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章 堂妹,新婚愉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4章 堂妹,新婚愉快字體大小: A+
     

    今日的風臨國都城,洋溢着濃烈的喜慶氣氛。

    因爲今日,是風臨國三皇子風洛情與南宮世家三小姐南宮清吟大婚的日子。

    自皇宮到南宮府邸所需經過的大道兩側,四處張燈結綵,紅綢高掛。就連路過的普通百姓的臉上,也洋溢着興奮的笑容。

    此時此刻,南宮府邸之中卻是亂作了一團;因爲今日的新娘正在大發脾氣。

    “不是說和我原來的嫁衣一模一樣嗎?這件怎麼這麼難看!”南宮清吟狂怒的吼聲震得整個房間都跟着抖了抖。

    “小、小姐,時間實在是趕不及……”一旁的喜婆嚇得兩腿發軟,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可惡!到底是誰!哪個該千刀萬剮的傢伙竟然跑來燒我的嫁衣!被本小姐知道了定要剁了他的手,不,用火燒了他的手!”南宮清吟面目猙獰地咬牙切齒道,原本嬌美的面容變得扭曲不已。

    喜婆看到她這副模樣,禁不住渾身一顫:天啊,她還從沒伺候過這麼恐怖的新娘子!沒想到傳聞中溫婉可人的南宮三小姐竟是這種德性,太不可思議了……

    與此同時,皇宮某殿之中。

    “行了情兒,去接你的皇子妃入宮吧,誤了吉時就不好了。”風臨國皇帝風浩玄看着自己寵愛非常的三皇兒,心中有些納悶:爲什麼他總覺得他的皇兒其實並不想娶南宮三小姐呢?可是上次自己問起此事,他卻堅持一定要儘快迎娶南宮清吟,這又是怎麼回事?

    風洛情沒精打采地應了一聲,這才一步一挪地走出了宮殿。他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他原本以爲自己很喜歡南宮清吟,可是,自從那一晚之後,他就覺得自己變得越來越不瞭解她,就好像,她的溫婉賢淑根本是一場戲;尤其是聽到了某些關於南宮清舞失蹤、甚至已經身亡的消息之後,他的腦海,竟忍不住時常回想起那個與從前判若兩人的少女,回想起她在比武擂臺上的光華萬丈……

    用力地甩甩腦袋,強行將所有的胡思亂想拋出腦外;無論如何,今日他都要迎娶南宮清吟,不論自己的內心深處到底願不願意。

    “喂,你們倆別在我眼前亂轉了!”清舞正在院長的煉器房中搗鼓些什麼,卻被圍着她四處飛舞的兩個小傢伙搞得心煩意亂。

    “小夢,你若是實在閒得無聊,就試試能不能迷魂小閃,怎麼樣?”清舞瞥了一眼歡脫地上下翻飛的兩鳥,真的很想把他們倆塞回召喚空間。

    小夢與小閃一聽這話,頓時蔫了,只好安安分分地停在了桌上,兩對滴溜溜的小眼珠可憐兮兮地盯着他們的主人。

    小夢正是清舞之前在夢魘魔鷹一族順手撿的那枚幼禽蛋,既然交付任務的時候沒有用上,她自然就要毫不客氣地契約了;沒成想,這小夢竟然是個和小閃一樣的活躍分子,這兩個小夥伴碰到了一起,總算是找到了玩伴,整天地黏在一起歡脫地上竄下跳,可苦了清舞這個主人了。

    正在這時,房門“砰”地一聲被人打開,鳳軒蹦蹦跳跳地竄了進來:“小舞子,快去看看吧,那個新郎官已經往你家走啦!”

    清舞嘴角一抽:他可不可以不要再這麼叫了!前幾日,鳳軒忽然提出,鑑於他總是被某女叫做“小軒軒”,所以他也要給清舞起個名字;從此,清舞就與這個跟某朝太監頗爲相像的名字結下了孽緣。

    好吧,怎麼說今天也是自己最親愛的堂妹的大喜日子,耽誤一下煉器的研究也就算了吧!清舞拍了拍手,招呼着早已經快要按耐不住的兩鳥一同走出了房間。

    “清溪他們呢?”他們幾個沒理由會錯過今天這場大戲吧?

