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章 南宮家的暗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絕世風華之至尊召喚師 - 第1章 南宮家的暗涌字體大小: A+
     

    風臨國都城。

    街市上,六個相攜而行的少年少女的身影分外引人注目。一行六人,男的俊秀清逸,女的嬌俏動人,一舉一動之中都化作了一道迷人的風景。他們看起來異常興奮,腳步之中都透着歡快。

    這六人自然便是清舞一行,回到了久違的風臨,每個人心中都是無限歡喜。

    他們尋了一處酒樓坐下,準備先商討一下接下來各自的打算;誰知,剛一落座,便聽到了兩個堪比爆炸性的消息。

    “你說南宮三小姐的婚事爲何如此倉促啊!從上個月十六歲生辰時宣佈了婚期,這才一個多月呢,就要大婚了!”路人甲納悶地感嘆。

    “你不知道這其中的內情啊,這根本就是爲了掩過南宮大小姐的死訊!”路人乙神秘兮兮道。

    路人甲大驚失色:“什麼?南宮大小姐已經葬身於水澤之地了?不可能吧!”

    路人乙一臉“你out了”的表情,繼續低聲說道:“來自南宮家的消息還能有假?兩日前,南宮三小姐就是在這個酒樓裡無意間說漏嘴的;南宮大小姐去了水澤之地歷練之後便從此杳無音訊,據說最後見過她的是遇到猛禽攻擊僥倖逃脫的赫連世家歷練小隊,按他們對水澤之地的描述,進去的人簡直是九死一生啊!”

    路人甲驚恐萬狀,趕緊迫不及待地發問:“你還沒說南宮三小姐說了什麼呢!”

    “南宮家一直對於大小姐的事情緘口不言,兩日前,南宮三小姐說起自己的婚事,卻無意間說漏了嘴,說是自己的婚事是用來沖掉姐姐的白事的,那還有假?”路人乙一臉地惋惜:可惜了啊!曇花一現的絕世天才,竟然就這麼屍骨無存了!

    路人甲一臉悲愴地搖頭嘆道:“唉,這南宮三小姐也真是可憐,我還納悶這舉城歡慶的一場婚事爲何竟然如此倉促,想不到竟是爲了……”

    “就是啊!你都沒看到南宮三小姐那悲傷落淚的樣子,可真是姐妹情深啊!”路人乙也是唏噓不已。

    ……

    什麼亂七八糟的?

    南宮清舞,她自己,死了?

    南宮清吟,馬上就要大婚了?

    這兩條驚天動地的震撼消息驚得清舞一愣一愣,衆人也是半天回不過神來;這兩月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柳眉緊緊蹙起,清舞雙眸一眯,思量片刻,便猜到了這其中的來龍去脈:看起來,全部都是她這個好妹妹的傑作了!

    趁着自己不在之時大放流言,就連她已經葬身水澤之地這種荒誕之言都敢說,還真是夠囂張的!大放流言的同時還不忘爲自己博同情,真是打得好算盤!

    因爲她的死訊悲傷落淚?好妹妹,既然你這麼喜歡演戲,姐姐我就讓你的這齣戲更加精彩一些吧!

    忽然想起了恐怕還處在深切焦慮之中的南宮天華;她的爺爺現在恐怕是心急如焚吧。清舞思索一陣,有了盤算。

    “月,夢霜,你們回去家族的時候儘量不要讓任何人知道,我想給某些人準備個大大的驚喜。”清舞摩挲着下巴,眼底一抹厲色悄然劃過;嘴角勾勒出的笑容是那般動人,可是認識她的人都知道,她的這個笑容,意味着某些人要付出慘痛的代價了。

    東辰月與秦夢霜同家人這麼久未曾聯絡,必定是要回家去報個平安的;不過,若是他們回到家中的消息泄漏出來,也就等於戳破了清吟所傳揚的流言,那麼,這場戲就演不成了呢。

    兩人點了點頭表示明白,心中也有些歸心似箭了;既然傳言如此兇猛,那麼他們的家人必定也是心急如焚吧。

    清舞想來想去,剛好有個地方可以讓他們暫藏幾天;與其他幾人約定了明日在風雲學院的院長獨樓那裡會合,大家便各自離開了:東辰月與秦夢霜自然是要偷偷回家族一趟,而冷若寒與清溪則直接去院長那裡,而清舞嘛,自然是要先偷溜回去看看南宮家目前究竟是何狀況了。

    “這就是你家?那些人類在掛什麼?”鳳軒偷瞄着正忙着張燈結綵、披紅掛新的南宮府邸,感到新奇不已:真的好熱鬧啊!

