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我能看看你的本體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我能看看你的本體嗎字體大小: A+
     

    我能看看你的本體嗎?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凌夕深深地看着少女堅定而自信的目光,深碧色的眸子中,閃過一抹別樣的意味。

    “對了!”清舞聽了這麼久,好像還有個非常好奇的事情沒能知曉呢:“我能不能知道你的本體到底是什麼呀?”她烏黑瑩亮的大眼睛閃着興奮異常的迷人光芒,滿臉都寫着“快點告訴我”的表情;沒辦法,她實在是很想知道,這樣一位溫柔俊朗的大帥哥,本體究竟爲何?一定也相當俊美動人吧!

    “你……真的想看?”不知爲何,凌夕的俊臉上竟然浮現出了一抹奇異的暈紅,好像在害羞似的;澄澈的眸子閃了又閃,他恍如喃喃自語一般地低低問道。

    “嗯嗯!”清舞把頭點得小雞啄米一般,眸中一閃一閃的小星星快要晃花了他的眼。

    “……這個……”凌夕眼中的慌亂與羞澀更甚:到底應不應該告訴她呢?

    這下,清舞總算是看出了凌夕的掙扎與糾結,心裡面猛地“咯噔”一聲:難道說,他的本體其實很不忍直視?他怕對不起她這個唯一的觀衆?

    話說也是,自己也太突兀了,無緣無故就說要看人家的本體,仔細想來,這簡直跟讓人家脫了衣服給自己看果果差不多啊!額,她對天發誓她真的沒有那麼邪惡的……

    “那什麼……要不還是算了吧……你是不是在陸地上沒辦法化形啊?當我沒說,呵呵……”清舞趕緊支支吾吾地說道,小心臟忍不住再度忐忑了:嗚嗚,凌夕會不會認爲她是個很隨便的女子啊!

    可是,凌夕卻在清舞再度陷入自我腦補之際,暗暗下定了決心。幽幽地注視着眼前這個他等待了四百年的少女,情不自禁地想着:如果是她的話,也許真的還不錯……畢竟他以後是一定會與她簽訂契約的,內心深處,好像並不排斥、甚至有些期待着與她有更深一層的關係呢……

    於是,就在清舞剛剛說完這句話的同時,凌夕卻是將深邃的眸子微微一閉,身子緩緩地浮了起來……

    在清舞驚詫萬分的目光下,凌夕的周身漸漸地閃爍出了海藍色的點點光芒,越來越多,絲絲縷縷,最終將凌夕的全身包裹了起來。他的身上,驟然放射出一陣刺目的光輝,映得清舞忍不住微微閉了閉眼。可是,耳邊卻突然傳來了陣陣海浪翻涌的奇異聲響;她慌忙睜眼,隨即看到了令自己終生難忘的絕美一幕……

    海藍色的光芒澄澈得令人心馳神往,卻依舊只是光芒中間那一抹身影的陪襯;那個身影,充斥着難以言喻的美。

    凌夕的上半身依舊是人類的模樣,只是身上覆蓋着薄薄的一層璀璨的鱗片;那鱗片在海藍色光芒的映照下,竟折射出星星點點的五色流光,令人禁不住迷醉其中。最讓人難以移開視線的,是他的腰部以下,竟然是一條長長的魚尾!

    飄逸的魚尾在半空之中輕輕搖動,恍如優雅迷人的蝴蝶一般動人,周圍的一切,都因他的存在黯然失色……

    鮫人!竟然是海族之中珍稀無比的鮫人一族!

    清舞呆呆地凝望着展現在她面前這難以言喻的美,覺得連自己的呼吸都陷入了停滯。只存在於人類美好幻想中的鮫人一族,現在竟然就這樣呈現在了自己的面前!呆楞中的清舞沒有發覺,凌夕那深碧色的眼眸之中,悄然閃過一抹隱晦的光芒,隱隱地,竟透着幾分竊喜;只是,連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究竟因何這般欣喜。

    海藍色的光芒再度閃現,接着漸漸消散而去;光輝散去,凌夕已經再度恢復了人形。眼看着某女依然保持着雙目呆滯、微張着小嘴的神遊狀態,他頓覺有趣得緊;正想說些什麼喚回她完全漂離的意識,卻募地眸光一閃,發現了她嘴邊正緩緩流趟而出的可疑液體……