    “他們說在你家對面的那棟酒樓裡等你。”鳳軒看着她不緊不慢的樣子,簡直想直接把她打包拖走:也太淡定了一點吧!

    “在那麼顯眼的地方?不會被認出來吧?”若是計劃功虧一簣不就沒意思了?

    “所以他們準備了這個。”鳳軒撇了撇嘴,憑空變出了一頂紗帽,遞給了她:“他們早就訂了個房間,說是視角極佳來着。”這幾個傢伙倒是不笨嘛,看起來自己的那番功夫不會白費了。

    鳳軒這幾天混跡在都城中的大街小巷四處玩耍,自然瞭解了不少人類的生活習俗與一些基本常識,所以現在說起這些來倒是有模有樣的。

    兩人剛一出了院長小樓,兩鳥便飛得無影無蹤;清舞無奈地戴上了紗帽,直接拉着鳳軒抄近路來到了酒樓的所在。不過,看起來她對於害怕被認出來的擔憂完全是多餘的,因爲酒樓裡所有的人都趴在窗邊看着南宮府邸的方向,就連進來的時候也根本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清舞推開房門,發現房內的清溪三人正興致勃勃地盯着對面南宮府邸的門前,連她進來也只是斜斜地瞥了一眼;鳳軒見狀,滿臉興奮,“刷”地一下奔了過去。

    清舞不滿地扁了扁嘴巴:至於把本小姐忽略得這麼徹底嘛!

    “出來了出來了!”東辰月忽然發出了一聲興奮高呼,使勁地探着身子往前看着,生怕漏掉了他們的哪個動作。

    此時此刻,風洛情正扶着南宮清吟緩緩地朝着喜車走去,動作小心翼翼,看起來真的是對自己的新娘呵護備至。

    清舞還是第一次看到綺羅大陸的婚禮,突然也來了興趣,忍不住趴到窗前,一同饒有興致地看了起來。這裡的新娘並不用蓋着大紅蓋頭,只是頭頂披着一層薄薄的紅紗,令新娘的容貌若隱若現;新娘乘坐的是由四匹紅鬃寶馬所拉的華麗喜車,相當精美奢華。再加上此次是皇子成親,場面更是宏大,處處充斥着皇室的威嚴與尊貴。

    終於等到這一天的南宮清吟笑得燦爛無比,隔着紅紗也能看到她那得意洋洋的神色,就好像自己馬上就要成爲女皇了一般。

    清舞不屑地冷哼一聲:得意吧,你人生的得意之刻也就到今天爲止了,今天,一定會令你終生難忘的!

    風洛情扶着清吟踏上了喜車臺階,便鬆開了手,回過身去,準備回程。這時,清吟一隻腳正踏入了喜車,另一隻腳正準備邁上最後一步臺階;突然,清吟踏在喜車上的那隻腳不知爲何募地一軟,整個人頓時失去了平衡向後倒去!

    “啊呀!”清吟頓時花容失色,兩手胡亂地四處揮舞,想要抓住些什麼,卻是徒勞無功;好巧不巧地,風洛情剛剛轉身,完全沒料到清吟會突然來了這麼一出,竟是連反應都不及,便被仰天栽倒的清吟砸中了後背,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新娘摔了個四腳朝天,新郎被砸了個狗啃泥!

    “噗……”人羣中傳來了一陣悶悶的鬨笑聲,想笑卻又不敢大聲的圍觀衆人可是有夠慘的,一個個憋笑憋得臉紅脖子粗。

    狼狽不堪的兩人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趕忙站起身來,理了理被搞得一團糟的喜服;風洛情的臉色陰沉不已,卻是趕緊扶住了摔得昏頭漲腦的清吟,眼底悄然劃過了一抹不易察覺的忌憚。

    酒樓房間內,清舞又是無奈又是好笑地看着正捂着肚子笑得小臉通紅的鳳軒,微微勾了勾嘴角:“小軒軒,不錯啊,惡作劇功力見長!”

