沁怔愣一瞬,卻是猛地反應過來;傾煌這句話所述事實其實並沒有給水沁帶來多大驚訝,畢竟她是知曉那個預言的,在看到清舞的碧玉天心鐲之時,便有些心理準備,之前也正是因爲如此,才坦然接受了被清舞契約的事實;可令她感到無比挫敗的是,她竟然完全沒有發覺,傾煌大人其實一直就在自己身邊!他早已經與清舞締結了契約!

    可是,爲何之前她沒有感受到他的氣息……水沁有些委屈,心中的態度卻是漸漸地軟了下來;既然傾煌大人已經認同了他的本命契約者,自己也不會惹他生氣的。

    “還有,清舞也是我認定的伴侶,希望你明白我的意思。”傾煌頓了一頓,愈發鄭重地開口道;與此同時,還不忘把清舞拉到自己身邊,毫不遲疑地拉起了她的芊芊玉手,宣佈着所有權。

    傾煌這堅定的宣告對水沁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她直勾勾地盯着傾煌與清舞交握的手,再看看他看着她的眼中那毫不掩飾的柔情蜜意,還有她因爲他的這句話而羞得通紅的俏臉。頓時,水沁的眼前,天塌地陷……

    水沁失魂落魄地低着腦袋,不知在想些什麼;與此同時,清舞正不滿地朝着傾煌傳音叫喊。

    “哼!你看看你惹的桃花債!沒事一天到晚亂放什麼電!”

    “我哪有?本尊明明只會對你一個人放電……”

    “我纔不信!你看看人家那丟了魂一般的樣子,肯定是被你始亂終棄了!快從實招來,她以前是不是朝你撲了很多次了!”

    “咳咳……確實撲了幾次,但是本尊保證,沒有一次成功!”

    “你騙鬼呢!你這妖孽,在狐族裡面還不知道有多少個水沁呢!”

    “嘖嘖,沒看出來,你的醋勁可真大!”

    “誰、誰吃醋了?我纔沒……”

    這方,某兩隻正在嘰嘰咕咕地打情罵俏,水沁卻猛地擡起了頭,目光中的失落已經不復存在,轉而化作了一抹堅定與決意:“我可以認同你的身份,但是這並不代表我認同你!”

    嗯?有意思!這句形同挑釁的話語突然令清舞對她轉變了看法;這個水沁,確實不簡單!

    她可以尊重自己愛慕對象的選擇,但是,卻並不會因此頹廢,或者嫉恨在心,反而是正大光明的發出宣告;如果是這樣的女子,清舞倒是希望能夠得到她的認可!

    清舞勾了勾脣,對着她點了點頭,眉目間盡是一派自信之色:“我會讓你認同我的!”

    傾煌忽然蹙起了眉,鄭重其事道:“水沁,我希望你能幫我一個忙。”

    水沁看到他前所未有的嚴肅之態,也趕忙正色點頭:“傾煌大人儘管吩咐。”

    “我想讓你回到族裡,爲我暗中調查組中現在的情況,尋找能夠分化傾凜與你哥哥同盟的突破口。”傾煌沉聲說道,嚴肅的語聲中,還透着一絲不易察覺的凜冽寒意。

    水沁頓時渾身一震:“對不起,我哥哥……”

    “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說了,此事,就交給你了。”傾煌別過頭去,顯然是不想提起某些被自己刻意逃避的往事。

    水沁也有些歉意地抿了抿脣,隨即毅然決然地點頭應道:“傾煌大人,放心交給我吧。”

    “嗯,有任何發現傳音告訴清舞即可。”通過契約,水沁與清舞可以隨時傳音通話,因此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及時地告知傾煌。

    水沁又是一番保證,隨即定定地看了清舞一眼,後者揚了揚眉,回以她一個“拭目以待”的眼神;水沁對着傾煌微微一禮,緊接着募地閃身消失在了兩人面前。

    “哼!”清舞氣呼呼地甩開了某狐狸的大掌,一臉的不忿:“我還想讓她留守在南宮家呢,你倒好,一個命令就把人家指派走了,這麼急着趕她走,是不是怕她留在這裡會露餡啊?”

    “呵呵,還沒吃夠啊!也不怕酸掉了牙?”傾煌笑眯眯地踏前一步,站到她的身前,惑人的桃花眼中滿是戲謔。

    “不許轉移話題!我問你,她爲什麼在你一出現的時候就發現你了?”清舞氣鼓鼓地嘟着小嘴巴不依不饒。

    傾煌眼中笑意更甚:想不到這小丫頭醋勁這麼大!