    “他們在張掛喜彩,爲了幾天之後我妹妹的婚禮用的。”清舞好笑不已地說出那兩個字來,脣角的笑容越勾越大:好妹妹,姐姐我一定會給你送份大禮的,保證讓你終身難忘!

    “婚禮?那是什麼?”鳳軒忽然莫名其妙地發問道。

    額……這還真是個難以回答的問題啊!清舞苦思冥想了一番,也不知該如何向他解釋這個人生大事,只得弱弱地含糊其辭道:“那個……就是一名男子與一名女子向大家見證,他們以後要一起生活之類的……”這個解釋應該可以了吧,又純潔又易懂,應該不會教壞小孩子的吧。

    “爲什麼要一起生活……”鳳軒眨眨眼,繼續發揮好學上進好孩子的求知精神。

    “行了行了,回頭我再跟你說;跟我過來!”清舞趕緊打斷了這個有可能會變得不純潔的話題,拉着他悄悄地自府邸後面的偏門溜了進去。

    也幸好這幾日府中忙着給南宮清吟置辦婚事、佈置府邸,偏門附近連個人影都不見,清舞與鳳軒幾乎是大搖大擺地走進了後院。

    “鳳軒,你先自己隨便玩玩,不過記得別被人發現啊;一會走的時候我叫你。”清舞如此說道,緊接着飛也似地幾個騰躍,便失去了蹤影。

    鳳軒倒是樂得自在,一臉興奮地跑去撒歡尋熱鬧看了。

    清舞一邊在府邸之中左躲右閃,一邊探尋着南宮天華的氣息;兩月之前,她與爺爺的實力差距還是如隔天塹,如今的她卻已經與他相差無幾了,契約聖級夥伴,實在是提升實力的莫大捷徑。

    “你們家發生了什麼變故嗎?”接近南宮天華所在的書房之外,在清舞的召喚空間中久未出聲的水沁突然發問道。

    “是發生過一件重大變故;你怎麼知道?”清舞又是一陣納悶:這個水沁怎麼好像什麼事情都知道一點似的?

    “我能感覺出來,你的爺爺是實力大退才只有目前的品階;而隱藏在東南側角落方位的那名聖級強者,似乎也身有暗疾,很顯然,兩人都是陳年舊傷。”水沁煞有介事地分析道。

    得,看起來她這個福爾摩舞要讓位了,真正的推理專家是這個深藏不露的狐女纔對。

    清舞感知一番,確定四下無人,這才悄無聲息地推開了房門,一個輕盈地閃身躍入房中。她一眼便望見了正坐在書房的桌旁愁眉苦臉的南宮天華;兩月不見,他看起來竟消瘦許多,身形也愈顯蒼老。

    清舞沒來由地心頭一酸,深深地凝望着這位一直愛她護她的老人,輕輕地喊了聲:“爺爺!”

    這一聲極輕極柔的呼喚在南宮天華耳中卻似響雷一般,令他渾身猛地一震;有些不敢置信地緩緩擡起頭來,正看到那讓他日夜掛念的孫女正俏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

    “小舞,你可算平安回來了!”南宮天華激動萬分地站起身來,三兩步跨步到清舞的身前,緊緊地摟住了這個日思夜想的乖孫女,壓抑心中良久的石塊終於安然放下。

    “爺爺,對不起讓你擔心了呢。”清舞安心地窩在爺爺的懷裡,好像又回到了小孩子撒嬌的年紀一般。

    南宮天華拉着清舞坐下,硬是要她仔仔細細地講述一下水澤之地的遭遇;清舞無奈之下,只得挑了些重點大概說了幾句,自然是忽略了其中的一些危險因素。

    清舞說得輕描淡寫,南宮天華卻深知這趟禽族之旅必然是險象環生;當然,這也是因爲南宮天華對於清舞的實力還沒有一個真正的瞭解的緣故。

    “是了爺爺,我剛回來的時候聽說,三皇子與堂妹要成親了?可堂妹不是剛剛纔過十六歲生辰嗎?”雖說綺羅大陸女子過了十六歲生辰便算成年,可以婚嫁了;可是,這也太早了一些吧?還是說,這婚期也是南宮清吟打的算盤?