    剛纔別人也許沒太注意,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就在清吟準備邁上臺階之時,鳳軒揮指一彈,一枚毫不起眼的小石子對着清吟的腿彎處直掠而去,正中目標;若非如此,好端端的,清吟怎麼會突然腿部發軟呢?

    “哼!誰讓她穿那麼紅的衣服?活該被摔個四腳朝天!”鳳軒憤憤地揮舞着小拳頭,依舊對清吟的大紅嫁衣耿耿於懷。

    清舞無語撫額:唉,到底是小孩子啊!

    這時,南宮府的門口一陣鑼鼓喧天,喜花飄灑,宣告着新郎新娘要朝着皇宮進發了。

    皇室的排場到底是非比尋常,僅僅是在前面敲鑼打鼓的開道之人就有數十個,整個隊伍兩側還有負責撒花、撒喜錢的宮女,身着鎧甲護衛的士兵,喜車後面還跟着一大隊送嫁的喜娘,整個接親隊伍足足有數百人之多,浩浩蕩蕩地往皇宮方向行進,蔚爲壯觀。

    清舞看着這奢華恢弘的場面與圍觀人羣欽羨萬分的目光,不屑地撇了撇嘴:這有什麼,等姐姐我大婚的時候,場面一定要比這個盛大百倍!

    她大婚的時候……不知爲何,清舞的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了某妖孽狐狸身着大紅喜袍,帶着一臉肆意邪笑朝着自己踱步而來的場景;絕美的小臉上,悄悄地飛上了一抹紅霞……想着想着,卻又猛地回過神來:天啊,她爲什麼會有那樣的想法?雖然聖級的獸族化形完全與人類毫無二致,可是可是,這畢竟是人獸啊,也太重口味了一點吧……

    正在進行着激烈思想鬥爭的某女沒有注意到,某個惡作劇大王竟突然不見了蹤影,以至於差點錯過了接下來無比精彩的一幕:

    “啊啊啊!”今天清吟高亢的女高音格外活躍。

    只見,拉着喜車的四匹紅鬃寶馬也不知是受了什麼刺激,竟突然仰天幾聲嘶鳴,隨即像發了瘋一般猛地向前衝去;四匹馬的前面,正是騎着馬匹徐徐前進的風洛情!

    突如其來的猛衝令清吟的喜車失去了平衡,一陣左搖右擺,坐在喜車上的清吟看着發了瘋的馬兒,又一次嚇得不知所措;風洛情感受到身後咄咄逼人的四匹發狂中的烈馬,更是驚得面色慘白,趕忙一個縱身跳下了馬匹。

    可是,清吟可就慘了,在喜車裡面被顛了個七葷八素,錯過了躍下喜車的最佳時機,四匹馬兒嘶吼過後,便驟然發力,狂暴地朝着前方衝去;隊伍前面的一衆奏樂師嚇得慌忙躲閃開來,有躲避不及的直接便被馬匹飛奔的衝擊力震倒在地;衆人的躲閃反而令馬兒的前方暢通無阻,他們愈發加快了奔跑的速度眼看就要衝出隊伍,奔跑離去。

    正在這時,隊伍後方某個不起眼的位置,一個護衛模樣的男子躍身而出,以風馳電掣一般的速度追上了狂奔中的馬兒,毫不遲疑地揚起手中的劍,對着四匹馬兒的套索猛地一揮,將其砍斷;馬兒狂奔而去,而喜車也成功停了下來。

    喜車裡的清吟早已被顛得暈頭轉向,胃中一陣翻涌的感覺,顫巍巍地爬出了喜車便大吐特吐起來……

    “嘿嘿,怎麼樣,夠不夠精彩?”鳳軒不知什麼時候閃回了酒樓房間,衝着目瞪口呆的衆人洋洋自得地炫耀起來。

    清舞嘴角抽搐地看着下面已經亂成了一鍋粥的接親隊伍,哀嘆不已:唉,我可憐的堂妹啊,姐姐我對不住你,怎麼就拐回來這麼個惡作劇之王呢?