    眨了眨眼,他細細地解釋道:“每個種族都有獨特的氣息,而我作爲狐族之尊,身上自然而然散發着王者氣息,輕而易舉地就會被同族所知;也正因如此,我才儘量一直待在你的召喚空間,以免暴露自己的所在。”

    “喔……還有,水沁的哥哥是……”通過傾煌與水沁的字裡行間,清舞已經大概猜到了些什麼,關於傾煌究竟爲何不能暴露自己,還有他最初與自己相遇時的狀況……不知道是怎麼了,她今天特別地想要知道他的事情;看到水沁知曉他的更多,心中有種澀澀的感覺,很不舒服。

    傾煌的眼底,快速地劃過一抹感傷與冷冽:“現在,我只能告訴你,我的族裡,有個強大的敵人。”

    看到他痛楚的神色,清舞也不願再追問下去,皓月般的明眸中閃爍着堅毅的光芒,灼灼地凝視着他:“無論多麼強大的敵人,我都會和你一起戰勝他!”

    絕美的少女,自信而堅毅的微笑,深深地觸動着他的心靈;在他最脆弱之時,她出現在了自己的生命中,從此,彼此之間,深深羈絆……

    想來想去,最終清舞還是隻能前去風雲堂,拜託柳涯老師幫助自己留意南宮家的情況;不過想到家中還有那位聖級長老坐鎮,清舞倒也並不太擔心。爲防萬一,她還決定留下風暴飛鷹小風在此留守,一旦情況有變,小風也可第一時間告知於她。

    終於到了出發之日,風雲學院的參賽隊伍,即將乘坐學院專門訓練的一隊獅鷹前往落月國都城,在那裡爲即將開始的三大國學院精英賽進行最後的準備。

    參賽的學員們由華希院長親自帶隊,在風雲學院一衆學員們欽羨萬分的目光中,參賽的二十多人各自騎上獅鷹,漸漸高飛遠去。

    學院的獅鷹比驛站的速度更快,僅僅一天的功夫,他們便到達了落月國邊境,在這裡表明身份之後,暢通無阻地繼續前行。

    正飛行間,傾煌有些納悶的聲音忽地自她腦海之中響起:“後面有聖級強者正急速靠近過來。”

    聖級強者?她忽然覺得,這個聖級強者也許是衝着他們來的……

    果不其然,衆人的後方,遙遙地傳來了一聲不滿的怒吼:“老傢伙,給我站住!”

    與此同時,華希的臉色驟變,原本晴光瀲灩的老臉瞬間烏雲密佈,立刻叫停了隊伍,回頭望去,還不忘同樣回以暴怒的狂吼:“你這老不休,跟着我做什麼!”

    隨着那老者徐徐飛近,衆學員的眼中,漸漸地浮現出一抹崇敬與嚮往的神色:聖級強者!他們每個人都是天之驕子,年輕天才,自然是以聖級爲目標,而他們每個人都飽含自信,自己定能邁入聖級,成爲這片大陸上的巔峰強者!

    老者氣呼呼地指着華希大吼起來:“誰要跟着你這老傢伙了!老夫是要去看望我的好徒弟的;倒是你,別總是擋着老夫的路!”

    華希卻是眉毛一瞪,冷笑一聲:“哼!別再炫耀你那徒弟了,我可是新得了個天賦絕佳的弟子,比你那徒弟強上一百倍!”

    清舞聽到這裡,卻是突然明白了這位老者的身份:原來,他就是華希老師經常提起的煉器對手啊!

    這兩人都是徹頭徹尾的煉器狂,整日比賽誰的煉器水平更加高超,卻始終難分高下;後來,自從那位老者收了一位擁有聖級火焰的徒弟,所煉出的靈器品質,便大大提高,華希從此便落了下風,時常被他笑話後繼無人。

    如今,華希收了清舞這麼位驚才豔豔的天才徒弟,自然是要迫不及待地炫耀一下了;被埋汰了這麼多年,他終於要揚眉吐氣了!

    “什麼?你收了徒弟了?”那老者頓時呆愣當場:這老傢伙挑剔的很,究竟是什麼樣的變態,能夠入得了他的眼?

    “哼,那是自然!我那乖徒兒的聖級火焰可是厲害得很,你的那個徒弟可比我的徒兒差得遠了!”華希院長毫不掩飾自己的得意之色,而周圍一衆圍觀的學員,也紛紛把目光瞥向了清舞:能夠令院長大人如此讚賞,看起來她還真的有些本事!

    “什麼?!你的徒弟也有聖級火焰?”老者驚得眼珠子都快掉了出來:還真被他找到個同樣擁有聖級火焰的弟子!眼珠一轉,卻是不肯服輸:“那又如何?我徒弟的火焰一定更強!有膽的話,你徒弟跟我徒弟比試一場!”

    他剛收的徒弟,想必在煉器方面的經驗還知之甚少;自己定要趁此機會再度將他打敗!老者這樣想着,眼中流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戰意。

    華希連半刻的猶豫都沒,直接點頭應下:“沒問題!到時候輸得太慘,可別怪我沒事先提醒你!”

    “哼,你這句我原話奉還!”老者怒瞪着華希,氣哼哼地扔下這句話,一甩衣袖便超越了華希,飛射而去。

    清舞滿頭黑線地抽了抽嘴角:喂喂,沒有人該問問她的意見嗎?他們的比試,貌似好像應該是她的事情吧?

    ------題外話------

    某秋今天有些事情出去了,晚上纔回來碼字嗚嗚,偶深深地錯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