    南宮天華聽到這一話題便露出了思索之色:“雖說當時是三皇子來我這裡訴說了希望早日與清吟完婚之事,但我總覺得他並非心甘情願;我懷疑是三皇子有什麼把柄落在了清吟那丫頭的手裡,逼着他早日成婚,以免夜長夢多吧。”

    “那二伯是什麼反應?”清舞蹙着眉頭,有種不祥的感覺:也許在她不在的這段時間,南宮家的某些人已經蠢蠢欲動了。

    “哼,他以爲老頭子我是傻子嗎?不過是暗中搞些小動作,就想架空老頭子我的家主之權?唉,家門不幸啊!”想起這個野心勃勃卻盡耍些陰謀詭計的二兒子,南宮天華便憤怒不已;與此同時,又忍不住想起了清舞的父親來,若不是他英年早逝,這家主之位,一定已經由他來接手了。

    “爺爺,您別生氣,小舞自有辦法,一定讓自不量力之人永遠無法再癡心妄想!”清舞緊緊地拉住南宮天華蒼老的手,凝望着他的眼神中,充滿了自信與堅定。

    “小舞……”南宮天華定定地看着她,心中思緒萬千;幾個月來,他一次次地看到自己這個脫胎換骨一般的孫女不斷帶給他新的驚喜,而今,他毫不懷疑,甚至完全篤定,面前的這個少女,定會在這片大陸展露風華!

    “啊啊啊!”這時,一聲淒厲無比的慘叫聲打斷了爺孫倆之間的美好氣氛;清舞微一挑眉:好像是南宮清吟的叫聲啊!

    “爺爺,您快去看看吧,若是大婚之前新娘子出了什麼紕漏,咱們家可承受不起啊!”清舞急聲說道。

    南宮天華皺了皺眉,卻只能無奈起身:雖然很不喜歡這個性子極像她父親的小孫女,可她畢竟是皇室未過門的媳婦,的確出不得意外啊。走至門前,忽地想起了什麼,轉頭問道:“小舞,你是回來住還是……”

    “爺爺,我先回學院,待妹妹大婚之日再爲她獻上一份厚禮;您可別把我已經回來的消息說出去哦!”清舞俏皮地衝他眨了眨眼。

    南宮天華心知這丫頭又不知道想出什麼鬼點子了,倒也不想去阻止什麼;這個南宮清吟,他還沒有好好地懲治她的散佈謠言之過呢!

    南宮天華前腳剛出房間,清舞便跟着閃身到了房外,幾個輕盈的騰躍瞬步,便溜回了偏門之外,與此同時在心中呼喚着鳳軒,告訴他準備離開。

    “走得這麼急啊!我還沒玩夠呢!”不多時,鳳軒撅着嘴巴跳了出來,一臉的意猶未盡。

    “你都玩什麼了?”清舞有些好奇:她家裡好像也沒什麼好玩的地方啊!

    鳳軒卻是神秘兮兮地湊近了她,滿臉興奮地問道:“你剛纔沒聽到什麼喊聲?”

    嗯?他是說南宮清吟的那聲慘叫?莫非……清舞猛地瞪大了眼珠子,隨即跟打了雞血似的兩眼冒光:“你做什麼了?”看樣子這傢伙肯定是幹了什麼大快人心的事情,方纔清吟的那聲慘叫可是慘絕人寰啊!

    “哦,也沒什麼啊,就是搞了幾個小把戲扮了下鬼,然後讓她憑空摔了一跤,又燒着了她的裙子而已!哼,誰讓她的裙子那麼紅呢,紅得竟然跟我的涅槃火顏色差不多,這怎麼可以?!”鳳軒揮舞着小拳頭一臉地氣憤。

    OMG!這麼短的時間他竟然接連耍了南宮清吟這麼多次!真是惡搞之神啊!清舞對他的敬仰簡直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不過話說回來,他剛纔的意思是把南宮清吟的嫁衣給燒了吧?哈哈,果然是大快人心啊!

    清舞愈發地滿意於自己當時拐騙了這個純潔美少年的舉動,瞧瞧,現在搞惡作劇都用不着她出手了!

    “咱們接下來去哪兒玩啊?”鳳軒烏溜溜的大眼睛閃爍着興奮的光芒,一眨一眨地衝着清舞放電。

    ……果然是小孩子,三句話不離玩耍!