    “鳳軒,你是怎麼讓那些馬兒發狂的啊?”東辰月一臉好奇地發問道。

    “哼,不告訴你!”鳳軒拽拽地揚了揚小腦袋,明明是無比狂妄的樣子,由他做出來卻格外可愛。

    最後,他們只得從隊伍中抽調了幾個護衛的馬匹,重新拉上喜車,總算是有驚無險地到達了皇宮。

    到這裡,熱鬧其實已經差不多了,剩下的,便是待風洛情與南宮清吟在宮中舉行過正式的婚禮大典,晚上廣宴衆臣的盛大宴會;屆時,自然也是清舞閃亮登場的時候。

    夜幕,終於來臨。

    皇宮中,專爲露天宴會而造的華貴花園,此時已經是燈火輝映,座無虛席。

    “天啊,竟然連風雲學院的院長大人也來了!”

    優哉遊哉地坐在某個角落位置的華希,不可避免地被衆人認了出來;他們紛紛訝異非常:這位脾氣古怪的聖級強者可是向來都不參加這種場合,今天這是怎麼了?

    南宮家的席位上,南宮天華一邊不冷不熱地與道賀的衆人應答着,一邊不住地朝着宴會的入口之處張望:他的乖孫女怎麼還不來?一會宴會可要開始了啊!

    正在此時,隨着侍衛的一聲高呼,風臨國皇帝陛下與皇后,各位皇子皇女,還有今晚宴會的男女主角,終於出現在衆人面前。

    宴會上最耀眼的無疑是風洛情與南宮清吟這一對璧人,可是這兩個人現在卻是各有所思,甚至連他們的父皇說了些什麼祝詞都沒有注意。風洛情不斷地回想着今天發生的種種意外,眼中浮現出一抹晦暗不明的困惑;而清吟則一臉幸福地挽着風洛情的胳膊,不住地幻想着今晚美好的新婚之夜,雖然白天出了些意外,但似乎並未影響她今日成婚的欣喜之情。

    風浩玄的祝詞過後,衆臣便爭先恐後地奉上賀禮,禮物之精美,簡直令人眼花繚亂;此次送禮的輕重,又何嘗不是一次衆臣之間的比拼?

    隨着衆臣道賀完畢,風洛情緩緩站起身來,準備例行地說上幾句感謝的話;可是,他剛一啓脣,便募然蹙起了眉頭,與忽然間臉色大變的衆人一同,望向了前方黑暗的天際:那裡,正有兩道頗爲強悍的氣息,閃電一般逼近而來!

    兩道氣息大概都在八階,透着無限的凜冽鋒銳之氣;那兩道氣息的速度極快,自衆人感受到他們的存在,到距離衆人近在咫尺,不過是轉瞬之間,就連叫出護衛也是不及;在場衆人紛紛站起身來,如臨大敵地看着在黑夜中隱隱現出身形的兩個龐然大物,待終於看清之際,登時齊刷刷地變作了木偶,呆立原地。

    這兩道氣息,分別是來自猛禽一族的風暴飛鷹與虎頭黑雕,兩禽壯碩的身軀幾乎遮蔽了明亮的月光,夜色中,兩對犀利的眸子分外恐怖。然而,令衆人齊齊陷入呆滯的並不是這兩隻猛禽,而是猛禽背上馱着的一干少年少女,或者說,是這一羣少年少女之中最耀眼奪目的那一位絕美少女!

    清舞的“死訊”雖然最初只是在那家酒樓之中的幾人知曉,但怎奈一傳十,十傳百,再加上清舞這幾日還有意地“宣揚”這個消息,南宮家大小姐葬身水澤之地的消息已經成了衆人暗自以爲的“事實”。可是現在,傳言已死的少女突然就這樣安然無恙地出現在衆人面前,還是以如此拉風的出場方式,怎能不令他們驚掉了眼珠?

    在衆人毫無焦距的目光注視下,風暴飛鷹與虎頭黑雕齊齊落地,這一聲砰然巨響也重新喚回了衆人的思緒。清舞敏捷地跳下小風的後背,笑意盈盈地看着在場衆人,有些好奇地問道:“衆位這是怎麼了?怎麼見到我像是見了鬼一樣?”

    衆人齊刷刷地滿頭黑線:確實跟見了鬼差不多啊!