    “噗嗤”一聲清朗而好聽的笑聲終於讓清舞的神智重新回籠,神遊許久之後的第一眼竟然又看到了鮫人帥哥無比驚豔的迷人一笑,頓時又一次瀕臨大腦當機狀態……

    “呵呵,清舞你真的太有趣了。”怕她尷尬,凌夕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卻發現那可愛的少女竟然依舊是呆楞楞的模樣,根本沒有發覺他是因何而發笑。無奈地微勾薄脣,他假裝輕咳一聲:“那個,清舞……”一邊說着,一邊暗示性地拿手摸了摸自己的脣邊,對着她眨眨眼。

    嗯?什麼意思……清舞一頭霧水地按照他的“指示”摸了摸自己的脣邊,頓時大囧:她的嘴邊這、這幾滴可疑的液體是什麼?!千萬不要是她想的那種液體啊!蒼天啊,大地啊,丟人丟大發了!

    驚悚之下,趕緊胡亂地抹了一把,嘴角扯出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呵呵,我、我可能是餓了呢……”剛說完這話,登時一驚,立刻就想把自己pia飛出去:剛看到人家迷人的身姿就這麼說,她這不就是在暗指他長得秀色可餐嘛?

    餓?對了!清舞突然想到了解救自己的無敵轉移話題法,趕緊撓了撓小腦袋好奇問道:“你在這裡都吃些什麼啊?”

    凌夕知道這小丫頭尷尬了,順勢接過了話茬:“其實跟你們人類差不多,這裡的植物我都可以食用的,就像你們在外歷練時生火做飯一樣。”

    聽他這麼說,清舞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一個腰繫圍裙、手拿炒鍋的新時代居家好男人形象,頓時大感興奮:好有愛啊!

    可是話說回來,他畢竟是與人類不同的鮫人一族,用不着吃些什麼特殊的食物嗎?

    看到少女再度變得困惑的神色,似乎猜到了她的疑問,他淡淡開口:“我因爲從出生便隨主人一起離開了無垠之海,所以其實連鮫人應該以什麼爲食都不太清楚呢。”

    他說的若無其事,清舞卻從他的語氣中聽出了難以掩飾的落寞與感傷;無論如何,他都是想念自己的故鄉的吧?那裡,畢竟是自己誕生之地。跟隨前主的那段日子,他就沒想過回到故鄉去看一看嗎?

    “其實,我曾回去過……”凌夕悠遠而飄渺的聲音徐徐傳來,語調之中,是無限的悲涼與苦楚:“我沒能找到我的族羣,卻從血脈相近的鱗人一族那裡,得知了族羣的遭遇……”鮫人在海族之中,只能算是一個弱勢羣體,他們雖然貌美優雅,卻戰鬥力低下,在以海鯊一族爲首的壓迫之下,生存狀況舉步維艱,甚至每年還要進獻上族中最年輕貌美的鮫人,供猛鯊之主作爲玩物……他出生之際,剛好是鮫人族羣決定舉族遷徙之時,爲了生存,他們逃到了深海海域,從此再未出現在一衆猛鯊的視線之中,音訊全無。

    清舞終於理解,他爲何對前主懷有那般深切的情感了;她,應該是他唯一的親人吧……沒有能夠一起生活的族羣,沒有屬於自己的家園,他,只有她。

    “凌夕,以後我陪你去找你的族羣,好嗎?”不知怎麼,這一句話竟脫口而出;無垠之海何其遼闊,若想找到他的族羣,真真正正的算是海底撈針;可是儘管如此,她也想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聽到她的話,看着她堅定的眼神,凌夕那奪人心魄的雙眸之中,驟然折射出燦爛的光亮:“好,我們一起。”

    一種無聲的溫馨氣息,自兩人周圍散發出來,彼此凝望的一男一女之間,似乎有某種別樣的情緒,在逐漸升騰而起。

    一天的時間不知不覺地過去,清舞和凌夕也整整聊了一天;她眉飛色舞地向他講述水澤之地的見聞與在那裡的詭異遭遇,而他則靜靜地坐在她的身邊,看着她充滿了陽光活力的一顰一笑。

    “凌夕,你怎麼都不說話?”清舞說了半天口都渴了,這才發覺某男竟一直未曾言語,只是面帶溫柔笑意地凝視着她;被他深邃迷人的目光這般盯着,清舞的小臉禁不住微微泛紅,像純潔的白蓮花上,暈染出絲絲淡粉,分外嬌美。

    看似大咧咧的少女突然展現出了小女兒的神態,更是令他心中一蕩,清雅淡然的眸子變得幽深晦暗,似乎有什麼別樣的情緒,在不斷滋生,隱隱地竟有些奔涌而出的跡象……

    “清舞,你跑哪兒玩去了?我這裡搞定了!”