    “小軒軒啊,你玩也玩了,是不是該幫我個忙了呀?”清舞眼珠一轉,又開始了拐帶小孩子行動。

    鳳軒看着她那快要流到地面上的口水就能猜到,肯定是之前那件事情了;也罷,自己可是男子漢大丈夫,言出必行,累點就累點吧。

    他了然地點了點頭:“我知道,可是在這之前必須要找個絕對安靜無人能夠打擾的地方。”重塑洗髓這個過程是非常重要的,期間絕對不能出一絲一毫的差錯,也絕不能夠被中途打斷。

    “這個沒關係,我知道一個地方,絕對合適。”清舞說起那個地方,竟不由自主地眸光一柔,想起了某個許久未見的男子。

    風雲學院,院長獨樓之中的某個房間。

    “那什麼……老師啊,您可以放手了麼?”清舞滿頭黑線地看着眼前這個一把鼻涕一把淚死死拉着自己衣袖的某院長大人,嘴角狠命地抽了抽。

    “你這個狠心的徒兒……把你老師丟在這裡一個人跑去水澤之地玩了那麼久,太沒良心了!嗚嗚嗚……”華希一邊悲憤不已地嚎啕,一邊把自己的鼻涕眼淚使勁地往清舞的袖子上蹭。

    清舞趕緊“刷”地一下拽回了自己的衣袖,無語望天:唉,有這麼個老師,真是夠悲哀的……

    “好了老師,我這次在學院多待一段時間還不行嘛?”清舞無奈之下只有暫時妥協,反正自己也想要再度在學院裡靜心修煉一段時間,好好鞏固一下這段時間飛速躍升的實力;她如今的品階雖然很高,但卻並不穩固,必須要靜下心來好好地體會一下自己目前的水平纔是。雖然自己迫切地想要提升實力,但一味地追求實力的快速增長可並不是好事。

    華希卻是霎時間停住了抽泣,兩手猛地一把抓住了清舞的雙臂:“答應我個條件!”

    “沒問題!”清舞想都不想便點頭答應:只要讓他停止這令人崩潰的哭聲,就算是十個條件她也答應。

    華希的眼中瞬間閃現出得逞的光芒,嘿嘿一笑,開口說道:“我要你參加三大國學院精英賽!”

    什麼?那個四年一度的學院精英賽快要開始了嗎?據說是個相當盛大的賽事呢!這可是個結識大陸上的年輕天才,提升自身實力的絕好機會!

    其實就算華希不要求,清舞也會參加這項賽事的;畢竟,這可是全大陸的年輕精英齊聚一堂各顯身手,沒理由會少了她啊。

    “嘿嘿,這件事情就算老師您不說我也會答應的,老師啊,您可是白白浪費了一個條件哦!”清舞笑嘻嘻地吐了吐舌頭。

    華希仔細一想:是啊,他怎麼會提了這麼個沒用的條件!“不行,我要換一個!”華希竟然玩起了小孩子耍賴的本事。

    “沒用了,您的機會已經用完啦!現在該您幫我個忙了……”清舞毫不留情地打破了華希的幻想,任憑後者怎麼拉扯着她的衣袖耍賴也無濟於事;沒辦法,誰讓我們英明神武的院長大人不是個萌屬性滿滿的美少年,卻是個一臉褶子的老爺爺呢?

    第二日,再度齊聚的少年少女們一同站在了學院後方的那處樹林之中。清溪等人對這裡也並不陌生,他們此前也進入過這裡的結界,在裡面進行了一番歷練;不過此時,他們倒是有些納悶,清舞爲何要帶他們來這裡?

    站在衆人身前的華希緩緩擡手,爲他們打開了那個古老的結界;隨後一臉哀怨地瞅着清舞:“你這沒良心的丫頭不會是想躲在裡面不出來了吧?”

    暈,她的老師什麼時候能正常點?

    清舞嘆了口氣:“您怎麼忘了,我過兩天還有件事情要您幫忙呢!”

    在華希一臉忐忑的目送下,清舞幾人踏上了法陣,一片銀白色的光芒閃過,地面上已經失去了他們的蹤影。

    清舞眨了眨眼睛,剛剛適應眼前驟然改變的景色,一個清雅迷人的男子身影,便募地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男子的聲音,依舊是那麼溫潤好聽:

    “清舞,歡迎回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