    南宮天華眼珠一轉,趕緊擺出了一副激動萬分的表情,三步並作兩步奔上前來:“小舞,你可算回來了!”眼中淚珠瑩瑩,幾乎喜極而泣。

    額,她爺爺可真是個演技派啊!清舞暗地裡扯了扯嘴角,隨即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張開雙臂與爺爺來了個熱情的擁抱,隨即開口說道:“爺爺,小舞很想您呢!不過,敘舊的話還是過後再說,今天可是堂妹的大喜日子啊,我可是好不容易纔趕回來的呢!”

    “好好好,你妹妹一定很開心!”南宮天華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條縫,隨即有點暗示性地瞥了瞥她身後的兩個龐然大物;清舞這才“恍然大悟”,趕緊不好意思地吐了吐小舌頭:“嘿嘿,他們在這是有點影響氣氛哈。”話音落下,心意一動,風暴飛鷹與虎頭黑雕便化爲兩道流光沒入了清舞的召喚空間之中。

    衆人心中雖然隱隱地都能猜到兩禽的來歷,但如今親眼所見,仍然震撼不已:這南宮清舞,竟然已契約了兩隻八階猛禽;她如今的實力,絕對不可小覷!

    瞥見衆人精彩紛呈的臉色,爺孫倆會意一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衆人見狀,紛紛走上前來,與爺孫倆寒暄起來,無非就是說清舞不僅安然歸來,還實力大進,南宮家實爲雙喜臨門;一時間,宴會本來的主角倒是被晾在了一邊。

    清舞見此情形,趕忙踱步上前,對着今晚的主角綻放出了一個璀璨無比的欣喜笑容:“三皇子,清吟妹妹,恭喜了哦。”

    然而此時此刻,這對新人注視着她的目光之中,卻毫無喜色。

    風洛情愣愣地盯着眼前絕美不可方物的女子,她自黑夜之中英姿颯爽地現身,耀眼得如同今晚夜空之中的那一輪皓月;她的一顰一笑是那般耀眼奪目,幾乎令他難以移開目光。不知爲何,他的心底,竟突然有些後悔之意:當初他做出退婚的決定,真的太過草率。

    而南宮清吟的神色,自然是憤恨不已,強烈恨意幾乎令她咬碎了一口銀牙:爲什麼,爲什麼她沒有葬身鳥腹,還偏偏要在這個時候回來?更有甚者,還搶走了所有屬於她的風頭!南宮清舞,你爲什麼沒死!

    “咦?堂妹你看起來怎麼不太高興呢?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在埋怨我這個做姐姐的沒有獻上新婚賀禮吧!放心,我的禮物你一定會喜歡的!”清舞一邊說着,一邊淡定自若地拿出了早已備好的禮物,鄭重其事地遞了過去,口中還唸唸有詞地解釋道:“我想着畢竟是妹妹大婚,怎麼也要表達一下我的心意,所以這禮物是我親自制作的,可我這半吊子水平畢竟有限,若是樣式不好的話,還請妹妹不要見怪纔是。”

    清吟本不想接過這禮物,以她的直覺,裡面絕不會是什麼真正的賀禮;可是衆目睽睽之下,她根本無法拒絕,只得扯出一抹笑容接了過來:“多謝姐姐。”

    伴隨着清吟打開了禮物盒子的動作,衆人的眼前,驟然呈現出一抹聖潔無比的純白色光華;光華漸散,那禮盒之中靜靜安放着的某樣物件,也展現在了衆人的面前。

    那是一條純白色的精緻項鍊,鏈身流轉着最最純潔的白色熒光,整條項鍊都散發着柔和高貴的氣息,令人一看,便覺得高雅無比。衆人的眼珠簡直快要掉到項鍊上了:天啊,這、這是……

    而看到了項鍊的清吟,竟如同着了魔一般,目光迷離,呆呆地將手撫上了那條項鍊;隨着她的這個動作,鏈身竟似有靈性地微微一顫,純白色的光華愈發璀璨。

    看着清吟着迷地摩挲着項鍊的舉動,清舞臉上的笑容更甚:“堂妹,新婚愉快。”

    ------題外話------

    親們可不會認爲這只是條項鍊而已吧?它的功能可是相當強大的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