    就在周圍空氣的溫度漸漸升高、某些涌動的荷爾蒙氣息蠢蠢欲動之際,鳳軒有些不滿的聲音突兀地在清舞的腦海中響起。

    她猛地一躍而起:“鳳軒那邊搞定了,我們回去吧!”話音落下,便猛衝而出,好像身後有什麼虎豹豺狼一般。

    凌夕淡淡一笑,眸中的神色瞬間恢復了平日的淡雅之色:呵呵,現在的確還不到時候。

    清舞疾奔而至,回到了鳳軒的所在,離着老遠便看到了鳳軒那傢伙一臉洋洋自得的得意神色,簡直就是在說“看我多厲害,快來表揚我”一般。

    清舞有些無奈地撇了撇嘴,行至近前,定睛一看,又被shock得呼吸困難了:天啊,他們的實力怎麼會?

    正驚悚間,幾人身上募地綻放出一陣刺目光華,象徵着各自不同系別的晉階法陣接二連三地浮現出來,看得清舞一愣一愣:他們這是在比賽晉階麼,怎麼一個猛過一個?

    就在清舞怔愣之際,清溪、東辰月與秦夢霜身上的氣勢都在迅速地不斷提升。轉瞬間的功夫,清溪與東辰月便雙雙晉升至了五階高品的水平,只差一線便可邁入六階;而秦夢霜周身的氣息在五階高品停滯了片刻,忽然猛地氣勢勃發,一鼓作氣衝到了六階,成爲了又一位在二十歲之前達到六階的超級天才。

    幾人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眼眸中都有些疲累之色;然而,感受着身上強悍了一倍不止的力量,與全身上下的舒爽感覺,那些小小的痛楚簡直根本算不了什麼。他們站起了身來,原本因爲經受涅槃火的洗禮而散架一般的身體,又因爲驟然提升的實力完全恢復過來,甚至渾身上下的感覺都不一樣了。

    他們不約而同地對着鳳軒深鞠一躬,他的幫助,無疑是掃平了他們修煉路上的天賦障礙,扭轉了先天的所有不利因素;今後的修煉,就要靠他們的不懈努力了。緊接着,他們又把感激的目光投向了清舞,紛紛露出了堅毅的神情。

    “堂姐,我要一直與你並肩作戰下去!”

    “老大,我跟定你了!”

    “我們是一輩子的夥伴。”

    簡單的話語表明了他們的決心,此時此刻,幾人之間的感情已經不需要說出“感謝”之語。

    清舞微笑着點了點頭:她已經有了這麼多能夠交心的夥伴,她覺得很滿足。

    回過頭去,對着凌夕展顏一笑:“我們先回去了,這段時間冷若寒就麻煩凌夕你照顧下嘍;還有……我會經常過來找你聊天的!”

    凌夕也回了她一個溫柔無比的淡笑,隨即輕柔地擡起手來,凝聚法陣將幾人送了出去。衆人包裹在銀白色光芒之中漸漸消失,然而,少女那俏皮靈動的笑容卻在他的腦海中久久揮之不去。

    接下來的幾日,清溪三人便暫住在院長獨樓之中,鞏固自己的實力;鳳軒則是剛一離開結界,便跑沒了影,想來是四處找熱鬧看去了;而清舞,則與華希一起,整日地躲在三樓的某個小房間中,不知在做些什麼……

    南宮清吟與風洛情大婚的前一天。

    院長獨樓,三樓的那個神秘房間之中,募地放射出了一股詭異之極的光華:那光芒之中,有深不見底的黝黑,還有明朗澄澈的純白,黑與白的光芒相互交錯,光影斑駁,透着絲絲詭異之感。

    房間中的一老一少,正盯着那光芒的中心之處,眼冒紅光,興奮得難以言表:終於成功了!

    那黑白交織的光芒漸漸黯淡下去,其中包裹着的某樣東西自半空之中緩緩飄落,自動落到了清舞的手心之中;看着這花費了自己不少心思的物件,她的脣邊,漸漸浮現出了一抹邪氣凜然的冷笑:我的好堂妹,爲了給你準備這份大禮,姐姐我可是費了不少力氣呢,你一定會喜歡這個禮物的!

    ------題外話------

    清舞到底準備了什麼禮物送給她“可愛”的堂妹呢?下章見分曉O(∩_∩)O

    шшш▪Tтkд n▪C O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